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蝴蝶纷飞玫瑰香,余音绕梁

热度308票  浏览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10:48

中国音乐大师陈钢的德国之行

宋宏亮

 

金色的炉台

 

    陈钢带来的作品中除了那首永恒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一曲红色小提琴曲金色的炉台。这部作品陈钢写于于文革后期,文革时代陈钢备受打压,但他逆势而动,在这个阶段写出大量优秀音乐作品。谁也无法回答,为何陈钢在生命最最灰暗的阶段中,却步入自己创作的高产期?为何这样的创作激情日后却再也无法超过了呢?也许生命只有在逆境中才能砥砺出超乎寻常力量吧。

从问世到今天,“金色的炉台”已经成为小提琴独奏曲基本教材和音乐舞台的经典曲目,即使这部作品的原始语言带有强烈的时代局限,它在音乐史中的地位还是不可动摇。它的基本旋律深入了那个时代的灵魂,成为那个时代的音乐形象,“炉台”已经成为了一段历史记忆的载体,成为永远的经典。

 

 

 陈刚大师为本报记者曹晴(中)题词签字,太太陆凌(右)陪同观看。陈刚大师平易近人,随时满足大

                                    家与他合影和求他签字的要求

 

 

命运抗争

 

   “炉台”一开始,渐强而起的钢琴引领出有时代特征的背景音符,刚阳粗狂并剧烈地跳动,短促却铿锵有力,高昂而坚定地延伸着,显示对坎坷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与之相对的小提琴旋律,婉约而细腻,虽然始终伴随着背景旋律,它还是在不屈不挠地讲述自己的故事。阳刚和凄美交错进行,当一个旋律就将达到高潮时却突然被另一个旋律所淹没,使人一直在期待着下一个高潮的出现。第一个乐段钢琴凑出强烈音符大跨度拔高,惊心动魄的开始之后,小提琴却倾泻出一些列柔软的音符,在听众换第一口气时,就已经被彻底征服了。接下来乐章渐渐平和,从容而自信地讲述自己的音乐故事,命运无奈地大起大落令人不忍细听。

    陈钢父亲1961年死于安徽劳改农场,母亲独立抚养四个孩子,陈钢是老大。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这样一个家庭应该是挣扎在饥饿线上的,这个家庭的的长子,每天所发愁的应该是如何填饱全家的肚子。生存的威胁砥砺出创作的灵感,面对残酷的命运只能猛烈地抗争,面对坎坷人生只能勇敢憧憬未来,这就陈钢当时精神世界的主题。

    陈钢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才生,留校任教以后一直是白专典型,郁郁不得志,文革时期更是失去任教资格,整天的工作就是在学院农场地里给蔬菜浇大粪。70年代陈钢渐渐恢复了教学工作,长期的压抑得到释放的机会,黑暗中有了一丝曙光,不甘沉沦的灵魂被重新激活,灵感喷薄而出,也许就是对命运抗争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德国遇知音

 

斯图加特演出场地为皇宫音乐厅,斯市前任副市长前来捧场, 对于曲目“金色的炉台”他一脸茫然,但是曲目完了他却给与长时间热烈的鼓掌,演出结束后他上台拥抱陈钢,激动之余还跌了一跤。作为德国政要在自己家门口如此激动,看来他是听懂了陈钢的音乐语言了。

 

 

         陈刚德国之行的重要赞助商家是东方航空公司。合影左起:东航法兰克福机场办事员龚伟、

                      陆凌、东方航空公司德国地区总经理卢徐煌和陈刚大师

 

    命运交响曲是在贝多芬即将失明时作品,在黑暗来临之前的最后一次抗争。 陈钢也是这样,一连串的打击之下,他明白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他既不愿像马思聪一样逃脱大陆,也不愿像于会泳那样投身政治漩涡以搏生存。家族的传统轨迹的惯性和家庭负担的逼迫,使他没有更多的选择。一个表面柔弱的上海男人骨子里却不屈不饶,他守住自己的阵地,用自己唯一的音乐武器跟命运进行殊死搏斗。“金色的炉台”形式上是一曲钢铁工人的颂歌,实际上是陈钢对命运抗争最后一搏,他要在这部作品里给世人一个交待,用音乐语言给在天国的父亲讲述自己在人间的故事。在最后的乐段里陈钢解脱了,他拼尽全力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以后,再没有什么遗憾了,可以潇洒地面对未来更加凶险的命运了。钢琴依然引领着高亢的天国音符,提琴却在在人间自由奔放。高玉梅把“炉台”用德语解释德国人听,废老大劲的德国人一头雾水,其实如果把曲名简单翻译成:中国的命运曲,一切就都就豁然了。

 

凌波仙子

 

谁也没有料到,陈钢和妻子陆凌会同台亮相。凌凌作为节目主持人,举手投足从容自信,表情轻松,语调和节奏都很克制,和陈钢的风格很和谐。哪怕用苛刻的眼观来审视,从各种舞台要素角度来批评,她也是无可挑剔的。台下的陆凌兼任着多个角色:保健护士,舞台助理,财务管理和经纪人。陈钢和陆凌相识于1991年,那时凌凌是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一个20岁的护士,56岁的名人陈钢生病住院受到凌凌的护理,从萌生爱意到登记婚姻用了14年,故事的曲折跟梁祝有的一比。

 

    名人的婚姻向来就是很八卦,更不要说他们年龄相差36岁。生活在一个泛市场化时代,人们习惯用市场的规则评判一切,婚姻也不例外。婚姻看上去是两个人的事,实际上却是社会契约的一种,这个契约影响着社会,一桩新的婚姻肯定冲击固有的家族结构和社交圈子。在外人看来,陈钢作为文化名人世家,新的婚姻可能还要涉及到财产和身后的版权归属问题,陈钢和陆凌如何越过层层的障碍,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目前这个完美局面所需要的种种先决条件,他们都已备齐了,包括那个最最关键的大前提: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做出共同的牺牲。

    陆凌算是一个大美人,她不仅有整体上的高度,而且有着亚洲女人体型中少有的黄金比例,颈和腿的长度可以和舞蹈演员媲美。也正因为她是护士出身,没有经历正规的形体训练,成就了她的动态没有表演痕迹,静态更是轻松随意。正是因为她不属于任何演艺圈子,所以她眼神热烈而笑容真诚。在陈钢和粉丝们热烈交流时,她只是倾听,不问不张嘴,张嘴不走题,有的只是默默的接受。到了美国的凤姐必须不断地嚷嚷,否则人们就会忘记她的存在,而沉默的陆凌突然地飞来如同她突然飞去,却已成为我们的长久话题。

 

精 神 贵 族

 

    作曲家陈钢并没有人们想象的富有,他的作品到处被演奏,演奏员出场费越来越高,作曲家却得不到分文。随便哪本小提琴音乐教材上又可以看到陈钢的名字,但是他并没有版权收入,父亲陈歌辛的作品在美国有一大笔的版权收入,继承人却一分也拿不到。一个接一个的社会活动带来的只是社会影响罢了。按照他1949年上海参军的资历,现在的离休待遇应该不错的,但是陆凌不工作,在物价飞涨的上海,这笔固定收入仅仅只能应付一个小康家庭而已。跟所有女人一样,陆凌在Metzingen 面对玲郎满目的德国名牌商品十分的纠结,但是最终却表现出的极大地克制力。

    赵本山把中国农民的狡猾搬上舞台发扬光大,就可以买得起私人飞机,一个写出中国版命运交响曲的伟大音乐家,却无法满足妻子小小的奢望。难怪中国精神产品低俗化。暴发户的需要炫富,假文人需要包装,这些陈钢和陆凌不需要。陈钢需要的是妻子亲手作的面条,陆凌需要分享成钢的掌声,两人的世界能够相互满足就够了,其他都是浮云。

 

文化名人的艺术人生

 

强行并列三个上海文化名人,对比他们的艺术人生是很有意思的:1926年出生的于会泳,1935年出生的陈钢,1946年出生的余秋雨。于会泳在60年代跟陈钢同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师,70年代于会泳受命于江青,主持谱写京剧样板戏的主要音乐章节,同时卷入文革险恶的政治漩涡,政治上短暂辉煌,在中国音乐史上也留下了一些不朽的篇章。当于会泳在1977年九月喝厕所的硝酸自杀身亡, 陈钢开始正步入生活正轨。 陈钢出身上海世家, 祖上有印度血统。于会泳出生于胶东农民,世世代代没有离开过山东。陈钢2005年捧得美人回时,于会泳的骨头都化成泥土了。再看1946年出生的余秋雨,出身于浙江农家,七十年代进入上海红色权利机关的智囊团,成为核心写作班子“罗思鼎”成员,文革后轻松过关,近年来著述丰富但却饱受文化界批评,作品已经沦落到了娱乐版,但是余秋雨资本市场玩空手道爆发,据说已经身价数亿。

 

    如果真是性格决定命运的话,那么从三位名人的命运回推他们的性格:于会泳是赌徒性格,孤注一掷下注于政治,失败后不惜一死,算是惨烈的艺术人生。余秋雨师爷性格,谁在台上为谁服务,总能把自己买个好价。陈钢明显具有绅士派头,不图权利不图金钱,唯独需要世人的赞美。笔者大胆预言,余秋雨死后立刻被世人忘记了,他的钱也被股市吞掉。而于会泳的京剧杜鹃山也许可以流传100年,陈钢的“金色的炉台”嘛,将会被人改名为命运曲而一直流传下去,永远激励人们勇敢地抗争命运的险恶。陈钢说:艺术人生就是当你死后,有人还记得你的作品。

 

余音不散

 

    76岁的作曲家陈钢结束了德国巡回演出回到上海。在德国的华人音乐爱好者们顿时感到若有所失,热爱中国音乐的德国朋友也在期待陈钢的下次到来。在人类的情感记忆中,音乐记忆仅仅次于嗅觉记忆,所以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还会不断地提起陈钢和他的音乐。

陈钢此行是受巴符州华人协会之邀而来,从法兰克福机场接送﹑全程陪同的是香港富商华协会罗会长的丈夫卢明先生。除了在路上,陈钢一行全程下榻罗会长私邸,用他的原话:感到了家一般的温暖。这次活动费用除了东航赞助了部分机票费,其他大部分来自在德国的香港和马来西亚华人捐助。在斯图加特演出时,当地台湾妇女联合会购买了团体票前来观看。在今天大陆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在海外华侨中难有认同的时代,尤其难得。刚刚结束的于丹德国文化巡讲,每到一地几乎都是她在自说自话,而陈钢作为大陆的文化使者,居然在德国的两岸三地华人中有众多的知音,并且为这场演出慷慨解囊鼎力相助,这是谁也始料不及的。

 

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温振顺总领事出席了首演,并且在演出完毕宴请了陈钢一行,副总领王锡廷出席了陈钢在斯图加特的演出,中国驻德国大使馆也全力支持了陈钢在柏林的演出。陈钢的德国之行可谓兴师动众,官方和民间;大陆和港台;德国和中国,各种政治背景的代表人物都在为陈钢捧场,至今为止这种情况在德国的中国文化生态中从未有过,这个现象正好验证了陈钢是一个经典人物,一个步入历史的传说。

TAG: 德国 玫瑰香 中国音乐
顶:27 踩:2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 (9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9 (86次打分)
【已经有83人表态】
17票
感动
9票
路过
9票
高兴
8票
难过
12票
搞笑
9票
愤怒
12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