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华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创举,但走过漫长曲折的路---中国小说集《空的窗》在德出版

热度414票  浏览1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9日 11:39

金 弢

编者按:由慕尼黑著名翻译家(小说《香水》中文译者)、香港大酒楼业主金弢先生编辑出品的中国当代作家中短篇小说集《空的窗》德译本一书,今年二月由德国Spielberg出版社成功出版,并于德国、奥地利、瑞士三国同时发行。全书篇幅约三十三万字,共504页,被收入的十二位当代作家及作品为:陈染《空的窗》、陈建功《找乐》、格非《青黄》、陈村《一天》、何申《年前年后》、田耳《一个人张灯结彩》、葛水平《喊山》、东西《没有语言的生活》、蒋韵《心爱的树》、万方《空镜子》、荆永鸣《外地人》、以及赵本夫《天下无贼》。参加小说集翻译的人员有:出品人金弢、毕君、Gerhard vom Hofe、丁娜、Christiane Tholen

      此次出书事宜不同以往。过去,按惯例中国作家协会先内定选题,然后委托文化部外文局外文出版社,由国内的德语工作者翻译,请居京的德国专家校读、审阅、定稿、在国内出版。除少量在外文书店出售外,以赠送为主。而这一次从选题、翻译、校审、定稿到出版、发行一概在海外完成,可谓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个新创举。译著为德国正式商品书,有兴趣者可接洽:慕尼黑《香港大酒楼》,电话:+49 (0)89 2716613 Spielberg Verlag,电话:+49(0) 941 4602911www.myspielberg.de

然而,在2009年中国作为主宾国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本文作者受到了中国作协之邀请,一切都做了安排……然而他,最终却未能如愿成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请君一读……

 

 

意外获重任,惊喜得人才

20085月,我回到了阔别20年的原单位——中国作家协会作客。正赶上作协为来年秋天德国法兰克福的书展而紧锣密鼓地做筹备工作:届时,中国将以主宾国身份亮相展会。作协正苦于尚未落实在德国组织翻译出版两卷本《中国当代作家中短篇小说集》的合适人选,以参加书展。我的出现,令他们喜出望外。

细细听完老同事的整体设想,我毫不犹豫地满口把任务答应了下来。心想,不就是翻译出书嘛,有什么可难的呢?返德后,等不及作协正式委托书寄到,我就忙不迭地先读起部分随身带回的作品,以备选题之用,并且收拢起所有自己相识并认为有可能参与翻译的人选名单,既有德国的汉学家,也包括学德国文学的同胞,同时又在《华商报》发了消息,旨在秣兵厉马,萃谋能才。周后,委托书飘然而至,紧接着便是近百万字数的书稿。如此鸿浩之篇幅,仅通读一遍,就得耗去无限的时间和精力,这无疑是一次挑战。但是,相形之下,翻译的人选却是整个项目的最大难题。起初我颇有把握,想想自己认识那么多人通晓中德两国文字,到时随便物色几个,把稿件一派,万事大吉。但经验证明,不少学汉语的德国同仁的中文水平,只局限于口语,而其本国文字并不过关;而无论在海外还是在国内都存在着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学外语的人往往在人生的黄金年龄段,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学外语上,从而忽略了本国文学的阅读与母语的修炼,而作为小说翻译,就语言修养而言,译者需具备作家的文字水平,除了情节借用原著外,翻译实际上是一次新创作。

在我多处碰壁,近乎绝望之际,我二十五年前在北外的德国教授,因碰巧看到了我的《人生路漫漫》记录片,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称:若不是因为电影,他以为我仍在国内文化部工作,而且还带来了我84年在北京的硕士论文。而一位我当年读研时的女同学,现已成了他多年的妻子!这种中德搭配是最佳组合,绝对的珠联璧合,这无疑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人选,我如获至宝。尤其让人欣喜若狂的是这对伉俪当即允诺帮我扛大梁。再加上同胞、德国友人的帮衬与自身的拼力,翻译人选的落实终于如愿以偿,心头如卸千钧重负。

众里寻她,蓦然惊魂


       
千里之旅,始于跬步。在此姑且略去了在选题、翻译、校对、审阅、修改、定稿过程中无穷无尽的琐碎工作量,译稿的任务尚未落实到具体人头上,我对出版社的求觅工作业已开始。除了德国,我把触角还伸到了瑞士、奥地利、英国甚至还有印度人的出版社。为了确保新书按时付梓问世,的确是绞尽脑汁,真可谓不择手段了。在不计其数的联络、交涉、权衡后,与慕尼黑、法兰克福、柏林的几家出版社同时谈判,三管齐下。

几经周折比较之后,找到了柏林一家小出版社。小出版社的优越性就在于老板可以迅速地一个人拍板作决定。我们在电话里就当场拍了版,不出两天就寄来了35页的出版协议书。协议中明文规定了20093月底之前须将定稿后的译文交送出版社,4月底见清样,5月底将审阅完毕后的清样交回出版社。6月、7月为出版社最后审稿、定稿、制版、出样书和印刷的日期,81日见书。
   
正当我们与柏林出版社的协议书已正式打印成文,只尚待签字时,曾因时间紧迫而拒绝合作的法兰克福出版社老板因路经慕尼黑忽忽赶来我饭店,表示如果只出一本的话,他绝对有把握既准时而且又能把书出得很漂亮,还提出了书名的设想。对该出版社的名气和实力,我已有赞誉的耳闻,而老板一看就是一个正统的知识分子,其严肃可靠的神态让我心动。谁不想绑个大出版社?不管下文如何,先看看其协议的草案无妨。此出版社也很快就寄来了协议草案,但作协的意见:既然与柏林出版社的合作上已经走得那么远了,那就一心一意地走下去。因为担心柏林出版社的节外生枝,我一直没敢给法兰克福出版社打回票。直到
20091月,该出版社终于给我下了最后通牒,我才不得不实话实说。对方很有风度地表示惋惜,预祝我成功,希望今后还有别的合作。在大家的努力下,到了二月底,手中的初译稿如期脱手。接下去的一个月就是修改、润色、定稿的时间。我频繁地与出版社联系,将翻译的进展情况沟通对方。

突然有一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出版社的电话除了录音总是没人接!我试打对方手机,关机!发出了电邮,几天不见回复!这样一天十几次地录了音,无计其数地试打手机,一切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对方的丝毫信息。我心里极度不安,深为疑惑,百般猜测,又百般地侥幸,希望一切安然无恙。但不祥的预感象洪水般地向我扑来。

出版几经周折,老板人间蒸发


   
在煎熬中渡过了一周。惶惶中,突然间柏林那家出版社电话又通了。对方称:一次突发性的手术被送进了医院——他的膝盖骨动了手术,虽然这次手术医生很早就跟他提过,但还是因突然住院,所以没有来得及安排工作,连手机也忘了带。因手术后有并发症,几天处于昏迷状态……是啊,天有不测风云,我相信了,并很同情地关照他注意身体,心想:他的健康与我这本书的命运紧拴在一起啊!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运作。很快,大家完成了定稿,我把汇集的稿件发出,让出版社试着排版。到了五月,清样的初稿出来了。我心头热乎乎的,正赶上北京方面紧着打听书的进展我就连同书的封面设计把全部的清样一起发了过去,还强调了527页。作协非常兴奋,让人带话过来:乐见其成!可是到了五月中旬,我发现清样的排版错误不少,就去电话找出版社想问个究竟。没想到,三个月前的情况又出现了——无论怎么打电话,就是没人接!打了手机,报话员说是空号!发了电邮也是杳无音信!这场让人绝望的闹剧持续了十天左右,那家伙又冒了出来。电话里我已失态,失尽了往年应有的外事涵养,质问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临近出版期还有两三个月了,国内多少人翘首以待,你倒真开起国际玩笑来了。

对方解释道,是一次即兴的家庭休假,反正很快就回来,路上不小心掉了手机,买了个新的,也换了新的手机号,只是没来得及跟我联系……对方一再说他这次休假完了要集中精力地把清样重新彻底、认真地处理一遍。还说其实排版完了就剩下印刷,而且印刷又很快,三五天就能见书。作协那边也说,不要催得过急,以免影响质量。我强忍下欲发又止的牢骚,我心想:也行,我把日期定得这么紧是为了求上则中。既然大家都这么想,可能真是我过急了。不觉中,已到了七月,我又耐心地等了几天——没有消息。我终于忍不住打去电话,只有录音。我每隔十分钟拨一次,连续拨了三个钟头,未果。用他新买的手机号,关机。这样连续整整一个星期,杳如黄鹤。我打听了所有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人知道他的下落,连跟他合作的一位女秘书也对他一无所知。我差点儿没去柏林找他。
       
在极度的不安中,近乎是一种恐慌,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地过去。一天,一位德国作家说自己在那家出版社网上出售的书已被封了,已被停止了出售。无奈中,我只好求助工商局,从那里才得知,此出版社已在一个月之前宣布了破产

无奈爽约,愧对父老


    
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离书展仅仅两个月了,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却宣布了破产!

中国的作家们,我们伟大的中国作家,翘首企盼,整装待发,以祖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阵容,浩浩荡荡,进军法兰克福书展,希望把中国文学推出国界,推向世界;他们朝气蓬勃,志高气昂……可是,我却让他们两手空空——因为出书计划流产,他们手中没有书!!!

我真觉得自己无地自容,无脸见江东父老!我有什么脸应邀出现在法兰克福的书展上?!

然而,路还得走下去。书展后,作家团相继来到慕尼黑。没有书,作家们不气馁;没有书,我们用打印好的译稿;没有书,我们照样开作品朗诵会,我们照样举行文学座谈会。作家们若无所失,而且还得到了市长的接见和宴请……
虽然无奈爽约法兰克福书展,但我真的不甘心这一年多的心血就这么付诸东流……

未完待续)

 

 

TAG: 小说集 中国
顶:38 踩:2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9 (11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4 (119次打分)
【已经有117人表态】
18票
感动
10票
路过
13票
高兴
16票
难过
12票
搞笑
19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