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永恒的父爱是孩子永远不会被逐出的天堂

热度217票  浏览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9日 10:36

 --张蕊女士与茶仙先生丧父之痛的通信

 

编者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韩诗外传》卷九)。说的是人生中有很多遗憾,而最大的遗憾是当孩子要赡养老人时,老人却离世而去。所以,孔子有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要儿孙不要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而离开父母到外地打拼。

不仅是现代人,就是古人,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孩子长大后,离开父母而四海为家,到处谋生。但是思念之情,时时萦怀。奔波劳累,人到中年,父母突然病逝,而儿女经常会悔恨不已,因为没有尽到孝道,以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就有了很多感人的怀念文字。今天,我们这里发表的张蕊女士和茶仙先生的通信,以及云慧群女士的文章,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怀念父亲。

1982年年初,我已经研究生毕业,在北京教书。此时我有能力给父母提供经济上的资助,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尽管他们也有自己的工资。而正在此刻,父亲在山东老家重病卧床。我匆匆返回家乡,在青岛山大医院守候重病昏迷中的父亲。他在我的眼前慢慢地停止了呼吸,当时才52岁。当年的锥心之痛,于今记忆犹新。

今天,我读到这里的文章,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共鸣。我想说,我们那些父母还健在的读者们,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亲人,不要留下这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张蕊的来信

 

茶仙先生,您好!

 

好长时间没有和您联系了。现在夜已深,孩子也睡觉了,想给您发了邮件,没想到却看到了您的邮件。我父亲在七月底去世了,85岁。他老人家躺在床上4年不能行走,有一年多不能说话,我们也就没有了交流。开始是他老人家不想说,慢慢地就丧失了说话能力,但他始终没有糊涂。我父亲戎马一生,由于家境贫寒十四岁就参加革命,曾有过辉煌的经历,但是他太正直了。就是这个太正直的性格让我父亲失去很多,以至于清贫坎坷地度过了后半生。我的父亲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

他走得那样匆忙,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净面洁身,还想等他好转时给他剪剪指甲,理理发;他走得那样着急,临终前一天都没有吃下一碗饭,喝下一口水;他走得那样急切,衣服都没有穿戴整齐,话也没有留下一句……

人都说有,我年轻时不相信,就相信像很多励志大师所说的那样: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认为只要努力就能得到一切。但是当我看到一些熟悉的人从身边不断逝去,看到他们一生的变换时,我就不得不感慨:人真的挣脱不了的束缚。父亲走了,我没有像家里其他人那样哭得惊天动地,我内心的悲伤让我无法嚎啕大哭,越难过就越是默默地流泪。我常常回忆起他的音容笑貌,久久不能忘怀!我想起读过您的一篇文章,是您在德国无法见到亲人最后一面的那篇。我现在真正体会到您的那种心情,虽然父亲当时就在面前,却无法将他的生命挽回,无法让他睁开眼睛再看我一眼。这种无奈让我痛苦欲绝。人终归一死,可留给后人的都是悲伤!父亲是个自强不息的人,我有着和他同样的品质,我会用我的方式让我和我子女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也希望全世界的正直人过得越来越好!安息吧,父亲!

茶仙先生,我知道您读到这里一定也很难过,我一直和您没有联系就是怕把悲伤带给您,但是过了这么久,我心仍然无法释怀,所以还是把这悲伤倾诉给了您,见谅。看了您对父亲的叙述,我觉得我们对父亲都有着同样深厚的感情,我们的父亲也都是一样的正直,一样的不摧眉折腰事权贵。正是这样我们才有共同的感慨,有好多可以交流的语言。

学生:张蕊

茶仙的回信

张蕊:您好!

        接到您的邮件才知道您正陷入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但愿我的回信能分担一点点您的痛苦。有个能把自己苦水倾倒出来的人,总比把什么都往肚子里吞好得多。您的信也引起我对自己的父亲的浓浓思念,所以一大早,就忍不住坐到电脑边上来给您说说心里话。
   
一世清贫不要紧,他留给您的父女之情,是多少权贵家庭背地里艳羡不已的抢不去夺不走的遗产,这是既不会毁于一旦也不会被充公的财富。我们的父亲留给我们子女的爱,就是我们在世上永远不会被逐出的天堂。父亲就在我们的思念中,在我们心中获得了永生。父亲就因我们的怀念而不朽。古人说,死而不忘者寿。此之谓也。
   
您失去了父亲会陷入这样深沉的痛苦,说明您是多么幸运啊。 莎士比亚王子复仇记这出剧中,汉姆雷特仰望苍空,呼唤冥冥中的父王,那是他需要父王政治上的帮助。他是有求于父王。我们呢,也会在苍茫夜色中仰望星空,默默地同天上的父亲对话,可是我们对父亲无所冀求,只有怀念。 爹妈双双仙逝之后,我心中才冒出初中十二三岁的时候不经意读过的好像是何其芳的一首小诗,才真正体味到了至此始觉成年的寂寞,更喜欢梦中道路的迷离是什么滋味。
   
张蕊,您的信也勾起我对我的父母的回忆。因为您刚刚失去父亲,我今天也就只谈谈我的父亲。 一言难尽啊?三言两语,哪里能道出父亲付与我绵绵无尽的情和恩?                      

爹爹是一本沉甸甸的书,夜夜在枕边陪伴着我。爹爹是一首庭院深深深几许的词,每日每时融化在我周身的血液中,在我这个身在异乡为异客的华夏游子的血管里奔流。爹爹既是我慈爱宽容的父亲,又是我循循善诱的老师,我们既是心心相印的朋友,又是生死与共的义气兄弟,我们父子既是灵感相通的诗友,又是肝胆相照的忘年之交。处清贫而常乐的爹爹站在大学讲台上,把中国古典文学深入浅出地传递给后学。抗战时期,策马东南几战场的爹爹,又是每闻父老哀天宝,肯信江山赴靖康的颇具胆略孤愤填膺的抗日爱国将领。
    
爹爹留给我的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凌云气岸,是爹爹对母亲数十年如一日冰清玉洁的一往情深,是对儿女虎父回眸的慈爱,是对老弱病残的穷苦人和小动物小生命施恩不求报答的怜爱关怀和仁义之心;四个儿女中,特别是让我这个唯一的儿子有幸深深瞻仰的,更是爹爹那蕴涵着我们华夏文化深厚沉淀的堂堂正正的古典诗人品格。
   
在我的恳求之下,双目失明的爹爹在去世前最后一周,靠回忆给我口述的八十首他在六十多年间呕心沥血写的诗词,成为了我们的传家之宝,成为了引导我的人生的灵魂和指路的灯。爹爹的绝笔诗是为母亲七十大寿而写的,寿诗的最后一首的最后一联表达了爹爹对我们一家将来一定要在天堂重聚痴情的向往:曷当共按齐天乐,轻击云璈唱道情。

 

    记得父亲喜欢同我下棋,并且约好输棋者将自己的一只鞋脱下来,顶在头上继续下棋。有一次我赢了,父亲顶着他的一只鞋正在下棋,家里来了一位贵客,是省文联的什么官员。父亲没有把鞋从头上取下来,只是硬者脖子无言地招招手,让客人进屋,示意他们等着,爹爹就这样一直把这盘棋下完,并且赢了我,才哈哈大笑着把鞋从头上取下来,开始迎接问候在那里等了很久的客人。客人也被我们父子聚精会神赤壁鏖战的气氛镇住了,一直围在桌边鸦雀无声地坐山观虎斗,一点没有打扰我们父子对奕。如果旁边观战的人指手画脚,自以为高明,父亲就有可能从口中冒出一句:不怕黄河无青草,只怕两岸牛嘴多!
    
张蕊,您谈到您的父亲一年多以来已经不能同您交谈,父女之间已经没有了交流。这让我想起我父亲临终弥留之际,我躺在他身边,握着爹爹的右手,我在昏迷不醒的爹爹耳边重复地对爹爹说:爹爹,你要是还能听见我在给你讲话,你就捏捏我的手指头。有一次,我感觉到爹爹的手指捏了我的食指两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爹爹走的那天,妈妈,妹妹和我把爹爹乘身体还没有僵硬之前洗浴换上寿衣,我们给爹爹洗好脸修好面,理好头发,给爹爹的脸上涂上淡淡的胭脂。在爹爹嘴唇上也涂上淡淡的唇膏。爹爹好像正在熟睡,眼含微笑,长长的雪白胡须梳理得整整齐齐,飘搭在胸前,宛若即将乘鹤飞去的仙翁。
   
父亲走了,至此我始觉成年的寂寞,更喜欢梦中道路的迷离……


茶仙





思念父亲

云慧群

 

    亲爱的爸爸,

    今天,我和您再来唠唠家常,就像以往。

    爸爸,您知道您的最爱吗?我知道,您的最爱就是亲吻我的额头。每次当我回到您的身边,您都要抱住我的头先闻一闻,好像我头上散发着清香。然后,我们俩顶住脑门,用鼻子尖来回蹭一蹭,您的脸上露出那幸福和满足,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天在我熟睡之后您都要亲吻我们的额头。有一次,由于顽皮,头上磕了一个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我怕您生气,不敢告诉您,用冷水冲了冲,哥哥帮我堵了一小块棉花,用头发盖住,您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深夜,您照例要亲吻我的额头,当您撩起我的头发时,摸到我血乎乎的脑门,惊吓与疼爱交织在您的脸上,您不顾外面的风雪严寒,背上我就往医院走。您知道,我爬在您坚实的脊背上,感到那么的安全,好像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还有一次,我发高烧处于昏迷,当您把我背在脊背的一刹那,我醒了,我想我有了爸爸,有了那宽阔坚实的脊背,我会康复的。在您一个多星期的精心护理下,我脱离的危险。

    亲爱的爸爸,我多么想再爬在您的脊背上,多么想再让您亲吻我的额头,多么想再碰碰我们的鼻子……

    爸爸,您知道您的最爱吗?我知道,您最爱带我们去郊游,去采集野菜、野韭菜花。直道现在,每当我用也野韭菜花烹制家乡菜肴时,就想起您,就能看到您采集时的身影。

    您还记得吗?我们全家去红山口深处去郊游。我们带着必备的用具和食物,您推着自行车,我们活蹦乱跳地跟在您和妈妈的后面,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翠绿的青山,清清的小河,我们光着脚丫在河里戏水,您和妈妈在河边闲聊;中午的时候,您召呼我们一起去山上拾柴,然后我们架起了篝火,您和妈妈开始烧饭,我们又到山上去玩耍,当饭菜烧好时,您呼喊着我们,那洪亮的声音回荡着整个山谷…… 玩得饥饿的我们,闻到了饭香,就像饿虎下山。有烧土豆、烧胡萝卜,还有一锅香喷喷的大烩菜,那个香,那个甜,直到今天还是那么令人回味无穷……

    爸爸,您知道您的最快乐的时刻吗?我知道,您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我们全家打扑克、下军旗和象棋的时候。您就像一名将军,即指挥着我们冲锋陷阵,又教我们如何运筹帷幄。

    您还记得吗?您教我马走日,象走田,您的棋艺是那么的高超,如果女儿认真学到您的手艺,说不定还真能下出个国际冠军呢。您还记得吗?我们全家经常一起玩扑克,打得真是热火朝天。您和哥哥、妹妹一伙,我和妈妈、弟弟一伙,虽然两个阵营基本不相上下,但您的所谓“智慧军团”也时常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爸爸,是这样吗?您一定还想再和我们一起打牌,一起欢笑吗?

爸爸,您还知道您最严厉的时刻吗?我知道,您最严厉的时候就是拿着一份报纸让我们念,拿着字典让我们认字。您就像一位私塾先生,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您还记得吗?有一次,您让我认字典里的一个字,其实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字,您没有察觉我耍了个小聪明,认识其它一个同音字,将您蒙混过了关,弟弟则被打了手板,可能您也察觉到了,只是您偏爱我,给女孩子个面子,是吗?您常常说,不会的字一定要查字典,日积月累,就会很多字了。是的,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您,认得字比我念了多年学的人还多。

    亲爱的爸爸,我多么还想给您再念一段报纸,再查一次字典,哪怕是再打一次手板,我都心甘情愿……

    爸爸,您不知道吧?您还是一位非常非常聪明、手艺高超的父亲。从缝补衣服,钉鞋,到修理自行车、公务用的汽车都是一流的水平,家里有很多省时节力的用具是您的发明,您还记得吧?我们常常称您为“我们家的爱因斯坦”。是的,如果父亲生活在当今现代化的社会,一定能有很多发明专利呢!亲爱的爸爸,我多么想让您再给我做一件礼物,让我永远带在身边……

    亲爱的爸爸,您还记得吗?您曾经和我说的话?您一定记得。在我童年的时候, 您就曾经对我说,爸爸属于后面你看到的大青山和它脚下的土默川平原。那时我还似懂非懂,没有理解您的真正寓意。今天我才懂得了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还能趴在您的脊背上吗?我还能和您去郊游和采野菜吗?我们还能一起下象棋识字吗?爸爸您能的,一定能,您只是又回到了大青山的怀抱,回到了养育您的土默川平原。

我会常常来看您,我会常常来和您聊天……

亲爱的爸爸,永远爱您,永远思念您!

    2010418

 

TAG: 永恒
顶:19 踩:2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5 (6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58次打分)
【已经有59人表态】
8票
感动
7票
路过
3票
高兴
5票
难过
12票
搞笑
6票
愤怒
4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