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翻译漫谈之一

热度116票  浏览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9日 09:59

高年生

 

    编者按:本报今年的联谊会上,有幸请到正在德国探亲的高年生教授为大家做《漫谈翻译》的报告,让大家感到耳目一新,受益匪浅。高年生教授今年79岁高龄,是中国德语研究和教学中的前辈,德高望重,硕果累累。他从中学时代开始学习德文,之后数十年从事德国文学、翻译理论的教学和研究。1982获联邦德国赫兹基金会奖学金,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研修两年。1983年应邀出席联邦德国文学翻译家年会,并在会上就文学翻译问题作主旨报告。199612月主持北京伯尔国际学术讨论会。60年代参加《毛泽东选集》德文版及多次重大会议文件翻译定稿工作。主编和参加主编《新汉德词典》(1987年获北京首届哲学社会科学和政策研究优秀成果奖)、《新编德汉词典》、《德汉汉德词典》、《汉德成语词典》、《德语会话手册》、《德国儿童小说》、《卡夫卡文集》等;参加《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编写。已出版的翻译作品有30余部,400多万字,如《女士及众生相》、《小丑之见》、《城堡》、《三毛钱小说》、《亲和力》、《安妮日记》、《美丽的龙》、《德意志史》、《魏玛共和国史》、《俾斯麦传》等。曾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过论文40余篇。已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世界华人英才录》、《中国专家大辞典》、《中国翻译家辞典》、《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中华英才大典》、《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中国人物志》等20余种名人录。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获中国翻译协会颁发的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

     高年生和太太全程参加了联谊会的旅游活动,从德国跨越瑞士和法国,游览很森林。他们健步如飞,一些年轻人跟上他们还感到吃力。

     高年生教授的长文《漫谈翻译》将分两次刊登出来,请读者注意收藏。

 

 

处女和媒婆

 

       翻译,尤其是文学翻译,是一种艺术、一种再创作(nachdichten)。不过很多人(包括一些本身懂外语的人)认识不到这一点。古今中外都低估翻译的意义。唐代诗人刘禹锡说过:“勿谓翻译徒,不为文雅雄”(《刘梦得文集》卷七《送僧方及南谒柳员外》),就表示一般人的成见,以为翻译家是说不上“文雅”的。歌德曾把翻译比作“皮条客”。 (“Übersetzer sind als geschäftige Kuppler anzusehen,  die uns eine halbverschleierte Schöne als höchst liebenswürdig anpreisen...”)无独有偶,上一世纪三十年代郭沫若也说过 “创作是处女,翻译是媒婆”。

    低估翻译,不仅古人为然,今人亦复如此。出版社和报刊给译文的稿酬,都低于创作。大学评审科研成果,往往只接受论著,不承认翻译。这些现象都说明了人们如何低估翻译。这是因为许多人以为,翻译总比创作容易。有不少人认为,只要掌握一种或几种外语,就可以搞翻译。其实不然。鲁迅有切身体会,他说:“我向来总以为翻译比创作容易,因为至少是无须构思。但到真的一译,就会遇着难关,譬如一个名词或动词,写不出,创作时可以回避,翻译上却不成,也还得想,一直弄到头昏眼花,好像在脑子里面摸一个急于要开箱子的钥匙,却没有. . . 字典不离手,冷汗不离身,一面也只好怪自己语学程度的不够格。”(《且介亭杂文二集 · 题未定草》。《鲁迅全集》,第6卷,345页。

    后来郭沫若翻译了不少作品,如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和《浮士德》,亲身体会到做“媒婆”的滋味,就不再这样鄙薄翻译了。1954年他说:“翻译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好的翻译等于创作,  甚至还可能超过创作。” (19548月在在全国文学翻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可兰经》上说:“阿拉赐予每个民族一位自己的预言家。 我们也可以说每一位翻译家都是他自己民族的预言家。”

    翻译对每个国家语言文学的发展都有巨大的影响。如近代德语的发展是与路德翻译的《圣经》、沃斯 (Johannd Heinrich Voss 1751 1826)翻译的荷马史诗、维兰 (Christoph Martin Wieland 1733 - 1813)、施雷格尔(August Wilhelm von Schlegel 1767 - 1845)和蒂克(Johann Ludwig Tieck 1773-1853)翻译的莎士比亚联系在一起的。歌德认为沃斯翻译的《奥德赛》(1781)和《伊利亚特》(1793)是欧洲翻译作品的精华,是向德国介绍希腊文化的重要作品。就是这些译者使德国人了解了莎士比亚、塔索 (Torquato Tasso 15441595,意大利诗人)、卡尔德隆 (Calderon de la Barca 1600 -1681, 西班牙戏剧家)、阿利奥斯托 (Ludovico Ariosto 14741533意大利诗人。)使得这些陌生人成为德国语言界和文学界重要的启蒙者。

其实歌德也很重视翻译工作。他所翻译的切利尼 (1500-1571,意大利雕塑家、珠宝工艺师、美术理论家,又是卓越的作家) 的自传、卡尔德隆的作品和狄德罗(1713-1784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哲学家、美学家、文学家、百科全书派代表人物、第一部法国《百科全书》主编)的《拉摩的侄儿》,对欧洲文学的发展产生过极大的影响。《拉摩的侄儿》开始写作于1762年,作者生前仅以手抄本流传。一直到1804年,狄德罗逝世二十年之后,德国诗人、剧作家席勒对挚友歌德说自己手上有一份狄德罗的手稿。歌德闻后大喜,亲自将其译成德文。这本书于1805年在莱比锡面世时,人们大吃一惊,因为此时它的法文版并没有问世,人们甚至没有听说过它。《拉摩的侄儿》根据歌德1805年的德译本回译的法文本1823年出版。1890年才发现狄德罗的原文。马克思和恩格斯给这本书很高的评价,马克思称之为“无与伦比的作品”,恩格斯誉之为“辩证法的杰作”。在我看来,歌德这部译作简直可以摘取文学史上最大贡献的翻译奖。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歌德还翻译过中国古代诗歌。他翻译的一首唐诗《梅妃:谢赐珍珠》,甚至超过了德国著名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的翻译。

    梅妃姓江名采苹(710年-756年),唐玄宗早期宠妃。出生于福建莆田。她九岁的时候,便能诵读《诗经》,十余岁已长得花容月貌。开元十四年(726年),宦官高力士奉命到闽地选美,选中十六岁的江采苹,带回长安。唐玄宗一见她就以为仙女下凡,惊羡不已,为此在其宠妃武惠妃身故之后,继而宠爱江采苹。江采苹酷爱梅花,其寝宫周围,皆悉植梅树,每当寒冬腊月之时,梅花开放,她总会以淡妆在花树下流连,赏花赋诗,怡然自得。唐玄宗对其美貌和才气深感欣赏,因此封她为梅妃。

    但是随着后来杨玉环进宫,梅妃开始失去宠爱。杨贵妃心胸狭窄,很容易嫉妒吃醋。杨贵妃常常暗地指责梅妃为“梅精”,梅妃同样也常常暗地称杨贵妃为“肥婢”。有一天,玄宗想起梅妃来心有不安,于是就差人送给梅妃一斛上等合浦珍珠。梅妃不禁感慨万千,提笔写了一首《谢赐珍珠》: 

   “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意思是说,自从离开了您啊,我像桂叶一样美丽的双眉已经久久地不再描画。残存的脂粉和着眼泪,常常污损我穿着的红绡(绸子)。我像那汉宫失宠的阿娇一样,被武帝贬居长门宫,整日里没梳洗,纵有这一斛璀璨的珍珠,又哪能安慰我的寂寥! 写罢,差人将珍珠原样封好,连同此诗,退给了玄宗。玄宗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把此诗配了个曲谱,让人演唱,题名《一斛珠》。

     梅妃死时正值安史之乱,她被进城的叛军所杀;死时年约46岁。    

 

      歌德的译文

Fräulein Mei-Fe

 

   Geliebte des Kaisers Min, reich an Schönheit und geistigen Verdiensten und deshalb von Jugend auf merkwürdig. Nachdem eine neue Favoritin sie verdrängt hatte, war ihr ein besonderes Quartier des Harems eingeräumt. Als tributäre Fürsten dem Kaiser große Geschenke brachten, gedachte er an Mei-Fe und schickte ihr alles zu. Sie sendete dem Kaiser die Gaben zurück, mit folgendem Gedicht:

 

           Du sendest Schätze, mich zu schmücken!

           Den Spiegel hab ich längst nicht angeblickt:

           Seit ich entfernt von deinen Blicken,

           Weiß ich nicht mehr, was ziert und schmückt.

 

翻译的误区

 

    意大利人有一句名言: traduttore -- tradutore(翻译者,叛逆也。)

    德国人也有类似的说法:

                 ein übersetzt Buch  -  ein verletzt Buch

                 wer übersetzt, der untersetzt.

    伏尔泰说过:“翻译增加一部作品的错误并损害它的光彩。” 我们大概都听说过那个颇带大男子主义味道的看法:Sie sind entweder treu, dann aber hässlich, oder schön, dafür aber untreu. (译文好比是女人:漂亮,则往往不忠实;忠实,则又常常不漂亮。)

    古往今来,确实有不少翻译是歪曲原作的。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1902年歌德著名的一首诗《浪游者夜歌》

                     Wandrers Nachtlied

                     von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Über allen Gipfeln

              Ist Ruh.

              In allen Wipfeln

              Spürest du

              Kaum einen Hauch.

              Die Vöglein schweigen im  Walde.     

              Warte nur, balde

              Ruhest du auch.

     被译成日语。9年后有个爱好日本诗歌的法国人以为这是一首日本原创诗 ,便从日语把它译成法语。一位德国翻译家又把它译成德语,以《日本夜歌》为题发表在一家德国杂志上。经过这一番周折,歌德的原诗就面目全非,变成了下面这样:    

           

          Stille ist im Pavillon aus Jade

             Krähen fliegen stumm

             Zu beschneiten Kirschbäumen im Mondlicht.

             Ich sitze

             Und weine.

 

                  中译

           流浪者的夜歌(歌德绝命诗)

                     

         群峰

         一片沉寂,

         树梢

         微风敛迹。

         林中

         栖鸟缄默。

         稍待

         你也安息。 (钱春绮 译)

 

      中国翻译史上也有过这样的例子,如1931年著名翻译家赵景深把 Milchstrasse(银河)译成了“牛奶路”,鲁迅便发表了一首五言诗,其中一句“迢迢牛奶路”,便是讽刺赵景深的。但这些毕竟是少数,不是主流。不可以偏概全,以此来否定全部。

    翻译工作者必须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严谨的治学精神、广博的学识和熟练驾驭语言的能力,才能有所作为。社会在不断进步,翻译工作者也要与时俱进,更上一层楼,不可因循守旧、人云亦云。

    翻译是把一种语言里表达出来的东西用另一种语言正确而完全地表达出来。毋庸置疑,理解是第一位的。正确理解原文是翻译的先决条件。正确理解原文,说来容易,实行时却到处荆棘。明明在字面上是清清楚楚、无可置疑的意义,有时不是另有所指,就是另有含义,令人防不胜防。我们读书有时可以像陶渊明所说不求甚解,读懂大意就过去了。但到了翻译的时候,就非得彻底了解不可,一字一句,都不能马虎过去。翻译就像过一个雷场,随时有触雷的危险。看来平淡无奇、明明白白的字句,有时可能另有所指,教你犯下令人啼笑皆非的错误。

     理解就是透彻了解原文内容,把握其精神实质。把外语译成本国语,由于民族、文化、风俗等都不同,特别是东西方民族的语言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在翻译中要做到正确理解原文就会遇到更多的困难。举一个大家熟悉的例子:恩格斯188511月发表了一篇题为《不应当这样翻译马克思的著作》的文章, 其中讲了一个“捉螃蟹”的故事:几个牛津大学学生划一只四桨小船横渡多佛尔海峡,其中一人catch a crab(插桨入水过深)。德国《科隆日报》驻伦敦记者虽在英国居住多年,却不懂得这个短语,把它错译为“螃蟹夹住了一个划船人的桨!” 恩格斯斥之为“荒唐的粗暴的错误”,讽刺他是“一个捉螃蟹的头等能手”。德语和英语属于同一语系,但要完全把握原意就已老大不易了,更何况德语和汉语了。

      尤其是翻译历史书,更得下一番检索考证的功夫。有些词语“似曾相识”,你以为只要按过去的通用译法去译,所谓“约定俗成”,轻车熟路,手到擒来,其实对它并不真正了解, 就容易出问题。现在流行的一些译法,如果仔细推敲,其实都是有问题的。

                                

关于 Reich

 

      1994410《北京日报》一篇题为《德国首都——柏林》的文章中写道:“1939年柏林发展成为德意志帝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的中心,成为当时的世界三大都市之一。”众所周知,俾斯麦创建的德意志帝国只存在到1918年。1919年至1933年在德国历史上被称为魏玛共和国时期,1933年至1945年是纳粹统治时期,都谈不上什么帝国,因此把Reich译成德意志帝国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这里问题就出在对das Reich这个词的理解上。

    理解一句话或一个词,必须通过上下文,不能断章取义。因为词义不是简单地一查词典就得,而是要看它用在什么样的上下文里。上下文的重要,译者都深有体会。但是,上下文不只是语言问题。说话是一种社会行为,上下文提供了一个社会场合或情景,正是它决定了词义。

    Reich此词本指“大国,帝国,王国”的意思,但也有“国”(含“全国”,“中央”的意思)。恩格斯在1893627致拉法格的信中指出,Reich一词“侧重在体现着民族统一的中央政权这一概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39卷,第88页)。1918年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败,帝制崩溃,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实行议会民主制的共和国建立,即所谓魏玛共和国。在魏玛召开的国民议会通过的魏玛宪法宣布在德国废除君主政体,建立共和政体。但是,议会拒绝德意志共和国’的名称,而采用了“德意志国家” (das deutsche Reich)这个名称。魏玛宪法起草人胡戈·普罗伊斯(Hugo Preuß 1860 - 1925)用下面这段话为使用Reich这个名称作辩护:“对我们德国人来说,‘国家’(Reich)这个词,其代表的思想、体现的原则,都具有根深蒂固的感情价值。因此,我认为我们承担不起抛弃这个名称的责任。许多世纪的传说、分裂的德意志人民对国家统一的全部渴望,都是与‘国家’这个名称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我们抛弃这个名称,我们就将会毫无理由、毫无意义地广泛伤害人们的感情。”(科佩尔·S·平森《德国近现代史》下册,537页)

      今天把 Reich 译成帝国的大有人在。Reich 德语的这个词在《新德汉词典》(上海译文,1999年版)中有两种释义:1. 帝国,王国  2.(转)界;领域。例词“das Deutsche Reich”的译名是:“(史)德意志帝国(962190618711945)。这个说法显而易见不够确切。不少人一见到这个词,就译“帝国”,也不问具体时代背景,以致连过去东德的 Deutsche Reichsbahn 也译成“德国帝国铁路”了。又如19191934年的Reichspräsident (德国总统), 维基百科竟译为“帝国总统”,岂不自相矛盾,荒唐可笑?                  

    《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有这么一句话:戈培尔在日记中写道:“新帝国诞生了 . . . 德国革命已经开始了。”(《第三帝国的兴亡》上册第10页)这里的“新帝国”应为“新德国”。其实“第三帝国”这个译名也值得商榷。纳粹德国有两个官方国名,分别为1933年至1943年使用的德意志国(Deutsches Reich)和之后的大德意志国(Großdeutsches Reich),也是不能翻译成“帝国”的。 纳粹(Nazi)是德语   “民族社会主义”(Nationalsozialismus)的缩写,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缩写为 NSDAP,简称“国社党”或纳粹党)。希特勒主张民族社会主义,怎么可能复辟帝制呢。

 

关于der Führer

 

    另一个常见的错译是,现在除几本历史书以外,一般都把 der Führer 译成“元首”。其实“元首”是当初翻译上的一个失误,后来将错就错了。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元首”在汉语里有这么几个含义:1.《书》君主;2. 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试问德文“der Führer”合乎这两项的哪一个?正确翻译应是“领袖”。“领袖”的含义是: 国家、政治团体、群众组织等的领导人。比“元首”的含义要广。

    希特勒在192311月暴动失败后被囚禁期间写的《我的奋斗》中表明了他要成为“领袖”的决心: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和民主应让位给“领袖绝对权威的原则”。纳粹党的建设是按领袖原则进行的,划分成大区、县、地方分队、支部和小组。罗姆建立的冲锋队和 “保卫领袖个人”的党卫队作为半军事化的格斗队附属于纳粹党。在纳粹党内,处理事务完全按照“领袖原则”。每个领袖都有权不受任何约束,完全按照自己的判断而唯独只限于时而从上级获得指令的情况下进行统治、管理和发布命令。其中一个口号便是“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领袖”(Ein Volk, Ein Reich, Ein Führer)。

    希特勒19331月出任总理,193482总统兴登堡死后,根据前一天颁布的《德国元首法》(《Gesetz über das Staatsoberhaupt des Deutschen Reichs),希特勒把总统和总理这两个职务合二为一,这时才可说他是”元首”。网上有一篇文章写道:“1934年总统兴登堡死后,希特勒得以集总统和总理的大权于一身,废止共和国,改称德意志第三帝国,自称国家‘元首’。”希特勒是通过合法途径当上元首的。怎能说他“自称国家元首”呢?

    实际上,领袖思想——希特勒想在运动中成为大权独揽者的要求——虽然在192311月暴动之前就已经提出,但作为决定党组织及其分支的领导原则,确实在希特勒从兰茨贝格要塞监禁中释放回来后的年代里才得到贯彻的。德国出版的历史书经常提到“Führermythos”,“Führerstaat”,难道也要译成“元首神话”、“元首国家”吗?(1981年斯图加特出版了G. HirschfeldL.Kettenacker的 《Der Führerstaat”: Mythos und Realität Studien zur Struktur und Politik des Dritten Reiches》)

    纳粹国家“也在乡的行政管理上实行了领袖原则,这就是说,乡镇长、副乡镇长、乡镇议员(市议员)现在由党或国家任命”。(《德意志史》上册第四卷416页)卡尔·施米特在《领袖维护法律》一书中写道:“领袖在法律遭到最严重的滥用时维护法律,在危险的时刻根据他的领袖地位作为最高审判官直接制定法律 ... 真正的领袖始终也是法官。法官制产生于领袖原则 ... ”(同上420页)“直到1928年,希特勒在谈倒‘日耳曼民主’时,都说这种民主是建立在选举领袖和领袖权威的基础上 . . . 1930年后的提法是:‘领袖总是由上级任命并授以无限全权和权威。只有全党领袖根据结社法由全体党员大会选举产生。”(同上第425页)国会变成偶尔向领袖意志欢呼的论坛 . . . 使议会民主转变为 “领袖国家”。(426页)

    意大利法西斯领导人墨索里尼 1925年获“Duce”(领袖)称号。意大利人也从未称他为“元首”。

   193482上午9时兴登堡病死,希特勒作为直接继承人,总揽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权力于一身。这时才可以说他是“元首”。

    希特勒的副手鲁道夫·赫斯 1933年被任命为 "Stellvertreter des Führers"。按理说也应译为“副元首”了。但并没有人这样译,因为他的行政级别当时只是部长级(不管部部长),不能说是“副元首”。由此也可见,把 der Führer 译成“元首”是误译了。

    
TAG: 翻译
顶:10 踩: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5 (3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 (31次打分)
【已经有34人表态】
4票
感动
4票
路过
4票
高兴
2票
难过
8票
搞笑
3票
愤怒
2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