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边倒之后”

热度335票  浏览9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06日 10:02

After Leaning to One Side: China and Its Allies in the Cold War

 

毛栗子

 

今年五月,我肚子饿了,去餐馆吃了顿饭。旁桌坐着的一女两男,五官端正,气质简洁,便忍不住和人家搭讪,结果越搭越热乎,索性把他们的名片都收了。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结识了三位名人——沈志华、李丹慧和陈兼,当然事后我才知道他们的名史,吃饭的时候,我们聊得话题与名人无关。他们几个都是历史教授,兴趣重点在于冷战研究。

认识之后,我开始在网上关注他们的履历与研究,三位学者在他们所研究的那个领域里还真是名声赫赫,并且是世界级的。他们,尤其是沈志华,费时费力费金钱,苦行僧般地埋头于档案、资料的收集工作,他鼓捣出来的东西庞大精深,洋洋洒洒,触目惊心。志华外表有股子目空一切的味道,或许他经常处于思考状态,无暇顾及面部情况,所谓的目空,其实是心不在焉而已?他性格执拗狂妄,做事轻易不肯半途而废,导致他工作起来最是呕心沥血,研究报告一篇接一篇,越研究发现的东西越多。从上个世纪社会主义阵营诞生伊始,世界风云的阴阴晴晴,尤其是中、美、苏三国的勾心斗角,一门儿尚未交代清楚,下一门儿又急着开启。他顽强不懈地工作,死心塌地的投入,以至于使他成为冷战研究领域中的老大。而这沈老大也的确名副其实,把他辛苦得来的档案资料毫无保留地提供给大家,很有真学者的气度。

 

志华的太太李丹慧,看上去温文尔雅,聪慧贤淑,言谈慢语轻声,举止典雅优柔,与其夫阴阳交融,他们两人走到了一起,绝对是前生锁定。王勃《滕王阁》序中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觉得,用在丹慧与志华身上最为贴切,他们的结合用当年革命语言形容,就是战友加兄弟,同志加爱情。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尽管自以为目光犀利,但也不排除有看走眼的时候。

陈兼,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是位享有“世界声誉的历史学家”。他供职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是那里的终生教授。不知为什么,我总不能接受“终身教授”这一词,觉得这个词不够科学,在法律上也说不通,叫“铁饭碗教授”才更为合适。陈兼的文章没有志华和丹慧的多,端着铁饭碗,就要做过得硬的工作,给学生们没完没了地开课。他的课程也大都与什么冷战有关,如“中国面对世界”、“二十世纪东亚-美国关系史”、“国际冷战史新研究”、“毛革命与中国”等等等等。美国学生们选修陈兼课的大有人在,是他给分时手下松软?是美国人对冷战政治独有情钟?还是他货真价实的魅力所致?有一次他来信提到,对学生,他有时样子“蛮凶”,我想他既要讲课,又要注意给学生面孔看,自然没有时间写大块儿的文章啦。

三个教授既是名人更是忙人,与我的联系不过是几封电邮,我一点都不抱怨,表现得很大度很知足,他们就是根本不理睬我,我也不能有脾气是吧,谁叫我对冷战一窍不通呢。我以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和人与人之间一样,都是随着形势或是利益变化,好的时候,相互通商、通婚、通有无;糟的时候,绝情、绝义、绝子孙。不管是社会阵营还是资本主义国家,无论为了和平还是战争,统统找出美丽的借口,翻出亮丽的旗号,就是想蛊惑人心,骗骗百姓而已。我若是认真去读他们那些脱去伪装的解密文章,看完之后,心里倒是明镜儿似的,却也发现自己白活了好几十年。几十年里不是被这个骗就是被那个骗,那么我生命存在的意义,说好了,是给骗子当托儿,说糟了,是说什么信什么的呆鹅?所以我还是坚持不读为妙。  

九月,我收到丹慧好几封连在一起的迟到的信,因为她记错了地址,信先是被退了回去,等她改错之后又一古脑重来的缘故。她告诉我,美国威尔逊中心出版社编译出版了他们的书 After Leaning to One Side: China and Its Allies in the Cold War 一边倒之后:冷战时期的中国及其盟友),上个月他们去了美国,参加出版社和国际冷战史项目联合举办的新书发布会,与陈兼又一次会合,网上有发布会的实况录像,我可以去看看。读到消息我立刻上网去找,哈,一下子又见到他们仨的光辉形象,甚感亲切!志华仍旧大将风度目空一切,丹慧则略显疲惫,一定是时差还未倒过来。在美国生活了近30年的陈兼,看起来最如鱼得水,英文讲得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我一边听一边想,维基百科应该改词儿,称他为美国大学铁饭碗铁口陈教授!

 

志华、丹慧历年来写出并发表的文章无数,虽然部分文章被译成不同文字,但成书都是中文。这一次,由美国威尔逊中心出版社编译出版的“ After Leaning to One Side: China and Its Allies in the Cold War”一书,是他们的第一部外文译本。全书分为三个部分,依次谈到共产同盟的全盛,不和、打架、打仗,最后破产等等。书中谈到了朝鲜战争的内幕,越南战争的真相,各国政客把老百姓玩弄于股上的寡廉鲜耻,和许许多多令人无法质疑的历史事实。我看着屏幕上的他们,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他们花费那么巨大的精力去擦洗历史的尘垢,露出那些千疮百孔的肮脏,是要还历史一个没有道德的本容?是为了让今后我这类的“托儿”还是“呆鹅”,不再有行骗或是被骗的可能?人们常把以史为镜挂在嘴边儿,图的是警戒自己,不要再重蹈旧辙,可无论人怎样的痴心努力,历史上却总是不断地出现“惊人的相似之处”。为此,我宁肯做半疯的诗人,也不做志华他们那样的,死心眼儿的,清洁工似的学者。

三位学者在发布会上轮流发着言,没有人在乎我怎么想。志华和丹慧简单交代了书中的要点要事,为他们做翻译的人也都是有谱儿的,其中一个是长岛大学的夏亚峰教授。陈兼开讲时就简单得多,他在美国生活多年,英文都已到了地头蛇的等级,讲起话来声情并茂,那里还需翻译。新书的前言就是由陈兼执笔,可见他的谱儿之大,他都写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但作为有声望的铁饭碗教授,他决不能比我写得差!

陈兼面对一厅人,谈笑风生,撇开书中那些浓重的政治色彩,大谈沈志华夫妇的为人趣事。他絮叨着如何与志华相识并相交的经历,台下的人不时被他逗笑,看来修他的课的学生很多并不是谣言,一个即使学问大但却十分枯燥的教授,恐怕难以吸引年轻人。当陈兼谈到志华与丹慧情感缘分的历程时,坐在陈兼旁边的丹慧为他的话深深地感动,情不自禁握住陈兼的手,无声地微笑着,她笑容里渗出的万千感慨,如同湿深的沼泽,掉进去就休想再爬出来。令我佩服的是,丹慧尽管动情却仍旧保持风度始终矜持,这大概就是做教授的条件之一吧?

陈兼的英文说得那么漂亮,我简直就是个听不懂,我是从会场上的气氛和笑声中感受、理解他的发言,并且认为他很有经济头脑!他知道有人对冷战不感兴趣,听了他的发言后一定忍不住对作者感兴趣,兴趣来,兴趣去的,索性把他们的书也请回去,下一次我再出书,一定请他来写序。

那天出席会议的人很多,提问也极为踊跃,今天的中国,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令人不得不感兴趣,再说无论朝鲜还是越南的战争,老美都不能摆脱干系,所谓的解密,白宫也在其中。我以为,有了英译本之后,德译本也不会耽隔太久,德国的政府、机关、公司、个人许多地方,也都希望借鉴历史的镜子,能够把东、西政府吃透,而后便可百战百胜。

你也许会问,既然我对冷战、政治不感兴趣,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鼓吹呢?原因很简单。

我不过是去吃顿饭,结果撞出了段儿缘分。而名人学者的第一部英译本问世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其中的奥妙迷惑了我。

顶:24 踩:1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7 (9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3 (95次打分)
【已经有101人表态】
26票
感动
5票
路过
8票
高兴
13票
难过
15票
搞笑
12票
愤怒
9票
无聊
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