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常怀忧患意,多具慈悲心

热度343票  浏览2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06日 09:42

 

 

忧患意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德国人爱抱怨,他们永远不满足。和这样的人群在一起也许会使人感到不舒服,但也正是这样的抱怨,使他们充满了忧患意识,他们永远的不满足,使他们寻找永远的进取。

    德国人把居安思危做到了极致,从小孩子还没有出生起他们就开始居安思危了,各种保险就是一个证明。就说最近,当日本发生了大地震海啸引发了核泄漏后,德国是朝野上下一片喧哗,民众也是饭前茶后的热议,甚至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关闭德国所有的核电站。令人称奇的是,德国各政治派别居然也达成了一致,排定了关闭核电站的时间表。

    时间表已经排定,那么就要在核电站关闭之前解决能源问题,这样他们就要迫使自己开发新能源、新技术,在能源科技方面自然就走在世界的前列。我在这里说的并不是他们的环保意识环保技术问题,而是他们的思维方式,你看这个时间表一出台,民众也纷纷的为自己的能源前途做起了打算。

    我先生就开始跟我天天嘀咕这个事情,我说:“烦什么呀?这也不是我们小民烦的事,再说了人家能过我们就能过。”他即刻就反驳说:“不!不!不!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有的事情是可以防患于未然的,我们要为自己做点什么。”于是,就把家里的壁炉进行了改造,改原来取暖使用的煤气为壁炉产生热水循环,同时在壁炉产生热水过程中也省去了用电。

  我有一个朋友,她也对我说,她的德国丈夫整天就喜欢在能源问题上折腾,还来问她的意见,后来她对她的丈夫说:“你不要来问我了,我也不懂,反正你折腾来折腾去只要不赔钱就可以了。”后来她丈夫就把自己房子屋顶上装满了太阳能,太阳能产生的电不仅够自己使用的,还有多余的可以卖给电力公司,你看他还赚了呢。

    那一日我们去拜访这个朋友,我家先生看到他们家屋顶上的太阳能详细地询问了起来,回来后念念不忘,跃跃欲试。其实他在改造我们家的壁炉前就已经咨询过不少的太阳能公司,只是我们家屋顶有一些问题使他的计划搁浅了。现在他的心又活起来了,又在不断地咨询计划了。他把他的计划告诉了另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也有一个计划与他不谋而和,他们俩现在积极的谋划着……

    德国人就是这样,喜欢为自己设计长远计划。一个普通的民众尚且如此,何况一个国家呢,而国家就是由民众组成的。我想这就是这个国家永远先进领先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指南。

 

常态捐赠

 

    一个真正文明的国度一定是有一群对社会充满爱心和责任心的人。我曾听过于丹教授的讲座,她说:“我们中国的有钱人,他们是富而不贵。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富贵是内心的。”那么我对这个内心的理解就是爱心和责任心,我们现在中国的有钱人,他们对自己的财富只是简单的占有和挥霍,因为不够自信不够坦然因而他们还需要显富。他们的捐赠只是在大灾大难有媒体关注的时候,当大灾大难过后,他们就忘记了自己的社会责任。

    我讲一些普通德国人的故事,看看他们的财富观和社会责任心。我的家庭医生N先生,他们夫妇在年轻的时候去非洲工作过三年,并把从非洲领养的一个孤儿带了回来,后来他们又有了自己的俩个孩子,前几年他们又收留了一个越南的孩子。医生夫妇并没有忘记非洲,几十年来一直资助一个非洲援助机构。今年四月N先生60岁生日,正当我们为送什么礼物而发愁时,我们收到了他的一份特别邀请信,信中说:“我请大家来庆祝我的生日,只是想和大家在一起快乐的聚一聚,我不需要大家的礼物。可是如果大家一定坚持要送礼物的话。那么我就为非洲援助机构来募捐,今年我们的小儿子(亲生儿子,作者注)将要高中毕业,他将在8月去南非做一年的志愿者,组织他们去南非的这个组织机构就是非洲援助机构的一部分。”

    原来这是一个慈善晚会,虽然不能和比尔·盖茨一行去中国的慈善晚会相比,可是N先生并不是一个富人,他们夫妇平时生活都很简朴。他是搞自然疗法的,很崇尚自然,他喝的饮料只有水。在这样家庭里的孩子们受父母们的耳濡目染,个个都很淳朴,四个孩子在慈善晚会上还表演了不少搞笑的节目,幽默中表达了孩子们对父母的崇敬和热爱。我相信他们会把他们父母高尚的品德传承下去的,N先生的小儿子去南非做一年的志愿者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说到受父母的影响我又想起来另一个家庭,那就是小镇里的另一个医生R先生,R先生夫妇平时生活也是很节俭,R太太常常向我传授如何买价廉物美的商品,可他们夫妇却长年资助(每月自动转账,也就是说资助已是生活支出的一部分,)邻镇的一个残疾儿童特殊学校。所有的资助者还成立了一个俱乐部,俱乐部成员定期地去残疾儿童学校陪伴残疾儿童。R先生的儿子受其影响,也在假期的时候做义工去陪伴这些残疾儿童,并立志做一个特殊教育工作者,现在正在读这个专业的大学。

    前一阵子小镇有一座房子里挤满了人,听说里面在搞拍卖,出于好奇我也挤进去凑热闹。原来这座房子的主人去世了,屋主把这房子捐赠给了孤儿院,现在是孤儿院委托律师在这里搞拍卖呢。

   据我所知小镇的药剂师夫妇资助和关照着镇里教会隶属的养老院,还有一个私人企业家建的STIFTUNG养老院。我先生每月资助“医生无国界”和“SOS”儿童村。我们小镇有一万二千多人口,我所知道的一定不会是全部,而以上的捐赠也肯定不会是偶尔的几个人。窥一斑而知全豹,这就是德国人的素质,这也许就是于丹所说的那富贵的内心。

    一个社会有这样的中产阶级捐赠群,还愁社会不和谐吗?一个民族有了富贵的内心,还需要什么用外表来显富吗?

        中医有一个“治标和治本”的理论,我看这个理论也适用在《向德国学习什么》这个题目上,我们不要学他们怎么做,而是要学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TAG:
顶:27 踩:2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2 (9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95次打分)
【已经有101人表态】
11票
感动
8票
路过
9票
高兴
14票
难过
20票
搞笑
9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