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秘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宋永毅:一面之词的价值和偏颇──读《李作鹏回忆录》

热度248票  浏览1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7月26日 10:35

  隨著《李作鵬回憶錄》最近為香港北星出版社出版,當年所謂的「林彪反革命集團」倖存的主要成員的回憶錄也算是基本齊全了。雖說這些當事人的回憶都是一面之詞,但我們要重構的文革真相,絕對應當是完整的、多維的,也必然是複雜的。換句話說,我們必須重視和分析這些一面之詞的價值和偏頗。

 

  揭示幾個老帥的文革真面目

 

  在中共的官史中,以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賀龍、陳毅為代表的軍隊老帥們一直是正確路線的代表,在文革中更一直是保護老幹部、和「四人幫」做了堅決的鬥爭的。讀《李作鵬回憶錄》解放以來的部分,恐怕一個震憾人心的事例便是解放初期葉劍英對陳光將軍(原四野副參謀長,當時的廣州軍區副司令員)的蓄意陷害。陳是從紅軍時期就立下赫赫戰功的中共戰將,但因為他和當時任廣州軍區司令員的葉劍英在解放海南島等問題上有不同意見,並發生了爭吵,葉劍英便在毛澤東和當時的黨中央的支持下,以完全莫須有的「通敵」、「外逃」等罪名關押了他,以致他於一九五四年在軟禁期間病逝。或許是因為這些手法和後來把李作鵬作為「林彪反革命集團」主要成員來搞時同出一轍,李對當年自己被迫參與這一陰謀有著較為真誠的懺悔。在文革初期,葉又是陷害羅瑞卿的三人小組的組長。據李的回憶:葉對於和他不同派系軍隊幹部,也同樣是欲置於死地而後快。例如,因為他在海軍支持蘇振華,就想像搞羅瑞卿那樣搞掉海軍司令蕭勁光。葉還和當時主持軍委工作的賀龍一起,試圖在海軍黨委擴大會議從批判羅瑞卿轉為批判李王張(李作鵬、王宏坤、張秀川)。另一個積極參加文革的老帥是徐向前。他因為被毛提名擔任了全軍文革小組組長,立刻投桃報李地邀請了江青為全軍文革小組的顧問。因為徐和蘇振華不是一個派系,他又是軍內打倒蘇振華和所謂的「賀龍政變陰謀」的積極推動者。即便是文革中被打倒較早的賀龍,其實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據吳法憲、邱會作和李作鵬的回憶,他當時利用林彪生病,以及他在文革初期還主持軍委常委的便利,也確實有在海陸空三軍中全面安插自己派系將領的企圖和動作,這才導致他和林彪發生全面的衝突。關於他們在文革初期直接迫害的不同派系的軍隊幹部,僅周恩來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在八屆十二中全會上批「二月逆流」時指出的就有楊勇、趙爾陸、劉賢權等多人。總之,李作鵬等人的回憶錄給讀者的印象是:這些老帥和林彪一系及江青等人的矛盾,絕非是要不要搞文革的矛盾,而是如何各自利用文革來爭權奪利、黨同伐異的衝突。只是後來文革不斷地革「革過命的人」的命,搞到了他們頭上,他們才出來有所反對。否則,他們都絕對會繼續津津樂道於文革的「春秋無義戰」之中。

 

  對羅瑞卿事件較為客觀的描述

 

  近年以來,有些研究者為了達到為林彪翻案的目的,在一九六五年年底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批判羅瑞卿反黨篡軍的問題上,不斷推卸林彪的責任,以致把此事說成是林彪完全被動地接受毛澤東的最終決定。雖然李作鵬的回憶錄沒有直接對此進行任何駁斥,但是作為當事人提供了較為客觀的描述。按李的說法:林彪在擔任軍委第一副主席後,開始對羅是重用的。但一九六三年前後林彪生病,毛決定由賀龍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羅開始向賀靠攏,並常常直接向中央主持日常工作的劉鄧請示報告。劉少奇曾提出要讓羅當國防部長。這就不僅得罪了林彪,還引起了毛的猜忌。

 

  此外,一九六五年上半年羅授意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向林彪逼宮要權也確有其事。此事自然引起林彪極大的反感。而當時羅因為大權獨攬、專橫跋扈,又得罪了葉劍英、聶榮臻等老帥。據李的回憶,一九六五年秋天林彪就對人說過:「一九六○年以前羅瑞卿和我的合作是好的。但是從一九六一年起便開始疏遠我,封鎖我,到一九六五年,便反對我了。」另外,葉群也早在一九六五年初秋就打倒羅瑞卿一事給李作鵬打過電話說:「首長(指林彪)要我給你打個招呼,羅長子有野心,想當國防部長,要林彪讓賢修養」。葉群還直接佈置李作鵬(和王宏坤、張秀川一起)寫揭發羅的材料。由此可見,林彪絕非是被動的,而是非常主動地要搞掉羅瑞卿總參謀長一職。其根本原因,其實是羅瑞卿開始不再效忠於他個人。

 

  李作鵬的回憶錄還指出:在批羅會議上最為積極、上綱上線最高的是葉劍英、楊成武和肖華。對羅瑞卿問題作出反黨篡軍結論的是鄧小平。而葉正是在打倒羅後,取代了羅的軍委秘書長一職,楊成武即成了「代總參謀長」。從李的回憶錄中,讀者可以又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中共黨內、尤其是軍內權力爭鬥的黑暗和殘忍。

 

  不應迴避林立果「五七一工程」

 

  無論是李作鵬,還是吳法憲和邱會作,一談到中共按在他們頭上的「企圖政變」的罪名便至今惴惴不安。一方面,誠然是他們從沒有過政變的打算。另一方面,作為思想仍未徹底轉變的前中共要員,他們至今仍覺得對毛澤東暴政的政變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例如,在邱會作的回憶錄中,他曾提到他看到過一份林立果的類似《五七一工程紀要》式的文件,但不是針對毛的武裝政變而只是企圖武力清除江青、張春橋等人。這顯然不符合歷史事實。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由林立果和他身邊的一批青年軍官如周宇馳、于新野、李偉信等人多次討論,最後由于新野執筆起草《五七一工程紀要》是一個直接針對毛澤東的武裝政變計劃,儘管最後只是流產於「紙上談兵」之中。但在以後官方披露的大量這些激進的青年軍官們的工作筆記等等材料中可以看到,這一文件不是偽造的。

 

  在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翻案的過程中,正確的做法絕不是迴避或否定林立果等人的「五七一工程」(「武裝起義」的諧音)的存在,而應當是解放思想、光明磊落地指出:一、目前沒有確鑿的證據說明林彪或黃吳李邱參與了這一不成熟的口頭計劃,無法得出所謂「林彪反革命集團」的任何主要成員曾有過武裝政變的計劃;二、對毛的暴政,林立果和這些青年軍官們策劃政變有理!《五七一工程紀要》更是一個在中國現代思想史上極有價值的文件。例如,《五七一工程紀要》列出「國內政治矛盾激化,危機四伏」的幾點,無不切中時弊:「獨裁者越來越不得人心,統治集團內部很不穩定,爭權奪利、勾心鬥角,幾乎白熱化。」「農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識分子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紅衛兵初期受騙被利用,充當炮灰,後期被壓制變成了替罪羔羊」等等。事實證明,毛在林彪事件後批准向外公佈《五七一工程紀要》對他本人以及後來的「四人幫」來說都是個重大失策。毛當時顯然過高估計了他自己的所謂威望,過低的估計了老百姓的分析能力。其結果是在精神迷惘、生活痛苦的人們中,點燃了一支火把,成為他們解放思想的開端。

 

  於李作鵬等人的回憶錄,我們一方面要肯定其價值,另一方面也必須要指出其偏頗。否則,我們的思維就會被官方長期以來佔統治地位的一家之言習慣性地誤導到被彎曲的歷史圖像中去。

 

《争鸣》20117

TAG: 出版社 香港 反革命 真面目 真相
顶:18 踩:1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2 (7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1 (72次打分)
【已经有69人表态】
12票
感动
8票
路过
6票
高兴
4票
难过
8票
搞笑
15票
愤怒
6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