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社会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300棵树与地下火车站:民众抗“拆迁”——“斯图加特21”项目引发大规模抗议冲突

热度303票  浏览27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20日 15:23

300棵树与地下火车站:民众抗“拆迁”

“斯图加特21项目引发大规模抗议冲突

 

9月末开始,德国巴符州州府、经济重镇斯图加特爆发了一场持续了数周的民众与政府的抗议活动。起因是被称为斯图加特21的火车站改建工程。这场公民运动,由最初抗议为火车站让路而大批砍伐市中心树木的做法,到对工程本身实际费用超出预算数倍的不满,再因为警方与民众对抗的升级,数百人受伤,再加上市政府与事件背后反对党的推手,已将事件演化为一场大规模的政治冲突事件。这项投资总额将达41亿欧元的斯图加特21”项目旨在将该火车站改建成地下中转站,让高速列车通过地下通道直接穿过城市,地上则建成商业区。而批评者们担心整个工程的费用会上升到187亿欧元。有人估计工程将耗资70亿欧元。

 

冲突升级:警察武力驱散抗议者

 

 

101,“21世纪斯图加特的抗议者举行了至少有5万人参加的示威游行。前一日,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400人受伤。抗议最初是斯图加特市民因为政府为扩建火车站而砍伐树木引起的。至930夜,抗议示威升级,有近2000人参加示威。据警方称,有100多人受伤。30日接近午夜的时候,斯图加特宫殿公园一带再次大大加强了警力,在一些反对“斯图加特21项目的人和平而大声的抗议声里,工程方开始砍树。项目反对者们对砍树工作的反应是愤怒、伤心和不理解的:“灾难!混蛋行为!一边还在说要试着拯救树林。他们是骗子,他们就是在骗人!我希望此事能够和平地展开。”;“我觉得可怕。是的,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觉得这里执行的政策是让人无法忍受的。”;“不管这么多人和平地反对,仍然我行我素,这些政治家根本就是塞住自己的耳朵什么也不顾。” 

伐木开始前,1000多名警察先进行了清场并为此使用了四管高压水龙,警察们还多次动用警棍和胡椒粉喷射器。另一名示威者说:“警察的暴力行为我觉得特别残酷,毫无顾忌。用高压水龙把人们从街道上驱散。在人群出现拥挤时,不让他们从封锁栏上跳出去,不让他们走。”据“斯图加特21项目反对者统计,有300多名示威者眼睛发炎,此外他们说有许多人流血,好几个人肋骨被打断,有一个人眼睛受重伤。

而警方的说法是,冲突的原因是因为火车站项目反对者向警察发起攻击。警方发言人斯蒂凡·凯尔巴赫(Stefan Keilbach)说,正因为此,才不能不做出强烈的反应,“我们把所有的封锁栏搭起来,当然是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我想告诉您,这是在警察动用胡椒喷剂和水龙的情况下完成的。在这种情况下,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这里聚集了那么多人,把我们的工作给封锁了。”

 

州长的建议:“真正的公民项目”

 

     事件发展至105日,巴符州州长斯蒂凡·马普斯(Stefan Mappus)宣布,斯图加特火车站南翼将暂时不被拆除,明年年初之前那里也不再有树被砍除。这一被称为斯图加特21的火车站改建工程引发持续数周的大规模公民抗议活动,到目前处于了胶着状态。 

    此前,德国巴符州州长呼吁有关斯图加特21的冲突各方回归理智。他承诺930发生的事情不会重演。他称州政府并没有授意警察武力清场,但同时也为警方的武力清场行为进行了辩护。他说,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玻璃瓶,并使用了喷雾剂。

事件之后,反对党如社民党和绿党以及民间团体要求对工程实行公民投票表决。受巴符州州政府委托的两名法律鉴定专家周二得出结论称,社民党提出的就斯图加特21在巴符州进行全民公投的要求缺乏法律根据。前联邦宪法法院法官基尔希霍夫(Paul Kirchhof)指出,铁路建设是联邦管辖的范围,另一位法律专家则指出,已经由州议会通过的工程预算属于州财政预算的一部分,而州宪法规定不得对预算内容进行公民表决。社民党对这两位法律专家的结论不予认可,称将在10月底提出公投申请。工程反对者已经宣布将发起征集签名活动来提出要求解散州议会的议案。

反对火车站改建项目的人士认为,要成功阻止此一项目,必须改选州政府。新的州政府可通过议案,废止改建工程。他们正在征集签名,要求巴符州提前举行大选。而根据民意调查机构的问卷调查结果,反对“斯图加特21”项目的人,不在少数。反对“斯图加特21”的运动,不仅具有经济、环保的意义,而且上升到一场政治运动。 

巴符州州长马普斯向改建工程的反对者提出新建议。这位基民盟政治家在《斯图加特报》上撰文表示,还将设立多个信息与对话论坛,各方可借助这些平台就具体问题进行讨论。马普斯说,这样,斯图加21”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项目。马普斯向《经济周刊》表示,这一受争议的大工程何去何从具有标志性意义,它将显示,德国是否还能够在保障法律和合约的基础上开展大型项目。马普斯说,外国企业对相关争议深感惊讶,一些德国企业也对此感到震惊。 

截至目前,因冲突的升级,抗议民众、反对党与执政党间的协调更显得困难重重。据108媒体报道,前CDU党秘书长、已经年过八旬的盖斯勒(Heiner Geißler)作为市政府与反对群体间的协调人,努力引导双方进行谈判。截至本报发稿,如盖斯勒早前所承诺,斯图加特火车站的拆除工程与砍树行为,已处于暂停状态。 

 

效率与民主:关于平衡的思考

 

斯图加特的这次冲突实际上是对“公民项目”的一次追问:什么样的项目是“公民”项目?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应将项目诉诸“公民”?一项将城市中央火车站改建为地下交通枢纽的项目,是否应算“公民”项目——在原计划41亿欧元可能超支至187亿的情况下——又或者,在市中心砍倒300棵树的情况下?

马普斯的说法表明了一个事实:在充分的民主环境下,一项备受争议的大工程,考量的,是民主的“度”,是法律的尊严,是抗议者的智慧,也是政府的行为能力、公关技巧,甚至“蛊惑度”。要被砍伐的300棵树、超出预算的工程资金与执政者策划的发展蓝图,在这里形成了考验法律与民主原则的对峙。而效率与民主的博弈,再没有比在这种情形下,体现的更激烈了。

联系中国30年来的城市发展建设,不能不说与高效率的政府行为与决策执行能力关系密切。再引申开去,为了08年北京奥运会和今年的上海世博会,拆迁改建,司空见惯,早就了空前的建筑奇迹。而其中缺席的,也正是在“斯图加特21”项目中引发难题的民主与公民权利。试想,在中国哪个城市会反对这样一个巨大的项目,会拒绝这个项目带来的巨大的发展机会?如果说,中国30年来经济高速发展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但在公民权与民主这一项上,落后得却太过遥远了。因为“斯图加特21”项目,德国政客哀叹,在保障法律与合约的基础上,德国究竟还能不能开展这样的大型建设项目?!而对中国,引发的思考却应该是:在大型项目建设的“高层”上,还能不能筑起公民权利与民主的基础?民主与效率的平衡是思考的重点,而目前,我们要企及的似乎还不是平衡,而是以政治制度保障的公民权利。

反对“斯图加特21”项目的抗议人群反对“斯图加特21”项目的抗议人群

TAG: 斯图加特 火车站 民众 抗议 项目
顶:22 踩:2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3 (7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 (80次打分)
【已经有98人表态】
23票
感动
12票
路过
15票
高兴
7票
难过
9票
搞笑
11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