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中透视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歌德故居“龙吟鹤鸣”对话型古琴音乐会

热度225票  浏览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19日 12:00


玉律潜符一古琴,哲人心见圣人心


本报讯:42,法兰克福孔子学院与气功养生医学会在法兰克福歌德故居(Frankfurter Goethe Haus)共同组织了龙吟鹤鸣对话型音乐会。本场音乐会由Manfred Dahmer博士采用讲解与弹奏相结合的形式,向听众们展演了《关山月》、《平沙落雁》、《鸥鹭忘机》、《广陵散》等古琴名曲。

随着近年来国学的复兴,中国古琴界与国际的交流愈加频繁,古琴也愈来愈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和喜爱。经近代一些著名汉学家和著名琴人的努力,古琴被介绍到欧美,并相继出现了一些卓有成就的海外琴家。德国曼大墨(Manfred Dahmer)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古琴——圣人之器

 

神农之琴以纯丝为弦,刻桐木为琴。传说舜定琴为五弦,文王增一弦,武王伐纣又增一弦为七弦”古琴,亦称瑶琴、七弦琴。据《史记》载,琴的出现不晚于尧舜时期,有文字可考的历史约四千余年。本世纪初为区别西方乐器才在的前面加了个字,被称作古琴2003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总部宣布了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的古琴名列其中。

琴居“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早在孔子时代,琴就成为文人的必修乐器,亦称为“圣人之器”。其风中正平和其音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如崩崖飞瀑,松风竹雨;其韵清丽,悠远绵长。古人以琴涵养性情,孔子、蔡邕、嵇康、苏轼等都以弹琴著称。古琴的弹奏法、记谱法、琴史、琴律、美学等方面早已形成独立完整的体系,被称作琴学《红楼梦》中亦有描写:若必要抚琴,先须衣冠整齐,或鹤氅,或深衣,要如古人的像表,那才能称圣人之器,然后盥了手,焚上香。其内容精深博大,既是中国传统音乐的代表,也是反映中国哲学、历史、文学的镜子。在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气息的能力上,没有一件乐器可以与古琴相比。

 

请奏鸣琴广陵客

 

Manfred Dahmer博士在Goethe Haus的音乐会现场以深邃豪迈的歌德《中德四季晨昏杂咏》诗句开场,将听众带入这位伟大先哲的思想世界,继而由哲人诗句中对人生与艺术的思考,引出遥远东方的古琴神韵和它所承载的文化精髓。他一边诵读歌德的诗句,一边弹奏与之相呼应的古琴曲。中国的天籁之声与德国的神来之笔,融为一体,给人以极大的艺术享受。

Dahmer先生抚奏一张名为“广陵遗韵”的仲尼式古琴,琴声铮铮,让现场的听众沉醉于幽幽琴韵中,进入到遥远东方的音乐意境里,忘记了周身的事物。“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可谓音乐会的现场写照。

音乐会的高潮,是Dahmer先生为听众弹奏的一曲《广陵散》。《广陵散》是中国著名十大古曲之一。《世说新语·雅量第六》中记载,“嵇中散(嵇康)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嵇康当时在刑场上以此曲来抒臆积郁于胸中的不平。此曲旋律丰富多变,激昂慷慨。一个演奏家所达到的艺术高度,取决于他对音乐思想内容的认识和理解的深度,取决于他对表演技巧的掌握和运用的程度。从Dahmer博士的琴声可以中听出,先生对中国的文人文化认知匪浅。

古琴雅韵,响于千年之后、万里之遥的歌德故居,哲人圣人,智心相应。

 

艰辛留学路

 

Manfred Dahmer博士主修音乐、音乐学和汉学。从事古琴演奏30余年。70年代曾就读于北京中国音乐学院和台湾,师从吴景略、李祥霆等古琴名家

现在,西方留学生在中国随处可见,而在1973年,首批西德留学生才飞往中国。他们抵达的目的地是一个备受文革摧残、充满阶级斗争的国度。中国将何去何从还是一团迷雾。Manfred Dahmer先生亲身经历了这段混乱的历史。 

Dahmer先生去中国之前在德国学习了六年汉语,但这几乎帮不上什么忙。我学了六年汉语,但水平就跟学了四个星期意大利语差不多。他说。

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仍在文革中苦苦挣扎,红卫兵几乎使国家陷入又一场内战,中国濒临崩溃的边缘。而此刻,有一些德国的左翼人士,将中国革命视为自己的理想目标,视为改造西方社会的参照。他们选学了中文。1972年中国与西德建交。而翌年就来到中国的Dahmer先生,发现在中国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欢迎。Dahmer先生说:对外国人的管制体现在各个方面。我们只允许在某些特定的街道上开车。出北京也只能到一定的范围之内。如果再往前走,就会看到警示牌,上面写着:外国人禁止入内。我们也不能进图书馆。管制非常全面。日常生活也比留学生们想象的要困难的多。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唱国歌,早餐前要做体操。接下来的一天排得满满的,上课、吃饭、自习。教科书里只有一个主题:阶级斗争。宿舍每个房间的喇叭里则整天都在放着宣传节目。

“我当时一定要学古琴,可是那时候弹古琴是被禁止的。我是开了后门才学到古琴的,”Dahmer先生回忆当时的学琴经历,无不感慨。“我的第一位老师是李祥霆,后来有幸能向古琴大师吴景略学艺,在当时可是真的不容易。”自此便曲不离手,弹奏了近40年。 

Dahmer先生在回到德国后一直在HR广播电台工作,从事乐器教学,制作了许多有关中国和世界音乐的节目。后来便在莱茵河地区设馆授徒,并著有《广陵散——中国记载最早器乐之最著名作品》、《琴——中国古典弹弦乐器》,并有CD专辑《长清》流行于世。

他退休后不愿意在喧闹的法兰克福居住,而搬迁到一个乡间小镇上,弹琴颂诗,修身养性。他此次在德国各地举办的巡回弹奏演讲,由Medizenische Gesellschaft für Qigong Yangsheng e.V.组织。目前已经在波恩和法兰克福举行了弹奏会。之后还将到Erfurt(514)、海德堡(528)Mellatz(79)Fulda(86)Holzkirchen(813)、海德堡(923)Kaiserslautern(1021)和斯图加特(1119)等地演讲献艺。

Manfred Dahmer博士为听众演奏《广陵散》Manfred Dahmer博士为听众演奏《广陵散》

Dahmer先生撰写的琴学专著《琴——中国古典弹弦乐器》封面Dahmer先生撰写的琴学专著《琴——中国古典弹弦乐器》封面

顶:20 踩:1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8 (6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58次打分)
【已经有69人表态】
9票
感动
8票
路过
4票
高兴
10票
难过
9票
搞笑
8票
愤怒
11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