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社会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亲见小镇“断背山”

热度416票  浏览1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21日 14:54

亲见小镇“断背山”

 

 

我对同性恋的最初认知,缘于很多年前看过的一本中国人写的关于中国同性恋现状的书。这本书首次公开揭示了中国存在着同性恋群体。书中,作者叙述了通过多年暗中走访调查,了解掌握到的大量同性恋者的生活状态、活动规律及结交方式等等。在中国长期以来不论是官方还是百姓,对于同性恋的定义,就是变态、流氓,坚决取缔惩罚。尽管如此,同性恋者们仍像顽强的地下工作者一样,不屈不挠,隐匿神秘地交结着、活动着。平时,他们为人夫为人父,过着正常的家庭生活。周末或晚上,他们就会到只有自己人知道的隐蔽清静的角落,试探接头,寻找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据说,他们以特有的敏感,能够在云云众生中认出自己人来。书中介绍说,北京市区一街心公园内的公共厕所就是同志们的一个秘密活动据点。刚巧,我去过那个公园(那里经常有民间集邮展),并且还真去了那间公共厕所(不过没发现此公厕有什么特别),所以对书中的描写感觉特心惊肉跳,那些戴着双重面具的同志们,像地下道里四处乱蹿的老鼠,让人感到即恶心又可怜。

然而,前几年一场电影《断背山》,以一段离奇的,两个帅哥之间的感情纠葛向世人展示了同性之恋的欢爱,同样曲折动人真诚缠绵。此电影轰动世界,打动世人改变了很多人的老观念,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从此对同性恋者多了几分同情、理解与宽容。而后,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我居住的小村里居然也生活着一对同性恋,并且他们是一对幸福的“断臂山

    德国的村庄小镇总是以教堂为中心向外扩散的,围绕在教堂周围的都是老街老房子。距我家不远处教堂后面的那条安静的弧形小街,是我们散步经常途经之路。小街两边一幢幢别致的小房子的门前窗下、花卉草丛,被主人精心修饰的美轮美奂争奇斗艳。其中一栋老房子的花园最独具特色:房前屋后长满了高低错落、造型各异的树木,圆形的、椭圆形的;方形的、长方形的。后花园里一条幽径曲曲弯弯,在林荫下一道道藤条编织成的小拱门中穿梭,房子的门窗从爬满墙的绿叶藤中探露出来。童话般的景致每每吸引着我驻足欣赏,赞叹这家主人高超的园艺设计水平及修剪技巧,更有那对生活的浪漫激情。

     看完《断背山》电影后的一次散步中,我先生告诉我,这家的主人是一对结了婚的“革命同志”。当时我震惊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断背山》竟然不止是电影,而且就生活在身边?!

此后我时常能看到这对形影不离的有情人,两位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中青年男人,经常各骑着一辆自行车、各牵着一条高大的德国牧羊犬,一起兜风、溜狗(其实以前我也见到过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断背山”)。每次路遇,他们总是微笑着问好致意,特彬彬有礼。据说,同性恋男人比世俗男人对女性更尊重更礼貌,更有安全感。还听说,男同性恋者其性情介乎于男人与女人之间;他们具有女人的重感情、温柔细腻,却没有女人小心眼、爱嫉妒的天性。

前几天在森林里又与他们不期而遇,他们各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森林小路上悠闲溜湾。我对高大的动物有着天生的恐惧,生怕那些大家伙突然心情郁闷无处发泄,顺便就给我一脚,那硕壮的铁蹄子能把人戳出个大窟窿。所以每与骑马的窄路相逢,我就早早挤到路边恭敬让位。或许是我那一脸的心惊胆战让人惨不忍睹,他们中的一位,一边伸出手做着让我安静的手势一边温和地安慰我不用害怕。直到两匹大马呱哒呱哒地走远了,我才敢站在路中间定神回望:他们骑在马上的矫健背影是那么的自然和谐,那么的默契般配,像中世纪的骑士,像绿林好汉中的侠客,像拜把结义的兄弟。然而,都不是,他们是恩爱有加的有情眷属!可是,总感觉,大脑有些茫然;思维有点短路?

小镇断背山”这件事不仅使我对大千世界的多元性有了更深的领悟;对“人各有志”有了更广的理解,同时对德国人的素养更添了几分敬重:搬到这里十多年,已把小村日子过成了半个故乡,可半个故乡里发生的这件“离奇”事却从没听别人背后谈论过,多年来与邻居们、朋友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聚会侃大天,可从没有人对这个特别家庭品头论足。若不是电影《断背山》,我先生都不会想起来告诉我这家特别的“乡亲”。试想想看,这件事若发生在华人中,断背山”还能否这么安详宁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TAG: 断背山 小镇 亲见
顶:39 踩:2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 (12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1 (113次打分)
【已经有112人表态】
30票
感动
13票
路过
8票
高兴
6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7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