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中国要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自戕的北大

热度322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19日 10:46

刘倚天

 

百年近代史上,北京大学一直是中国青年知识分子追求理想、参与国事、张扬个性的先锋和典范。“北大精神”是与民族命运息息相关的爱国精神,是知识分子“以天下为已任”的升华。1916年的新文化运动、1919年五四运动、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935年“一二·九”运动 “五.四”、文革、“四.五”、还有……无不是北大人走在最前列。


洗脑,美其名曰“会商”


然而,时至今日,北大在硬件上全力打造“世界一流大学”的同时,却在精神上一步步堕落,剪杀年轻人的思想翅膀,扼杀知识分子的学术空间,背弃自己曾经引以为荣的财富。

2007年,具有光荣传统的“民间资讯发布中心”三角地被校方强行拆除,引起很多新老北大人的愤怒和感慨。

20113月,北大校方宣布,从5月开始实行针对某些学生的“会商”制度,即对“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十类学生,采用“会谈商讨”的办法予以“帮助”和“教导”。此制度等于将那些有个性的学生划入“黑十类”,须加以改造。201011月起,北大医学院、元培学院已经开始试点此“会商”制度。主持这项工作的北大学生工作部介绍,试点院系先对这十类学生进行排查,发现后及时上报,并根据学生具体情况联系学校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就业指导中心、学生资助中心等部门进行帮扶。十类“问题学生”中,所谓“心理脆弱”、“学业困难”无非是拿来做陪衬的幌子,其中“思想偏激”者才是最受重点关注、最需要“会商”的。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解释说,“会商”工作关注思想偏激的学生,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此辩解既愚蠢又可笑:堂堂中国最高学府,居然连学生对食堂的意见都容不下!滑天下之稽!此政策既出,标志着北大彻底抛弃了老北大的最后一点遮羞布,彻头彻尾地赤膊上阵,赤裸裸地充当扼杀新思想、压制新思维的精神牢笼。

何为“思想偏激”?房龙的名著《宽容》做了最好的解释。书中总结了从古希腊开始,人类的思想先驱在愚昧、无知、暴虐、宗教强权的迫害中,不懈地探索、追求真理、促进精神解放的历史。苏格拉底、马丁.路德、拉伯雷、布鲁诺、哥白尼、伏尔泰、斯宾诺莎……都是被视为散布“异端邪说”、饱受迫害、然而名垂千史的“思想偏激”者。共产主义的祖师爷马克思、“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列宁、“戊戌变法”的主导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严复,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廖仲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周恩来、邓颖超……哪一个不是曾经的“思想偏激者”?没有这些“另类”,人类的思想和物质世界何以发展进步?今日互联网时代,理应担当起中国思想库重任的北京大学,居然以四清、镇反等文革时代的愚昧野蛮方式,把青年学生分成三六九等,把一些学生打入另类,人的尊严何在?居然以一个含混不清的“思想偏激”,当作打压青年学生创造力、想象力的借口。“思想偏激”这个模糊概念成为悬在每一名学生头上的大帽子,谁都可能被扣上,被列入被“商会”——也就是教育改造的新说法——的黑名单。这项公然粗暴侵犯基本人权与思想自由的制度一旦推广实行,莘莘学子应有的花样年华很可能变成挥之不去的梦魇。

消息经媒体曝光,引起国内网络媒体乃至官方媒体的广泛质疑。人民网教育频道发文《北大会商“偏激学生”,自由传统沦丧》,国际在线文为《不宜一棍子打死:北大思想会商制》,中国经济网发文题为《北大:会商“重点学生”引争议,“思想偏激”成异类?》,南方报业网发文《北大会商“思想偏激学生”是否会禁锢学生思想?》。


北大的堕落


北大早已陷入一种深刻的分裂之中,媒体报道说,竟然有北大学生对“会商”如此表示支持:“有些学生太嚣张,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诋毁北大,应该将他们送到疯人院去。”真是骇人听闻,如果一点小意见可以被指为“诋毁”;如果有一点小意见可以被指为“嚣张”,不要说北大了,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被送进疯人院。说这些话的学生还有人性吗?他们的暴虐俨然超过焚书坑儒的秦始皇!这世界真的疯了!

为了监控学生动态,校方让一些师生充当“信息员”——即告密者,随时向学校有关部门举报学生中的各种“不良倾向”,以便校方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北大对“思想偏激学生的“会商”,实际是“维稳”的大学版——北大再次敢为天下先,不过是在打压学生思想方面。北大彻底沦陷了,沦为专制的工具和帮凶。建立了“信息员”制度和“会商”制度的北大,无异于建立了密不透风的牢笼,把满怀理想和豪情的青春少年驯服成专制的奴仆和卑鄙的告密者。 

告密是专制的特产。在19世纪的德国,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177083184067)执政晚期日趋保守和专制,他唯独不敢无视柏林洪堡大学的自由传统,不敢在洪堡大学推行监视与告密制度,更不敢将追求自由与思想的师生诬蔑为思想偏激者。这是大学尊严的明证,更是对知识和真理的敬畏。两德统一后,前东德民众在国家安全部(斯塔西)的档案中发现,很多自己的亲戚、朋友、邻居居然是“斯塔西”的秘密情报员,人们不寒而栗,对这种践踏人权和尊严、鼓励人出卖良心的制度作了深刻的反省。

二战时期的美国名将阿克阿瑟早年就读西点军校。西点的教学方针结合了雅典的崇尚知识与斯巴达的尚武精神。其校训是“责任、荣誉、国家”。刚入校不久的麦克阿瑟在训练营受到高年级学员的戏弄和侮辱。后来,麦金利总统下令调查西点军校虐待新学员的问题。面对国会调查委员会的询问,麦克阿瑟拒绝说出侮辱他的老学员的名字。他赢得了同学和校方的敬佩,他的一位同班同学写道:“他的荣誉感、他的自信、他的勇气和他的决心——这些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也很羡慕的品格,使他日益引起我们的注意。他是一个应该受到重视的人,一个注定有远大前程的人。”麦克阿瑟以第一名、总成绩平均9814分的高分毕业,这是西点有史以来的最高分。因为指挥太平洋战区的杰出表现,麦克阿瑟成为美国历史上仅有的9位五星上将之一。

反观今日的北大,以鼓励学生告密为荣,以压制不同思想为重,离“兼容并包、学术自由”渐行渐远。学生工作部的官僚们、那些要把思想偏激的同学“送到疯人院”的学生们,真应该看两部老电影《飞越疯人院》、《肖申克的救赎》,讲述的是挣脱束缚、追求自由人性的故事。不论是被飞越的疯人院,还是肖申克逃脱的监狱,都隐喻体制。《时代》周刊对《飞越疯人院》的评价是“向体面阶级社会的陈规以及支持这些陈规的看不见的统治者发出的愤怒抗议”。而《肖申克的救赎》里被错判入狱的安迪始终相信“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

 

北大精神何处寻?


北京大学曾经培养了众多的社会精英。然而,1989年,很多北大人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在这一年,北大博士生王青松及其任职北大英文教师的夫人张女士,双双弃职,遁入河北深山,和泥筑屋,开山种地,在没有电、没有一切现代设施的环境里,过着与世隔绝的原生态生活,迄今已逾20载。夫妇二人在那里固守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意志,可歌可泣,更可悲!


20109月,一则北京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生柳智宇,放弃申请到的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选择到凤凰岭龙泉寺修习佛学的新闻也曾引起人们的关注。

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这些老北大校长们对北大精神做过很多表述。除了蔡元培的经典名言,人们也没有忘记胡适对学生发出的那句激情呼吁:“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担任校长时间最长(17年)的蒋梦麟也对个性自由有过概述:“吾人若视教育为增进文明之方法,则当自尊重个人始。”他描述30年代的北大:“保守派、维新派和激进派,都同样有机会争一日之短长。背后拖着长辫,心里眷恋帝制的老先生与思想激进的新人物并坐讨论,同席笑谑。教室里,座谈会上,社教场合里,到处讨论着知识、文化、家庭、社会关系和政治制度等等问题。”

鲁迅说:“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如今,北大一点点熄灭了思想的火花,把自己置于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学者刘军宁说:“没有自由的时候,北大的使命是争取自由;有了自由的时候,北大的使命是捍卫自由。”曾经为中华民族争取自由的北大,沦落到靠别人为它争取自由了。

悲哉,北大!你正在为自己挖掘坟墓,但是我们不会在你的坟墓前献花。

顶:13 踩:2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 (10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3 (89次打分)
【已经有91人表态】
12票
感动
8票
路过
6票
高兴
14票
难过
12票
搞笑
17票
愤怒
15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