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华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位值得敬畏的男人

热度374票  浏览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19日 09:50

——《与妻书》百年祭

毕家龙

 

 

蓦然回首,林觉民先生《与妻书》问世整整一百年了,一封哀情寓着激情的家书,抒写出慷慨赴死的丈夫对妻子深深的爱怜。

“意映卿卿如晤……”意映:爱妻陈意映的名;卿卿:对妻的爱称;如晤:恍若促膝相拥而谈。未曾开口,就撩人肝肠寸断。“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先生为自己先妻而死,把痛苦留给爱妻,深感痛楚不忍,既彰显男儿博大胸襟又表述出男儿闺房情怀。“回忆后街之屋,人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后街,即福州南后街,今已改建为“三坊七巷”景点。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末,“三坊七巷”,一时才俊如织:“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楹联学家梁章钜、翻译家林琴南、思想先驱者严复、船政学家沈葆桢、海军军事家萨镇冰、政治家郑孝胥、溥仪帝师陈宝琛、戊戌六君子之一林旭、革命家林觉民、文学家丁玲、旷世才女林徽因……南后街之杨桥东路11号,即林觉民先生故居。去年年底,我在“三坊七巷”逗留半月,遍走三坊,遍走七巷,数次拜谒先生故居,在“双栖之所”,寻寻觅觅当年先生与爱妻“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的私房之趣。“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以景寄情,不失浪漫,不减文采,流露出先生对爱妻的眷念,卿卿我我,尽在疏梅之下月影之中

“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志士美人,心扉相通。男儿有泪,为情抛洒。“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同志”,是百年前辛亥革命时期的人际尊称,即“志同道合者”。“同志”这一称谓,一直延用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记得毛主席说过“向雷锋同志学习”。如今,“同志”一词渐渐淡出民间,已进入博物馆了。

“依新已五岁……”“汝腹中之物……”岁月如梦,在天林觉民先生儿子依新今年应已105岁,“腹中之物”遗腹子今年恰值百岁,孙子亦当在70岁上下,重孙也年近半百了……林觉民先生的岳父陈元凯住文儒坊大光里23号,林觉民事发,噩耗传来,陈意映避难入住早题巷。早题巷,在光禄坊与文儒坊之间,是一条很窄很窄的巷子,若是两人巷中相遇,须侧身而过。我在早题巷踱步遐想:少妇陈意映,腆着大肚子,牵着五岁的儿子,强忍丧夫之痛,蹒跚巷内。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切都革命化了。南后街更名前进南路,文儒坊更名旭日里。1969年前后,我二哥一家住“前进南路旭日里11号”,我在安庆给二哥的家书就挟着牵挂寄达这里。飞鸿寄情,因此,我对文儒坊有的特殊情感,逗留福州,我在文儒坊盘桓无数次,晨晨昏昏,昏昏晨晨。

“贫无所苦,清静过日……”男人的标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何谈苦贫,清静过日子而已,先生对“贫”的理解如此旷达。人处世间,心不能贫,心贫才是真贫。“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我死倒不怕,因我的死而使你担忧,的确是我心中不忍的。为天下,为一己,林觉民先生毅然决择了前者。抛妻别子,乃人间最悲怆之举。仰之。“辛未三月念六夜四鼓……”“辛未”,是1931年;“辛亥”,是1911年。这里,林觉民先生显然将“辛亥”笔误为“辛未”。“三月念六”,是农历326,(乃1911424);今年的农历326,(乃2011428)。以公历纪年,相磋4天。

“失败膏黄土,成功济苍天。”在广州黄花岗,我摩挲着坚忍的磐石,凭吊先生英灵,兼怀我们安徽的三位志士程良、宋玉琳、石德宽。成功,成仁,均是成。

百年弹指,云起云散;一封家书,千秋伟男。

 

TAG: 男人
顶:30 踩:4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6 (9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4 (97次打分)
【已经有103人表态】
21票
感动
9票
路过
9票
高兴
10票
难过
18票
搞笑
7票
愤怒
14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