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特工造冤狱 德国木匠被“恐怖”

热度429票  浏览5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3月17日 12:09

 

隋淑琴

 

     9.11恐怖袭击后,为防止类似惨剧再次发生,美国小布什政府毅然颁布了“非常规引渡”政策,即身负重任的美国中情局特工有权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抓捕恐怖分子嫌疑犯。因为一般的怀柔方式无法让顽固的嫌犯吐露真相,为维护世界和平,中情局甚至可以将他们偷运到方便实施苦刑的第三国,想方设法,务必撬出他们口中不可告人的阴谋。

 

新年踏上恶梦之旅

 

    2003年12月31日新年佳节,从德国新乌尔姆开往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的一辆大巴上,坐着50岁的徳籍男子哈立德•马里斯。这个出生于科威特一个黎巴嫩裔家族的6个孩子的父亲,自从1985年移民德国后,靠做些木匠活并兼职买卖汽车赚钱养家糊口。平时他跟妻儿一起生活在德国新乌尔姆地区,今天难得地想给自己放个假,所以要去马其顿旅个游。

    此刻悠哉悠哉的马里斯并不知道,一介草民的他竟惊动了美国中情局特工的大驾。一场漫长的不平凡的旅程便将展开了。

    首先在进入马其顿边境后,观光客马里斯先生没有见到令他宾至如归的友好笑容,而是如临大敌的边防人员神情严肃地几个小时反复盘查,连他的护照都被没收了。随后一头雾水的他被强行带到一个阴森森、窗帘遮得密密实实的宾馆房间内,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被重点“保护”的马里斯与外界失去了联络,包括他的家人。 

    审讯者耐心地,连续23天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他能主动坦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罪行。第24天,马里斯还是一脸“貌似”无辜,没有透露出一点点审讯者希望的有价值的情报。

    如此的顽固不化令审讯人员孰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不得不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几个黑衣男子在宾馆房间内展开手脚功夫,将马里斯批头盖脸一顿暴力“教化”。求救无门的可怜木匠哪里经得起这个折腾,顿时皮开肉绽昏昏然被装进了超大号行李箱,随飞机托运飞上了蓝天(行李竟然没被查出超重!)

醒来后的马里斯已经结束了空中旅程,躺在了美国中情局位于阿富汗的秘密监狱。他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到底自己招惹了谁,才摊上了这些倒霉事。原本要去美丽的马其顿旅游,怎么会头破血流地旅到一个陌生的监狱中?没有让他疑惑多久,一些蒙面人审讯了他并给了他一个说法:华盛顿方面怀疑他是恐怖分子!木匠马里斯听天方夜谭般地被反复引导,要他交代是否曾用假护照去过阿富汗某地,是否参加过基地组织的训练营,是否跟“9.11”袭击的主谋有联系,是否跟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有染。

作为老实巴交的木匠,平时只打个家具,刨个桌子腿,能倒腾着卖辆汽车已经算是本事了,他哪里曾做过这些“壮举”?诚实的马里斯不会撒谎,但说实话的后果是挨打被骂,身陷囹圄的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于是从3月起开始愤而绝食、以死抗争,就这样坚持了37天。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避免饿死活人,那些负责看管他的人只好强行灌输给他流食,于是奄奄一息的木匠又活了过来。

 

    折腾了一顿,可能是中情局特工们沮丧地发现:抓错了,此人乃凡夫一个,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深入挖掘的价值,白浪费时间了。于是在5月的一天,“幸运”的马里斯被送到一驾飞往欧洲的客机上,降落后,又被深夜抛在阿尔巴尼亚一个陌生的荒凉山区,然后押送人员扬长而去。重获自由的马里斯几经辗转,才终于又回到德国,见到了家人。

 

申冤之路曲折漫长

 

    经过这样一场没来由的灾祸和恶梦一般的经历,没有人能够保持沉默。满腔愤慨的马里斯于是开始了满世界找“包公”,决心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确实,文明盛世,朗朗乾坤,如此无法无天,难道就没人管吗?有,当然有人关心。那些关心者利用手中的特权织出一张网,试图将这场事件中所有的真相掩盖住。所以当马里斯在美国控告美国中情局局长时,以“大局为重”的美国司法机构声称为避免泄露政府机密,拒绝予以受理。而且美国政府一直对马里斯一事不做任何表态;德国一家法院也不接受马里斯的请求,同样拒绝审讯参与绑架过程的中情局特工;马其顿政府更表示,跟此绑架案件没有任何牵连,还在2006年2月6日在一份备忘录上,积极承诺美国政府,压制本国媒体对调查马里斯案件的呼声。

    屡遭挫折、没有气馁的马里斯并没有放弃对公正的渴望,近日又以马其顿官员协助美国中情局对他进行绑架,而且事后不予展开任何揭露事件真相的调查为由,将马其顿政府告上法庭,要求马其顿官方对其公开道歉,并索赔5万欧元。

    读到这里,有的读者可能会不禁嫣然:哪位蹩脚导演在抄袭好莱坞大片反恐疑云?情节看来曲折离奇,却是老套了,结局嘛,谁都知道,正义战胜邪恶!其实这是一个真实的、让人笑不出来的故事。往事不堪回首,故事的主人公德国木匠哈立德•马里斯作为美国小布什政府“非常规引渡”政策的受害者,身心饱受摧残,却始终讨不到一个说法。目前对马其顿政府的起诉,如果有幸被接受并进入司法程序,也至少要经过两年漫长的等待才会初见结果,至于他最后等来的,可能只是一句不淡不咸的“对不起”而已,他的律师沉重地这样表示道。

莫不成,这世界就真的没了公道了?结果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TAG: 德国 美国
顶:42 踩:3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5 (11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24 (118次打分)
【已经有120人表态】
23票
感动
12票
路过
16票
高兴
6票
难过
17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0票
无聊
2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