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海内外评论众说纷纭

热度187票  浏览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18日 09:46

 

 

 

本报综合报道:20121011日,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委员会表示,莫言的作品“将魔幻主义与民俗小说,历史与当代完美融合”,“展现了中国过去六十年的历史”。

 

 

莫言和他的乡土文学

 

莫言本名管谟业,19552月出生于山东高密县河崖镇大栏乡,是现代中国最知名的作家之一,也是中国官方作家协会副主席。自1981年始莫言创作31年,迄今为止发表了80多篇短篇小说、30部中篇小说、11部长篇小说,出版过5部散文集、1套散文全集、9部影视文学剧本,两部话剧作品。其作品被广泛地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德语、瑞典语、俄语、日本语、韩语等十几种语言,是中国当代最有世界性知名度的作家之一。莫言和他的作品获得了中国本土诸多重要奖项,获国外的奖项有﹕法国“法兰西文化艺术骑士勋章”、2005年第十三届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2006年日本第十七届福冈亚洲文化奖。

 

在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里,莫言将老家变成了“高密东北乡”,在同一年出版的短篇小说《秋水》再度提到这片土地,描绘了“高密东北乡”史前史。从此“高密东北乡”成了莫言故事的发源地,他的几乎所有作品,都在这片土地上展开想象,而反映出中国乡村的历史走向。

莫言最闻名的作品莫过于1986年发表的中篇小说《红高梁》。后被张艺谋改编成同名电影,电影《红高梁》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并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目光。莫言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天堂蒜薹之歌》发表于1987年,山东苍山县蒜薹丰收之后,却因为官僚和地痞流氓等原因卖不出去、大面积腐烂在田地上而引起农民骚乱。这件事情引起莫言的深切关注,他想起1984年无辜死去的四叔,在赶着板车运送甜菜的路上,被一辆替乡党委书记拉建筑材料的卡车撞死,却只得到3000元象征性的赔偿,他返乡参加料理后事时,乡党委书记连个照面都不打。在故乡的谷仓里,他仅用35天,就创作出这部20万字的作品。

 

莫言1995年出版50万字长篇小说《丰乳肥臀》,曾因内容的尖锐而引起过轩然大波。很多老作家、老干部写文章批判、写信告密,并有高级干部主持会议研究。《丰乳肥臀》可以说是莫言最好的作品之一,也是新时期文学三十年的顶级作品。这部作品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描写了百年中国大陆沧桑变化史,彻底颠覆了官定历史叙事模式,与余华《活着》等作品一起构成了新时期文学的“新历史”叙事原则。小说中对土改、文革、经济热等都有极深的揭露和反思。小说中含辛茹苦、精神坚毅的母亲形象非常生动,有人把母亲形象跟马尔克斯名著《百年孤独》里的乌苏拉相提并论。

2008年,莫言以高密东北乡30年粗暴执行计划生育为背景的长篇小说《蛙》,再度引起反响。莫言通过独特的创作,建立了自己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

 

中国官方高调宣传莫言获诺贝尔奖

 

莫言获得诺贝尔系列的文学奖结果公布之后,中国官方媒体第一时间报道了消息,相关新闻迅速占领了版面。中共分管文化、宣传等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委员李长春发贺信表示祝贺,并称莫言是植根于人民生活和民族传统的作家的杰出代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中国官方作家协会发表贺词,表示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表明中国文学所具有的世界意义。”中国新闻社引述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李敬泽的话说,莫言获奖“有力证明了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文学会越来越多被世界所认识。”。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则表示,莫言获奖“反映了中国强大”。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周五发表社评,表示中国的主流不可能长期被西方拒绝。莫言作为中国主流作家获奖,显示了随着中国继续崛起,并非只有反体制者才有被西方社会接纳的机会。评论同时还说﹕历史上的诺贝尔文学奖与世界顶级文学成就的相关度,比科学奖在同领域的相关度要低很多。更重要的是,诺贝尔文学奖的以往表现常有政治化倾向,有点象“和平奖”。

 

在对待诺贝尔奖项问题上,中国政府面临两难的境地。对于反政府人士获得诺奖,中国官方就否定诺奖的意义。而对于支持官方人士得奖,就表达敬意。2000年,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已经入籍法国的中国作家高行健,首次以其中文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过,当时中国作协发表声明强调,高行健获奖“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有分析家评述,中国官方对高行健和莫言两人获奖的不同态度,显示中国的文学仍然在政治的阴影之下,他们对文学艺术的基本判断,仍然笼罩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阴影之下。就是文艺为政治服务。有人担心官方会利用莫言获奖掀起新一轮民族主义的情绪。

2010年挪威诺委会将和平奖颁给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被中国政府斥为“政治阴谋”,而且网络屏蔽“刘晓波”、“空椅”等词汇。中国外交部表示,诺贝尔委员会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完全违背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中国官方与诺委会关系决裂,还对挪威进行了外交层面的报复。相关委员的国家也受到了经济制裁,主要表现在出口受限。挪威部长访问中国也被拒签。在中国的媒体上,刘晓波被称为西方势力的政治玩偶,并称诺贝尔和平奖早就不是纯情少女。

 

海外评论不一

 

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现居美国的董鼎山,对再次有中文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表示非常高兴:“莫言能够得奖,我觉得实在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尤其是高行健得奖没有几年。我知道世界上很多有名的作家都在争这个奖。结果莫言得了奖,这对中国文学界是个很荣誉的事情。至于他的作品,我觉得写得不错。”

 

旅居美国的中国作家余杰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莫言的作品语言华丽,但缺乏理想主义的历史观:“从两个层面看,看一个作家要看他对语言的创造性发挥,莫言的语言非常华丽,非常繁复,没有节制,和很多有名的作家比较都比较差。另一方面,从作品中的价值观历史观来看,也其他作家差一些。”他也认为,莫言的作品对暴力色情过度渲染。对历史持虚无主义态度,缺乏反省,跟诺贝尔文学奖强调的理想主义的追求和倾向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觉得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错误。

美国《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出,莫言获奖打破了过去十年欧洲作家垄断诺贝尔文学奖的局面,并指莫言的作品,“用残酷叙事建立了一个隐秘的王国”,把残酷的现实和浪漫的精神结合。即使在中国,莫言的作品也一直处在争议漩涡中心,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有几乎截然相反的评价。

香港《苹果日报》社评说,莫言成为继刘晓波之后第二位获诺贝尔奖的中国人。莫言获奖,固然可喜可贺,但是,文学作品可以超越政治,作家不可以埋没良心。莫言获奖在内地引起较大争议,虽涉及其作品代表性、文人相轻问题,但更多的是因为他被批评“没能守住不作恶的底线”,还因为当局对待诺奖得主的双重标准。

现居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常务秘书张裕周五表示:莫言的获奖在我个人认为从文学水平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在政治和言论自由方面都是有很多问题的。他从来不关注国内因言论而受迫害的作家,而且他经常在有些讲话里面仅仅根据他自己的情况就说中国的写作是自由的。今年,他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竟然跑去抄毛泽东的那个《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以他在人格这些方面就是比较差了。

中国著名学者许纪霖在微博上写道:“一个作家是否配得诺奖,除了作品要看其是否对文学真诚。莫言2009年在法拉克福演讲中再三声称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超越党派、超越政治,三年之后却加入抄写《讲话》的行列,而《讲话》的精神核心就是政治标准第一。像王安忆那样‘有所不为’不算道德苛求,莫言却连恪守一己之文学信念都不及格,遑论别的!”

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此前抨击莫言获奖是对人性和文学的侮辱,而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魏京生也批评诺奖评委会把今年的文学奖颁给莫言是讨好共产党政权。还有人提到,2009912日在法兰克福书展前的讨论会上,因为戴晴和贝岭的上台讲话,引起中国代表团在梅兆荣团长的带领下退场,而莫言当时也不在现场。事后有人问他是否退场抗议了,他说,他正好去厕所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崔卫平在刘晓波被判刑11年的时候,打电话给很多文化人询问看法,她也问过莫言。莫言说他家里有客人没时间谈这个问题。所以,崔卫平对莫言获奖感到失望。

我们看到,中国的异议人士面对诺贝尔奖,也产生了自相矛盾和相互对立的看法。当年高行健得奖时,就有不少异议人士支持和欢呼,而今天莫言得奖,他们就认识诺奖丧失了意义。而刘晓波得奖时,海外的流亡人士和国内的反政府人士,甚至分裂为对立的两派,相互攻讦,支持和反对的针锋相对。

中国人,不管是官方还是异议人士,还不能做到坦然对待诺奖。其实,以更加宽松和自信的态度超然对待之,就会节省很多口水。不就是一个诺贝尔奖嘛。

 

莫言获奖后召开记者会

 

1012日,莫言在高密市凤都国际酒店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回答了在场记者关于党派、政治、钓鱼岛、莫言热等的提问。莫言表示,自己获奖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的胜利,作家的写作不是为了哪一个党派服务的,也不是为了哪一个团体服务的。莫言接受央视电话采访时表示:我自己是没有把这个当作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因为它就是一个奖。我很幸运的得到这个奖。作家最重要的还是作品,而不是奖项。我想最能让作家站稳脚跟的还是他对现实的关注和对土地的热爱。我希望通过写作能证明我自己,并通过写作来改变我的命运。

就境外媒体关于对刘晓波的看法的提问,莫言表示,曾读过刘晓波的文学评论,建议《红高粱家族》应该以长篇小说形式发表,“我认为他这个说法是很对的。我也很后悔,如果早知道的话,应该一下子写成一部长篇。后来他离开了文学,热衷于政治,我就跟他再也没有甚么交往。我对他后来很多的活动,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够尽早地获得自由,尽早地能够健康地获得他的自由。然后,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对于莫言词言论,人权组织感到非常高兴

关于在今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講話發表七十周年,包含莫言等一百名大陸當代作家及藝術家共同手抄寫這篇講話以資紀念,而受到一些指责,莫言认为,这是没有道理的,难道抄写延安《讲话》就是不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吗?毛泽东的《讲话》在当时那种社会历史背景下,对被推翻腐朽的政权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我们今天再来看这个《讲话》,会感觉到它有巨大的局限,这种局限就在于这个《讲话》过分的强调了文学和政治的关系,过分的强调了文学的阶级性而忽略了文学的人性。其实我们后来所有的创作都是在突破这个局限,我相信有很多批评我的人是没有看过我的书。我当时的写作也是顶着巨大的风险,冒着巨大的压力来写的。但是,我们要突破《讲话》的限制并不意味着全部否定,我认为这个《讲话》还有它合理的成分。比如他讲普及跟提高的关系,讲生活跟艺术的关系,他讲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泉,作家为广大的工农兵服务这样一个概念。我觉得这些东西我还是认可的。而且我这个人是比较模糊的,不像某些人有那么敏感的政治嗅觉。我当时觉得就是大家要出一本书,然后出版社的编辑找到我,让我抄一段,我就抄一段,后来这件事情发展这么大,出了这么多的批评、意见和辱骂,超出我意料。我至今认为,我抄了,我不后悔,我觉得抄这个《讲话》跟我的创作没有什么矛盾。

 

 

中国作家莫言获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引起海内外很大反响,同时也掀起了莫言热潮,各家书店莫言的作品销售一空,供不应求。书店对此很高兴。在当今中国普遍求富心切,精神浮躁的社会状态中,书店早已以成为最冷清的场所。文学界﹑出版界也是快餐文化当道。德国一位叫高寒的华人青年认为,不管各方如果评价,如果莫言获奖这件事能够唤醒国人重视文学,提高读书的兴趣,就已很有意义。

莫言的书,多本翻译成德文。估计,德国书店里莫言的小说会热卖一阵了。

 

 

 

也谈莫言得奖

唐潮

莫言一得奖,海内外马上有人从政治意识形态的角度出发,说这奖发给有中共党员证的中国作家莫言是发错人了。谁是谁非,是根本厘不清的账。持此类言论的人也分为两类。其一,是真的出于自己的政治信仰。这样的人有,但数量实在是太凤毛麟角。其二,主要是为了对得起赞助商。就像刘翔去伦敦参加奥运那样,身不由己,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否则,你让赞助商情何以堪?

如果一定要给莫言定性的话,那莫言应该是属于主张在体制内搞改革的人。凡是和诺奖沾边的,一般肯定是和中国政府“抬杠”的人,是更受西方政治意识形态欢迎的人,在物质上得到的奖励也比较重。不能否认,除了自然科学诺奖外,人文诺奖,一般必须政治挂帅。这次能让这中国体制内人士莫言上榜,说明西方也有人打算搞点“百花齐放”,让中国体制内人士也有上榜的机遇。毕竟纯理论上讲,拿奖得看你文学作品的水准,不是说没有错别字儿就行了。能让莫言拿奖,也是西方与时俱进的一种思想进步。顺便说一下,加上莫言,世界上已有7位共产党员得过诺文奖,所以没啥大惊小怪的。政治意识形态在许多时候是天下最愚蠢的东西,但古已有之,即所谓的师出有名。最近看了本关于西班牙名画家戈雅GOYA的电影,其中有法国拿破仑打进西班牙的场面,法军进城后的第一句话都是我们为人权而来,是解放你们来了。他不说,咱抢钱来了。

中国的人权的确和西方的人权还有差距,犹如中国整体民生和西方整体民生的差别一样,但你总不能因为就这点差距,你就把中国给全盘否定了,这就不太真实了。尽管体制不同,但当今的世界少了中国,你还玩得动吗?不是说能存在的都必然有其合理性吗?“我思故我在”的说法早已不时髦了。毕竟,这样的中西方差距不是喊喊口号就可挥手而去的东西。

我更希望,中国在10年后也能有个和诺奖平起平坐的国际性大奖,每2年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发一次。

 

 

顶:15 踩: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85 (5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2 (52次打分)
【已经有56人表态】
17票
感动
3票
路过
8票
高兴
5票
难过
4票
搞笑
5票
愤怒
6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