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国民心中根深蒂固的复仇心态

热度136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18日 09:24

――忆我的德国导师讲述他在东京的一次遭遇

山里人

 

200111月初,我即将结束第二次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TU Berlin)环境与社会系地理研究所的学习,准备返回中国。为感谢导师富士教授(Fauss)多年来对我的指导,我突发奇想:何不邀请他到我家吃一顿我作的中国餐呢?那天周五的下午,我来到他办公室当面向他发出了口头邀请。他听后乐得象小孩一样,立即满口答应了。

富士教授是德国著名的地理学家,时年64岁,性格开朗,对人和善,言谈举止都显示出德国学者严谨、礼貌但不失诙谐的气质风度。他的研究足迹遍布全世界,是一个工作狂,整天都关在地理研究所办公室里,吃饭非常简单随便,常常是买热狗回办公室吃,或者用研究所的冰箱和烤箱随便做点小吃打发,晚上一般要到午夜以后才离开,常在办公室熬通宵,生活十分单调孤独。但这个仁慈的孤单老头对中国很友好,与中国许多大学和科研单位有密切合作关系。连我在内他一共带着四名中国博士研究生。他孤独单调的生活平时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总想要找个机会让他放松开心一下。所以,我就决定邀请他到我家来吃饭。

饭后富士教授高兴地为我在德国Tectum Verlag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专著上签了名。我们拍照合影,海阔天空地闲聊。这时富士教授的话题转到了他当年在日本东京大学当客座教授时,经历的一次乘坐出租车所遇到的往事。

那年富士教授到日本东京大学讲学。一天,他对停在街边的一辆出租汽车的司机讲要乘他的车。这时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瞥了富士教授一眼,一动也不动。富士教授对他又讲了一次要乘车。这时司机仍然坐着不动,用一种没好气的声调讲“自己开门”。上车后富士教授感到很纳闷,因为此人的作派很不像日本出租车司机对客人惯常有的彬彬有礼做法,即,司机很有礼貌地过来帮客人开车门,还会一边点头哈腰地讲:欢迎乘坐。

富士教授感到不快,用英语简单讲了要去的目的地后,就不再讲话了。车在沉寂中行驶。一段时间之后,司机头也不回地用一种轻蔑的口气地问:

“英国人?”

富士教授回答:“不是”。

司机又问“那么是美国人了?”

富士教授又回答“不是”。

司机再问“那么您是哪个国家的?”

富士教授本不想搭理他,干脆就不作声了。

可这司机仍不死心,仍继续问:“您是哪国的”?

富士教授实在不想理会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无礼司机的无礼盘问,就没好气地说:“德国”!

谁知就在富士教授的“德国”二字刚出口,司机象触电一样全身一震,猛地一踩急刹车,然后快步走出驾驶室,绕到富士教授坐的后排门外,以非常谦卑的姿势拉开后排车门,深深地向富士教授哈腰鞠躬,一边用生硬的英语讲:“对不起!非常对不起!”。这一动作把富士教授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问他为何原因。司机讲;“我不知道您是德国人,刚才我对您讲话太冲撞了”。富士教授觉得很好笑,对他说“没关系”。这样,司机才重新开车上路。

在重新开车后,司机话夹子大开,首先讲到:“在‘二战’中你们德国人是好样的,敢于与美国人和英国人顶着干。我们日本也是好样的,也敢与美国人和英国人顶着干。我们两国都合作得不错”。接着,他又用鄙视的口吻说:“意大利人不行,随便一打就垮了,是熊包。……下一次,就我们两国联手干,不要意大利人了”。

富士教授是以一种平铺直述的口气讲述这些的,没有加注和渲染。但我不知怎的听后感到很不舒服,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因为,第一,这件事情肯定是真实的;第二,由这个司机口中讲出来的话是来自于日本社会基层的平民百姓,具有相当的代表性,而老百姓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是国家力量的主体。如果爱好和平的思想和意识能够如此牢牢地扎根于民众的心间,那么无疑对国家和世界和平都是一种福音;但若是好战的思想和意识被深深根植于了一个国家的普通民众的心底,那么毫无疑问,这将是国家和世界绝大的不幸和灾难,那就很可怕了。而这个故事表明,今天的日本就属于后一种情况。

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有半个多世纪,可今天的事实表明,不仅日本的政客们,就是连他们的普通民众们,都不承认和不屈服于他们国家在那场由他们国家的战争贩子发起的祸害全人类的战争中的失败,而是对此耿耿于怀,伺机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复活日本军国主义,向当年击败他们的同盟国复仇。虽然这个司机向富士教授流露的复仇情绪只冲着美国和英国的,但不要忘记,当年的同盟国中还有中国、法国和前苏联。那么,为何他没向富士教授问“是法国人吗”、“是中国人吗”或“是俄国人吗”?也许,我猜想,是因为在这位日本司机――日本国民心目中,狂妄地认为这三个国家根本不值一提,而只有美英两国才是他们真正的对手。

富士教授的这个东京搭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但我觉得其中有一点或许对今天的美国和英国特别有用,那就是,现在美国政府是如此不顾一切地扶持培养日本这只战争恶犬,企图想通过它来继续伤害亚洲各国人民,从而达到自己称霸世界的目的,但这个算盘打错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复仇之心绝不会由于你们的扶持而消减。当这只恶犬添干净“二战”留在它身上的血迹,必然会以十倍的疯狂扑向你们,扑向世界。这是日本军国主义本性使然,是不以外国人的意志转移的。由此,我们还能对为何今天日本居然还敢在我国钓鱼岛及韩国与俄国的领土问题上那样嚣张问题上找到答案,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根深蒂固的“二战”复仇心态的驱使。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我们在今天新的形势下更好应对日本极右势力这只恶犬,不无好处。

感谢富士教授留给我们中国留学生这样一个如此有意义的故事。今天是9.18纪念日,我要将这个故事讲给我的研究生们听。( 2012918午夜)

顶:12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68 (4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68 (38次打分)
【已经有39人表态】
9票
感动
7票
路过
6票
高兴
3票
难过
3票
搞笑
2票
愤怒
6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