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歌德与欧元危机

热度188票  浏览5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17日 10:01

 

 

                      张丹红

 

今年是德国大文豪约翰-沃尔夫冈-歌德谢世180周年,也是他的不朽之作浮士德问世180周年。他诞生的城市法兰克福为此举办了一系列展览和纪念活动。

 

法兰克福今年“歌德周”的主题展览是“Goethe und das Geld(歌德和钱币)

 

您也许会问:1832年与世长辞的歌德连马克都没见过,与欧元危机就更扯不上了。当编辑部接到联邦银行的邀请,我看到研讨会的主题后,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并由此心生好奇,再说也早想看看那家已具有神话色彩的机构,于是坚决要求前往报导。

 

    乘高铁从科隆到法兰克福不过70分钟。下火车步行10分钟就进入了高楼林立的银行区。平时德国很少见到摩天大楼,法兰克福的银行区是例外。德意志银行、商业银行、欧洲央行直耸云端,似乎建筑物越高,权力越大。眼看就出了这一片有些令人压抑的区域,不远处是一片公园绿地。大概正是银行的午休时间,一批批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朝公园的方向走。我叫住了其中的一位:请问联邦银行在哪儿?”“前方几十米靠左手的那座不起眼的灰色建筑就是。

    人不可貌相,机构又岂能用建筑物的外表来衡量。联邦银行的牌子也很不醒目,我看了两遍才确定没有走错。走进大门先是一座幽静的内院,院子对面才是主楼。主楼也只有三层,深色的玻璃与米黄的瓦砾错落有致,像张拼图。到目前为止,联邦银行没有让我感受到一家央行的威严,走进大厅,我就更感到困惑了:这里是曾经威重于政府的德国央行还是一家艺术博物馆?左右两边是巨幅壁画,似乎有老年歌德的影子,正前方几级台阶之上是一座美女的全身塑像(后来知道是希腊神话中的海伦娜)。美女左右分别是通向二、三层楼的楼梯,办公室、会议室分别在楼层的两边,细长的中间部分一通到底,地上、墙上是精美的彩石镶嵌艺术。整座建筑既透明敞亮,又给人艺术的震撼。

    东道主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在演讲一开始就谈到了环绕整座建筑的艺术。它从一开始就是设计方案的组成部分。1988年,这座现代化风格的建筑竣工。幸运的央行员工们搬入新楼的同时,也开始接受着艺术的沐浴。所有的艺术作品都围绕着歌德。大厅的壁画更只有一个主题:歌德浮士德第二部的第一幕。

    皇帝荒淫无度,只知吃喝玩乐;法官胡作非为,肆无忌惮;军队纪律涣散,无恶不作。最令皇帝忧虑的是国库空虚,入不敷出。狂欢节在即,皇帝一心想寻欢作乐,却怎奈钱袋空空,好不苦恼。魔鬼摩菲斯托施展本领的时候到了。他的绝妙主意是:发行纸币。皇帝起初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发雷霆。尝到了甜头之后,不禁欣喜若狂。

    纸币这东西确实奇妙,想印多少印多少。它不仅解了皇帝的燃眉之急,也使臣民富足,消费的热潮又带动经济发展,难怪宰相称赞纸币可将所有痛苦化为福祉

    没想到央行行长魏德曼还是讲故事的能手。不过听他讲浮士德,总感到他在借古喻今。最当他说当事人以为造福众生,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将对局势失控的时候,没有人再怀疑他这话针对的是欧洲央行。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歌德让纸币的尝试以失败而告终。魏德曼用经济学家的语言概括说:印钞和享乐的有趣游戏导致了通货膨胀,纸币随着其价值的急剧缩水而被毁灭。

    在场的德国经济学家也一致认为,歌德浮士德第二部第一幕中有关权力与纸币的描述正中货币政策的要害。在欧洲央行开闸放水并宣布将无上限购买受困国债券的今天,歌德的警诫就更具实效性。歌德与欧元危机的关联由此产生。

    歌德的经济知识从何而来呢?原来他是全能的天才,不仅是诗人、小说家和剧作家,对自然科学也有深入的研究,并精读了几十本经济学专著。幸运的是,他得以学有所用,曾被赏识他的萨克森-魏玛公爵卡尔-奥古斯特任命为公国的财长,理顺财政,成绩显赫。1819世纪交替的时期正值欧洲战乱,而战争从来是劳民伤财的事情。英国、法国、奥地利等主要欧洲国家开始发行纸币,当政的君王也学会了用通货膨胀来减轻债务负担。对歌德来说,通胀成了当时社会的肿瘤。

    1806年,歌德在奥地利的卡尔斯巴德疗养,对通胀有了切身感受。由于他手中的银元成了硬通货,兑换成当地货币之后,过了把有钱人的瘾,为魏玛的家人、朋友购物送礼。歌德在享受通胀给他自身带来好处的同时,也设身处地为当地百姓着想,并在与朋友的交谈和通信中探讨纸币和通胀的关联。

    四年之后,诗人再去卡尔斯巴德的时候,发现物价飞涨,今非昔比。餐厅的老板生怕收入跟不上通胀的速度,又不能天天提价,于是给套餐减量,使美食的歌德感到十分郁闷。

    切身的经历增添了歌德对纸币的反感。当萨克斯-魏玛公爵也禁不住诱惑,想通过发现纸币来改善财政状况的时候,他的枢机顾问歌德投了举足轻重的反对票。19世纪20年代,州议会再度讨论发行纸币事宜,又遭歌德阻止。直到1848年,文学家兼政治家的歌德去世16年之后,纸币才成为魏玛的流通货币。

    歌德把他对经济的理解和观察写入了浮士德。从此,作家和他的毕生之作不仅使文学爱好者陶醉,也使几代经济学家着迷。180年后的今天,世界大多数国家将纸币作为唯一法定的支付工具。1971年金本位制结束之后,纸币流通的数量完全由央行掌握。这使央行陷入永恒的矛盾。一方面是渴望货币保值的普通百姓,另一方面是急功近利的政府。而一旦央行屈服于政府的压力,让货币政策服务于财政政策,该国的百姓便深受软货币、高通胀之苦。出于这个原因,60多年前创立的德国联邦银行将独立作为至高无上的原则,十多年前诞生的欧洲央行则以联邦银行为蓝本。

    这一切已成为历史。随着欧元危机的步步深入,欧洲央行将原则、章程和法律抛置脑后。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为此而痛心疾首也就不难理解了。

    走出联邦银行大楼的时候,不由得在大厅驻足,两边的壁画这时一目了然。妆扮成小丑的摩菲斯托在皇帝面前口若悬河地夸赞纸币的妙用;下一幅画上成堆的钞票旁边是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老年歌德透过轻纱俯视着芸芸众生,他的目光流露着智者的忠告。

    我想象着联邦银行的头头脑脑或是普通职员每天从这里经过,每天接受着歌德目光的审视,他们在欧洲同行眼中表现出的顽固不化还有什么奇怪呢?

 

 

 

 

 

顶:31 踩: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78 (5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36 (44次打分)
【已经有56人表态】
25票
感动
6票
路过
8票
高兴
5票
难过
2票
搞笑
4票
愤怒
3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