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财经点评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欧债危机加剧欧洲的分裂

热度91票  浏览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05日 11:50

 

张丹红

 

       按照欧元设计师的构想,统一货币应当成为粘合剂,成为欧洲融合的推动力。但在欧元纸币和硬币流通十年后的今天,欧洲房屋的裂痕比比皆是,甚至坍塌的危险也不能排除。

        首先是欧元区内部债权国与债务国之间出现深深的鸿沟,以德国和希腊的关系最具代表性。欧元诞生之前,两国人民相互保持友好的感情。再往前追溯三、四十年,很多希腊知识分子为逃避军事独裁,选择了德国为第二故乡。不少希腊人还认为德国为推翻独裁政权做出了特殊贡献。1981年希腊加入欧盟之后,德国人逐渐爱上了这个爱琴海边的美丽国家,几乎没有一个德国人没有去希腊渡过假。

 

欧债危机爆发以来,两国关系日渐恶化。201034月间,正在欧洲政治家为是否拯救希腊争论不休的时候,德国图片报发动了一场和平年代罕见的针对另外一个国家的宣传攻势。懒惰、腐败的希腊人成为德国乡村啤酒馆的谈资。希腊媒体也不示弱。友善、憨厚的德国人突然之间变成了丑陋的纳粹。有人重算旧账,说德国仍然拖欠战争赔款。危机持续两年多,希腊两次获救,一次债务减记,德国出钱出力最多,却丝毫得不到希腊人的感恩之情。相反,身穿党卫军军服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出现在希腊新闻杂志的封面上;哪位德国政治家胆敢批评希腊,或提出什么建议,马上在雅典引起公愤。20122月,82岁的希腊总统帕普立亚斯(Karolos Papoulias)因德国财长朔伊布勒间接称希腊为无底洞而气得发颤:谁是朔依布勒?我不允许他嘲笑希腊人。

 

希腊总统的一腔怨气不只针对德国人。他在指名道姓地批评德国财长之后,继续发问:谁是荷兰人?谁是芬兰人?在所有关于纾困措施的讨论中,同是债权国的荷兰、芬兰总是与德国站在一边。由于他们和德国人一样是出钱的主儿,所以与南欧受援国之间难免出现对立,这种对立也感染了老百姓。一位英国专栏作家提到他的一位荷兰朋友。这位荷兰人说,过去在西班牙度假时,每次开车经过一条由欧盟修建的道路时,他都会想:我也为这条路付了钱。但如今,他看到走在路上的西班牙人,就会想:我为这些人付了钱。

 

由于历史和语言的关系,英国是美国的传统盟友;而地理位置又决定了英伦三岛与欧洲大陆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英国虽然对统一货币持怀疑态度,但却坚信会从欧洲内部市场中获益。因此,撒切尔夫人1986年在相关的单一欧洲法上签了字。那是1957年罗马条约之后欧洲向一体化迈出的最大步伐。欧债危机爆发之前,每一次需要英国投赞成票的时候,伦敦政府都不遗余力地讨价还价,并成功地贯彻自己的交换条件。

 

2011年秋天,欧洲大陆再次有求于伦敦。铁娘子默克尔打算将德国的财政稳定传统推广到全欧洲,以防债务危机的悲剧重演。她的如意算盘是:强化里斯本条约中的增长和稳定公约,为此修改欧盟条约。英国政府其实完全赞同默克尔的主张,但出于惯性,一定要争取到其他的特权。卡梅伦于是要求在金融市场监管方面享有否决权。结果这一次英国失算。默克尔宁可放弃伦敦的支持,放弃修改条约的计划,坚决不给英国特殊待遇。

 

2011年底的欧盟峰会上,卡梅伦陷入空前的孤立。欧盟25个成员国的政府首脑决定在欧盟条约之外另起炉灶,签署国与国之间的财政协定。当时媒体流行的一幅漫画是卡梅伦扬帆远航,距离欧洲大陆越来越远。

 

英国处于一种十分矛盾的境地。一方面伦敦不原意欧元区解体,担心自己也将受到拖累,因此支持欧元区的进一步融合,包括成立银行联盟和财政联盟;另一方面,它又不愿成为一体化更为深入的欧洲的一部分,因为它不想受到禁锢,特别是不想听从德国的指挥。在这样的矛盾中,英国退出欧盟已经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而这将改写欧盟的历史。

 

正是出于对联盟分裂的担忧,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反对法国一个欧洲、两种速度的主张。法国很早便提出在欧元区成立经济政府的建议,因为巴黎一直没有放弃对欧洲央行施加影响的打算。德国一来看透了法国政府的小算盘,二来不愿意得罪瑞典、英国、波兰及其它东欧的非欧元国家,所以始终对法国的建议反应冷淡。随着危机深入,德国不得不做出让步,同意欧元区国家和政府首脑定期聚会。在6月底的欧盟峰会上,先是27国首脑会谈,之后10个非欧元国家代表退席,留下17位政治家争论不休。而在会后,媒体关注的只是欧元区峰会的决定,至于之前欧盟峰会的议题却没有人感兴趣。可以说德国为了拯救欧元,干冒分裂欧洲联盟的风险。

 

欧元债务危机不只导致了欧元区和欧元区之外欧盟国家的隔阂,欧元区内部大国和小国之间的裂痕也日益加深。德法两驾战车的同步协调固然重要,但是在20125月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之前,默克尔与萨科奇在所有峰会之前电话或四眼沟通、确定下一步的方向、从而为峰会定调的做法引发小国的强烈不满。因此,默科奇的绰号虽然是德法关系史上一段少见的和谐期的象征,但也带着德法独断的苦涩味道。

 

欧洲的另一道裂缝在传统西方国家与原东欧社会主义阵营成员国之间越加清晰。201110月,欧元区关于扩大金融稳定工具(EFSF)的决议已经在16个欧元国家议会通过。全欧洲突然之间聚焦小小的斯洛伐克。该国中右联盟的女总理无法说服自己的执政伙伴,议会表决失败。难道拯救欧元区的计划将功亏一篑吗?在欧洲政治和媒体对斯洛伐克自由党主席、议会议长苏立克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很少有人仔细寻味这位政治家在议会的讲话。他说,斯洛伐克是欧元区最贫穷的国家,一旦担保需要兑现,斯洛伐克人按照比例缴纳的救助金最高。照他的计算,每个斯洛伐克人需要为此工作300小时,而德国人是120小时。

 

如果谁对这笔虚帐表示不屑的话,那么另外的数字却不容置疑。苏立克说,斯洛伐克人的平均工资为800欧元,平均养老金400欧元。他们没有像希腊人那样透支生活。现在凭什么偏偏让斯洛伐克人出钱维持其他国家更高的工资水平。这难道不是一种病态的团结互助吗?除了用将本国利益置于欧洲之上这样的大帽子压人之外,欧洲的政治家用什么样的理由反驳苏立克呢?结果,小小的斯洛伐克当然未能使欧元区的计划流产。该国的女总理在答应提前选举之后,在野的社民党同意在第二轮表决中投赞成票。

 

斯洛伐克在短暂的时间里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布拉迪斯拉发中、左、右翼政党的表现也为欧洲民众上了生动一课。标题是:政治精英关心的首先是自己政党的利益。斯洛伐克社民党本来是拥护欧元区决议的,但在第一轮表决中仍然投了反对票。它的目的是促使政府垮台。结果,社民党如愿以偿,并在20123月提前举行的大选中以绝对优势获胜。

 

德国政治家也未能脱俗。20102月,希腊破产已成定局。德意志银行董事长阿克曼(Josef Ackermann)前往雅典,与帕潘德里欧秘密会晤。之后,阿克曼向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经济顾问的魏德曼(现任联邦银行行长)提出建议,由德国和法国的私人银行各出75亿欧元贷款,为希腊解燃眉之急。如果默克尔接受了这一建议,也许会为欧洲纳税人节省一大笔开支。但默克尔以违背里斯本条约第125款(欧元区国家不为其他国家的债务担保)为由,拒绝这一建议。默克尔按兵不动的真正原因是德国最大联邦州北威州当年5月的州议会选举。德国总理深知大多数选民不同意救助希腊,为了不给自己领导的基民盟造成不利影响,她铁了心不在选举之前作出任何决定。

 

可以说,欧洲政治家在危机中的表现加深了民众对政治的不信任。

 

 

顶:14 踩: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65 (2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32 (19次打分)
【已经有33人表态】
12票
感动
4票
路过
2票
高兴
3票
难过
2票
搞笑
5票
愤怒
1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