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黄梅博士撰写30万字插图200张长篇自传小说《邂逅》连载之二十

热度131票  浏览1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19日 11:45

黄梅图一: 我的博士论文98年初由 Peter Lang 欧洲科学研究出版社出版。十五年过去了,这本书里的内容早该被年代超越与更新了,但是总还有陌生的读者向我讨书,并讨论书中的内容

黄梅图二:应邀撰写《德国美术教育》一书。2000年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本书在国内脱销了,总有读者来找我要书。国内的出版社也来联系我出新版本

 

  

 

第二十篇:人生学业与职业

 

 

上了北大闹退学

 

上小学、上中学我都是学校的尖子,数学比赛我是第一名、作文也是第一名。到了高中,好像有些倾向了,我对化学、物理都没有发自内心的兴趣,但是从小到大我是被教育要做“全面发展的好学生”的,我学习哪门课都认真,成绩也都不错。考大学学文科的念头是不可能有的,因为父母出身不好,一直都是批斗和改造对象,他们不赞成我学文科,今后耍笔杆子斗别人或者自己挨斗。考大学我成了全市唯一一个上北京大学的,爸爸若干年都引以为荣,他挨批斗受排挤好多年最后是因为女儿扬眉吐气的,中学里若干年之后还在宣传我刻苦学习、蹲厕所也看书的事迹。但是我从没有蹲厕所看书的习惯,考大学也从来没有开过夜车。没有人关心我上大学真正是学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懂,我被分配到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气象专业,象物理、化学、生物、无线电这些专业中学毕业时大家都有些了解,但是地球物理、气象,对于当时埋头高考的中学生来说都不大了解。全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同学是分配来的,现在也有三分之二多的同学不再从事地球物理气象专业(继续从事的同学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非常优秀。)

 

不满十七岁我跨进了北大的校门,一年后,我觉得自己完全明白了真正想学的专业,那时北大的中文系非常吸引人,全校人都在读《丹凤眼》,而《丹凤眼》的作者陈建功就在本校中文系啊,我的作文在中学也是老师一遍又一遍在班上朗诵、分析的范例,我开始激动地写小说,将作品拿去给中文系的张曼菱大姐看,她鼓励我继续写,我后来跟踪她一直到她的小说《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拍成电影《青春祭》。大学里有五·四文学社,我诚惶诚恐不知我这个理科学生够不够资格加入。有一天在一间大教室里自习,突然大教室里来了很多人,开起了诗歌朗颂会,我问是否也能即席朗诵自己的一首诗,得到许可。记不清自己的诗了,只记得最后组织者给我发了一个奖,现在想起来一定是奖励我的参与精神。后来学校举行五·四青年征文,我写了散文《上坟》,被书法好的同学用毛笔抄写,贴在学校著名的三角地。有一天早上我看到校长丁石孙先生跑步来了,他在我的文章前停留良久,可是我没有勇气叫他。

但是我有勇气寒假时打上铺盖回了家,我在家里宣布:我要退学,重新参加一次高考,考北大中文系。爸爸妈妈太震惊了,妈妈直流泪,爸爸坚决不同意的理由中有一条让我也流泪:“依我们的出身,本来不指望你能上大学,但是你幸运,赶上了好时机。我们做父母的尽全力培养你,你看你的母亲,为了你已经病休八年在家,为的是确保你上学每日三餐准时开饭,八年拿很少的工资,我们父母什么也不添置,你考上了大学,我们就买了一块表,那是你带在手上带去北大的表。这样的情况,我们怎能承受得了你万一再考落选呢,你喜欢北大吗,你能保证你能再考上北大吗?”

我对北大的眷念超过了我对中文的眷念,寒假结束了,我没声没息地又带着铺盖回到了北大。我不甘心,去找了时任北大党委付书记的王学珍先生,王学珍先生中肯地开导我:中文系主要并不是培养作家的,而是培养文学研究人员。象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海明威,他们根本就不是大学里出来的。只有积累了生活经验才能写出好作品。象我们北大现在有名的、你喜欢的作家陈建功、张曼菱他们,是因为当过矿工、做过知青,有过特殊的生活经历才写出了特殊内容的作品。北大为你提供的这个环境就是你人生道路上的一段特殊经历,你首先要完成好你的学业,你还很年轻,你喜欢写作就坚持下去,人生的道路上今后可写的东西会很多的。” 王学珍先生的开导虽然并没有使我喜笑颜开,但是稳定了我的情绪。仅仅一年多之后,国家的高校就允许大学生经过必要的考试转专业。而也是仅仅过了一年多,我已经不打算上中文系了。在完成大学本科学业的同时,我报考研究生时选择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美学专业,幸运地考上了无数人羡慕的李泽厚先生的研究生。

 

当我1985年考上李泽厚先生的美学研究生,那时整个中国高校知识阶层的爱美之心、研究美之渴望被重新点燃,美学在中国高校之热用什么最能评价呢?我问十个文科学生,一定有九个知道朱光潜、王朝闻、宗白桦,有七、八个人读过我导师写的《美的历程》。我问理科学生,了解美学专业的人,其比例也不下60%70%。有意思的是,我的导师的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加起来前后共十二人,如今真正做哲学和美学研究的不足一半,我又是那另一半中的一员。当我硕士即将毕业时,我感觉自己仍然没有入哲学美学研究之门,但是我有真正的激动和愿望,我自由选择的硕士论文题目是:《论席勒的审美教育思想》。

     

     

获得德国的一分博士

 

     19976月,我在法兰克福-歌德大学古典语言学与艺术学系开始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导师:A.Sievert-Staudte教授)获哲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中国小学的美术教育:与台湾及德国的比较,特别注重其文化背景的分析 论文:magna cum laude1分(优秀);论文答辩:总magna cum laude 1分(优秀);总分:magna cum laude1分(优秀)。论文被收入《欧洲高校系列丛书》,98年初由 Peter Lang 欧洲科学研究出版社出版。十五年过去了,这本书里的内容早该被年代超越与更新了,但是总还有陌生的读者联系我讨论书中的问题。

我详细地记录这些,是因为在国内经常读到甚至是一些成功人士国外学历作假,若干年之后又亲自道歉的报导,那说明若干年前中国的学位鉴别人员水平有限,而作假的人也对社会、对自己不负责任。

 

     作为一个自费生,我能够比较快地获得博士学位,有二条经验可以共享,一是我当年就努力让自己的中国学历全被德国认可了,二是我做博士论文选择了自己喜欢又能够拿下的题目。当然啦,至于获得全面的一分,还是和我的勤奋与水平分不开的啦。

      在德国做博士,我清楚了我最想做的不是做哲学研究,而是沿着我硕士毕业论文的方向。所以我没有去找哲学教授,我的导师李泽厚先生鼓励我去找,因为学哲学我有把握获得奖学金,但是最后我还是遵循了我自己最想做也感觉最能做的研究而没有将奖学金放在第一位跟一位导师做我也许不善于的研究。

    海德堡是我向往的地方,我搭上车去那里从读博的角度又审视、体验了它几天,心中对它恋恋不舍,但是海德堡读博的条件和时间让我望而却步,小小的大学城,没有多少打工的选择,最后我忍痛放弃了。

    与海德堡相比,法兰克福是现代大城市,歌德大学是新兴的大学。

    首先,德国大学的美术教育专业也是从六十年代开始才慢慢从美术史、教育学中独立出来的。我的导师斯岛特教授是德国美术教育专业毕业的第一个博士生。她的导师奥托教授是德国美术教育专业当代最重量级的人物。我给她寄上我的中国学历资料,写了一封信,明确说明我在我的硕士论文《论席勒的审美教育》之后,希望在美术教育方向做实在的研究。斯岛特教授给我回信也很明确,虽然双方了解都不深不细,但是感觉比较好,明确、就事论事、没有任何复杂。

    歌德大学作为是新兴的大学它的读博章程与实际操作统一,比较简单    法兰克福是德国乃至欧洲的金融重镇,打工发展的机会比较多。

    当初从小城明斯特到法兰克福做博士,连德语都没有完全过关,不能说对以上三条的选择是象现在写起来这般明确的,那只能说是一些直觉、简单判断加幸运的混合结果。

学历的确认   九十年代初的德国对中国学历的确认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德国和中国也没有签订双方学历相互确认的协议。中国的本科生毕业到了德国,没有任何可依据的学历认可,大部分人得不到德国本科基础阶段的认可,研究生毕业的人得不到德国本科毕业的认可。

      我坚信学历认可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就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学历证明直接寄到了当时首都波恩的有关单位,并附上了一封信,信中我直言阐述:我本科毕业于中国最好的大学,研究生又毕业于中国最好的研究生院即师从最好的导师,更重要的是,我现在做博士目标明确,是想延续我在中国硕士毕业论文的研究。我希望我在中国的学历完全得到认可,希望我能直接跟从我的导师做博士。波恩的单位给了我原则上的绿灯:黄梅女士在中国的学历符合攻读博士的前提,如果她的博士导师从专业的角度也能认可的话,黄梅女士可以直接攻博。我的导师则根据法兰克福大学攻读博士条例给予了我最直接的通道:仅仅由于我不是直接从美术教育专业硕士毕业,我可以边确立博士论文题目、边写作,同时补修二门专业课并拿到相应学分。之后,在我博士答辩之前,将为我安排一个为时半小时的口试。

为什么读博士?为了拿一个学位将来好在高校里继续当老师?为了进入研究所?为了一个学位?为了从不太热门的或者自己不喜欢的专业转一个专业?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满足父母望子成龙的愿望?为了赚钱?为了发展?

把人们一般做博士的动机拿来问我,还真一时都对不上。不仅对不上,而且我在国内研究生毕业时就不打算读博士了,毕业后我参加工作了。八十年代末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二个女博士生都被人当做大女困难户,她们当时的年龄都不到三十。

 

留学德国是对哲学和艺术的向往!

留学美国是大潮流的最终向往!

留学德国圆了哲学和艺术的梦后去美国是我当时的计划和梦想!

     到达德国后,既然是去留学的,所以就继续学习,而既然在国内是硕士了,自然就要读博士了。我别无选择,但还是一个自愿的选择,因为到达德国之后,做一个中德比较的题目我的内心还是非常有激情、也认为是非常有意义的。

 

应邀撰写《德国美术教育》一书。2000年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本书在国内脱销了,总有读者来找我要书。国内的出版社也来联系我出新版本

 

读博士的最大体验是孤独,那只能是也必须是一份你个人的选题、研究和结果的展示,我写博士论文的时候常弄块头巾扎,竟会想起米勒的油画《拾稻穗》,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农妇在那汪洋的资料大海里,要辛苦地把有用的加工出来,而且《拾稻穗》是三个人,我是独自一人。

 

学业与职业   

 

如果你是学计算机的,计算机的语言是世界通用的,那么你几乎可以到世界上所有和计算机相关的单位求职。但是如果你是搞文化研究,那文化的语言是各个国家不通用的,它就有了局限性。1997年的德国,当然我在做我博士论文前和期间,对所有德国三十来所设有美术教育专业的大学都有所了解,还没有一所大学和中国在这个领域里有交流,我的导师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第一次接受了我这个中国学生。如果和中国没有联系,那么我工作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还有就是各个大学的中文系,我也在洪堡大学教过一段时间中文,但是各个大学的中文系也有很多求职教中文的中国人,而且扪心自问,到德国教中文不是我的特长和愿望。

在中国的大学里没有学上自己喜欢的专业,通过考研究生转到自己喜欢的专业获得了硕士学位,到德国有选择专业的自由,跟随自己的兴趣以最优秀的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

但在德国又几乎是个失业专业,人生学业与职业发生了矛盾。

我怎麽生活呢?

下一篇再写:为自己创造一个职业。与读者共享。

顶:10 踩: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6 (3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3 (47次打分)
【已经有35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