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在德国发现的两幅吴道子画作考辩

热度190票  浏览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19日 11:20

 

 

科隆缪司画廊  Miao’s  Gallery

 

    20111223日中国奥一网首次刊登《德国惊现吴道子千年巨制》一文后,引起不少读者,专家的关注和兴趣,都表达了各自的宝贵意见。

吴道子(680-759)是唐中期著名画家,被历代画家尊称为“画圣”。目前国内确认为存世的唯一作品是徐悲鸿先生于19375月在香港购得的“八十七神仙卷”,该画无题无跋,是事后在南京请张大千和谢稚柳先生共同赏,二人均认为此画为惊世之作,又根据画风,确认很可能系吴道子原作。迄今为止,在中国和世界都还没有发现并确认吴道子的任何真迹,对于这次在德国发现的吴道子原作产生各方面的争论,是自然的。

 

吴道子的两幅画作

 

这两幅作品是《老子与尹喜图》和《荆轲离家图》,均为纸本,黄绫装裱挂轴。作品硕大,气势磅礴。在《老子与尹喜图》中,中心人物是老子,老子站立在画面中央,面如冠玉,慈眉善目,左手微微抚在松树干上,低头若有所思。老子右边的地方官吏是尹喜,他左手拉着老子手臂,右手拿着一叠竹简,恳请老子将揭示天地人伟大的哲理留在人间。旁边的小童刚刚从酒瓮中舀取一碗酒敬献给老子。老子左边的赤背老者依仗洗耳恭听。画面的背景是一棵巨大的松树,状如龙盘风逸,图中两只蝙蝠拱卫,都象征老子的智慧和功德。与其它塑造老子形象的画作相比,此图中老子的仙气似乎少了一些,而大学者,大智者的风范出现在画面上。

 

《老子与尹喜图》

 

    画中人物神似,达到极高境界。几笔飘逸和约简的面部线条,准确地将老子智睿,博学,待人亲切和已下定决心留下千古绝响的信念和表情都表现出来。尹喜作为地方官吏,其敬业,对文化的憧憬,对老子的敬重以及迫切希望老子留下道德经的神情,被画家表现得淋漓尽致。作为边关附近劳作者的老人,从画家对他眼神的描绘可以看出,对老子的哲理充满敬重和兴趣。小童的天真热情和对老子的尊重描写得神形兼备。作品当之无愧达到神似境界。

另一副作品《荆轲离家图》,画面中荆轲神情若定,迈出了坚定的一步,但他面带忧伤,不忍面对家人。他的妻子依依不舍,在大义和亲情之间取舍,还是没有阻拦丈夫的出走。荆轲的儿子知道爸爸要出远门,但不知去做什么事情,只是依偎在爸爸的身边,拉着爸爸不愿他走。此时画家在荆轲的脸上所表现的夫妻之情,舔犊之情呼之欲出。坐在石头上的老者为荆轲击节送行,一方面鼓励荆轲完成除掉君的大业,一方面眼含着悲伤,看壮士一去不复还。背景是落叶的大树,风萧萧之。整个画面充满着悲壮,悲愤,悲凉和忧伤的气氛,但这一切阻止不了荆轲壮行的决心。画家没有绘制荆轲刺秦王和易水边与太子丹告别的轰轰烈烈的场面,而是绘制了荆轲离家的悲壮的情景,不是更能塑造英雄的伟大吗?

 

《荆轲离家图》

 

                 认为两幅作品是吴道子原作的理由

 

    1、根据绘画风格和笔墨功力。

 我们认为这是鉴定画作的第一根据(提拔和印章为其次)。绘画风格包括画家的绘画风格和时代的风格。据史书记载吴道子人物画的最大的绘画特点是“兰叶描”或称之为“莼菜条法”。用此法所绘人物的衣褶有飘举之势,人称“吴带当风”。相对来讲,“铁线描”较为容易习练,而“兰叶苗”下笔灵动,一气珂成,衣料质感逼真,犹如风中兰叶,粗细有度,挥洒自如。人物形象活灵活现。吴道子的线条对表现对象的细微的透视变化,高,侧,深,斜,带有立体感。其功力非常人所及。在《老子与尹喜图》中,老子右臂的线条,从头颈部开始,经肩,上臂,小臂到手和尘佛,粗细有致,一气珂成,即符合解剖学,又充满透视感。《荆轲离家图》中荆轲的全身造型,人体比例准确,姿态自然庄重,达到极高水平。

 

     2、根据时代风格。

 唐宋八大家苏轼对吴道子的绘画颇有研究并予以极高评价。他说:“画至吴道子,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中国人物画从东晋顾恺之,到南北朝曹仲达,隋唐周舫等人,都是运用“白描”或“铁线描”的笔法。但是到了中唐,吴道子以其深厚的功力和卓越的天才做了一场伟大的变革,这就是“兰叶描”或“莼菜条法”的发轫。如果说“铁线描”相当于中国书法的“楷书”,那末“兰叶描”就是中国书法的“草书”。吴道子的线条粗细有度,逆来顺往,表现出透视变化,用中国画的线条表现出人物造型的立体感。这是西方绘画所讲究的“面”,“块”无法达到的,当然在19世纪后期印象派受东方绘画影响,以梵高为代表的大师们开始注意到线条的作用。

    西方的绘画通常表现人体美,画家们在解剖学上练就了基本功。但是中国的人物画鲜有暴露的人体作品,这就要求画家们用服装曲线的变化来准确地表达人体各个部位的比例。在前述这两幅作品中,八个人物栩栩如生,人物比例准确,很难找出人体解剖上的失误。正如明李日华在《画鉴》中所说:“吴道子以描笔画手,面,肘,腕,而衣纹战摯奇纵,亦此意也”。

    在色彩运用上,吴道子同样做了一次伟大的变革。吴道子以前的人物画基本是使用“重彩”的手法,吴道子一改前袭,采用“浅深晕成”,“敷粉简淡”。元朝汤垕在《洞天清禄集古画辩》中评论吴道子:“其傅彩于焦墨痕中,略施微染,自然超出缣素,是谓之吴装”。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画的大写意画法,(其实就是欧洲19世纪出现的印象派画法)并非始于北宋米芾等人,而应该提前到唐朝的吴道子时代。“兰叶描”和“渲染”的画法出现是中国文人画高度智慧的体现,是一场绘画史上的伟大变革。60年代毕加索在巴黎对张大千说,“世界绘画艺术的高峰在中国。”言下之意是你不必来欧洲向我请教。

前述两幅画中,时间虽愈千年,色墨退淡,仍然可以看出“吴装”特色,兰叶描笔法发挥的淋漓尽致,笔酣墨饱,色彩淡雅,实为大家风范。总之,在德国发现的这两幅吴道子的作品,无论从学术上,或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上,都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3. 根据印鉴和提拔。此二图中,使用两方印鉴,“吴生”和“山翁”,其中“吴生”是阴文,“山翁”是阳文。吴生之印的发现,极为难得。吴道子具名,行草体。特别是“道子”两字,颇有张旭和贺知章之风,这可能与吴道子早年跟张贺二人学习书法有关。“己未年秋月”为公元755年,唐天宝十四年,时年吴道子75岁。此画为其晚年之作。

 

为什么不是明清作品?

 

国内外一些专家在看到有关这两幅作品的报道之后,有的认为系吴道子所作,也有部分专家认为是明清之作。其实,明朝以沈周、文征明、唐寅和仇英为首的四大家,以及董其昌、徐渭、曾鲸、陈洪绶、刘俊、倪瑞等人的作品,均未见有“兰叶描”技法的画作。换句话说,艺术成就都未达到吴道子的水平。清代较有名望和有传世作品的人物画家有40人左右(包括佚名,无名氏画家),其中工笔画家以萧晨、上官周、康涛、朗世宁等为代表,写意画家以周寻、高其佩、高凤翰、任伯年等人为代表,半工半写画家有金农、石涛、金廷标等人。在上述所能见到的清代画家的现存作品中,特别是写意画家作品,其风格和画法特点,都没有看到吴道子的特有技法,很难看到吴道子两幅作品中的吴带当风的大家风范,艺术水平都无出其右者。即使是仔细赏析任伯年、石涛等大家的作品,其风格和运笔与此两画也决然相异。清朝国门渐开,中西交融,诸子百家,风格廻异。以朗世宁、贾全等人为代表的半中半西的宫廷画家的画法水平,与此两画艺术造诣相比,实为小巫见大巫了。伟大的时代,造就了伟大的艺术和艺术家,这就像宋元明清创作的诗歌,很难有超过唐代诗歌水平的,是一个道理。

 

 

吴道子作品的源流考

 

     画史记载吴道子生前创作了400余堵壁画,数百幅丝帛和纸本画,到北宋宫室仍存有92幅卷轴。至南宋有24幅。《八十七神仙眷》系悲鸿先生于1937年春在香港从一德国女士的两箱中国古画中挑选购买的。因当时时局紧张,这两箱画准备起运到德国。《中国文化网》记载,吴道子画作有50幅《道子墨宝》流失德国,<溪谷图》等6幅流入日本。我们相信随着对这两幅吴道子作品的深入研究和考证,会得到统一的看法。

 

顶:11 踩:1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79 (5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1 (57次打分)
【已经有53人表态】
12票
感动
3票
路过
7票
高兴
7票
难过
7票
搞笑
7票
愤怒
4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