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财经点评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欧元区向何处去?

热度188票  浏览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04日 11:02

 

 

张丹红

 

路德维希二世一个伤感抑郁的年轻国王为自己建造了一座童话城堡:新天鹅石堡。厌倦政务和世俗的时候,他便逃到自己营造的梦幻世界。在这里,他拒绝见任何凡夫俗子。甚至餐饮也通过输送带传递上来,为的是避免与下人打照面。

140多年后的今天,联邦议院议员彼得-高魏勒(Peter Gauweiler)认为,新天鹅石堡不仅是路德维希二世对现实的逃避,也是对巴伐利亚王国失去主权的抗议。1866年,年仅21岁的路德维希二世被迫与普鲁士签署丧权丧国的条约,标志着巴伐利亚王国的终结。1868年,看破红尘的国王开始在巴伐利亚南部福森附近大兴土木。从时间来说,这样的解释很可信。

 

骄傲的巴伐利亚人高魏勒不忘历史,实际上却在为德国的未来担忧。他担心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面临与昔日巴伐利亚同样的命运。因此,他于2005年起诉欧洲宪法,又在2010年春天状告救助希腊计划。在他看来,很多德国政治家倡导的欧洲政治联盟正是昔日德意志帝国梦想的延续。为什么欧洲一定要与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一争高低?瑞士不是更值得效法的榜样吗?

在高魏勒看来,欧洲合众国是那样的冰冷和空洞,而瑞士的民主与自由是那样温暖和充实。

法兰克福汇报上有关欧洲向何处去的散文系列中,高魏勒没有谈欧元区的前景,但他对欧元的排斥态度是众所周知的。

 

另一位同样认为欧洲不需要欧元的是前联邦银行董事会成员提洛-萨拉岑(Thilo Sarrazin)。他以大量数字论证自己的观点,洋洋洒洒四百多页,书名就叫欧洲不需要欧元。尽管数字读起来不如侦探小说过瘾,萨拉岑的作品仍然成为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青树。他在法兰克福汇报散文系列中发表的以欧元先天不足为题的文章可以说是那四百多页巨著的内容提要。他首先论述欧洲融合与繁荣的基础是清除了贸易壁垒的共同经济区,是此区域内人民的迁徙自由和各国制定了共同的竞争规则,与欧元毫无关系。欧元是法国强加给德国的,因为强势的马克一直是法国的眼中钉。

 

萨拉岑认为,自欧元诞生之日起,欧元区的国家失去了汇率这个调整竞争力的有力工具,于是竞争力强的更强,弱的更弱。这样的失衡是无法在现有框架下解决的。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可以通过体制改革急起直追,但出于内政原因,他们不能或不想。危机爆发并不断升级的两年来,默克尔被以法国为首的地中海国家一步步推上了债务联盟的道路。萨拉岑认为,德国目前有两种选择:终止拯救欧元的行动,这将意味着欧元区的解体;向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呈交欧洲合众国的宪法草案,并以此作为继续拯救行动的条件,这也意味着现有欧洲货币联盟的终结。因为如果让法国选择放弃国家主权还是欧元,巴黎政府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萨拉岑虽没有直说,但在他所设想的欧洲合众国里,应当是德国说了算。而博芬格(经济五贤人之一)、哈贝马斯(哲学家)和尼达-吕梅林(哲学家)描绘的欧洲合众国却是一片理想化的乐土。在这个多彩多姿的合众国,全民直选总统,大家有难同当、有福共享,经济、财政和福利政策一体化,债务自然也集体化。整个欧盟一步到位有些难度,那就欧元区17国先行一步。作为最大出资国,德国应当尽快提出立宪申请。这一次不能犯货币联盟创立时的错误,而必须广征民意,全民公投是必经之路。而目前的危机如何度过呢?有现成的方案:德国经济五贤人去年秋天已经出笼的还债基金(有数额和时间限制的欧元区共同债券)将会立即安抚金融市场。

 

三位学者的近、远景设想很合逻辑,既讲团结,又讲民主。不过,这一套方案有三个弱点:第一,欧盟迄今对大多数公民来说是个官僚的庞然大物,危机之中德国人对欧洲的反感情绪在上升,很难想象关于建立欧洲合众国的公投会产生积极结果;第二,将更多主权上交布鲁塞尔,目前似乎只有部分德国政治家具备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其他国家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铁别是法国(在这一点上,萨拉岑的估计没错儿);第三,先在欧元区17国建立政治联盟,无异于分裂欧洲联盟,另立山头儿。

 

这最后一点也正是另外一批学者坚决反对成立以货币联盟为基础的欧洲合众国的原因。德国欧洲问题专家施米勒尔(Joscha Schmierer)一语中的:将货币联盟升至政治层面,无异于牺牲欧洲联盟来拯救货币联盟。在他看来,目前的讨论只点出了两条道路:解散货币联盟,恢复各国货币;加深融合,实现欧洲合众国。其实,目前的处境不是非此即彼,还有第三条道路:重新捡起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曾经为货币联盟奠定基础的马约尘封已久。其财政稳定标准在危机爆发之前就已被成员国破坏80多次。最迟到20105月,欧元区出台第一套希腊救助方案,践踏马约的无经援条款(No-Bailout),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名存实亡。

 

现在将条约重新确立为货币联盟的基础,等于向成员国宣布(这不是施米勒尔的观点,而是我个人的臆想):什么EFSF,什么ESM,什么工具和机制都立即作废,每个国家为自己的债务和融资负责,别再指望天塌下来有个儿大的撑着。这将导致希腊立即破产,两个月之后葡萄牙断气,三个月之后西班牙、爱尔兰出局。塞浦路斯和斯洛文尼亚也将在不久的将来宣布失去支付能力。国际货币基金为他们一一确诊、开药,并监控康复的过程。意大利将发行以黄金储备作抵押的债券,降低国债收益率;同时大刀阔斧改革劳动市场,提高竞争力。欧元区其他国家(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奥地利、芬兰、爱沙尼亚、斯洛伐克、马耳他)也发奋图强,比学赶超(只是不能)。10年之后,欧元区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债务最低的经济区。

 

上述的各种构想成为现实的几率都不大,比较可能的结局是:欧洲央行继续救世,政治决策人继续拿不出对策,欧元下跌,到了与美元11对等的时候,南欧债务国的竞争力自动上升,欧元危机暂时迎刃而解。欧元区进入一、两年(也许更短)的相对平静期,不过希腊是否能熬过今年就很难说了。

顶:13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36 (6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6 (61次打分)
【已经有46人表态】
11票
感动
2票
路过
3票
高兴
8票
难过
7票
搞笑
1票
愤怒
7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