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走近德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德国房客

热度180票  浏览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1:52

 专栏前言 7

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CEVIA组办

 

凡是到德国的中国人,无论是留学还是工作,都有过租房的经历。

在德国,我们这些中国人都是客。在这儿,人们似乎都更愿意做房客。像柏林那样的大城市,八成的居民都是租房子住。虽然这里的租房法律很健全,很能保障双方的正当利益,然而,房客与房东,那点摩擦事儿,还是经常发生。我们这些在德国的中国房客,也经历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本文作者叶子用几个小片段,讲述了中国人在德国租房的故事。从中,可以看出中德两国人之间的心理差异、文化差异,同时,也为大家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经验。

 

                                                                                                     叶子

    十年前,娟携带孩子随夫来到德国安居,一开始便租住在慕尼黑市郊的一套公寓里。前两年,随着丈夫的工作日渐稳定,他们省吃俭用攒了点钱后,便买下了一套排房。当他们的房东收到娟一家的租房合同终止书时,便跑来房子里转了一圈。不久便一函过来:房子的很多地方需要维修,不少费用需要由房客来承担。他将从保证金(每个房客都需要向房东缴纳金额为三个月租金的保证金。)里扣除一千欧元来抵销这个费用。我们这些旁观者,当时听到她说这事时,都为她抱不平,因为这个维修费用里面很多都是属于房子的自然损耗而需维修的,房东必须负担维修费用。而娟呢,却淡淡然地说:“算了算了,我们在德国,语言又不好,难道还让我们和他上法庭折腾不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其实他们并不是宽裕人家。娟的丈夫还要每个月给远在中国农村的老母亲寄钱疗病。

    而另一个中国房客影子,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

   几年前,影子在慕尼黑找到了一份工作,她这个瘦小能干的单身母亲便带着两个孩子举家南迁。在一座六十年代盖建的公寓楼里安下家来了。房东是一个守寡的老太太,她的刁钻与吝惜,在楼上楼下数十家住户里是人人皆知的了。影子当时觉得这套房子还配有厨房以及一些柜子,可以省却很多活儿了,还满心欢喜的。殊不知,这里面的柜子,特别是小儿子住的那个房间,靠在角落里的那个大书柜,稍一用力就在那扭秧歌。那次小儿子花了一个月的空闲时间,搭建起一艘颇具Titanic规模的Lego轮船,放在书架上欣赏。结果隔天当他用力把门一开,那声波把年迈的书架给吓着了,书架板砰然脱轨,儿子的心血化为一摊碎片。影子觉得这是些可以忘掉的鸡毛蒜皮事儿,毕竟,房东没责任为你添置小家私。还有,厨房的那个炉灶,也三天两头闹罢工,房东推三挡四不愿派人来维修,影子也都忍了。

    直到有一天,当影子下了班回到家,却被厨房的惨象给吓得目瞪口呆:只见本来高高挂着的厨房壁柜,委屈地趴在水龙头与窗台交接处。灶台上,地上,躺着那些他们从国内辛苦搬运过来的中式碗碟,只是已成万千碎片。她的第一反应是:小偷破门?!可整个房子转了一圈,也没见小偷的痕迹。她颤巍巍地再进去侦察现场,发现偌大一个壁柜是靠两个大钉子撑起一条金属片来挂住的,那钉子松动了,金属片也跟着松动了与墙壁的亲密无间,于是灾难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影子捂着痛痛的心,在那里谢天谢地:幸好柜子跌落的这当儿我没有站在这里做饭呀!她赶忙给老房东致电,老房东听了以后,咋呼一声:我那厨房,是名牌来的呀,多贵啊,你知道吗?!影子苦笑一声:多名牌的东西,总有用旧的时候吧?影子要求房东过来看看现场,然后派人来维修一下。可这房东就是忍者神龟呀,半年过去了,她就是不肯来看一眼那堆碎瓷片和破橱柜。人的忍耐力都是有个限度的吧,善良温和的影子最终也忍不了房东的冷血了。她把这些惨象拍下照片后,把那片狼藉稍为打扫清理一下,便满腔不忿地擅自把每月的房租减了10%。这一招也真灵,老太太终于出山了:是通过律师来的一纸起诉书。她起诉影子擅自扣减租金。影子接到起诉书后,只得匆忙准备应诉,找律师,写诉词。

    法庭上,房东老太太的律师洋洋洒洒在那里诉说着影子的不是,说她没有足够的理由便擅自扣减租金。主官大人严肃地转过脸来对影子说:即使你真有不满意房东的地方,也不能一下子扣减那么多的租金呀,最多可以扣2.5%而已。影子把一大堆碎碗碎盘破橱柜的照片呈现众人面前,愤愤然地说:“这难道是无缘无由吗?!房东为啥就只惦记着我扣了她的钱,而没有对大家说这个房子里发生的事情?”律师看着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房东老太太,也有点不开心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可也没有对我说呀?!

    这样子浩浩荡荡地在法庭上闹了半天,房东老太太最后软软地说:罢了,罢了,咱们还是私下慢慢商量解决吧。我找人去修橱柜,你给我付租金!影子哭笑不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是早早找人修理,那个费用肯定还没有这个律师费高呢。

 其实, 德国这个租房的事儿,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要经历过。而一旦遇到那些“无理”的房东,我们到底要学娟那样子做个好人,破财消灾算了。还是像影子一样,勇敢地把正义坚持到底呢?依依他们一家子,和房东谱写的又是另一个故事。

    依依他们一家子曾租在一个带着花园的小房子里。房子是六十年代盖建的“节料”房,那是与现在建筑用料极其讲究的“节能”房相比而言的。几个年代里,里面换过好几家房客了。当初他们要租这个老房子,其实是喜欢上那偌大的花园,可以成为孩子们的乐园。而那些价格奇高,地皮奇小的节能新房子却很难有适合的。可是,没有多少住“老房子”经验的他们,刚刚搬进去时,那接二连三发生的一些“惊吓”还真让那欢乐的心情慢慢发馊:在用电钻钻孔安装窗帘时,稍一钻就掉下来如三根手指头般粗细的涂料层来;墙壁上的电插座,稍一用力拔插头出来就松垮不堪;门头那把锁,蹭着发暗的金色在跟我们赌气,不但难打开,那固定锁把的螺丝还容易掉下来。

    他们的房东老太太迈尔夫人,就住在他们旁边的一幢小房子里,只是一栏之隔。迈尔夫人五官长得非常标致,身材很健实,只是才六十出头的她,却已是个寡妇。和她年龄相仿的丈夫,数年前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撇下她走了。而这个还不算,她本来有一个非常心疼的孙女儿,可是儿子和女友闹僵了,一气之下女方带着女儿远走高飞,从此了无踪影。依依和她的德国老公都是软心肠的人,看不了别人那么多的泪。所以,虽然他们经历了老房子的这些“惊吓”,最后还是决定不要为孤独的迈尔夫人添麻烦了,自己去修修补补这些小玩意罢了。

     去年,依依丈夫因为工作调动,他们要搬出迈尔夫人这幢老房子去了。当他们向迈尔夫人递交终止租房合约申请时,她哀伤的神态让依依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似的。迈尔夫人垂下她美丽的眼睛,从鼻孔里喷出轻轻的话语:“你们都要离开我呀?就剩我一个人啦。我到哪里去找像你们这样的房客,帮我把花园打理得这么好呀?!” 依依好好安慰了她一番的同时,也很感动她对自己的感情。

     房子交接的日子,房子中介也例行在场做记录。迈尔夫人开始巡视每一个房间:“哎呀,这墙上的钉子孔补得凹凸不平;天呀,这个电插座怎么松下来了;哦,这个角落的地毯还有一点斑迹;我的上帝,这大理石窗台被花盆上的石灰痕迹弄脏了呀;这个门的颜色,怎么掉了一块?这样子不行,还有这把锁,怎么松松垮垮的了?……她一边看一边转过身去对中介说:“你都记录好了,到时修补的费用他们要负担的。我太伤心了,这个房子被弄成这个样子,当初交给他们时,什么都好好的呀!”  依依他们一下子像被雷击一样,懵懵懂懂地没了思想。     

     本来按照现在的租赁法规,房客不再需要把房子粉刷一新的了,而他们在里面住了七八年,期间自己修修补补的东西不计其数,总不能把本来都是自然磨损的账也算在房客的头上吧?!就这样一场不欢而散,结束了多年友邻之谊。过了两三个月,房东老太太一纸高达一千多欧元的账单寄来,后面黏贴着厚厚一叠五花百门的发票:门抛光了,锁换新了,窗帘修了,地毯换地板了…… 依依他们倒抽了一口冷气,依依和一位德国友人聊起这事,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有这样不知廉耻的房东,我要真付了她这笔钱,她抱着它能睡好觉吗?

      那位德国人仰起头哈哈大笑,说依依呀你真是用你的那套佛教思想来解释人呀!放心吧,我们这位房东,虽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她绝对不会觉得抱着你的钱会受到上帝惩罚的!

      依依的先生是个老实但不糊涂的德国人,他觉得房东老太太贪婪但很幼稚,要真的上法庭算一笔明白账,房东肯定得不到她想要的。只是,依依他们没有这个精力和时间去陪律师玩。于是,依依他们先写了一封建议书给房东老太太,建议大家让一步,老太太列出的清单他们不能全部接受,但他们愿意负担稍为“合情理”的部分金额。建议书寄出去后,石沉大海,不久倒是收到了银行的一封函件,告诉他们自己存在该银行的押金,已被房东冻结。

      依依他们的心儿还真是堵得慌。突然,他们想起了自己一直投保的“个人责任险”(Haftpflichtversicherung,这是一个日常生活里非常重要的私人基本保险。我们每个人:作为一个私人的人,承租人或房主,作为一名运动员,或在旅途中,我们都会因粗心,鲁莽或健忘,可能会导致财产损失或人身伤害,造成数百万元的损失,而这个个人责任险,对于你从第三方造成的损害索赔也会得到保护。他们匆匆翻出保险合同,找到了关于租房保险的内容。搜集完资料后,马上和保险公司联系。三五个回合下来,保险公司来话了。说这个房东开出的账单,很大部分是属于“不公正合理”的要求,保险公司最多只会负担譬如修理门的费用,其它那些补锁补墙的费用呀,不应该由房客负担的。保险公司最后还是大方地转了好几百块白花花的欧元理赔款过来。依依他们算了一下账,明年从这叠账单里还能退回部分税款,他们的经济损失也就降低了不少,现在为了这么点数目去和她对簿公堂,只为了争口气,还真是没意思了。

     虽然依依想起自己往日对房东老太太那掏心的好,还是会有点疼痛的失落感:人一提到个钱字,怎么就可以变得如此不讲情理!然而转念一想,即使房东老太太抱着他们的钱一样可以睡得香,其实,年过半百就守寡的她,已经是受到上天很不公的待遇了。想到这里,依依对她的气,就慢慢又消了一点。

     柴米油盐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子的吗?每个人都有机会“吃亏”,给自己买个未雨绸缪的“责任险”,也算是在保障自己的同时,可以比较自如来面对和化解那些小恩怨吧。有时候我们赔不起精力和金钱去利用法律来讨回每一个公道,但比起娟那样纯粹而大度的“破财消灾”观,这个为自己买个“责任险”的方式,还是让人好受点。

 

 

顶:10 踩: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95 (5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3 (54次打分)
【已经有53人表态】
16票
感动
4票
路过
5票
高兴
9票
难过
5票
搞笑
7票
愤怒
4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