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走近德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天使

热度208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1:42

 专栏前言  9

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  CEVIA组办

在这次所有征文稿件中,蓓明的这篇稿件比较特殊。因为,其中涉及到了信仰问题。

新中国成立以来,大、中、小学里,统一进行“无神论”教育。共产主义,曾是中国人的理想和信仰。而今天,究竟有多少人从内心真正相信或信仰它?

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遗憾地成了一个缺乏信仰、缺乏道德底线的国度。而与此同时,许许多多在国内接受完大学教育的游子,在海外纷纷成了虔诚的耶稣基督的信徒。这里面的变化,值得深思。

本文作者蓓明,用别致的笔触,写出了“亚敏”的心路历程——曾经喜欢孤独,心理灰暗,只认定人心险恶,而不相信世间的美好善良。但在跟异国女友们淡淡的交往中,她感到了神的旨意,在祈祷、静思中,得到了灵魂的净化。

 

                                                              文:蓓明

 

       我卷缩在沙发上,屋子里黑黝黝的,窗外邻居草场边上的灯光已经打开,星星点点地照亮前面的道路。我什么兴趣都没有,只想就这样一直发呆下去。米格已经入院多时,还要等待多时?结果会怎样?我不愿去多想。"!!!" 老祖母的座钟在沉沉地敲响,整座木房子和家具都被震动得在那里微微颤动。

 

我喜爱孤独。有时竟然很喜欢一个人呆在黑暗中,什么也不做。我在想:人有亲戚和朋友又怎样?你在困难时,他们什么忙也不会帮你,只会说一些不关痛痒的安慰话,然后赶紧逃之夭夭。唉,那句话不知是哪个名人说的:"你的痛苦与人分享,你的痛苦将会减少一半;把你的快乐与人分享,你的快乐将增加一倍"。这种事,在我以往的生活中,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我妈妈常说一句话:你落魄时,别人看不起你;你成功时,别人妒忌你。“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性!我在黑暗中握紧拳头,对着自己恶狠狠地说。不是吗?有一次我失业了,那个我"最要好"的朋友,在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竟然"吃吃吃"地笑了起来,让我恶心地要吐。还有一次回家探亲,在公共汽车上不小心与人相撞,把一位中年妇女的裤子给弄破了,为了不同她计较,我就给了她20元人民币,把我姐姐给乐坏了。

 

夜,继续黑暗着,沉默着......

 

终于,我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坐到了电脑前。按惯例,我总要先打开邮箱搜索一遍。这时我看到了一封邮件急着要进来,在标题前还有个小小的红色惊叹号。原来是米拉发来了短信,这个苏联小女人,鬼点子总是多多。她和我曾经是同学,一起上过两年半的学。米拉在邮件中说:亚敏,快到年底啦,我们大家聚聚好不好?我去联络其它人,再给你确切的日期和地点。我简短地回了信:亲爱的,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到时出席就是了。

 

这之后的日子,我似乎天天如此度过:早上坐火车去医院,晚上直到天黑才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如果我一会儿半时地看不到米格,我自己会疯掉的,我情愿天天带上书和饭食去医院,只要我坐在米格的床边,就觉得安心了。

 

那一天,我照例等到天黑了才回到家,打开房门的一刹那,瞧见电话录音上的小红灯在那里一闪一闪地亮着,我用食指轻轻地往键上一触,电话里米拉的声音响了起来:嗨,亚敏,你好!我们都在你家隔壁的那个中餐馆里吃晚饭,你赶紧过来呀。 "我的天呢!",我在心里叫了一声,看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那个中餐馆的老板娘来自上海,我们是老乡,我一个电话打过去紧问老板娘:有没有一帮外国女人在那里吃饭?其中有个小个子叫米拉的?老板娘答:有有有。不过她们已经吃完了,已经走掉了几个,还剩俩个正在付钱。我让老板娘赶紧把她们叫来听话,正是米拉接的电话。米拉对我说:她今天是开车过来的,一会儿她可以载着卡特丽娜一同过来看我。

 

几分钟后米拉和卡特丽娜到了,她们俩人参观了我的家。这是我们三人毕业四年后第三次见面,前两次都在咖啡馆,这一次却在我家里,这也是她们第一次来到我的家里。小米拉一直想看看我住的地方,这个前苏联国家游泳队选手,参加了R市的长跑队,经常从我家的窗前跑步进入森林。那时我没兴趣接待她,总是找理由拒绝她。卡特丽娜是波兰人,一个喜欢打扮的精明女人,曾在银行里做部门管理,后来随着丈夫来德国生活。我,米拉和卡特丽娜,三个天涯沦落人,虽然都有不错的学历和经历,在德国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只好再进学校以寻求新的机会。相同的命运把我们连接在一起,我们曾一起复习迎考,一起做过实习项目,以后又互相介绍工作。

 

现在这俩个女人一块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唧唧呱呱地聊了开来。她们到这时才明白我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俩人不敢久留,临走前,小米拉邀请我参加她的健身班,她在那里当教练,我可以免费参加,健身的地点就在我家左边的体育馆,可是我那时什么心情都没有。

 

她们走后,我打开碟片机,放起了音乐,然后歪歪扭扭地躺倒在沙发上。在悠悠扬扬的音乐声中,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模糊糊,我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很轻很轻,然后飘了起来,好像升到了天堂里,天蓝色的帷幕上有许多白色的小天使在飞翔,她们有着金色的头发和光环,还有一对美丽的小翅膀插在肩上,她们正快乐地围着我,弹着琴,唱着歌......

 

时间流逝得很快,一晃又是四年。一次我不期地在购物中心碰到小米拉,我的体态已经发胖,头上也有了白发,可小米拉依旧精神焕发,她的眼睛亮亮的,脸上是笑眯眯的,穿着依旧高贵优雅。生活对米拉很宽厚,米拉有份固定的工作,女儿学习出色,被送到美国做交换生,家里又接待了一位来自俄罗斯的中学生。米拉说:亚敏,什么时候我们去咖啡馆坐坐,我去联络其它的人。我无声地点点头。

 

终于在一个有着和煦阳光的下午,四个女人一起坐在了中心马路边一座漂亮的咖啡馆里。咖啡馆是米拉找的,新开张,装修雅致。坐下不久我就感到,大家都是急急忙忙,没有很多空闲时间。

 

洁薇是个美丽的土耳其女人,当年成绩跟不上,中途退学。不知从何时起,这个曾经很时髦的现代女人归依了她祖宗的信仰,带上了头巾,变得十分地虔诚。洁薇是最后一个到来的朋友,只喝了几口茶就告辞了,她说,她要去看腰疼病。唉,到底岁月不铙人啊。剩下我和米拉及卡特丽娜坐在那里继续聊天。我的伙伴们既美丽又能干。她们今天的生活过得很好,丝毫不比普通德国人差。卡特丽娜的俩个儿子已经工作,搬出去住了,她和丈夫以及最小的一个儿子住在一栋现代化的带花园的房子里,夫妇两人也都有稳定的工作。可是卡特丽娜今天同小儿子约好了,要带他去买衣服。临走前,卡特丽娜对我说:你有没有拿到米格的护理金啊?如果还没有,一定要去申请哟。小米拉同那个俄罗斯的交换生也有约会,她要陪他去森林里骑自行车。小米拉离开前,给我讲述了她朋友的一件事,那位朋友一直以来都在不屈不挠地尝试,最后终于拿到了应得的护理金;米拉还打开了精巧的新型手机,给我看了她收藏的家人照片,里面全是一张张笑开了花的脸庞。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默默地座在咖啡馆里,看看手表,整个约会从头到尾只有短短的25分钟,朋友们像一阵风,一忽儿地飘来,又一忽儿地飘走了。

 

回到家中,我还沉浸在对咖啡馆聚会的回忆中,突然我发现,今天的聚会内容只有一个实质:亚敏,你赶快去申请护理金。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我跑到窗前,对着外面的天空慢慢地跪了下来,我要向天父忏悔,要向天父感恩。静静的空间里,我听到有一串串的话语,正从心田里汩汩地流出来:亲爱的天上爸爸,谢谢你派来的天使,对我说话。四年前我申请护理金没有成功,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错,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不应该拿这份福利的。两年前,你又通过海蒂的口对我讲话,你让我继续去申请,我仍然没有信心,我愚昧,不把她们的话当一回事,岂知这也是你的心意。亲爱的天上爸爸,这一次我是毫不犹豫了,从明天起,我就去为米格申请护理金。我知道这一次一定能成,因为你在那里帮助我。

 

夜色越来越沉,远处传来了教堂的钟声,这是复活节临近前的晚祷,每次听到这样的钟声,都给我心里带来无限的安慰。我想起某次在德国教会聚会,妇女团契的成员们一起讨论"天使"这个主题,几乎每个人都谈到有被天使保护帮助的奇遇,而且这些天使就在我们身边,他们没有白色的长袍,没有翅膀,头顶上也没有光环,但他们总是及时地出现,及时地帮助你。欧丽西女士让我们大家读<<诗篇>>91篇:"祸患必不临到你,灾害也不挨近你的帐棚。因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所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我们都明白天使为何而来,从何而来。

 

黑黝黝的屋子里,静悄悄的。窗外邻居草场边上的灯光又一次被打开,星星点点地照亮前面的道路。我又一次站起来,默默地打开碟片机,放响碟片机里的音乐,那音乐正是四年前小米拉和卡特丽娜来访后,我听过的那段熟悉的音乐,一个美丽的女声在那里唱道:

 

 

我看到天使金色的翅膀

我看到它们快乐的飞翔

我看到亲人不再忧伤

原来天使就在我身旁

。。。。。。

 

 

 

 

顶:11 踩:1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02 (6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2 (61次打分)
【已经有60人表态】
16票
感动
4票
路过
6票
高兴
7票
难过
10票
搞笑
4票
愤怒
8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