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希特勒幽灵不散——《我的奋斗》重现江湖(上)

热度187票  浏览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0:54

瑞嘉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在德国被禁六十多年,近年来,突然在德国成为历史学家研究对象,媒体热点;同时,在世界许多国家走红。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德国政府对此采取了什么手段?德国各界人士态度如何?这是世界关注的问题。

 《我的奋斗》是希特勒于192311月,在慕尼黑啤酒馆暴动被捕,囚禁在巴伐利亚的兰德斯堡要塞监狱里写成的。他出狱不久,在19257月出版了第一册。次年12月又出版第二册。随着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在德国影响日益加剧,此书作为纳粹党的“圣经”,销路一直不错。特别是从1933年开始,德国每一对新婚夫妇都会从结婚登记处得到两本赠书,更使该书家喻户晓。为了保证《我的奋斗》出版发行的正规化,纳粹政权甚至发令禁止旧书店收购和出卖此书。直到1945年,《我的奋斗》在德国出版发行量达980万册。在这期间,此书被翻译成16种外文,在世界多国出版。

希特勒大脑的密码

《我的奋斗》以希特勒个人传记为主要线索,贯穿了纳粹党的三个主要理论,即民族地理观,反犹太主义以及国家社会主义理论。有人称此书是进入希特勒大脑的密码。其中包含了希特勒的政治思想和行动计划,尤其是形成了建立在达尔文理论基础上的“种族理论”,认为雅利安人的主要种族德国人是人类文化的奠基者,是代表着未来的优秀种族;而犹太民族却相反,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了“一个腐朽没落的角色”。

二次大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对纳粹德国政府的主要头目判处终身监禁,被囚禁在柏林斯班岛特别监狱里。其中,包括希特勒的副手赫斯。同时,德国新政权也对纳粹主义思想进行了清算,并将《我的奋斗》永久地装入被打上多种封印的潘多拉盒子之内。因为,希特勒的户籍所在地是慕尼黑,出版《我的奋斗》的纳粹党出版社也在慕尼黑,所以,当时监管德国南部的美军政府就决定让巴伐利亚州管理纳粹党和希特勒的遗产,其中包括《我的奋斗》的版权。巴伐利亚州政府经济部专门设置了一个部门,处理国内外对这本书的盗版以及翻译事宜。在必要的情况下,外交部也会出面,将此书的非法出版者告上法庭,以阻止其内容的扩散。因为,德国政府对内不愿意让人们在政治思想上受到该书的煽动,尤其是不愿意让这本书为新纳粹主义抬头造势;对外则不希望外国人看到德国的负面形象。

对于战后出生的德国人,他们几乎再没有机会读到这部曾经家喻户晓的“宝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德国战后重建,德国政府对希特勒及纳粹党的所有书刊都一律加以禁止。六十年代末,德国学生运动与反战思潮结合在一起,对老一代人在纳粹时期为虎作伥的行为表示不满,要求对纳粹思想和影响进行彻底清算。各种倾向的人就开始通过阅读《我的奋斗》这样的书,各取所需。

上世纪七十年代维也纳讽刺剧作家夸尔廷格尔(Helmut Qualtinger)在德国和奥地利作了一次巡回演出。在演出中他朗读了《我的奋斗》中的一些章节,当观众们听到其中荒谬的段落时就会狂叫,而听到那些种族主义和仇视人类的章节时,剧场里突然会变得异常的安静。可见此书的影响力之大。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新纳粹主义抬头,他们找不到希特勒的坟墓,就每年在希特勒副手赫斯生日的时候,去朝拜赫斯在巴伐利亚的坟墓,以此制造声势。直到去年,这个坟墓被当地政府以合同到期为由,赫斯的骨灰被挖出来秘密地撒在一个池塘里,才平息了这种朝拜活动。

 2015年,希特勒在柏林地下宫殿里自杀将过去70年,根据版权法相关规定,《我的奋斗》的版权也将对公众开放。这对新纳粹分子来说,又是一个制造新闻的好时机。而德国政治家也在努力,尽可能控制这部书的扩散。

也有人利用纳粹宣传物来赚钱。英国出版商麦克吉(McGee)从1999年就开始觊觎《我的奋斗》德文版。从去年开始,他计划在自己的杂志《报纸见证人》上附带发表纳粹党报《大众观察》上的文章,有15页的小册子,印刷了10万册。此事被巴伐利亚州当局告上慕尼黑州法院,要求没收所有印刷品,并处以25万欧元罚金。

打开盒子的人

2010年,巴伐利亚州文化部的邻居,德国当代历史研究所也开始在动脑筋,怎样绕过出版此书的禁令。该所将《我的奋斗》作为专题科研项目,并准备出版这部书的科研版本。这家研究所是德国最大的非大学的历史研究机构,所长是莫勒尔(Horst Möller)。他对记者说:“现在不是要让这些内容升值,而是要通过解读它们,以期对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及其思想体系以及希特勒本人的崛起做出历史的诠释。”

这家研究所对外简称是“IfZ(Institut für Zeitgeschichte),居然没有在媒体上宣传,也没有给巴伐利亚州相关部门打招呼,就对这部禁书的科研版开了绿灯。负责编辑这部科研版的是历史学家莱姆(Edith Raim)女士。她对自己的工作也认为是无可非议的。她说,“毋庸置疑,纳粹主义没有希特勒是无从想象的。我们也可以说,纳粹主义早期在德国形成气候的过程中,希特勒的作用是关键性的,也就是说他总是这个思想的中心人物。如果要问,纳粹主义究竟怎样在德国获得权力的,那么,希特勒就是解答这个问题的钥匙了。”

毫无疑问,正如巴伐利亚的政治家,对纳粹主义的思想体系以及对纳粹党早期研究的历史学家都知道《我的奋斗》的重要意义。世人皆知,人们对这部书的惯用语是“二十世纪最危险的书”。然而,问题本身却是,是否这就意味着不要动这本书?让它永远关锁在潘多拉盒子里?

英国希特勒传记作家克尔肖(Ian Kershaw)却不这样认为,他对记者说:“《我的奋斗》比希特勒思想的核心概念更重要。他写了这本书,这部书原稿当初是很混乱的;而后来,这部书也从来没有进行过根本改动。在这一点上,杰克尔(Eberhard Jäckel,希特勒及纳粹历史研究专家)是正确的,他将《我的奋斗》作为一种世界观来定位。这种世界观在后来的日子里付诸了行动。”

正如所有别的版权都有时间限制,巴伐利亚也不可能永远掌握希特勒及纳粹党的著作版权。根据相关法规,在作者去世70年之后,版权就会自然失效。也就是说,《我的奋斗》自希特勒在1945年自杀之后的第70年,即20151231日之后,其版权将获得自由。换言之,此书在三年后,就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印刷,出版,贩卖。唯一可以用来禁止此书出版的杀手锏,是把它作为反犹太人的政治宣传品来继续加以禁止。

理论上巴伐利亚州可以向慕尼黑当代历史研究所提出控告。可是,这个研究所却拥有科学研究的自由。莫勒尔教授认为自己有权这样做,他的同事已经开始对此书进行分析研究,因为他相信,扎实的研究工作得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他对记者说:“首先,我们只是想阻止那些纯商业化的书商赚钱或者被新纳粹分子利用造成轰动事件的企图。同时,我们的科学研究是要对许多段落的异文加以解读,对那些段落、尤其是关键的章节加以思想体系的批判。另外,我们还要通过对文本的理清,搞清楚希特勒是怎样对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政治道路的历史造假的。现在还没有必要做什么决定,因为这个科研版本才刚刚着手编辑。我们计划在三年之内拿出初稿。我认为,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第二部分下期刊出

顶:9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68 (6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7 (59次打分)
【已经有51人表态】
10票
感动
4票
路过
5票
高兴
7票
难过
5票
搞笑
8票
愤怒
6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