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寻找解读密码

热度205票  浏览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2日 10:50

    44岁的莱姆女士是纳粹历史研究专家,她说:“我们应该认真思考评论的深度,是否真的有必要对每句话都要加以注释?最根本的问题是,他的主意从何而来?当时他是一下子就写出来的,还是与在兰德斯堡的同狱经过讨论写出来的?或者是来探望他的人讲述了什么?这些问题的解决是主要的研究工作。”

如果要逐句分析,看起来是会太繁琐,希特勒的传记作家克尔肖也这样认为。不过,他明确指出,这个自称是领袖的人的书是需要脚注的:“在必要的地方为了让文本更容易理解,应该注明相关信息。而且是非常详细的、科学的脚注,作为理解文本的向导。这将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说明这本书是怎样形成的,使用了什么参考资料,希特勒是怎样将他的主意梳理出来的。”

关于“生存空间”和“没有疆域的民族”等世界观是否受到地理学家豪斯霍费尔的影响?回答是肯定的。希特勒读过豪斯霍费尔(Haushofer)的一些著作;他一起坐牢的同党,后来成为希特勒副手的赫斯(Rudolf Heß)曾经是豪斯霍费尔的学生。希特勒在书中也引用了许多豪斯霍费尔的原文。他的书中另一个重要的资料来源是他自己的讲演,这些讲演稿他在坐牢时也是带在身上的。至于反犹太主义的思想内容,应该是受到英国作家休斯顿.斯特瓦特.张伯伦(Houston Stewart Chamberlain)的影响,他是泛日耳曼民族理论的创始人。不过,作为历史研究,还得从那个时代的文章以及同时代人的访谈中寻找确凿的答案。

       总之,编辑科研注释本的《我的奋斗》并非易事。至于出版这样的科研版是否有价值,也是仁者见仁的事情。有些希特勒研究专家,比如维也纳的哈曼(Hamann)女士认为出一个简单的注释本就够了,柏林媒体历史学者索瑟曼(Bernd Sösemann)却认为,研究者首先应该去莫斯科档案馆查找《我的奋斗》的原稿,在这基础上才可以开始研究。而慕尼黑当代历史研究所的专家却认为,从实际出发,不必要花费太大的功夫。《我的奋斗》的文字内容差异的段落多达2500条。这本书出版了N多次,每次出版都会有段落更改,或者至少对前一次版本的校对错误进行纠正。仅仅处理这些差异内容的工作就已经够繁琐的了。

历史学家对《我的奋斗》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希特勒写他自己传记的同时,也叙述了历史事件,比如纳粹党的成立过程。其中最值得研究的是关于仇视犹太人的段落以及对东欧占领的预言。这些思想观点和计划对科学研究评注的要求都是丰富多样的。

       对于这本书,做一个科研评注版本的必要性还在于:祛除妖魔化,还原希特勒本来面目。至今,关于此书流传着种种神话,包括一些历史学家的错误介绍,其中不少错误以及似是而非的东西都需要进行厘清。去年还没有人愿意资助这个冒险的项目,因为,此书还在巴伐利亚州版权保护之内。没有巴伐利亚政府许可,谁也不愿意承担风险。

       莱姆充满希望地说:“伟大的年代是2015。到那时,巴伐利亚州的版权保护对此书将失去效力。因此,从现在开始倒计时,目标是2015年。”她认为,到那时,评注版的《我的奋斗》问世必将引起社会科学界和广大读者的兴趣。

能否开禁

       一些相关的组织也提出类似的建议。比如,位于纽伦堡的“纳粹帝国党中央大楼”档案管理中心董事会就要求出版一种与社会需要相适应的版本。德国犹太人协会秘书长克拉美尔(Stephan Kramer)也认为,出版一部批评版本,有助于“结束幻想,消除该书的不良影响。”英国专家克尔肖对纽伦堡档案中心的要求表示赞同,他认为,“今天是互联网的时代,要对读者进行审查,已经不现实了。”这位历史学家还认为,“对于德国这样一个民主体制非常成熟的国家,出版《我的奋斗》应该不会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要继续阻止希特勒这部唯一的著作出版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这无异于是在延续《我的奋斗》所附着的神秘光环。”

        前不久,巴伐利亚电视台在网上做了个民意调查,参加调查者对于是否应该出版《我的奋斗》的问卷做了回答。有35%的参加调查者认为应该,好让人们知道历史的真相,52%的人认为可以,不过要加评注。只有近12%的人认为,此书不宜出版。对此,德国《世界日报》对政治理论与观念历史专家、帕骚大学历史教授岑普芬尼格(Zehnpfennig)做了采访。岑普芬尼格女士认为:“让德国人总是读不到希特勒的著作,表现出德国政府教育公民的一种不正确方法,不相信人民自己有能力判断是非。”1956年出生的岑普芬尼格教授从小就在思考,为什么希特勒会成为国家元首,并几乎成功地实现了自己的纳粹思想。直到她上了大学,并将德国极权主义思想历史作为研究目标,才得以对《我的奋斗》进行研究,并出版了历史选注本,得到德国史学界的高度评价。

        最近,巴伐利亚州相关部门经过多次召开圆桌会议,终于在20124月达成协议:州政府出资50万欧元,编辑出版教材版的《我的奋斗》,包括英语的电子版的和音像版本,以期对青少年起到正面的历史教育作用。州政府还将与书店和出版社达成协议,让他们只出版政府编辑出版的教材版本,而不要发行印刷别的版本。而那些在纳粹政权对犹太人灭绝性大屠杀中的幸存者及后代,对于巴伐利亚州要在学校出版《我的奋斗》的教材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认为,对于纳粹历史以及他们犯下的罪行可以通过许多别的资料来了解,而不必一定要使用这本纳粹具有象征意义的“圣经”。对于纳粹政权的受害者以及后代,这本为纳粹政权摇旗呐喊的宣传品的自由上市是对他们的一种巨大伤害。再说,人们看来,希特勒的书已经构成煽动大众罪事实,理所当然应该禁止出版。

       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bpb)历史学家费棱巴赫(Faulenbach)也认为,这本书不值得出版。他在接受德国《明星周刊》的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这部书是纳粹政府的宣传工具,至于它是如何产生以及作用怎样的问题都并不重要。”他认为,这部书其实没有包含关于纳粹政权产生原因的重要信息,只是展示了作者在一定历史时期内极端的思想和观点。而戈培尔的日记与之相比,则对纳粹发展的重要转变过程做了详细记载。他建议,巴伐利亚州政府应该继续禁止这本书的出版发行。否则,可能会给大众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实现自我”的魔书?

其实《我的奋斗》虽然在德国受到禁止,可是在旧书店和互联网上,人们还是比较容易买到或下载的。而世界各国早已有不少地方以不同形式出版了这部政治禁书。

前几年这部书在克罗地亚,俄国和土耳其都成为畅销书。在瑞士,由于反种族主义法的实施,《我的奋斗》受到禁止。不过,在互联网上这本书的多种文字版本还是可以下载。《我的奋斗》的英文版权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被出售了。因此,在美国和英国等英语国家这本书都可以自由出版印刷发行。

         2003年,英文版《我的奋斗》在印度第一次印刷了2千册,销售一空。出版商才知道自己找到了畅销书。从那时起每年销售15千册。人们认为通过这本书可以得到些灵感,对商业界,自我实现与管理层的策略有所指导。在印度孟买的一家英文报纸上有人对《我的奋斗》评论道:“这是一个人成功的故事,这个人有着幻想,并使之转化为策略,转化为成功。”

而社会学家却在担忧:在印度希特勒的书不仅仅是作为管理学的指南而畅销。一位哲学教授认为,这本书对印度教民族主义和原教旨主义都会起到鼓动作用。在历史上,印度独立之父甘地与希特勒有过通信联系。印度独立运动的创始人伯瑟(Bose)在英国军队的印度士兵监狱里建立了印度兵团,使用纳粹德国的武器,与印度国家军队站在日本人一边与英军作战。

在土耳其《我的奋斗》几年来也成为畅销书,有多家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他们都没有出版印刷的许可,作为版权持有者德国巴伐利亚州也没有收到一分钱的管理费。因此巴伐利亚州将这些出版社告上法庭。从三月份开始以来,土耳其的书商和知识分子们就感到奇怪,为什么土耳其的年轻人突然对希特勒的书产生兴趣。在首都安卡拉,多数是大学生去买《我的奋斗》。买这部书的人很多,有的书店常常告罄。在安卡拉的一家书店,在几个星期内至少销出1千册《我的奋斗》。在土耳其20073月的一次调查中,《我的奋斗》在销售榜上甚至位居第三名。

 因此,德国驻土耳其领事馆官员对此感到问题严峻,在土耳其生活的犹太人也感到担忧。一位发言人称,如果对《我的奋斗》产生兴趣的人不断增多,可能造成土耳其反犹太人的社会化。虽然,土耳其语的《我的奋斗》发行量的具体数字难以统计,不过据业内人士估计,至少已经销售出10万册。

 

 

 

顶:10 踩: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3 (6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59次打分)
【已经有65人表态】
8票
感动
8票
路过
9票
高兴
13票
难过
7票
搞笑
8票
愤怒
7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