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华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们为什么背井离乡?

热度252票  浏览9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01日 15:53

我们为什么背井离乡?

 

前不久参加朋友50大寿“老友会”,大家济济一堂,吃吃喝喝、说说唱唱,好不热闹。满满一屋子人,定居德国的时间少则10年,多则20年以上,而且,拿德国护照的占绝大多数。老友自己在鲁尔区的几个重要城市开了好几家餐馆,生意欣欣向荣。在座的各位也是安居乐业,以国内的标准看,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住着花园别墅,开着奔驰宝马。这样一群在中国受过大学教育,而后以留学的名义闯荡德国的中国人,当初,是什么让我们背井离乡?而今,是什么让我们思乡不思归呢?

大学时代,我们听着三毛的《橄榄树》发痴发呆:“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想不到,若干年后,我们真的踏上了去异乡的路,遥远、陌生、又充满了新奇与幻想,那是歌德与席勒的故乡,那是孕育了巴赫、贝多芬、勃拉姆斯的神奇大地,那是尼采、莱辛、海德格尔的后人们思辨争锋的场所、那是一个像森林般深邃、像花园般美丽的国度。  

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50岁的寿星,在回忆自己在德创业的峥嵘岁月时,对着一帮老友坦然地说:“我能有今天,多亏了德国政府。”大家善意地大笑,是啊,谢国家谢政府,这是我们这群从小在红旗下长大的中国人的习惯,走到哪里,都守着这份规矩。想当初,我们两手空空而来,一只行囊、千把美金,而今,有房有车、有儿有女、有医保社保和养老保险、有稳定而体面的工作(在座的老板级别的人物不乏其人),寿星由衷地谢谢德国政府提供的这么好的读大学、工作、创业和生儿育女的大环境,实不为过。

没错,我们在德国被当做外国人,哪怕入了德国籍,那也是德籍华人,因为我们的肤色告诉大家,我们不是日耳曼,即便我们都逐渐变成了黄皮白心的“香蕉人”。我们闪闪发亮的黑眼珠告诉大家,我们来自亚细亚,来自有着悠久历史与文明的东方国度。但在这里,外国人也仅仅是被当做一个个单独的人来对待,当你是贫寒的学生,你和德国人一样享受着学生的各种特殊待遇,我们当初拿着优惠的学生票,游遍了整个鲁尔区,从科隆到多特蒙德,从莱茵河畔到鲁尔河边都留下了我们青春的足迹。学生们还可以申请住房补贴,缴纳象征性的医保,看病拿药皆免费。那个时候,我们属于低薪一族,但丝毫没有觉得日子拮据。清新的空气、连婴儿都可以直接饮用的自来水、便宜安全的食品和生活用品、方便利民的公共交通、大人小孩甚至残疾人皆宜的大众设施如图书馆、展览馆、音乐厅等等,这些地方都无所谓国籍的差别。出国的时候办公证与护照所吃的种种苦头、受到的各种刁难,在德国20年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竟然没有再遇到。

我们的祖祖辈辈生活在中国,我们自己初来乍到,没有为德国的建设添过一砖一瓦,但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待遇,那就是被当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来尊重和对待。很多年前,一位同胞的父亲来德国探亲,某天老人走丢了,儿子急得报了警,因为老人不仅言语不通,而且患有轻度失忆症,当时杜塞尔多夫警局动用了直升飞机搜寻,一番周折之后,找到了老人并且送回家。有一年,我在黑森林荒郊野外的一户“农家乐”骑马时不小心摔下马背,被马蹄踩了一脚,痛得以为骨头断了,于是一个求救电话打过去,马上风驰电掣来了一辆探道的摩托车,随后就是呼啸而至的救护车,亲切专业的医务人员为我实施救护时,我脑子里联想到中国人最尊敬和喜爱的白求恩大夫。去年,父亲在陪我女儿放风筝时倒退着走,不小心摔破了后脑勺,我赶紧送他去医院打破伤风针,父亲随身没带医疗保险的证明,急诊室的人员只要求我们填了个地址就立即为他诊治,还提出年纪大了需要短暂留院观察,尽心尽责,让我们很感动。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外国人不会感觉到孤独与无助。

月是故乡明,我们从小念着唐诗、读着《红楼梦》长大,我们能不思乡吗?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任何一个节气、节日都会唤起我们思乡的心:遍插茱萸少一人。几何时起,故乡的水不再甜,而是充满了各种化学污染,孩子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河里畅游,老人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优哉游哉地提着钓鱼的篓子,施施然地走回家去,让老伴来一份现炸的活鱼。几何时起,故乡的天不再蓝,而是布满了有害健康的粉尘。当蓝天白云被漫漫黄沙遮蔽,当青山绿水被高楼大厦覆盖,故乡,你是否还记得我儿时的摸样,而在我的眼里,你真的变了样。

当年幼的孩子留守在农村,无法享受母亲的怀抱;当孱弱的老人无钱治病,为了不拖累儿女而自戕;当中学时的伙伴告诉我,最伤心的事情就是无法把自己喜爱的事业做长久、做大做强时,仅仅因为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坡坡坎坎;当那么多的不公正、不公平、不正义发生在我们熟悉的故土时,真的,要说一句“我想回国”不容易。

我不知道,如果回国,我是否会放心让九岁的女儿独自一人走路去上学,我会不会整天担心她的人身安全、饮水安全、食品安全;我怀疑,如果在国内,我们是否可以像在这里一样,安安心心、顺顺利利地把一项事业经营16年,从来不需要贿赂打点有关部门,从来不需要陪客户饮酒、唱歌、洗桑拿;16年了,除了员工在递增、厂房在扩大,产品在更新,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困惑,在一个丧失了良知、道德与规范的地方,坚持与坚守是否意味着格格不入,善感的心灵是否抗得住滚滚红尘的歪风邪浪,脆弱的灵魂是否敌得过拜金社会的利欲熏心。

如果除了唉声叹气,就是随波逐流,那么,我宁可浪迹在天涯,宁可做一个自由自在的闲云野鹤;也强过活在一个让心灵被悄悄侵蚀、思想被层层禁锢、肉身被慢慢毒化的地方。

       哪里是家? 哪里是家乡? 家,在我最爱的人的身边。家乡,在我的心觉得平和而温暖、弥漫着人性的光辉,焕发着人文精神的地方。

顶:29 踩:1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1 (7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9 (68次打分)
【已经有63人表态】
10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8票
难过
10票
搞笑
8票
愤怒
7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