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中透视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德国之经验可治北京之水患 德国建青岛下水道百年无恙

热度167票  浏览2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01日 15:26


德国之经验可治北京之水患

德国建青岛下水道百年无恙


编者按﹕  721日,北京地区突降大暴雨而引发洪水灾害,据26日中国官方公布,暴雨造成77人遇难,大量房屋淹没倒塌,桥梁公路毁坏,经济损失达116亿元。除北京还有其它多个大城市因暴雨而遭遇水淹,城市变成泽国。在一个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首都里,一场大雨就造成如此严重的损失和恐慌,令人感到痛心和费解。众多网民纷纷对中国城市的排水系统发出质疑,并用德国人百年前修建青岛排水系统为例,对现今城市建设提出责问。本报在此编辑一篇介绍德国在青岛建排水系统和德国现代排水技术的文章,读后令人产生深刻的思考和启示,可以借鉴的不仅仅是技术﹑设备,更重要还有理念及责任心。


   近期,从广州到武汉,再到突降暴雨的北京,中国多个城市的排水系统都在经受着考验,各个大城市也都在积极升级或改造排水系统。每次北京积水,大家就会拿它与青岛比,北京的排水能力处于什么水平? 

排水系统验证国家的发展状况

        北京排水集团相关负责人称:目前我们城市的雨水系统都是建在平地上的,下水慢。而这些建筑结构都是建设在高地的。青岛的雨水系统设计标准是百年之前德国人设计的,能应对至少100毫米以上的降水量,当时也花了很多钱,设计标准肯定是比北京高很多。但是,北京市的城市排水系统包括道路和桥都是依照国家标准来建设的,我们排水部门则是依据市政府的要求进行建设。从目前来看,北京市虽然符合国家的标准,但是一些重点地段也有提升标准的必要。  

曾有人问:“如果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如何分辨它是否发达?”龙应台说:“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3个小时。如果你撑着伞溜达了一阵,发觉裤脚虽湿却不肮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这大概就是个先进国家;如果发现积水盈足,店家的茶壶头梳漂到街心来,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锅子捞鱼,这大概就是个发展中国家。”如果用龙应台的标准衡量,那么青岛在100年前就进入先进行列。 

图北京大水青岛01:青岛下水道宽阔壮观

    在青岛老城区,光滑的马牙石铺成的道路旁,被踩得斑驳的“古力盖”乌黑发亮。德国人留下了“古力”,古力是德语“Gully”的音译,意思是指带有可供人出入井盖儿的地下雨污水坑道。在整个中国只有青岛有“古力盖”这个外来词流传。这些古力盖中心,大都有一个“K”,“K”代表“KIAUTSCHOU”,意指胶州。 

    1898 年德国殖民军登陆青岛,立志要把这个只有2万人口的渔村,打造成海外殖民地的样板城市。当他们调集了当时德国一流的城市规划专家和建筑设计师来到青岛,按照19世纪末欧洲最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实地勘察设计,形成了青岛的城建规划。17年后,战败的德国人给日本人,留下了一座号称“东方瑞士”的现代化城市。其中,极具现代意识的城市下水管网,让100年后的青岛人依旧受益。 

    对于在暴雨前接连失守的都市,青岛德式排水,对今天有哪些经验可资借鉴?一批近年来整理的德占领时期档案,揭示了其中的奥秘。 

德国人考虑到百年之后

从1898年占领青岛开始, 到1914年被日本人赶走,德国人实际统治青岛17年,德国人留下一座运转自如的城市同时,也让青岛人对城市建设有了挑剔苛刻的眼光。青岛被公认是中国最干净的城市之一,很多青岛人认为,这是德国人便捷的排水系统遗留的财富。除了海洋气候,青岛石头路上基本没有裸露的尘土,完善的污水和雨水管道设施,对市容市貌的改善功不可没。 

    2004年10月,青岛档案馆人员在德国发现了一批记录青岛城市建设的原始档案,其中一部名为《胶澳发展备忘录》,系当年胶澳总督府组织编写。自 1898年10月起,每年一记直到1914年,不间断记录了17年,完整记下了当时德国殖民者建设地下管网的意图、理念及施工进度。 

    按照和清政府的租借条约,德占青岛99年。所以,德国殖民者登陆之初,它的城市规划建设几乎按照100年的高标准设计、施工。1914年德国人败走青岛,带走了全部青岛城建档案,其中包括所有的上下水管网分布图纸。生活用水在战事中遭到破坏,日本人自己修不了,只得专门招募德国技工修复上下水管网。在青岛主权被中国收回之后,德国政府才把这些档案图纸交还中国。 

青岛历史学会副会长于佐臣说:“我第一次感觉到德国人对青岛地下水网的重视,就是从这件事情开始。在德国人看来,这不单是市政建设,而是上升到了国家关系的层面。”德国人之所以在青岛煞费苦心是有原因的。于佐臣说,作为一个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德国力图把青岛建成一个样板殖民城市,显示自己的强大,以此与英法竞争。因此不惜代价采用了最新的科学技术,运用国家干预及军队管理,在市政规划、行政管理、路网建设、卫生保健等方面,都采取了若干新政策。“这对青岛形成现代化城市起到了重大影响。” 

作为公共卫生问题看待的下水道

    按照《胶澳发展备忘录》记载,最初德国人在青岛铺设地下水网,是作为公共卫生问题考量。在德占青岛之前,青岛只是一个有2万人的自然渔村,没有地上水管,更没有下水道。为改善糟糕的卫生环境,登陆之初的德国人,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城市改良计划,他们要把青岛建设成为“接待南部欧洲病人的疗养地”。 

初来乍到,殖民军水土不服。1898年10月进入雨季后,德人中间经常发生肠炎,此病在欧人区和驻军中多有发生。备忘录显示,德国人认为大肠杆菌和痢疾流行,可能是以下两个原因造成的:土壤和饮用水污染、居住环境的拥挤。

或许从这一年开始,德国人意识到了与供水系统同步建设排水系统的重要性。因此《胶澳发展备忘录》明确提出,“通过中央输水管道提供保证安全的优质饮水,扩建下水道网,以及清运中国人的垃圾等,都是面临的紧迫任务。”这是《胶澳发展备忘录》第一次提到筹划中的青岛下水道建设,并且在今后每年度的报告中都作为重点项目陈述总结。此后几年间,关于饮用水和地下管网的建设,一直未有中断。 

原青岛图书馆馆长鲁海说,德国人采取的措施是带有歧视性的:禁止中国人在欧人区落户。青岛被划分欧人区,鲍岛则划为华人区。而地下管网的铺设工程,首先在欧人区开始。这是青岛第一次大规模铺设下水管道的开端。青岛地势南低北高,丘陵地貌,这条线顺山势集中在南部老城区沿海一线。主要是在地下埋设暗渠。从1899年开始铺设,一次就铺了3500米。鲁海记忆最深的是,在沿海栈桥两侧挖了雨水排泄口,直径2米,大人都能钻进去。为了防止海水涨潮倒灌,利用了地势坡差,出口高于水平面。曾有市民跟随向导顺利穿越暗渠,“但现在已经严禁出入了,尽管还能排水,但—般人连入口也不知道在哪里。” 

    按照熟识青岛历史的于佐臣分析,德国人修的地下排水设施主要有两种形式:地下是管道和暗渠,地上是明渠。第一批修建的暗渠集中在龙口路、江苏路、安徽路、中山路一带。德人总共修了12个排水系统,相互独立又彼此连接,暗渠总长度为5464米。档案显示,暗渠都是埋在地下2米,直径最粗半米,细的如同手腕粗;管道则是用烧制的陶瓷管,每截2米左右,带螺丝口。管道接口麻纱外面沥青封口,一般多为一米半到2米长的短管,方便检修。明渠和暗渠,每隔50米就修道挖隧道,用雨篦子分流,挡住随雨水冲刷而来的泥沙。这套系统基本覆盖了青岛老城区,现在在青岛西部老城区,100多年前修建的暗渠至今还管用。

 

雨污分流,今天很多中国城市做不到

    显然,最早修建的下水管道主要是为了排雨。《胶澳发展备忘录》1899-1900年度报告提到:目前完工的下水道仅供疏导雨水之用,而粪尿等还要靠粪桶清除。“华人清理者没有完成好他们承担下来的工作。他们要对及其杂乱无章和肮脏的环境负责。但是,若要至于更严格的要求之下,他们索性就不干了。”暂时安排的清运方法是,用马桶倒入铁罐再拉走,计划将来把粪便、家庭污水与雨水分离,并由下水道排走。这是德国人第一次明确提出了雨污分流的概念。青岛污水治理专家、麦岛污水处理厂总设计师姜言正评价说,雨污分流的规划是非常先进的,修建单独的污水管道,进行分类处理和排放,保障雨水管道的畅通,尤其是100年前能意识到到这一点非常不易。“即便在今天,国内很多城市也做不到这一点。” 

    雨污分流的工程从论证到完工持续了5年之久,德国人显示了特有的耐心。1901年的备忘录记录:粪便和污水依然直接排放到海中,而污水下水道已进行了招标,计划施工。而下一年的备忘录显示,这项工作终于有了眉目:把排放污水和建造下水道的工作,交给了一家德国公司。建筑工程大约需要2年时间完成。与此同时,“雨水下水道与街道扩建同步”。“德国人的规划很长远,目标明确,提出了地上和地下同步进行的概念。”这让姜言正很感慨,目前中国的许多城市,都是小区或者道路建成了,才想起地下没有铺设管道,不断地挖,被民间笑称“扒路军”。 

    1905年,雨污分流的下水道投入使用。备忘录显示,光本年度,就“铺设了670米的水泥下水道,2296米的蛋形型材管水泥管道,1144米的陶管管道,将116座楼和院落接入了下水。”姜言正说,通过比较可知,德国人修建的管道,比如今城市大多数管道胸径都宽大。现在城市的问题是,“道路太拥挤了,不可能加大管道胸径专门用于排水。”他建议,可采用另一种方法,多建水处理厂,加大污水分流。 

    据报载,前几年青岛城市施工,在老城区挖出的一段德制下水陶管居然砸不破,而后期的管道已经锈迹斑斑。包括古力盖,德国时期的至今完好如初,并且设计巧妙,不易被盗。这成为德国制造质量可靠的又一佐证。类似的细节还有,德国制造的雨水管道带有反水阀,这样一来雨水冲刷的脏物只能进入雨水斗,而不会进入管道,因此不会造成管道堵塞,脏物也便于清理。管道堵塞的少,古力冒溢的就少。反水阀还能避免管道里的臭气散发到空中。 

    此前,无论雨水和污水,德国人是直排式的,直接加压排放到远海。1905年的备忘录则提出改变这一状况,特别提到,随着污水的积累,开始建立污水收集,并且建立了排水泵站。当年德国市政当局在青岛西部城区共建了5座泵站,太平路泵站是现存唯一的一座,除更换了一些老化的配件外,从水泵到房门、青石台阶等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太平路泵站至今仍可手动操作。地下管网雨污分流之后,粪便污水跟雨水实现了分流。于是德国人在青岛建立了两个污水收集点。


汉堡排水系统曾领跑欧洲    德国规定路面透水标准

    1842年,德国汉堡开始修建遍布全城的排水系统。该系统还包含一个冲水系统,每周利用潮水清理主要的下水道。这种排水设计理念很快就作为样板,被欧洲和美国的其他城市效仿。汉堡的这个系统是欧洲大陆上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城市排水系统,因此具有里程碑意义。 

    如今,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德国全境共有515000公里长的排水管道,可以环绕地球13圈,每年可以处理94亿立方米的污水和雨水。其中46%的排水系统为雨污合流,33%的为污水专用,21%的为雨水专用。在排水系统上,德国人的严格和严谨体现得淋漓尽致,从成本计算、工程设计、项目施工,到相关设备,都有严密、详细的标准,真正做到了标准化、一体化。 

    德国所有城市如今都有现代排水设施,修建的年代虽然不同,外观上也有所不同,但执行的标准是一样的,而且还有全国统一的标志,配套设施也很完善。例如,清理雨水排水系统的全自动工程车,会定期清理系统里的污垢。这些工程车速度快,效率高,多由奔驰、曼恩(MAN)这样的德国大厂生产,质量、技术都极为可靠。 

    德国的雨水排水系统,最出色的是透水路面的设计。德国的设计者认为透水路面益处多多,不仅解决了积水问题,还有平衡城市生态系统的功能。比如,雨水由透水路面渗入地下,可补充地下水资源。透水路面还保证了路面的透气性,让地面冬暖夏凉。特别是透水地面的孔隙多,增大了地表面积,对粉尘有较强的吸附力,既减少了扬尘又降低了噪音。 

    早在1973年,德国联邦交通部就制订了《路面结构内部排水系统设计指南》,所有重要路面都要设置内部排水系统,否则须追究相关人士的法律责任。目前,德国新的《混凝土路面砖》标准中规定:“如果制造有面层的路面砖,面层混凝土必须与基层混凝土牢固黏结,并有 10%以上的孔隙,使水能够渗入地下。” 

    高速公路是德国人的骄傲,在排水方面更是如此。豪雨过后,艳阳高照,路面仅有的一点积水迅速蒸发,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水汽,好像进了桑拿房,足见德国排水系统的高效。 


德国城市排水沟模拟天然河道

为提高城市抗涝能力,德国近年来开始推广“洼地——渗渠系统”。这种新型雨水处理系统包括各个就地设置的洼地、渗渠等设施,这些设施与带有孔洞的排水管道相连,形成一个分散的雨水处理系统。这样,低洼的草地能短期储存下渗的雨水,渗渠则能长期储存雨水,从而减轻了排水管道的负担。 

另外,德国城市的地表明沟通常模拟天然河道,设计得蜿蜒曲折,这既构造出美丽的城市景观,又增加了明沟传输的雨水量。此外,德国城市的居民区一般采用人工湖或构造水景观,或者通过绿地、花园或人工湿地来增加雨水储蓄能力。家庭中还设有蓄水池,私宅小楼在自家院内地下建雨水排渗坑。总之,德国将城市防涝、城市美化和环境改善三者融为一体,不但实用,而且美观。 

本报主编是青岛人,他提到一件事情:几年前青岛的下水道出现故障,需要新的零件。后来根据图纸看到,德国人当时在下水道里的不同地方存留了许多备件。这些备件涂油密封保存了上百年,现在打开后依然铮亮如新,可以立即使用。长久的考虑才能有长久的安全。

在现今社会,很多城市的掌权者愿意大兴土木,修建各种高楼大厦和宽阔的道路。这些地面上的成绩,人们可以一目了然,成为其面子工程。但是,修建下水道却没有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需要开挖地沟,造成交通堵塞,居民抱怨不断。所以,没有人去认真地修下水道了。但是,上天不是可以随便糊弄和忽悠的。它会下雨,让大水来检验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准。而北京以及许许多多的中国城市,在大水面前的考试,均无法通过。这让我们的执政者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未雨绸缪,在修建大楼和道路前先将下水道修好,尽管这样会放慢高楼的成长速度,但却能万无一失。

顶:14 踩:1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9 (4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4 (46次打分)
【已经有47人表态】
3票
感动
9票
路过
6票
高兴
7票
难过
3票
搞笑
5票
愤怒
5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