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经济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全球指望德国拯救欧元 德国何去何从?

热度215票  浏览8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7月03日 10:03

 

本报综合报道:《明镜》周刊618日报道说,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的20 国集团峰会上,欧元危机成为核心议题,而德国成为解决危机的关键几乎是会议的普遍共识。迄今为止,默克尔对大多数的危机解决方案都不认同,但她的压力越来越大,一个反默克尔的统一战线正在形成,德国面临被孤立的危险。

 

除了拯救,别无选择

 

默克尔没有选择。德国已经为维护欧元区投入了数亿欧元,三分之二的德国人反对柏林承担更大的风险,而默克尔的执政联盟对于继续向纳税人增加新的负担也越来越感到不安。

默克尔仍然顽强地抵制欧盟提出的各种危机解决方案,例如,欧元债券,它一旦出台,像意大利和葡萄牙等国,就可以避开国际社会对政府开支的有效监管,大量增发新的债券,因此遭到德国的强烈反对。正如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所说,“如果债务分享,责任和控制权也应该相互统一”。而这恰恰是目前各种救助计划所缺乏的。无论是欧盟提议的“欧盟存款保障计划”,还是“共同债务偿还基金”,事实上是在限制援助国的责任,为德国增加新的负担,却无助于解决危机国家的问题。

 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提出的“欧洲债务偿还条约”正赢得越来越多的支持,德国社民党和绿党,以及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都表示支持,但这是一条歧路。事实上,除了意大利,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从中真正受益,而德国将不得不将6000 亿欧元债务转移到偿还基金,由于基金利率较高,德国的额外损失将每年超过100 亿欧元。“共同债务偿还条约”在削弱货币联盟中的强国的同时,无力加强弱国,只会让欧元区经济更加动荡。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提出的“银行联盟”计划,遵循同样的逻辑:将债务共同化,然后再讨论后果。巴罗佐同时希望将国家存款计划合并为一项单一的欧洲基金,欧洲央行和欧元集团将在几周内就这一计划拿出具体方案。

尽管计划还处于讨论阶段,但在德国已经引起混乱。反对者担心德国纳税人的钱将被用于填补其他国家的漏洞,而德国却无法对这些国家的银行施加任何实际的影响力。

但是,放弃欧元也不是一个办法,对德国银行来说,这将是一场灾难。截至去年年底,德国银行手上拥有8000 亿欧元其他欧元区国家的债券,更不用说他们在这些国家还有银行和公司贷款。德国保险公司和企业在其他欧元区国家的资产估计也高达3000 亿欧元。

除去金融风险,经济上的风险也不容忽视。Ifw 预测,如果欧元区瓦解,第一年,新德国马克将升值30%,从而导致德国出口下降12%,国民生产总值下降7%

为了应对德国的顾虑,欧盟近日又提出一个缩水版的欧洲债券,名为“欧元国库券”(eurobill)。作为欧元共同债券,它的支付期较短,数量有限,各国在其国内生产总值一定占比幅度之内,可以利用“欧元国库券”来借款,破坏规则的国家,将在下一年的债券交易中出局。

这一概念能够为欧元区领导人提供一个喘息的空间,但仍将增加德国的借贷成本。默克尔的压力不会消失,对于德国应该承担责任的呼声将一浪高过一浪。

 

德国能拯救欧洲吗?

 

 默克尔不情愿为其他国家的债务买单,这可以理解,但另一方面,德国的经济无法一直保持强劲,单靠德国无法对整个欧元区进行援助。

 这种想法很诱人。代价越来越大;上周末,欧洲领导人向西班牙提供了高达1250亿美元的援助,以支撑其岌岌可危的银行。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实施紧缩政策,妨碍复苏,扮演着欧洲守财奴的角色。如果德国愿意打开钱包的话,欧洲的不稳和痛苦就会减轻。也许吧。但这种诱人的理论也许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它夸大了德国的能力,低估了欧洲的问题。隐秘的真相也许是,即使德国愿意,它也无法拯救欧洲。

我们先从事实入手。德国是欧元区(17个使用欧元的国家被称为欧元区)的经济巨人,其经济总价值占欧元区整体经济的27%。德国四月份的失业率为5.4%,而欧元区平均失业率为11%,相当于德国的两倍。全球投资者对德国十分信任,以至于该国10年期政府债券利率被压低至微不足道的1.3%。

德国能做些什么?首先,德国可以刺激其自身经济发展,从而寄希望于溢出效应帮助欧洲其他经济体。其次,德国也许可以接受"欧元债券"。该债券由欧元区所有17个国家做后盾,而实际上将由德国进行担保。欧元区较弱国家将因德国的高信贷评级而获利;他们能够以较低利率进行借贷。

最后,德国可以敦促欧洲中央银行——相当于美国的美联储——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以支撑岌岌可危的银行系统和提升经济增长速度,虽然这样做会导致德国通胀水平有所上升。

不幸的是,这些措施的效果将十分有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一份报告称,“内需的上升不太可能为其他国家的增长提供多少支持。”理由是: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对德国的出口分别仅占四国GDP3%、3%2%和1%。

至于欧元债券,只有在大量发行的情况下,它才能发挥明显作用。2011年,欧元区GDP总值为9.4万亿欧元(约合11.75万亿美元)。发行100亿或150亿欧元债券于事无补。但大量发行欧元债券可能损害德国的信贷评级。美利坚大学的德国问题专家斯蒂芬·西尔维亚说:“欧元区其他任何国家的借贷利率都会下降,而德国的则会上升。”

 确实,德国拯救欧元区的代价将是巨大的。投资公司卡梅尔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份报告称,德国所付出的代价将超过5000亿欧元,这笔资金将使德国国债占GDP比例从2011年的81%上升到103%。这份报告的题目是《注意点儿!宝贝:德国的风险比你想象的大》。

 没错,也许欧洲中央银行可以促进稳定,防止情况进一步恶化,它向银行系统提供储蓄保证。但由于欧洲中央银行的基准利率为1%,进一步降息也许无法对经济增长起多少作用。如果德国(劳动力市场吃紧)和债务国(劳动力市场宽松)之间出现通胀率差异,那么债务国将更具成本优势。但这需要耗费很多年时间。

 

德国人对拯救欧元看法不一

 

德国现在可以做些什么?关于这一点,言辞和现实之间有巨大差距。可以理解,默克尔不情愿为其他国家的债务买单。调查显示,约有80%的德国人抵制欧元债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德国经济也许无法一直像现在这般强劲。实际上,德国的低出生率(每位妇女平均生育子女数为1.4个)决定了今后德国的劳动力人口将不断下降。仅在10年前,德国还被认为是欧洲的“病人”,面对前苏联集团国家的低薪工厂,德国丧失了竞争优势。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托马斯·克莱内-布罗克霍夫说:“从巴伐利亚到捷克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几乎可以听到德国工业化经济东移的声音。”但德国对此做出了调整。工会和企业对薪水实施限制。从1996年到2007年,德国工人平均年工资涨幅为0.9%,相比之下,欧元区工人平均涨幅达到2.4%。德国通过努力使竞争优势出现巨大转变。

 在德国人看来,如今其他欧洲国家必须进行调整,适应新的令人不快的现实。其中首要的是,许多欧洲国家的经济不再强大,已不足以支撑它们的福利制度。经济增长过于缓慢、人口老龄化,而养老金和医保体系的压力太大。它们必须削减福利或增加税收,而与此同时,它们还要避免这些措施对经济增长和社会结构造成太大的损害。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要有丰富和稳定的信贷来源:即可以允许陷入困境的国家以低息借贷并对政策做出必要调整的救助基金。迄今为止,欧洲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只是一系列的权宜之计,向西班牙提供贷款就是最新的例子。

然而,德国的富裕程度不足以支撑这样的基金。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总量与德国的经济相当。如果法国陷入困境该怎么办呢?只有美国和中国及其他拥有大量外汇储备的国家才能建立起这样的基金。目前从政治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种局面又折射出全球危机。

 

德国执政党和反对党就财政契约达成一致

 

    《法兰克福汇报》6 21 日讯经过数周谈判,德国政府和反对党星期四就欧盟财政契约达成协议,从而为财政契约在联邦议院获得通过扫清了道路。作为交换,联邦政府承诺将采取新的促增长政策,推动实施欧洲金融交易税。

    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表示,他将向其党团建议同意整体财政契约。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对这一“立足于可持续增长和就业的契约”表示赞同,并称为了战胜经济危机,欧洲必须“放弃单纯的节俭政策”,这是危机管理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是,德国政府并未能做好准备就债务偿还基金做出建议。

    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施泰因迈尔同时对金融交易税表示赞同。他认为,即便是金融交易税不能够在欧盟27 国实行,只要能获得欧元区17 个成员国中9 个国家的法定的最低支持国数量,德国就将极力推动金融交易税的实施。绿党主席蔡姆·约茨德米尔称,在达成一致后应该立即开始征收金融交易税。

由于财政契约涉及改变德国宪法,需要联邦议院三分之二的多数票通过,默克尔必须通过谈判以获得反对党的支持。同时,默克尔还必须在参议院获得16 个联邦州的三分之二多数票支持,联邦政府与各州的谈判将在星期天举行。德国联邦议院将在6 29 日就财政契约以及5000 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ESM)举行投票。

德国的一些政党已经对欧盟财政契约提出了违宪控告。德国宪法法院的发言人称,德国宪法法院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读、调查大量材料,并请求德国总统高克给予欧洲稳定机制的签署以更多的时间。对于此项永久性欧元救助伞机制,左翼党派和其他议员已经提出多项诉讼。

    德国总统高克表示,鉴于德国宪法法院的请求,即便获得德国联邦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欧洲稳定机制和财政契约得以批准,他暂时也不会批准这两项提议。(同济大学《德国快讯》)

 

欧债危机有助于德国平衡预算

 

    《明镜》周刊6 14 日讯欧债危机,输家很多,而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德国。投资者将德国债券视为最安全的避风港,促使德国借款利率逐渐走低,甚至投资者要倒贴钱给德国。

    据基尔世界经济协会(Ifw)下属的研究机构基尔经济学公司统计,由于德国债券的低利率,在2011 年和2012 年,德国总共节省150 亿欧元,仅2012 年,德国在利息支付上就少花了100 亿欧元。经济学家预计,德国有望在2013 年实现财政平衡。

    伴随欧债危机的加深,投资者对于作为安全避风港的德国债券需求日益高涨,推动德国债券利率创下历史新低。6 13 日,德国拍卖的10 年期债券,利率仅为1.52%,按照目前1.9%的通胀率调整计算,投资者实际上做的是亏本买卖。

    这一数据为批评德国的人提供了新的依据。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和政界人士要求德国在解决危机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但德国政府不愿意屈服于外来压力,德国总理默克尔14日在联邦议院说,所有解决危机的建议,如果不考虑德国的承受能力,最终都只是“空话”。

当务之急,不是找到最快的解决方案,而是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逐步建立欧洲政治联盟。“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弥补(1999 年引入欧元时)未能做到的事情,结束新发债券的恶性循环,严格按规则做事。”(同济大学《德国快讯》)

 

德国对欧盟财政联盟计划反映冷淡

 

    626媒体报道称,德国对欧盟方面提出的一个区域财政联盟计划的路线图给出了相当冷淡的回应。

    欧盟主席范龙佩和多名欧盟高级官员提出了一个旨在实现欧元区更紧密融合以及建立一个银行联盟的方案。周二公布的这份十年期路线图以实现统一银行监管和存款保险为目标,并宣布要进行“以标准为基础和阶段性的”行动来实现区域共同债务发行。方案还建议对货币联盟成员国年度预算和债务水平制定上限。

    德国副外交部长迈克尔林克(Michael Link)则是在卢森堡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计划的)多个部分读起来更像是愿望清单”,这组建议“更倾向于实现多种模式的共同债务,但是在改善预算控制方面有太多不足”。

    迈克尔林克代表德国政府作出的这一冷淡回应使得欧盟各国在62829日的峰会期间将厘清区域走出目前正在造成经济动荡恶化,并威胁到货币联盟存续的主权债务危机的道路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这轮峰会也将是2010年初以来,欧盟试图解决债务危机问题的第十九次高峰会议。

    以欧盟主席范龙佩为首的这组高级官员包括了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欧洲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以及欧元区财政部长会议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尔。

    欧盟方面周二提出的这份七页长的计划相比之前媒体报道所引述的草案也没有给出更多细节。文件显示,欧盟认为欧元区国家应该“致力于寻求在某个国家违反财政规则是被要求修正预算方案,并时刻谨记确保社会公平的必要性。”媒体之前报道引述的草案中显示,这个方案还要求各国授权欧盟总部在成员国违反财政纪律时对该国的预算方案进行修改。

    德国总理默克尔26日在自民党议会党团会议上再次严词拒绝欧洲债券,她说,“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推行欧洲债券。

    据媒体当天报道,在欧盟首脑会议前,默克尔表示在德国过去60年历史上从没有过债务共担一事,这次也不会对欧洲国家的债务实行共同分担。

    默克尔的此番表态令人震惊,因为尽管她和德国内阁部长一再重申反对欧洲债券,但此前的官方表述是债务共担“目前”不是克服危机的正确方法,但原则上从未排除推行欧洲债券的可能性。

    据悉,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拉吉、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以及欧元集团主席容克当天在一份战略文件中共同要求,在欧元区采取债务集体分担的方式来解决目前的欧洲债务危机,并呼吁共同为银行存款作担保以及发行共同的债务票据。

顶:12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06 (6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3 (52次打分)
【已经有76人表态】
14票
感动
7票
路过
9票
高兴
28票
难过
8票
搞笑
2票
愤怒
5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