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走近德国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上帝之手

热度410票  浏览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8日 12:21

专栏前言 

(由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CEVIA组办)

 

在德国,所有公共场所都有专为残疾人设置的专门通道、卫生间、停车位。这个重视人文精神的国度,总是试图从细微处体现对个体生命的高度尊重。经常看见德国的残疾人,或坐着轮椅或牵着导盲犬,平静自在如正常人一样出入在公众场合。他们的脸上没有多少失落,生活也并不沉重得无法承受。在他们表面看来与正常人无异的生活背后,有多少人为这些残疾人做出了默默无闻的贡献和帮助呢?作者田心的<<上帝之手>>,为我们从家庭的角度打开了一扇窗户。凭借强大的爱和对生的执著,父母是孩子积极的守护天使,也是上帝之手。

 

田心

苏西是个又高又瘦的德国女人,短短的褐色头发迎风飘扬着,很是飒爽英姿。每天清晨你会看到她在小区里跑步,用手巾盖住头发,只露出高而宽的额头。网球场上也经常活跃着她苗条的身影。几乎每天,苏西会带着她的两个儿子去游泳,穿着比基尼,一轮“游泳圈”都没有,俨然是维尼斯海滩的美女救生员。

苏西是个地道的运动健将。她和她的先生马里安早年都是德国国家射击队员,代表西德参加过奥林匹克运动会。只是西德的国家队员,都是“业余”的,没有体委的“铁饭碗”,一般都得自理生计。战绩平平、或者年纪大了,都得转行,糊口谋生去。

苏西转行后当上了会计,马里安成了机械修理师。从青少年时代的战友到成人后结为连理,苏西和马里安是真正青梅竹马的一对。结实敦厚的马里安爱开玩笑,翘翘的鼻子,嘴角也翘成弧线,让人觉得他整天在笑。等他真的笑了,连眼睛都弯成了新月,象座西式翻版的弥勒佛。苏西则轻巧地在一旁,若无其事,偶尔还撒撒娇。

他们一家搬到我们这个小区才半年,却已经颇为众人注目。“焦点”是他们的儿子们。大儿子汤姆九岁了,在德国学校上小学二年级,长得高高大大,比同学们都高出整整一个头,爱大声说话,有时会颠着脚尖走路。斜视的一双眼睛,戴着眼镜,你却不知道他到底在看哪里。一张嘴说话,你马上就意识到他在“舔舌头”,所以的“嘘”都成“S”。游泳的时候,我们惊讶地发现,他的整个肚皮贯穿着一条巨大的“井”字型的伤痕,恍如玛丽•雪莱笔下的法兰肯斯坦科学怪人。汤姆还有个“抽筋症”,他经常会使劲地又闭又眨眼睛,如此使劲,以至于他的鼻子也跟着抽动。当他碰到特别棘手的难题时,他还会打自己的脑袋。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汤姆是无辜的,因为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班上的同学却不无惊讶地看着这位新来的“怪人”。

小儿子马克七岁了,刚上小学一年级。他是个矮小瘦弱安静的男孩,戴着一副小眼镜,常常一声不响地独自玩电子游戏。对同学,他总很友善,爱说“朋友,我会为你做一切!”,很有点大侠的豪气。很多同学都喜欢他,约他玩。可这个世界对马克来说太吵,太快,太强大。马克很容易疲倦,注意力不集中。他就象一只小老鼠,最爱呆在窝里,花大半天的时间去啃一小粒花生米。

这两兄弟,不是平常的男孩。尤其汤姆,这么触目的外表,九岁了,怎么还在念小学二年级?德国学校的不少家长、甚至老师都开始嘀咕“这种孩子应该去上特殊学校!怎么可以来上这个德国海外学校?他的家长不付责任!”

德国的特殊学校,相当于中国的残疾人学校。除了聋哑人得上专门的聋哑学校,德国的特殊学校针对任何弱智、残疾人士。汤姆在德国的一所特殊学校上了三年级,现在来这所普通德国学校,老师已经特地把他降了一级。汤姆的智力发展其实很正常,所以现在重读二年级,他学习得很轻松,门门功课优秀。他实在没必要非上特殊学校不可。

自从马克上小学后,苏西整个上午就有了空闲的时间,她寻思着要重新开始工作,先干半天,慢慢地进入职业的轨道。小区里有家庭主妇听说了苏西的打算,翻翻白眼,嘴一撇,不屑地说,“要工作?她不如在家好好教育这两个可怕的男孩子!”

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德国是个对残疾人很尊重和体谅的国家。所有公共场所都装有适宜残疾人活动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城市都花巨资改造老式火车站头,添建电梯和电动滑梯,以方便包括残疾人在内的体弱者。不少幼儿园和学校同时接收发育正常和残疾的孩子,称为“一体化”试点单位(Integration),提倡包容残疾人。而事实上,当生活中真的出现一个残疾人,近距离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人们的反应往往和理想境界差一大截!

其实苏西和马里安是少见的全身心投入的父母。他们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两个儿子身上。骑马、游泳、打网球、踢足球、练空手道,只要孩子们表现出一丝兴趣,他们就不遗余力花钱花时间送他们去学。他们练的最多的是骑自行车,因为汤姆需要这个运动,以拉松脚后跟的韧带。

汤姆和马克患的到底是什么病呢?苏西平心静气地向我诉说着往事。汤姆是个早产儿,早了整整十个星期,医生把他放在保生箱里养了七个星期,做了两次大手术,把扭曲错位缠绕在一起的十二指肠理正。之后还抢救了一个星期,到最后情况还是恶化。医生无计可施,只好通知苏西和马里安,做最坏的准备,并约定了神父来做最后的祈祷。“但是,我们的汤姆是个不息的奋斗者!他活下去了!”说这句话时,马里安的眼睛闪闪发光。“还有上帝,是上帝之手给了他力量!”苏西衷心地说。

汤姆就象悬崖绝壁上的一棵小树,虽然顽强地活下去了,但是恶劣环境还是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左眼的视神经没有发育完全,所以左眼的视力明显的差,得靠后天的纠正。他的脚后跟韧带也没有完成发育,短一小截,所以汤姆走路得颠着脚尖。他小的时候,苏西坚持每天和他做牵引操,一天三次。工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汤姆走路,几乎与常人无异,有时累了,才又颠着脚尖走路。至于他多动急躁、不能集中精力,感谢现代科学,可以用药物治疗。所幸的是,汤姆的智力发育完全正常,接受能力很强,能很快地掌握各种技巧。

马克是如期出生的。只是在生的那刻,出了一系列的麻烦和并发症,苏西自己发高烧,奄奄一息。马克一生下来,连一个哭声都没有,抢救了几分钟后才活过来。而这救命的几分钟,正是马克的大脑缺氧的时间!后遗症就是,从此马克的视力差些,发育慢些,反应缓些……

苏西的故事,我听得目瞪口呆,惊心动魄。都说出生是一次冒险。苏西冒险的代价可太大了!这么多的不幸碰在一起,可苏西和马里安从来没有怨天尤人,甚至旁人怪异的表情都没有破坏他们的好心态和积极态度。是运动健将的良好素质造成,还是他们对上帝的虔诚信仰使然?

苏西总是说,“上帝之手在助我一臂!”

“不,苏西,你和马里安就是上帝之手!”我由衷地说。 

 

 

顶:36 踩:2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76 (10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122次打分)
【已经有125人表态】
20票
感动
12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6票
难过
14票
搞笑
16票
愤怒
18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