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财经点评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欧元区跨境支付系统:粘合剂还是火药桶?

热度162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4月17日 10:16

 

张丹红

研读德国央行联邦银行的资产债务表是一位87岁老人的最大爱好。是他在2010年底首先发现了一笔可疑的巨额账目,其名目是“Target2”— 第二代欧洲支付系统。当时,联邦银行对这一系统的债权高达3260亿欧元。这位老人没有精神失常,顶多患了终身职业病他是前联邦银行行长施莱辛格(Helmut Schlesinger)。

当他发现2007“Target”账目下的数字还接近于零时,决心查个究竟。施莱辛格给联邦银行打电话,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于是,他把这项科研任务交给了慕尼黑经济信息研究所的所长汉斯-辛恩(Hans-Werner Sinn)。辛恩教授和他的同事沃尔莫斯霍伊泽(Timo Wollmershäuser)也是两眼一摸黑。什么是Target2?为什么会在三年之内发生如此规模的积累?债务人又是谁?

因为没有什么现成的文献可以依据,两位学者只好在欧洲央行和欧元区各国央行的数字密林中探索。一年之后,他们得出惊人的结论:联邦银行几年来向负债国提供没有任何民主合法性的危机援助,给德国纳税人带来高不可控的风险。

TargetTrans-European Automated Real-time Gross settlement Express Transfer System的缩写。这真是个绝妙的名字连经济学者都在它面前却步,普通百姓就更是丈二和尚了。这也许正是此项发明专利人的用意。仔细揣摩,还真是名副其实。Target1999年欧元诞生之后开始实施的成员国之间大笔款项的实时支付系统。200711月,欧洲央行引入优化的第二代Target系统,使欧元区内部资金流通畅行无阻。

假如一家希腊公司向一家德国企业购买10辆总值一千万欧元的卡车,并非希腊人开户的希腊银行向德国企业的开户银行真正汇出这笔款项,而是由两国央行结账。因此,在卡车生意结束之后,德国联邦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多了一千万欧元的债权,希腊央行则增添了同样数目的债务。在危机爆发之前,这完全是小事一桩。另一笔希腊对德国的出口生意或是流入希腊的私人资金很快就使两国央行的Target账目趋近于零。

2007年以来相继爆发的银行危机、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使欧洲货币同盟的跨境支付系统完全失调。原因是希腊、葡萄牙等南欧国家的连年经济衰退直接打击出口,加大了本来就已存在的贸易逆差;另一方面,这些始终在崩溃边缘转悠的国家对投资者来说失去了任何吸引力。不仅如此,但凡有些资产的本国公民早已将自己的积蓄转移到了以德国为首的安全地带。而跨境支付系统的正负账目正反映了欧元区内部的资本流动方向。自施莱辛格发现可疑账目的一年多以来,德国Target2债权又增添了2000多亿,达到大约5500亿欧元。与荷兰、卢森堡和芬兰的债权加在一起,总数将近9000亿。与此相应,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Target系统的债务也以令人晕眩的速度上升。

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更加剧这一趋势。在两个月之内,央行两次向银行空投一万亿欧元。欧元区各国的央行甚至可以自己决定用什么来作抵押。风险下放意味着联邦银行等债权国央行不只被迫资助债务国的贸易逆差和资本外流,而且为此得到的不过是劣质担保。

因此,德国联邦央行行长魏德曼不久前致信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要求希腊等国对其在跨境支付系统内的债务做出额外担保。这封信激化了德国国内有关Target系统蕴含风险的讨论。如何降低风险或控制支付系统的债权及债务的进一步膨胀,德国经济学家有诸多建议。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克雷默尔认为希腊等国可用黄金及外汇储备做额外担保,不过由于Target系统中的债务国占了欧元区中的一多半,欧洲央行理事会不可能通过类似的决议。另一个建议是欧洲央行结束量化宽松政策,这无异于对欧元区宣判死刑。

尽管缺乏改变现状的途径,德国央行行长的信仍然极具爆炸性。它说明欧洲央行理事会中讲话最有分量的成员对行长的政策一肚子不满意,同时表明欧元区最大央行的负责人对欧元的前景不甚乐观。因为如果欧元区安然无恙,支付系统一时失衡不值得大惊小怪。而只要有一国离开欧元区,风险就变成了巨额财政负担。

如果希腊债务无序违约(这种可能性并未因债务减记而变小),该国央行通过Target系统拖欠其他国家央行的1070亿欧元债务只能一笔勾销(因为这笔债务的主要担保是发了霉的希腊国债)。按照比例,德国央行需承担的损失将近300亿。这项当于德国年度预算的十分之一,数目不小,但是可以承受。如果欧元区解体,欧洲央行便失去生存的理由,联邦银行手中的坏账就激增到5500亿了。这相当于德国两年的财政预算。加上在欧元救助基金当中承担的份额,至少会让德国伤了元气,但也许还不至于破产。

回想德国议会几度为希腊救助方案表决,其涉及的数目(1100亿和1300亿欧元)与Target系统的账目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难怪辛恩教授将联邦银行的变相发展援助上升到民主合法性的高度。

不管是否符合民主程序,现在的问题在于:欧元区仍然存在,因跨境支付系统而形成的债务和债权以每年2000亿欧元的速度增长。时间越长,欧洲央行、联邦银行以及以德国为代表的债权国就越承担不起货币同盟解体带来的打击,因而就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维持体系的运转。

因此,与其说欧元区跨境支付系统是火药桶,不如说它是一副粘合剂。它使欧元区成员国真正生死与共。

    (本文作者为德国之声经济部编辑,同时发表于财新网www.caixin.com

 

 

 

 

 

 

顶:12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8 (4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51次打分)
【已经有53人表态】
8票
感动
7票
路过
6票
高兴
7票
难过
6票
搞笑
4票
愤怒
9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