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德国经济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德国经济2012.04.16

热度162票  浏览6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4月17日 09:20

 

DIHK警告油价高企危及德国经济发展

DIHK(德国工商总会)警告高油价会造成经济风险。DIHK主席德里夫特曼(Hans-HeinrichDriftmann42对《图片报》称,如果每升油价格2欧元,经济景气将难以承受。能源和原材料成本高昂是制约经济发展的第一杀手。对于油价长时间一路飙升至高位,德里夫特曼要求政府限制能源税,以增强经济发展和消费者的购买力。

目前,德国政府正在紧密磋商出台应对措施。自民党上周末重提增发交通费,联盟党对此表示怀疑。经济部长罗斯勒对参议院提出的采取类似奥地利、澳大利亚控制油价的建议持谨慎态度,社民党则批评政府不作为。

 

德国零售商协会称,业内对前景表示乐观

 

    德国零售商协会(HDE45在杜塞尔多夫表示,欧债危机以及近期能源价格走高并未影响消费者购买情绪,零售业2012年开端业务状况稳定,一季度增长迹象明显。业内预期,今年全年营业额将增长1.5%。协会同时也表示,汽油和柴油以及其它能源价格持续攀升,将给零售业发展带来风险。

 

 

DIW:德经济将实现强劲增长 通胀率或保持在2%

  

  德国经济研究所(DIW)预测,德国经济将再次步入正轨,2012GDP预计增长1%,而明年德国经济有望实现2.4%的强劲增长。

  DIW所长费迪南德-费希特纳(Ferdinand Fichtner)指出,内需增加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他认为,就业市场的良好态势将直接增加工人工资,从而带动国内私人消费。由于欧债危机得到初步控制,企业对未来前景也更乐观,将雇佣新的员工。较低收入人群也将实现工资增长,同时他们也将使用其收入的大部分用于消费。

  此外,DIW估计,今年与明年的通胀水平仍将保持在约2%的较高水平。一方面德国内需增加,另一方面,由于员工工资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企业不得不将成本压力转嫁给消费者。费希特纳强调,在经济强劲增长面前,该通货膨胀率并不严重,但德国仍需提高警惕。

  

DIW:德国今明两年税收收入将明显增加

  

  德国各州及联邦政府2012年和2013年的税收收入将有明显增加。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的数据显示,今年德国税收将达596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9400亿元)。2013年德国税收将可能首次超过60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9670亿元),达到622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1500亿元)。

  DIW金融专家克里斯蒂娜--杜伊瓦尔顿(Kristina van Deuverden)称,较去年11月的税收预计相比,今年将增加47亿欧元的税收收入。2013年将增加90亿欧元。下一次的税收预计将于五月初在法兰克福进行。

 

德国大幅削减项目补贴光伏业供需失衡局面持续恶化

 

    德国下议院329通过最新议案,宣布从41执行一次性削减补贴后,5月起至11月底为止,光伏发电项目上网电价将开始按照每月1%的幅度进行削减。这意味着此前业界一直担心的德国大幅下调光伏项目补贴已终成定局。

    德国光伏市场需求占全球一半以上份额,补贴削减势必导致这一市场需求大幅下挫。在此背景下,国内众多一线光伏电池组件商却纷纷上调年度出货量计划,众多厂商均寄望于欧洲之外的新兴市场需求加速启动,但这一进程可能还需时日。基于此,有分析指出,光伏产品供需的失衡仍将继续考验众多厂商的生存能力。

    去年底欧洲特别是德国市场出现一轮光伏电站抢装潮,相关组件及硅片价格还因此小幅上调,业界期待此能成为光伏市场回暖的信号。然而,好景不长,进入2012年,包括原料多晶硅以及电池组件等在内的光伏产品价格继续开始下调。

    此番德国光伏补贴大幅削减,按照市场研究机构IMS Research预计,将直接导致欧洲装机占全球装机总量的比重比从去年的69%降至今年的50%。且根据德国政府预期,其今后每年光伏装机将控制在3.5GW以内,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市场需求将持续低迷。

 

德国最大太阳能电池制造商Q-Cells公司濒临破产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研发、利用太阳能的国家之一,新能源技术和应用长期以来领先全球。然而近些年,德国的光伏产业发展却遭遇了尴尬和难题。。

  去年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事故后,德国政府迅速顺应民意,及时关停了数个老旧核电站并且重申了2020年全部推出核能,重点发展以太阳能、风能等为代表的再生能源战略。对岌岌可危的太阳能战略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不过当时就有经济学家认为,这是回光返照,不过是给一个重病缠身的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挽救不了德国太阳能产业逐步没落的命运,很快短暂的回暖之后德国新能源板块再次进入了下跌的快车道。以世界最大太阳能电池制造商之一:德国Q-Cells公司为例,仅42当天就狂跌了40%,短短几年内从最高时的过百欧元缩水到今天的12欧分,由当初的财富制造者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钞票粉碎机。德国光伏产业三巨头的Q-Cells在融资无门、得不到国家财政援助又无法和债权人达成妥协的情况下,苦苦挣扎后终于在42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

汉莎航空:夜航禁令是对德国经济的一记重击

    德国电视一台44报道:德国联邦行政法院证实了针对法兰克福机场的夜航禁令,汉莎航空公司随即提出抗议,并称此举无疑是“对德国这一经济重地的沉重打击”。
   
汉莎航空主管克里斯托夫-弗朗茨指出,法兰克福机场作为欧洲最大的交通枢纽之一,将会因为这项禁令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德国是重要的出口和物流国家,对法兰克福、黑森实施夜航禁令,无异于剪短鸟儿的翅膀。”
    
德国航空运输业联合会(BDL)也对这项法规提出批评。联合会主席齐格洛赫称,这项决定属于政治法律决议的一环,因为它,德国航空业在前进道路上举步维艰。“这项禁令使法兰克福的发展前景愈加黯淡——阿姆斯特丹,巴黎,伦敦,迪拜,在这些位于欧洲和近东的法兰克福的主要竞争对手那里,都不存在这种夜航禁令。”

    此次禁令旨在消除夜间噪音对机场附近居民的影响,而汉莎航空则是禁令的最大受害者。根据公司的估计,夜航禁令将使汉莎货运年利润中的四十万欧元付诸东流。

国际产业闪摩托专利战,微软关闭德国配销中心

    为避免摩托罗拉移动所发动的专利侵权战争威胁产品供应的稳定性,微软宣布关闭位在德国的欧洲软体配销中心,并改迁至荷兰设置。微软发言人42宣布,欧洲软体配销中心的搬迁计划已在进行当中。                                       

    德国法院预计将于417,就摩托罗拉移动控告微软侵犯视讯技术专利一案宣布判决。在最坏的情况下,德国法院可能禁止微软从德国配销包括Windows 7等部分核心产品,此举将严重影响微软在其他欧洲国家的销售。摩托罗拉移动已由谷歌并购。

    近几个月来,德国法院已经变成全球手机、平板电脑厂及其支援的作业系统发动专利战争的主要战场。德国专利权专家及部落客Florian Mueller表示,在专利侵权诉讼中,荷兰法院不像德国法院一样轻易发出禁售令。相反地,荷兰法院更加谨慎评估禁售令是否公平且合理。

德国拟征年龄税应对人口锐减及老龄化危机

 

    德国是欧洲最大经济体,但也是欧洲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德国政府正在寻找额外的资金来源,用于日益增加的养老金和社会福利支出。德国的婴儿潮一代正在老去,而人口出生率却在持续下降。这意味着德国退休的老年人将越来越多,而接替他们工作的适龄青年却越来越少,担负社会福利和养老金重担的纳税人也越来越少。
   
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党已经起草一份议案,拟向25岁以上有收入的人群征收年龄税,让这些年轻的工作者帮助国家减轻越来越庞大的老年人群带来的负担。
   
据悉,目前尚未确定年龄税的税率,官方正在考虑将税率定为纳税人收入的1%。这笔税收不会被直接用于支付养老金,而是用于预防将来人口老龄化加剧造成国家无力负担迅速膨胀的社会保障支出。
   
德国联邦就业局预测,到2025年,德国工作人口将减少700万人。起草议案的古恩特.科林斯(Guenter Krings)说:我们必须考虑2030年后婴儿潮一代退休后如何应付健康和保险支出都大幅增加的情况。
   
年龄税计划将成为明年德国大选论战的新战场。反对派宣称,这项税收可能引发年轻纳税人对老年人的怨恨情绪。

 

德国与瑞士签署双边防避税新协定

德国与瑞士45签署新税务协定,防止德国公民将资产转移到瑞士各银行并瞒报收入以避税。新协定加大了对避税者的惩罚力度。

德国财政部估计,新协定的实施将在2013财政年度为德国带来约100亿欧元的财政收入。

根据协定,德国公民如在瑞士各银行的秘密账户拥有尚未申报的应纳税资产,可选择一次性缴纳额度占该项资产21%41%不等的个人所得税,以免于受到德国法律的进一步追究。同时,那些通过瑞士各银行的秘密账户继承遗产且不愿公开申报的德国公民,将被强行一次性征收50%的遗产税。

该协定还规定,德国公民对其在瑞士各银行的资产必须同在德国一样,缴纳占其资本利得26%的统一预提所得税。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表示,无论是在德国境内还是境外,德国公民在国家税收面前人人平等。

德国社会护理保险增幅扩大

    德国联邦统计局(www.destatis.de45报道,德国2010年健康支出总计2873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11.6%,同比增加89亿欧元(+3.2%),合每个德国人约3510欧元(2009年为3400欧元)。其中法定医疗保险1665亿欧元,占整个健康支出的58%,同比增长47亿欧元(或+2.9%)。2010年德国健康支出中增幅最大的是社会护理保险(+6%),增加支出12亿欧元达215亿欧元,占全年健康支出的7%

德国今年进出口有望突破2万亿欧元

    德国联邦批发和外贸协会主席安东·伯尔纳10日在柏林表示,德国今年出口旺盛,预计进出口总额有望首次突破2万亿欧元(约2.625万亿美元)大关。

    伯尔纳说,据联邦批发和外贸协会预测,2012年德国出口将增长6%,达到1.124万亿欧元(约1.475万亿美元);进口增长7%,达到9650亿欧元(约1.266万亿美元);外贸顺差将由去年的1580亿欧元增至1590亿欧元(约2085亿美元)。拉动今年德国出口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东南亚、拉美及北美等市场。

    伯尔纳认为,目前欧债危机阴霾尚未散去,它对实体经济的传染风险仍然存在。但总体而言,德国实体经济保持健康,机遇大于挑战。

    当天,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表明,今年2月份德国出口总额为913亿欧元(1198亿美元),同比增长8.6%

德国经济形势向好能源转型与劳动力短缺为障碍

    德国工商总会(DIHK)的预测显示:德国经济将持续向好。德国手工业联合会主席奥托-肯茨勒(Otto-Kentzler)也表示,德国手工业产值将增长1.5%2%。此外德国的就业率也达到了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奥迪公司表示今年将在德国招募2000名雇员,比先前的计划多出800名。
  DIHK主席德里夫德曼(Hans-Heinrich-Driftmann)表示,德国经济需要喘息,积蓄力量以及政策扶持来走出危机。他同时指出,能源转型和专业劳动力匮乏仍是经济发展的两大阻碍。
  德国雇主协会主席迪特-亨特(Dieter-Hundt)表示,企业已为员工的培训和深造付出了500亿欧元,但除了挖掘国内劳动力潜力外,引进外来专业人员的政策必不可少。

伊朗停止向德国出口石油

    德黑兰411报道,伊朗已经停止向德国出口石油,但报道未提及消息源。

    当天还报道说,伊朗计划停止从100家欧洲公司进口物资,以惩罚欧盟作出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制裁的决定。

    此前一天,伊朗宣布停止向西班牙出售石油,并称正在考虑停止向德国和意大利出售石油。当天早些时候,伊朗石油部长罗斯塔姆·加塞米在伊朗南部阿萨鲁耶工业区说,伊朗已经停止向部分欧洲国家出售石油,其中包括希腊。

    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10日在伊南部阿巴斯港说,伊朗对石油制裁毫不担心,伊朗拥有高额外汇储备,即便伊朗两三年无法出售一桶石油,也能维持国家正常运转,抵制制裁,挺过难关。

德国否认向欧洲稳定机制增资可能性

    4月8报道,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认为德国在欧元区救助行动中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贡献,并否认了任何为欧元救助机制增资的可能。朔伊布勒认为,欧盟各国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改革措施,各个国家也会在财政问题上达成一致,通力合作,而现有的救助机制将足以应付当前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经济局面。朔伊布勒对现行政策表现出了强烈的信心,他在采访中表示:“现在到了欧盟内部通力合作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将精力放在如何践行已达成一致的经济政策,而不是让任何流言蜚语扼杀欧元区经济复苏的萌芽。葡萄牙和爱尔兰的财政改革已初见成效,而希腊也因债务减免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德国在这次行动中将一直起到关键作用,但财政部长认为德国所提供的低利率贷款是一项充满“不确定性”的举动,持续的低利率借款现象将不会继续发生。

    另据报道,德国对欧盟永久性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ESM)的注资将比原计划减少一年。朔伊布勒称,德国将在今明两年对ESM分别进行两次注资,每年的注资金额约87亿欧元左右,而2014年则是最后一次注资,其金额约为43亿欧元。

德国以超低息得到资金

  联邦政府从资本市场借得近40亿欧元的资金,期限是10年,利息仅为1.77%。原因很简单,购买者担心欧债危机有可能加剧。联邦政府还从没有以这么低的利率发放过长期公债。这笔国债的到期是2022年,政府可以融资38.7亿欧元,比预先设定的50亿欧元的目标要少。
  由于欧债危机的影响,德国国债被看作是极其安全可靠的,很受投资者追捧。这导致联邦政府发放的国债利润率越来越低。短期现金公债的利润率甚至为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现金公债风险则不断攀升。意大利在星期三发行的价值80亿欧元、还款期限为12个月的国债,其利率为2.84%,比上一个月整整涨了一倍。

德国职工交纳税费创历史记录

  2011年德国职工平均交纳的所得税和社保费达9943欧元,创历史最高记录。而2010年德国职工平均交纳的税费为9390欧元。2011年的增幅高达553欧元,为17年以来最高值。2011年德国职工平均交纳的个人所得税增幅为300欧元。平均净工资收入比前一年下降16欧元,达17650欧元。

德国在欧元救助机制中的份额达4000亿欧元

欧元货币的救助机制被一步步扩大,对德国纳税人而言,风险变得越来越大,透明度却越来越小。

就像在市场上讨价还价,周一,默克尔为救助欧元开出价码:她能接受将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SM)这两项基金的额度从目前的5000亿欧元提高至7000亿欧元。2天之后,联邦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又将价码提高至7500亿欧元。而周二晚间,他又加上了500亿欧元。这样,两大基金的总额度就达到了8000亿欧元,而最初,联邦政府的承诺是不低于5000亿欧元。

周五,欧元区财长在哥本哈根会晤,8000亿欧元的价码没有变。会晤结束后的声明称:欧元区将为防火墙总共提供8000亿欧元资金,超过10000亿美元。这一数字与其说是计算得出,不如说是法国和德国之间达成的政治妥协。法国和许多其他国家都坚持,用于构建防火墙的资金务必要达到10000亿,至少是10000亿美元,这样才能影响金融市场的决策。而德国政府却不认为凭巨额资金就能终结危机。但安格拉·默克尔还是作出了让步。

现在黑黄联盟政府必须努力向公众解释,德国纳税人不会因此承担更大的风险。民众唯一知道的就是,几乎没有人明了欧元危机过程中德国纳税人所承担的义务究竟有多少。最开始,德国的义务仅限于2110亿欧元,这是联邦政府为临时性救助机制——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所提供的担保额。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总额为7800亿欧元,可以向危机国家发放4400亿欧元。

由于欧洲稳定机制的资金是逐步到位的,因而金融稳定基金中目前尚未被使用的2400亿欧元将被保留至2013年年中,以作为储备。因此对德国纳税人而言,将不仅要承担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2110亿欧元,而且还要承担欧洲稳定机制的1900亿欧元,总共达4000亿欧元。这一数额已经超出了联邦预算总额。(同济大学《德国快讯》半月刊)

顶:12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7 (4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9 (44次打分)
【已经有54人表态】
9票
感动
3票
路过
9票
高兴
4票
难过
4票
搞笑
9票
愤怒
9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