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黄梅博士撰写30万字插图200张 长篇自传小说《邂逅》连载之十一

热度37票  浏览9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3:02

   

第十一篇: 疙瘩、结与阴影

 

嫁给一个德国人,与不同的文化全天候生活在一起,自然会有一个疙瘩、结和阴影,对我来说,疙瘩和结或许能解开,但是命运的阴影却没有抹去,反而走向了离婚。祝福那些解开了疙瘩与结并消除了阴影的人。

 

                        些疙瘩

 

    要结婚了,我和克姆走在森林中。空气清新,我的心中充满了爱和感激:“克姆,你妈妈对我多好,结婚后,我就叫她妈妈。”我感激地想着未来的婆婆,克姆的回答却给了我一头闷棍:

    “你怎麽叫她妈妈?她已经有四个孩子叫她妈了。” 我暗自伤心,问:“那我怎麽叫啊?”

    “就继续叫她名字好了。” 克姆很自然地回答。

    “卡琳?”我该叫我的婆婆卡琳!克姆让我这么叫,我无奈透顶。初到克姆家的时候,我想按中国的习俗应该叫克姆的妈妈阿姨,可是德国没有阿姨这一说,克姆说德国就叫名字啊,我拿腔拿调就叫克姆的妈妈卡琳,刚开始有点别扭,叫久了又有点西化的洋气,还有点西化的轻松,但是内心深处总还有点不是滋味。现在要结婚了,克姆让我结婚后仍然直呼婆婆的名字,而且是对自己心里真的很爱的婆婆。

    “结婚后,你也准备直呼我父母的名字吗?” 我心情沮丧地问克姆,克姆反问我他该怎麽叫,此时我却不再愿意跟克姆多说,按中国的习俗克姆该叫我的父母爸爸妈妈,我心想:人家既然不稀罕我叫他的父母爸爸妈妈,我干嘛穷攀呢?

    结婚的那天,克姆和我一起往中国打电话,克姆激动得平声上声去声跟着我大叫我的父母爸爸妈妈,叫得我甜酸苦辣。但是,结婚后我每叫婆婆一声“卡琳”,每次都感觉对婆婆很愧疚。

克姆是我认定可以做好丈夫、好父亲的人。 结婚后的日子比恋爱的时候更心心相印。但是谈到要孩子,我没有想到克姆一句话就让我伤心不已。

    克姆个子一米八五,脸型标致,我梦想和他生漂亮的孩子。克姆咧着嘴,说玩笑也玩笑,说认真也认真:“什么?生孩子,像你那样的一条缝咪咪眼睛。”我的自尊大受打击,跑到婆婆那儿告状,卡琳教育克姆:“怎麽这么傻啊,你和梅生的孩子一定是最聪明最漂亮的啊,远交是优势啊。”克姆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一转:“嗯,还有一个优势,梅很健康,她每项运动都好,滑雪一下就学会了,比所有德国女孩都快。”

    我盯着克姆的大眼睛却想:我在中国已经被认做是双眼皮、大眼睛,而且是深沉的大眼睛,克姆就没有体会到她妻子深沉大眼睛的智慧吗?滑雪的时候她的妻子不仅学得最快,连出租滑雪板的地方都给我免费了,集体做游戏我的中国小魔术让所有的德国男士都看傻眼了;我参加玩牌盘盘赢,把一个德国女士都气跑了,克姆不是很为妻子骄傲吗?为什么到头来克姆还是认为我的眼睛小很奇怪?和我生个孩子就会很搞笑吗?

    为什么我就认为克姆的眼睛那么好看?为什么我就认为克姆很帅? 那以后我开始用挑剔的眼光看克姆的眼睛,她觉得克姆的眼睛大却不聚光,更说不上深沉。

 

                      

 

    结婚的那天,我感到很幸福,植物园中的大树,把所有的笑声和祝福都被映衬成绿色;绿色,象征着无边的憧憬、无边的希望。

    很幸福。我仍然有一缕挥之不去的乡愁。

我的父母没有来,我压根没有提出让自己的父母来,很麻烦,要办签证,但是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要花一大笔钱,我没有那么多钱。我的婆婆对我说,在德国,婚礼都是女方办,梅,我们爱你像爱女儿一样,我们都给办了。

很幸福,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压抑,摆脱不了。就像克姆的父亲、我的公公说的,

感谢我的父母生养了我这样一位聪明有教养的女儿,向我的父母敬一杯酒——隔着数万公里。我自己也不在意父母的养育之恩了,小时候过生日还有妈妈做的荷包蛋面,包装漂亮的礼物没有,但是有时候有新衣服,现在啥也没有了。我不满意有了电话之后,父母也迷时尚玩意,连信也不给我写了。父亲的信、父亲的家训、父亲的书法、父亲的文笔,都曾经是我精神的支柱,看来父亲对放弃写信并没有惋惜,他更愿意轻松地接我的电话了,在电话里没有情趣,不可能吟诵几句诗词,但是一句话总是会重复好几遍。中国往德国打国际长途很贵,父母不打,期望我打,不仅父母期望我打,国内的亲戚都期望我打电话,因为大洋彼岸来自德国的电话接到了是令人激动和可以炫耀的事情。我一个人孤独地在德国,感觉从父母那儿、从家人那儿、从中国那儿都得不到什么安慰了,我庆幸自己在德国有克姆和克姆一家。当然我这种对父母和中国那边家人的失望也是绝对不能对克姆和克姆一家泄漏的,我要这个面子,要这个自尊,我还必须让克姆对我父母好些。这一切我就一个人孤独的支撑着。算了,就独自一人嫁给克姆了,嫁给德国了,父母不用来了,来了只会添麻烦,我也不在意父母是否能来参加我的婚礼了。但是那么一些压抑总在,摆脱不了,挥之不去,随着岁月流逝,压抑倒是没有加重,只是父母在我的心里分量越来越重了。

 

                             阴影

 

    我和克姆很少吵架,吵架了多数是我伤心。克姆知道抚慰我的灵丹妙药就是去买一束花展现在我眼前,有一次周日吵嘴,克姆也跑出去了,我纳闷周日商店都关门了,克姆去哪儿买花?不一会克姆冲进门来,单腿跪在我跟前,得意地哼着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开端:咪咪咪多,一束花变魔术般地展现在我眼前,克姆嘻嘻地告诉我,是他跑步到火车站去买的。周日只有火车站的花店还是开的,这个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惊喜地连连擦去眼中的泪水想看真切,然后破涕为笑。

    我和克姆共同生活时有小争吵,大半我记不得原因,记不得原因意味着争吵也不厉害。

    有一次俩个人吵得很凶,而且我铭心刻骨,克姆买花送花也绝对弥补不了。争吵开头的原因也不重要,我也记不清了,只是吵着吵着严重了,克姆说我和他在一起是想有一天和他结婚,然后有德国的居留。我垂头落泪,然后硬起心肠反击:“如果不是因为哲学,我根本就不来德国,如果我来德国没有碰到你,我根本就没有想留在德国,我原来以为到德国不出二年就会去美国,我的大学同学都去美国了。退一万步说,我聪明又智慧,为什么我就不能在德国留下来,为什么德国要拒绝我。而你,尽管你是一个德国人,可是你的工作不够出色。”我这下可刺着了克姆的痛处,克姆大哭,仰面倒在床上,大眼睛瞪着天花板大叫,你故意伤害我,你故意伤害我!等垂头落泪的我抬头看见仰面而哭的克姆,她很惊讶德国人怎麽仰面大哭,中国人伤心的时候不是伏面抽泣嘛?

    我在中国是学业和工作能力都非常强的人,到了德国我虽然没有正式工作过,但是我作为学生在德国大公司做秘书和助手都很受同事和老板尊重。因为我在秘书和助手的工作岗位上也奉献我的文化与创意。九三年暑假我到德国著名的制药公司Merz & Co工作,该公司的口服美容补品的一句广告语传遍全德国:真正的美发自体内(Die Schoenheit kommt von Innen)。在这个公司我的打工待遇是:每小时工资二十二马克(当时合人民币约120元),后涨为二十四马克,另带休假和加班工资。我暑假在该公司工作十周,够个学生一年的开销。在Merz & Co工作时,我的部门老板是迪尔(Dill 博士,他是个经验丰富的长者,迪尔博士有一个长长的大客户名单,上面记录着每个人的生日,他每年不给人送圣诞贺卡,但是送生日祝福,迪尔博士每年都费心构思独特的生日祝福。我在他那儿工作时,给他的建议:中国的孔圣人有一段话: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您的朋友在所有年龄段上的都有,对照中国孔圣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各有各的体会。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人,中国的圣人都主张:吾日三省吾身——为 乎?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在工作紧张的社会里,如果我们还能够每日三省吾身,那一定对身心都有好处。迪尔博士对我的建议仔细聆听,详尽询问,把中国孔圣人的话录入他那年的生日祝福辞中,依次发给他的二百多个大客户。而迪尔博士自己拟写的前一年的生日贺词中的一句话也给我很大的启发:亲爱的朋友,你一定很需要获得认可……那时我的观念中不好意思直接请求别人的认可。若干年后我从德国回到国内,收到很多求职信让我很惊讶——年轻人都很不吝地推销自己:相信我,我一定能胜任;给我一个平台,我将大展宏图,这样的话很轻易能说出口。工作中出现了错误,口里认错非常轻松,请相信我,下次不会发生了,而下次再犯错也很轻松。 我有一段时间感到自己在国外确实落伍了,别人对自己的认可和自己对别人的认可于人生都多么重要,用适当的语言表达自己是必要的,但是怎样积淀自己,而不是轻易地跟从广告式样的语言呢?

    我从小到大学习和工作总是如鱼得水。和克姆一起生活,每天都听克姆下班唠叨工作上的事情,虽然克姆大部分时候是在笑话和不满老板或者同事,我却能判断克姆的工作处事有问题。对于自己的丈夫,我只是好言相劝,或者和丈夫一起笑话老板和他人。我不能完全判断德国公司,更不愿伤害打击丈夫。

    我是先被克姆刺痛才反击克姆的。

    我刺痛克姆,有关克姆工作的成就问题后来长时间伴随着克姆。

    克姆刺痛我,有关爱情与居留的问题成为我们日后分手的隐患。

 

 

 

 

顶:3 踩: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 (1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3 (10次打分)
【已经有11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