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财经点评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高利润、零风险的评级业务

热度160票  浏览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02日 11:27

 

 

                        

张丹红

 

    下辈子我将创立一家评级公司观察欧债危机的时间越久,这一决心便越坚定。

原因很简单:评级业务名利双收,而且只赚不赔。不信我们就来看看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多么美妙的翻译)的经营模式。选择这三家美国公司是因为他们垄断了全球95%的评级业务。其他分布世界各地150多家的评级机构多集中于特定行业或区域,其影响力与标普、穆迪和惠誉不可同日而语。

在美国,每个有融资打算的企业都需要一个信用评级。评级公司在调查了该企业的财政状况、管理水平和市场走向之后,给它一个Rating。从AD之间共有大约20Rating等级:AAA意味着借贷方信誉最佳,是可靠守信、财政状况稳定的债务人;D表示债务人已经破产。信用级别越高,融资利息越低。投资者可按照自己的风险嗜好,选择低风险、低回报或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

欧洲和亚洲的情况有所不同,企业没有申请信用评级的义务;但至少在欧洲,绝大部分企业沿用美国的模式,目的在于提高自己在金融市场上的吸引力,因为并非每一位投资者都有财力和精力调查该公司的信用状况。在德国,只有个别企业相信自己的品牌即是信誉,不需再求助于评级公司。最好的例子是阿迪达斯。

作为企业,你别以为不请人评级就与标普、穆迪和惠誉之流无关,因为他们是不请自到的。只要你想榨取金融市场,投资者就有对你信用评判的需求。你想省下评级开销,标普们就可利用市面上可以搜罗的信息,花最小的气力(毕竟他们自身也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私营企业),对你的企业评头品足。香港金融专家Winnie Poon曾经对15个国家的256家企业做过一项调查,结果:付费的企业得到的信用级别比不付评级费的企业要高。也许吝惜这笔开支的企业再融资的时候就会三思而后行了。

 

配备印钞机的职业

 

我不知道评级公司的收费依据和高低,是根据企业的规模还是融资的数额。但双方地位的不平等(企业有求于评级公司)和评级者的数量有限决定了评级价格一定不菲。而且这是一项旱涝保收的业务,经济膨胀时企业扩张或投资需要资金;不景气的时期同样有融资的必要。

在欧美,金融市场的监管法规确定了银行或保险公司所持债券的最低信用级别。换句话说,法律保障评级公司财源滚滚。这有点儿像德国的公证人。无论是买房产还是立遗嘱,人生的很多重大决定都必须到公证人那里立下字据。而且费用令人颤栗。因此德国人称这是一个配备印钞机的职业。

 

利益冲突

 

一边是需要优良信誉证明的企业,因为信用级别越高,融资的费用便越低;另一边是需要真实信息的投资者,以权衡收益和风险。而付费的只是企业一方。这就难免使评级公司的感情天平趋向于他们。最明显的例子是美国次贷危机。2006年,美国银行将很多信用不佳的房贷打包,改头换面为全新的金融产品。受银行委托的评级公司为这些所谓的创新产品冠以最佳信誉。老实巴交的欧洲人踊跃购买。结果美国楼市崩盘,创新产品变成了有毒垃圾。中毒的是大批银行和被银行误导的散户。此前得到丰厚报酬的评级公司这时一耸肩膀:我们发表的只是评论和意见,不是法律。

标普们的处境多么优越,不用发愁没有钱赚,也不用发愁承担责任。你可能会说世界上有那么多上市和融资的企业来养活160家评级公司吗?有!因为评级不是一劳永逸的。一旦上了贼船,每年都要进行评级更新。

与企业不同的是,国家一般不为评级付费。我为此特意写邮件向德国财政部问询,想看看他们的3A信誉是不是买来的。一个小时之后,我就得到了回音:德国不向任何一家评级公司付款。标普给我的答复是:为信誉评级向他们付酬的国家大约有10个,这只相当于他们关注并评定的国家的10%。标普在发表评定结果时,注明该国家是否为此付费。这看上去很透明,但不免让人产生疑问:既然不带来收入,他们为什么要费这份功夫呢?每次给一个国家降级,评级公司还要遭受该国媒体和政府的攻击甚至谩骂。何苦呢?由于缺乏令人信服的回答,难免会出现各种版本的阴谋论。有人猜测他们受来自美国势力的指使,有人怀疑他们与对冲基金勾结,目的是整垮欧元。

 

标普们对政治的影响

 

有一点可以肯定:评级公司对政治有直接的影响力。即使某一次升级或降级(比如最近对欧元救助基金的降级)只让投资者打了个哈欠,但绝对会有政治家拿评级决定做文章。信用升级对政府来说是件荣耀的事情,执政党的代表不会错过这个自我吹嘘的机会;降级则是在野党的好素材,他们会由此看到政府的无能。以法国为例:标普前不久剥夺了法国的最佳信誉之后,萨科奇总统的态度自然是淡化处理;而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则在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批评导致法国蒙受如此奇耻大辱的萨科奇。

升级或降级还可能直接影响到政府预算。因为与企业类似,信誉越好的国家为发行国债所付的利息就越低。一个国家的信用降级往往直接意味着该国财政负担的增加,政府可能不得不修改预算计划。德国特里尔大学经济专家Jens Rosenbaum以美国和德国为例证明,信用级别的变化可能直接增加或减少执政党连任的机率。

 

欧洲评级公司有戏吗?

 

俗话说物极必反。评级公司日益膨胀的影响力和他们在欧债危机中扮演的火上浇油的角色使他们越来越成为欧洲政治家的眼中钉。要求建立欧洲评级公司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一个直属欧洲机构的评级公司必定受到政治的影响,从而难以赢得投资者的信任。

    现在,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着手实施的一项计划也许能解开死结。罗兰贝格正筹资3亿欧元,打算在今年第二季度创建一家独立的评级公司。该公司不以赢利为目的,而是公益性质,由基金资助。这样既摆脱利益冲突,又不受政治左右。

即使罗兰贝格的尝试成功,这家欧洲评级公司也不可能取标普而代之,但至少可以打破标普、穆迪和惠誉的寡头格局。有了成功的样板,也许会出现更多的类似机构。到那时,谁对信息的把握更熟练、评级更准确,谁就更能获得投资者的青睐。

果真如此,评级公司既不垄断,又没有钱赚,那我下辈子还是干点儿别的吧。

   (本文作者为德国之声经济部编辑,摘自财新网www.caixin.com)

 

 

 

顶:10 踩:1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7 (4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8 (44次打分)
【已经有54人表态】
12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5票
难过
7票
搞笑
7票
愤怒
5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