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华商报 >> 华商大视角 >> 财经点评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德国为何一枝独秀?

热度147票  浏览7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16日 12:00

 

张丹红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终于向欧元区说出了那个难听的字眼:衰退。它在11月底发表的全球经济发展报告中说:债务危机将使欧元区的国民经济在本季度和下季度萎缩这对那些在今后几个月不断需要用新债券取代到期债券,并不得不接受高利贷的国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世界末日般的灰暗中,德国近日展现的数字就不只耀眼、甚至有些刺眼了。今年德国经济增长率达到3%,是欧元区公认的火车头;出口超过一百亿欧元,创历史新高;失业率降至5.5%,是德国统一二十年来的最低点;正为圣诞节而疯狂采购的消费者将给零售业带来含金量最高的十二月。

    德国经济为什么如此一枝独秀呢?首要原因是德国坚实的工业基础。八十年代,当美英的经济中心越来越向金融业偏移的时候,德国以传统工业为支柱的经济模式曾受尽嘲笑;今天,各国政府绞尽脑汁都不得不为脱缰的金融业设计紧箍咒,而德国的机械制造、汽车、化学、电子业坚如磐石,德国制造Made in germany)从未像今天这样性感。

    德国人及时发现了新兴国家的市场。尽管欧盟仍然是他们最重要的出口对象,但对欧洲市场的依赖正逐年下降。最令德国人自豪的汽车行业今年在国外生产轿车七百万辆,超过了国内的六百万,这是破天荒头一遭。即使欧债危机延续到明年,大众、戴姆勒和宝马们仍然信心十足,因为亚洲的增长将弥补西欧的损失。

    不只汽车,德国人向全世界输出的机器、技术也正是新兴国家经济腾飞所需。而这早已不限于金砖四国,印尼、孟加拉、秘鲁、厄瓜多尔等第二梯队国家将在未来几年为交通、通讯基础设施及有效利用能源而投资无数,也向德国企业展开无限商机。

    这些在全球一体化过程中如鱼得水的企业以中型规模的家庭企业为主,他们构成德国经济的脊梁。这些企业的绝大多数没有上市,不受金融市场的制约,既可制定长远策略,又可灵活适应市场变化。与德国相比,法国中央集权的模式也反映在经济领域,培育了几家规模庞大的康采恩,但似乎缺乏金字塔的底座;而意大利的小型企业过多,竞争力不足。德国中型企业的底蕴和实力举世无双,因此Mittelstand(中型企业)这个词汇也早已国际化。

    具体说来,很多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是所在行业的世界冠军,人称“hidden champions”。标准很简单,因为他们出口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占据最大份额。德国这类的冠军企业有1500多家巴登-符腾堡州是冠军分布最为密集的联邦州。据说当地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搞发明。在金属包装领域首屈一指的Huber Packaging Group公司董事长Opferkuch曾经对我说,他的员工经常在下班以后也思索着如何优化生产过程。

    专业人才是德国经济遥遥领先的另一个原因。他们包括工程师、研发人员和技术工人成熟的技术工人是德国制造高质量的保障而为企业源源不断输送后备军的是德国的双轨制教育体制。学生在年级之后定向,或继续读两年准备上大学;或选择一家企业和相关的职业学校,半工半读三年之后成为技术人才。在刚刚于汉堡举行的时代周报经济论坛上,著名女企业家Sabine Herold一语中地:我们不可能人人都作部落首领。没有出色的斗士,部落首领将一筹莫展。

    可以说专业人才是德国企业最大的财富,这使得企业不轻易裁员。20089月雷曼破产之后的几个星期之内,很多德国公司的订单骤减70%以上,大规模裁员似乎不可避免。政府与经济界当机立断,采取短工措施。企业在一定时期内减少工作量,员工的收入损失由国家给与一定程度的补偿。对于国家来说,支付失业金或短工补贴,都是花钱;雇主与雇员则都付出了牺牲。幸运的是,世界经济很快复苏。此时德国企业避免了以往经济恢复期因专业人才短缺而望订单兴叹的尴尬,马上开足火力,不仅使德国近两年成为增长率最高的发达国家,而且营造了就业奇迹。据德国工商协会预测,即使在债务危机的阴影下,2012年德国企业仍将新创25万个工作岗位。

    德国令人钦羡的优越地位并非理所当然。曾几何时,德国被称为欧洲的病夫,就业市场僵化,成本过高,预算赤字超标,与今天的意大利十分相似。2003年三月,当时的总理施罗德大胆推行名为“2010日程的改革,缩短失业金的领取时间,灵活就业市场,提高退休年龄。作为社民党人,施罗德敢开福利体系的倒车,更加难能可贵。为此他付出了提前下台的代价而德国从2005年开始享受改革成果,从欧洲的尾灯上升为马达。

    在这场痛彻的体制改革中,很多德国人的实际收入连年原地踏步。现在,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要为不善理家的南欧人买单。这很可以理解。使用同样的货币,是否彼此具有道德责任,这是一件仁者见仁的事情。对93岁高龄的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来说,德国实力最强,就应该在危难中帮助弱小。这是历史赋予德国人的责任,也符合德国自身的利益。因为尽管德国对欧盟出口在贸易总量中的比例逐年下降,欧洲伙伴国仍是德国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如果他们纷纷衰退,德国早晚也将陷入困境。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一枝独秀的状态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

 

 

 

顶:8 踩:1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4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43次打分)
【已经有43人表态】
7票
感动
6票
路过
6票
高兴
3票
难过
4票
搞笑
6票
愤怒
4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