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红柳专栏 >> 详细信息

坚决将生日庆祝到底

热度0票  浏览464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6:39

     坚决将生日庆祝到底

 

                                           

 

         友人曾建议我写中德之比较,我一直踌躇。因为我觉得这个题目太大了,虽说倒不一定必须追溯民族根源、思维特点、地域环境,但至少得引经据典论证分析吧?这么大个科研项目,非专家非学者的,岂敢揽这份瓷器活。举个相反的例子:德国人上街去吃了顿中餐馆回来说中国菜真好吃!,其实我们心里同情着呢:那也叫中国菜?哪跟哪儿呀。

 

         不过日子过久了有些事还真过出点味道来,比如:中德两国人民对待过生日的态度,真叫个截然不同!

 

         咱们的祖先早把人生各阶段的使命给规化好了:三十而立,成家立业养儿子;四十不惑,精彩世界与己无关专心过日子;五十知天命,此生尘埃已定守住钱匣子:六十花甲,斑斓退尽只剩白颜保住身子;七十古来稀,过一天赚一天抓紧拐棍子。一句话:该干嘛时干嘛,千万别折腾!所以中国成年人对待生日的态度是哲学的冷静的,是得过且过、能不过就不过的。甚至对年年飞奔而至的生日还有点抗拒有点悲叹;有点崭不断理还乱

 

         再看德国人,似乎对过生日有种生与俱来的疯狂,从零岁起就攒足了劲头狂庆生日,且年年庆岁岁庆,活到老庆到老(这个是指末了”)。他们对生日是乐观的自豪的,是高度重视欢呼雀跃、一个都不能少的。

 

       我与德国人的交往主要在两个圈子里:一个乒乓球协会;一个邻居友好协会。每年除了协会的集体活动外,最频繁的聚会就是生日邀请:逢五逢十大庆;不逢五逢十小庆,百庆不厌乐此不疲。

 

        不逢五逢十的生日一般在家里庆祝,虽然年年类似却年年不含糊:漂亮的桌布,讲究的餐具,精致的各种酒杯,鲜花更是不可缺少。长案上摆着自助餐:两三道主菜(主要是浇上浓汁的大块肉),由面条、土豆鸡蛋、蔬菜水果等等调制出的各种沙拉,各式面包及各种奶酪。饭后有各种甜布丁、蛋糕。虽说不能跟中国满桌美味佳肴相比,但我觉得也挺好吃的。在德国吃不到地道中餐再拒绝德餐,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况且德国主妇自己做的美味饭菜让人无法拒绝。饭后饮酒正式开始(德国丰富的酒文化可是中国无法相比的),这时候主人拎着装满各种白酒果酒红酒的筐子不时地挨桌巡走,为每个客人斟上合口味的美酒, 至于啤酒那是论桶喝的。庆祝高潮迭起,欢声笑语,手舞足蹈,直至后半夜。这是小庆。

 

         德国人一生中最看重的生日是五十岁生日,百岁寿辰不容易庆到,半百寿辰就得加倍努力。五十大寿一般是在饭店里或者租个场地庆祝。来宾一般都有节目表演,当然事先已经有组织有纪律地排练好了,只是瞒着主人,为的是给他() 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些自编自导的节目总是巧妙的将寿星编排进去,快乐而搞笑,常常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我们的邻居们在这方面绝对算得上行家里手,加上我们还有个称职的街道主任:一位邻家中年帅哥。他在银行工作还是个头目,素日西装革履不苟言笑,在陌生人眼里绝对是傲慢的日尔曼型。但在朋友面前他爱说爱笑妙趣横生,扭起迪斯科像极了唐老鸭。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邻居友好协会的节目总是最热闹的。但在一次友人的生日晚会上,保龄球协会的一帮男子汉反串出演了一场芭蕾舞<<天鹅湖>>,让我们自甘拜下风:八个浑身毛茸茸的硕壮天鹅,上穿无袖白背心、下系短白纱窗帘、光着毛腿、惦着脚尖鱼贯入场,当即笑翻了所有人。在优美浪漫的<<天鹅湖>>乐曲声中,除了头顶、浑身上下茅草茂密生机盎然的肥天鹅们认真而笨拙地踢腿、旋转,还不时地来个大跳(落下时地板被砸得咚咚直响)。所有观众几乎笑得出溜到了桌下。我们街道主任也舞在其中,因为他也是保龄球协会的。这场芭蕾舞可不是胡乱蹦达,半年前他们就专门开会确定了内容并花钱聘请了专业舞蹈演员为他们设计动作指导排练。平心而论,除了肥点、毛茸了点,天鹅们的舞姿还真挺整齐专业。       

 

        不仅客人作为寿星主人也会准备些有趣的娱乐游戏。去年夏天一位中学老师的五十大寿Party最让我难忘。不光是餐厅布置之漂亮、食品之丰盛;晚餐之后几小时又摆出的各种小吃;午夜时端出的精美诱人的各式蛋糕。更令人称奇的是照片蛋糕:一只硕大蛋糕的表面印着寿星少女时代的照片,照片清晰色泽逼真。我真弄不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高科技?竟把照片印在了蛋糕上?虽然客人们围着美色赞叹不已,但终究经不起秀色可餐的诱惑,最后那美丽的眼睛”“性感的嘴唇等都被切下来吃掉了。但这些还不是这个生日晚会的最大亮点,最让人开心的是主人准备的那些活动。或许是在学校经常组织学生活动,她太有才了;从进门开始客人们就始终被各种游戏调动着。这些游戏涉及到寿星主人的各个朋友圈子,为了取胜(还有奖品),近百名宾客必须互相咨询互相协作,到晚会结束时本素不相识的人都变得依依不舍了。那晚我被了一把,因为有一道智力竞赛题:中国的交通部长叫什么名?,客人都跑来咨询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这道题的标准答案是:Um-Lei-Tung(Umleitung: 改道,绕行) ,要读成:吴--痛。当然是个玩笑,只因这个单词发音像中国人名,意思又与交通有关。

 

        在德国人的生日Party上我真学到了好多乐子点子,洋为中用,我时常将其搬运到中国朋友圈子的聚会上,同样也受到欢迎。

 

        德国人过生日也和做其它事情一样,早早做好计划。尤其是大型生日Party更是提前好几个月就发出请帖。请帖也不含糊,主人自己设计制作。除了具体时间地点联系电话,还要求客人在指定的时间内给予明确的答复(可不能像中国人习惯那样:到时再说吧) 。最有趣最特别的是主人写上的那些让人乐不可支的句子,透着对你的欢迎与期待。0810月的一天我们收到一位朋友的邀请信帖,请帖上印有朋友的大幅彩照,标题:我将五十啦!热情洋溢地邀请我们参加她的生日晚会。看日期已经过了两天?正纳闷儿;再细看:嗨!原来是200910月。真没见过这么迫不及待往五十岁里挤的。

 

        夹在德国人堆儿里我这个中国人怎么过生日?我是入乡半随俗;随心所欲。有心情有时间又有闲钱,我就请客。当然是请中餐,这也是他们的期盼。近两年为了省力气我又教会了他们吃火锅。但无论怎么讲解演示,也就是第一锅能按照正规程序:肉类、蘑菇、豆腐、粉丝、青菜依次下锅,随后就完全乱了套:肥的瘦的大的小的生的熟的红的绿的;也不管是大虾还是鱼丸,一股脑儿统统倒进锅里一通煮,然后捞出来用西红柿酱一拌。火锅变成了乱炖。看他们吃的热火朝天;忙活的兴致勃勃,也就随他们瞎折腾乱改良了。他们边吃还边夸奖我:哇!中国火锅太好吃啦!

 

       不过火锅也不是年年有,赶上没兴趣又很懒我就装聋作哑毫无声息。可是即便我不请客,到了生日那几天,出门碰到邻居,他们都会拥住我送上一堆热情的生日快乐,晚上也会有祝福的电话打来。开始我挺诧异:他们怎么能记住我的生日?后来才知道,德国人家家都必备一个厚厚的生日簿,上面记录着所有亲戚朋友街坊熟人的生辰八字。不管人家庆不庆祝,到时都会打个恭祝电话过去。在朋友的生日Party上常见到这般情景:主人端酒倒水忙的不亦乐乎,电话玲还跟着凑热闹响个不停。要叫我早烦死了,可人家不烦,忙里偷闲夹住电话,满面幸福。所以你若有三俩德国知己朋友,生日那天一定记得打个电话过去,要知道这是人家的传统习俗,是人家一生孜孜不倦乐此不疲的追求,且不能用中国思维去思量。我就因忘打电话被朋友数落过,遇到这种状况我立马态度诚恳谦虚谨慎;道歉的话祝福的话如长江后浪推前浪,只是下次照忘不误。没法子,半路出家,怎么也无法掌握住精髓。

 

        尽管德国人同事之间没有多少私人交往,但生日的快乐还是要分享的。生日那天订好面包蛋糕之类带到办公室,小小的招待一把同志们。赶上逢十大日子也弄的挺讲究挺丰盛的。

 

        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我敲打这些文字时,门铃叮咚响了。原来是隔壁邻居邀请本周末去她家过生日。嘿,周末的饭局又有着落了。当然减肥计划又泡汤了。

 

        虽说经济危机了,但生日还得happy2009年新的一轮生日Party从本周末始正式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