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择邻而居

热度0票  浏览435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5:45

择邻而居

 

    中国自古就有择邻而居一说,更有“孟母三迁”的美谈。搬到德国来住了,生活还是一样的要继续。于是留学生们大多数选择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里,少数人自己出来租房住,合租的人也仍然是年龄相当的同龄人,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等到有了男女朋友成双成对开始独立选择公寓时也得考虑一下左邻右舍的,尽管往来不会太多但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得打声招呼,偶尔出去度假时还需要请人帮忙浇浇花啊看看宠物啊或者帮忙取取信啊什么的。好容易成家立业稳定下来准备买房生根了,那居家住所的所在环境和周围邻居就更重要了,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这个道理其实在哪个地方都一样。德国人也看邻居选择居住地,居民小区往往有很强的经济取向,律师医生公司经理们喜欢住一块,而俄罗斯人土耳其人也各自成堆占山为王。只是我们太相信德国人遵纪守法的素质了,在买地皮建房子时只注意到了交通方便地理位置好周围环境绿树成荫,知道邻居们都有较好的工作收入稳定,更多一些的事情也就没有考虑了。

 

    搬进新房后才发现和邻居们的沟通可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情。左邻右舍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所谓“地头蛇”也。虽然都很客气,可是男人们想做的事情总是手握啤酒高谈阔论足球汽车和政治,女人们就八卦的整天琢磨哪个邻居做了什么事情,谈来论去大家最感兴趣的话题永远是哪个加油站的油价比其它的便宜一两个欧分,那个商店最近打折买东西划算,至于我们国际化的背景和他们是不搭界的,就算是想和他们坐下来一块吃顿饭都口味不同。那天我们热情的请左邻弗兰肯人来我家吃德国人周末最爱吃的Brunch。辛辛苦苦忙了一大早,按照我的设计有英式早茶有水果沙拉有瑞士奶酪有新鲜的三文鱼还有刚煎好的美式鸡蛋,考虑到他们也许爱吃甜食还有从厂家弄来的最好的绿色蜂蜜,还有婆婆亲手酿制的果酱,加上烤炉里烤出的热烘烘的花色多样的面包,怎么看都觉得奢侈得像星级酒店。可他们夫妻俩坐在桌边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除了白面包和果酱什么都不闻不问,让我满清的热情和高涨的食欲一下子低得不能再低。

 

    左邻不行还有右舍。右边的邻居想在和我们相邻的地界上搭个铁丝架让果树顺着生长,这样既免去架围墙的不雅又减少了的经济支出。为了避免以后有偷人水果的嫌疑我们决定和他们一起搭并平摊费用。两家人谈妥了一切,周末我们出门后邻居男人就开始在地界上挖洞了。回来看到邻居一个人辛苦挖出来的洞我感动不已,先生顺便走了一遭便觉得有点不对,拿出尺子和绳子一量,嘿,邻居竟然将洞往我家的地皮上多挖了30厘米的距离而他自家的地界少挖了30厘米,也就是说如果铁丝架建好后水果树长出来,他们家就顺理成章的从我家赚了几米多的地皮了。虽然邻居家豪华的房屋让我们认为他们经济实力雄厚绝不会付不起几米地皮的钱,可他们连“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姿态都做不出来,心灰意冷之余我突然想起邻居男人原来来自施瓦本,还真是“英雄不减本色”啊。

 

    近邻不能合拍还有远邻。稍远一点的几家邻居都是开律师事务所的,想着该是有些国际眼光可以和我们交流的人了。斜对面的邻居男人是法院院长,白发苍苍却找了个和我年纪相当的年轻女人,每天太阳一出来她就穿着三点式比基尼在院子里晃荡。搬入新房很久我都没有机会和院长夫妇打个招呼,不过院长毕竟与众不同,当然不会是那么默默无闻的。那日他们隔壁家开始破土建房,建材铺了一地大卡车和工人们的私车将居民区本来就不宽的马路堵得严严实实。本来这不妨碍院长先生什么是,可他老人家偏偏开着他的跑车绕到施工场地后面,义正言辞的命令工人们马上挪走建材和卡车给他让路。任凭工人们怎么解释嘴巴说破了都还是无效。院长大人拿出在法院的威严高高在上,宣布工人们如果不在几分钟内行动起来给他开路他就将动用法律程序起诉并且发放法院传票。可怜工人们地位卑微“胳膊肘拧不过大腿”,所有人全部停下手里的工作乖乖的清扫马路让院长大人志高气昂的通过。我们终于明白了院长大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对于院长大人咱们无知小百姓还是不要打交道的好,咱“惹不起躲得起”嘛,可是麻烦自己却还是偏偏找上门来。这不,因为前临后舍的建筑工地和我们自家的花园施工,没有地方停车我就把车停在一块还没动工的邻居家的土地上。早上正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准备出门,有人按门铃。是律师的夫人。这位夫人一直和我们保持着打个招呼点到为止的友好,尽管我知道她其实连大学都毕不了业。夫人告诉我律师先生早上出门倒车时没注意撞到我的车了,看看表面刮痕不是很严重,我决定等晚上大家都回家了再说吧。

 

    晚上和先生安子谈起这事,为了不让律师一家支付过高的修车费用,我们准备寻找一家中立的车库为我们的车做评估。有人敲门,是个穿衬衣的男人。他开口就说请我们出去,谈谈他和我们各自该承担的责任。马上就猜到他就是肇事者律师先生,却隐隐觉得他的话有点奇怪。安子友好的告诉他不要太担心费用什么的,律师用笔记下我们的车号和保险等详细情况,随口就来了一句:我把车停在他家车库门口是错误的,这导致他开车撞上,所以我们必须平摊这次事故的费用。这倒打一耙的说法惊得我们目瞪口呆却束手无策,律师的话还能辩驳吗?憋着一肚子的窝囊气我跑到TÜV找专业的咨询师咨询,又把朋友圈子中其他的律师们问了一个仔细; 先生泡在网上查寻所有有关的法律,还给两家的汽车保险公司发邮件寄车祸照片,终于发现邻居律师是想瞒天过海以桃换李让我们破费,尽管事实上错误全在他一个人身上

 

    这样的邻居咱不说也罢,现在想换地方都没办法了。好在周围还有邻居是警察,也有医生,就等着我们慢慢的一个个去认识去发现,但愿他们不要都是象律师院长那样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