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在瑞士过国庆

热度0票  浏览385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5:44

在瑞士过国庆

 

    现在每年中国的国庆都会放假,但国庆是怎么度过的,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不过每年到了瑞士国庆的时候,安子都会反反复复向我讲述那是多么动人的一天。与其他国家的国庆不同,瑞士的国庆庆祝规模庞大,除了政府会出面组织鸣放烟花外,更多的是老百姓发自内心的自发的民间庆祝方式。这些种类众多的庆祝传统是那样的别具特色以至于都成为了吸引游客的一大景观。以往多年我们因为种种原因都错过了机会,今年我们终于早早的把一切都安排好,赶在81日瑞士的国庆之前来到了在瑞士的公婆家里。

 

    每次从德国或者从奥地利进入瑞士,第一闯入眼帘的总是迎风飞扬的红底白十字瑞士国旗。瑞士人的爱国情结非常之深而且无处不见:他们会把国旗印在各种实物和装饰品上或者穿在身上戴在头上,而35岁以下的男士都得服兵役,把保家卫国作为半生的职责。在瑞士人平日的言谈中也会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的对祖国的热爱,比如我公公曾指着四周的阿尔卑斯高山骄傲地对我妈妈说这就是他们国家的长城。与往日不同的是这次在公公婆婆家的花园里也高高的飘扬着瑞士国旗,而且还是三面,此外还有十几个瑞士灯笼。“毕竟是国庆了,真的是举国欢庆啊!”我在心里感叹。

 

    国庆当然庆祝的是这个国家的成立日。瑞士的起源是那个在全世界广泛流传的勇敢猎人威廉 泰勒(wilhelm Tell)的美丽传说。700多年前在卢塞尔市外vierwaldstaettersee一个小乡村里,地主蛮横的要求过往的行人向他的头像致敬,猎人威廉 泰勒因为拒绝托帽致敬而被抓起来。猎人被要求向放在他儿子头上的苹果射箭。尽管后来猎人射穿了儿子头顶上的苹果,他还是被抓起来了并被放逐到湖对岸的孤岛上去。结果在放逐的途中湖里起了滔天大浪,眼见有灭顶之灾士兵们都被吓得不知所措威廉 泰勒成功的劝说士兵放松了捆绑自己的绳子,将船驶向了小岛,然后找机会逃了回来。后来猎人威廉 泰勒联合当地的农民猎人渔民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国家共同反抗地主的统治,并宣布这个国家永远要和平并不参与战争,这就是瑞士最早起源时候的三个州(Uri,Schwyz,Unterwalden)。慢慢的周边的小村不断加入到这个联盟,瑞士也越来越大慢慢的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不变的是他们除了自卫永远不加入战争的誓言。瑞士今天德文的官方名称是`Schweizerische Eidegenossenschaft’,直接翻译是瑞士盟誓联合会”,中文翻译是瑞士联邦。从这个名称也可以看出当年的共同誓言是瑞士的起源,也决定了瑞士是不参加战争的中立国。719年过去了,如今美丽富饶的瑞士依然保持着中立和平的立场,低调独立又感恩保守的瑞士人也始终热情的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这个来之不易的独立日。

 

    国庆日是每个人都要享受的一个假日。这天农村里的农民们拿出自己农庄上最新鲜的农产品招待客人,而我们却选择了山地人徒步的方式来到了滑雪圣地Arosa。这里从冰川融化的雪水咆哮奔腾而下颇有一泻千里的启示。河边雪白光滑的鹅卵石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我正想抒发些浪漫情调,却发现大家都各自忙得不亦乐乎:安子忙着四处挪动大石头小石子去建一个水坝,七十岁的婆婆正一心一意埋头苦干在垒石头堆造“石人,而公公是惟一一个“干正经事”的人----只见他挥动着著名的瑞士军刀砍断树枝削成尖棍,又乐颠颠的跑来跑去在树林中报来一捆捆枯树枝,然后又舞动双脚将树枝弄断成均等的长度-----这一些全然不像七十多岁老人的模样。我不禁回想起初识安子的时候他即送给我一把瑞士军刀,然后表演给我看如何用那样的一把小刀在五分钟之内砍到一颗手腕粗的树。公公搜集了足够的树枝开始就地生火。正如瑞士的孩子们在“童子军”里所学的,不论是刮风还是下雨下雪的天气他们都可以用最多三根火柴点燃一堆火。公公很快就燃起了一堆熊熊大火,然后用他削好的树枝叉好肉开始烧烤。

 

    经过一个愉快的白日后,夜幕的降临带来了浪漫的气氛。婆婆点燃了花园里所有的灯笼,都是那种红色的画着瑞士白十字国旗或者各州标志旗帜的。不仅餐桌上的餐巾纸是瑞士国旗版的,连吃的沙拉也是红白相间的。总之,一切都是红白颜色的。坐在高高悬挂的红色灯笼底下,我的感觉倒像是回到了张艺谋镜头下的中国老式大院了。

 

    吃完晚饭后来到市中心。那里已经人山人海。大家都盛装出行,不少人还身着红底白十字的瑞士国旗T恤,小孩子们更是手提各种瑞士国旗灯笼兴奋不已。九点钟音乐响起,由警车清路乐队开路的游行队伍浩荡出行,身着民族服装的各行业各协会的人高举着各自的会旗兴高采烈的走着。忽然间从各大街小巷用车无数瑞士标志的灯笼,原来是带着孩子的家庭们也加入到游行队伍中来了。我们也不例外,举着一个伯尔尼标志的灯笼也加入了游行队伍。

 

    九点半的夏夜已经全黑,忽然间四面的天角上亮起很多灯火,原来是山上的人们点着了火来庆祝。有的火比较大甚至火苗直蹿,有的火比较小但是星星点点像是满天繁星。安子告诉我很多人专程爬到山上去并耐心等到这一刻将火点燃,甚至有人不惜背着睡袋爬到高山顶上点火庆祝然后露宿悬崖。更有人在此刻愣是用巨大的照明灯在最高峰照出了一个瑞士的十字。接下来几声巨响,巨大的火树银花炫目的从半空中飞舞而下,由各地市政府出资的贵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瑞士法郎的中国浏阳烟花照亮了瑞士各地的天空。一个个形状各异颜色绚丽的烟花在天空隆重的飞舞着,我看到一对即将百岁背影佝偻的老人相互搀扶着在欣赏这幅美景,安子年过七旬的父母也十指紧扣依偎在一块说笑着。一手搂着儿子,一手拉着安子,看着他们和眼前美丽的烟花,这一幅幅美丽的剪影在我脑海中久久停留定格成今夜瑞士的国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