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在德国建房子

热度0票  浏览1035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5:43

在德国建房子

                                                             

 

    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可能是每个人的梦想,但是快节奏高压力的现代生活让很多人不再多梦。象大多数工薪阶层一样,安子和我一直居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尽管每个月房租数目不小也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有了孩子后房子忽然变小了,赶上金融危机眼见股市每日狂跌很多银行嚷嚷要向美国学习改为存款零利率让我们忐忑不安;好在安子的工作在不安的生活中转变成了永久性的公务员职位,在双方父母的建议和支持下我们觉得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也算是给下半辈子做投资。

 

    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想买一栋现成的房子,新建的二手的都可以。可是看来看去都没有太合意的,于是我们就决定自己建房子了。周围的朋友们都说我们疯了,没事给自己找麻烦呢,我们却沉浸在对新房子的梦想中一意孤行。

 

    首先是选地皮。即使是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地区地皮价钱也是天壤之别,我们是懒人而且年轻爱热闹,所以选中了闹中有静的市区大学区作为住址,虽然价钱贵点可为了孩子也就算了。选好了地皮就得选建房公司了。当今的建房公司多于牛毛,什么样的都有。好在当今社会网络发达,什么信息都可以从网上查到。我们每天晚上兴冲冲的泡在网上,从这家公司的网页流浪到那家公司,终于发现了我们两人都心仪的那种独门独院带花园和暖房的传统尖顶节能的小木房。由于很多公司在德国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样板房,周末我们的活动就改为开车到各地去拜访样板房。有一天德国最大的建房公司Kampa的样板房让我们一见钟情,于是就决定选中这家公司了。

 

    接下来的就是和Kampa公司的联系和谈判了。打了无数个电话见了很多次面还参加了他们公司的销售会议,我们终于拿到了建房合同。隆重的签上我们的名字准备还给Kampa公司的时候,有朋友打电话来说Kampa公司破产了。这个消息如平地一声雷让我们心惊肉跳,四下打听消息两周后才从Kampa公司的销售商处得到确证。

 

    真是好事多磨啊。一切又得从头开始。再次经过仔细的筛选我们又相中了两家公司,又经过多次的见面会谈讨论后,来自黑森州Rensche Haus公司的销售商以他真诚的态度和25年在此公司销售的经验让我们选中了他们。与传统的建房观念不同的是,我们选择的是Fertighaus,即按照客户的要求预先在工厂里量身定做好了再用大卡车直接运送到客户地皮上去拼装的房子。这与美国的大批量生产的房子原理相同,但是质量却远远强于美国的那些房子不会让龙卷风一吹就垮,而且因为速度快所以价钱也往往高于用传统方式建的房子。

 

    合同签完后就是和建筑师的磋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在德国建房子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规定必须遵守:在德国的每个州每个城市甚至于每个小区都有明确的规定,比如说房子允许建几层,屋顶允许用什么颜色,屋顶的斜角必须是多少度,车库的顶最高允许有多高,车库允许在里自家地界多远的地方安建,甚至于室内浴缸离天花板的距离至少必须有多高......总之啊,罗罗嗦嗦数不清的条规不可以违反,很多我们原来在样板房那里看到的地方在我们这块地皮上就必须得更改。经过无数次讨论和修改我们终于拿到了建筑草图,然后加上地皮产权书和公证书,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送到市政府建房局等他们的批准盖章。漫长的等待等来的是问题。原因是我们的车库顶比规定的高出了20厘米,所有的资料都被重新打回来。我们必须四处寻找从未谋面的未来的邻居,让他们夫妇在我们80多页的资料上一页页签名声明他们同意我们过高的车库顶。

 

    在等待建房局的许可盖章的漫长的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每天一方面沉浸在对新房子的期待和想象中,一方面也为繁琐冗长的建房程序和众多的财务支出所困扰。记得刚买好地皮去做公正,我坐在公证处茫然地听着冗长晦涩的公证条文一边无可奈何不懂装懂的回答着”Ja”,其实心底里却一直在计算着每小时200多欧元的律师费用已经到达那个数字了。那以后每天最怕的就是打开信箱,每隔几天就有一封或几封来自各个公证处咨询处律师所或者市政府各部门如建筑局财政局水电局什么局的几百欧几千欧几万欧的账单等着我们支付,还有房屋保险律师保险等各种保险单也蜂拥而至。虽然我们一切都早已计算好而且量力而行并在银行做好了贷款,但看着银行存款数目如洪水决堤般每日急剧低落,而没完没了的各种账单让我们感觉好像每个人都磨着亮亮的刀子在等待我们把头架过去,那种感觉真的是捉襟见肘度日如年。

 

    好容易冗长的文字公务程序结束了,我们被邀请去建筑公司进行为期三天的BemusterungBemusterung的三天非常的辛苦,我们的从大到用什么地板什么窗户什么浴缸小到什么样的门把手多少个电插头在那个地方等等都得一个一个的选材质选式样选颜色选价钱。三天下来两个人都彻底虚脱崩溃,三天下来建房的价钱又高出原来好几万欧。

 

    终于等到开工的日子了。一辆雄伟的挖土机开到我们的地皮,一天就挖出一个十米多宽十米多长几米深的大坑。从这以后,每天一次甚至几次到建筑工地去变成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而且每次都没忘记带上照相机详细记录下每一步的新动向。地下室刚建完就遇上大雨,周末看房时我们发现整个地下室成为了有几十厘米水深的游泳池。辛辛苦苦在冬天的寒冷中用最简单的扫帚和脸盆将水排出去,等到周一才找到工头让工人们继续排水。不久后两辆巨型卡车运来我们的房子,几个工人加上一辆巨型起重机两天就把房子拼好了。可我们对于地下室漏水一事始终耿耿于怀,四下咨询终于找到一个办法,将地下室的地板打了一个洞发现里面还有十几厘米的水,这使得我们后来在搬入新房后的几个月里相当于住在飞机场,24小时连续工作的烘干机不停的轰鸣着。

 

    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不算那些繁琐文字工作程序的话,从房子动工到结束其实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比起德国人平时建筑工地上的“磨洋工”可是神速多了,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啊。给我家建房的公司还算仁慈,因为远道而来他们的工人下班后都住在旅馆,每天的工作时间也只在1012个小时之间。后来看我们周围邻居的建房公司,有的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让工人们挤着住“房车”,每天的沐浴就在工地上简易搭起来的塑料棚里,阳光透过去连淋下来的水都可以看得见。还有的公司工作时间长得很,不仅没有周末休息,有的早上5点半就开工了,最长的有的一天工作时间可以到达16个小时。看有钱人家的奢侈豪宅,再比比工地上辛苦工作的可怜工人,原以为德国是真正的社会公平的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原来处处都只剩下了残酷的竞争。

 

    房子建好了,我们又处处仔细检查,发现有不少错误得重新返工。虽然和建房公司有些不愉快,不过问题不是很大。相比之下我们的一位朋友新房子建好以后发现漏洞百出,建房公司不仅张冠李戴而且偷工减料。这位朋友将错误漏洞用清单列出,所达项目竟然有一百多条。我们还听说有人搬入新家半年后发现橱柜里的餐具开始长霉,反复查找才发现在建房时赶上大雨建筑材料全被淋湿,建房公司没有调换材料直接赶工,所以那些湿气就慢慢的从墙壁内部向外渗透,以至于整个墙壁都慢慢霉透。

 

    住在新房里,每天都听着这个那个邻居讲着一些骇人听闻的建房故事,对着我们新房的不足我们还是感天谢地。可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得接着忙,那就是花园。身心疲惫的我可是已经想都不敢想了。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德国不是有句名言吗:第一栋房子是给敌人建的,第二栋房子是给朋友建的,第三栋房子才是给自己建的。我非常佩服建第二栋第三栋房子的人,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重新选择的话, 打死我也不会自己建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