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又见圣诞

热度0票  浏览384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5:42

又见圣诞

 

    长期住在欧洲已经习惯了这儿的生活,并没有格外觉得哪一天有什么特别的。可国内的亲戚朋友们就不一样了,总是好奇的问我们圣诞干什么。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圣诞是圣人耶稣诞生的日子,也是西方人全家团聚的日子。对于西方人而言,过圣诞节就好比咱们中国人过春节,大家好吃好玩好团聚,是一年中最温馨浪漫的时候,加上接下来的元旦正好喜气洋洋地结束旧的一年迎接新的一年。但是对于漂泊在外的国人来说,圣诞节也许只是和自己不相干的节日,并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庆祝。

 

    记得我刚到德国第一年的圣诞节无处可去,大学放假了实验室里连暖气都没有,天寒地冻的我只好跑到土耳其去晒太阳。不懂欧洲礼仪我瞎打瞎撞的来到了除夕的晚宴,结果几百名宾客人人都是晚礼服隆重出席,就连服务的侍者都是清一色的燕尾服,唯一亚洲面孔的我身着厚重的毛衣破旧的牛仔裤整一个傻书呆子在里面格外刺眼,颜面尽失的我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再出来。第二年的圣诞节我仍然一个人晃荡着就去了巴黎,一路上经历好几次艳遇却因害怕法国人过度的浪漫把自己伪装得象只浑身长刺的刺猬。后来有了安子做男友,生活慢慢的稳定下来,然后慢慢的走入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圣诞也开始慢慢的从雾里看花的样子变得真实有意义起来。

 

    圣诞节本身虽说是在十二月底,但圣诞的气氛在十月中下旬就已经开始了。随着天色早早的变黑,各地的城市都纷纷在市中心或者步行街等要道处挂上了别出心裁的彩灯,各商家橱窗里的圣诞点缀也开始粉墨登场,美丽的蜡烛和玻璃吹成的圣诞彩球,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的在灰暗的天气里放出诱人的的光芒,精美绚丽得让人无法挪开脚步。十一月分很多城市开始有“冬天村(Winterdorf),大人们捧着热巧克力和热红酒(Glühwein)在寒风中热闹的聊着天,孩子们则兴高采烈的在过山车彩色秋千等游艺中尽情玩耍。十二月一到,各地大大小小的圣诞市场争相开放,从传统的圣诞节桂平豆蔻蜂蜜饼(Lebkuchen各种甜食煎香肠等吃的到蜡烛首饰等圣诞节装饰物和手工艺品以及各种玩的穿的用的一应俱全应有尽有;小孩子的游乐场更是五花八门,热闹得好象如果不去转转就会遗憾似的。整个德国大大小小的圣诞市场总共有几千个而且各具特色,最古老的圣诞节市场在德累斯顿,已经有五百多年历史了。举世闻名有将近四百年历史的德国最大的圣诞市场纽伦堡圣诞市场就更因为本地的外地的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商家每天的笑脸都可以把耳根子给支歪了。

 

    十二月还没有到,各公司各单位的圣诞聚餐就提到了议程上,各餐馆的预留位置也寥寥无几了。平日里很少走动的朋友们在这个时候也开始轮流请客,聚了这家聚那家。因为朋友们的来访还得把自己家里布置得气氛隆重:家里众多的花又添上一盆“圣诞红”,窗台前的小彩灯也早早的开始闪烁,桌子喜气的蜡烛更是不可少的点缀; 为孩子们准备的甜点得要足够,圣诞节用的圣诞树还得早早的跑到园林公司选好预订,还有挂在树上的玻璃彩球和装饰品每年都得添几件新品。十二月份每隔一周就加点一支蜡烛的“Adventskranz”,还有每天打开一扇窗户送一个惊喜的“圣诞月历”也都是不能缺少的给自家孩子的礼物。到临近圣诞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门上或者屋上就开始有背着礼物的圣诞老人在爬墙翻屋了。

 

    喜气洋洋的准备好这些东西,下一个的任务就是购买礼物了。商家在这个时候总打着圣诞的口号让所有的东西都价钱高涨,而如何挑到称心如意的礼物更是一个让人头痛的事情。我家先生兄弟三个人一人娶个外国媳妇。每年我都得费尽心机的挑选一些有中国特色的礼物送出去,然后收到来自于世界某个国家某个地方的特色小礼物,看那两个妯娌说着言不由衷的致谢,自己既欣赏不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些特产。最后还是公婆看出门道来,宣布以后过圣诞成人之间不送礼,只需要给孩子们准备些什么就行了,这才算是解放了我们这一帮子联合国的民众。

 

    圣诞期间全欧洲各地都放假,我们每年也千篇一律的开车随先生回家看父母。婆婆是标准的老一代的女人,出身于世家但为人及其贤惠,拥有博士头衔做过医生但一辈子以伺候老公孩子为天职。每年圣诞还没来她就将家里点缀得喜气洋洋,做好六大盒子以上的点心等着儿子孙子孙女们的来访。在厨艺上她更是拿出看家本领,保证每顿饭菜都绝不重复而且水平都是五星级的。实际上常常是过完圣诞元旦假婆婆就会病倒一段时间,但每年一到圣诞她又乐此不疲的一个人操劳,不让老公儿子和媳妇们动手干家务活。

 

    圣诞日那一天是全家玩乐的高潮日。在瑞士圣诞日的活动往往是滑雪。阿尔卑斯山里冬天的雪有一两米深,扫雪机开路机每天都会在安全性比较高的山上开出平滑的雪道来,普通人只需要沿着雪道就可以上下两千米的滑雪。我们常常是全家人牵着三四个雪橇从山底徒步走上山,然后两三人一起坐着雪橇从两三千米的山顶滑下山。怀里抱着孩子,后面坐着先生,一路风声呼叫我高声尖叫的欢呼着;七十多岁的公公婆婆也两人坐一个雪橇和我们嘻嘻哈哈的比赛。大家时不时在急转弯的地方控制不住摔下雪橇滚到雪地里,身边时不时飞过全副武装的滑雪者,感觉真实爽到极点。兴尽而归晚上是隆重的圣诞晚宴,而孩子们早已经按耐不住,兴奋的围着圣诞树打转转,猜测着哪个是给自己的礼物。很晚的时候还会有圣诞老人降临,他神奇的知道孩子们在这一年里做过的每一件事情,不仅会表扬鼓励他们还会给予礼物和奖品。

 

    虽然圣诞年复一年,每年的流程和故事都在反复重演,但在寒冷黑暗的冬季里圣诞确实给人带来很好的心情。眼看今年圣诞又即将临近,我也一边兴高采烈的准备着,一边还象孩子们一样兴奋的期盼着,就像小时候盼着过年一样。既然在海外咱们没有了过年的热闹和机会,那就入乡随俗过圣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