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庸现的艺术天地 >> 详细信息

文化奥林匹克• 软实力•文学的魅力

热度0票  浏览336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4:12

文化奥林匹克  软实力文学的魅力

     

 

庸现

 

       “中国作为主宾国第一次在国际舞台展示自己的独特的文化, 这不仅对于中国文学来说是一个机会,而且对于我们了解一个历史悠久、经济蓬勃发展,同时有些缤纷杂乱,由各种声音组成的中国社会,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也许借此还能找到出人意外的答案。”

 

        为“未发现文学”撑腰是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展一贯坚持的主宾国原则。只是把中国这个正在飞速发展的经济大国仍然作为“未发现文学”来对待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不可思议。任何人只要用心在德国的书栏里找有关中国的书籍,并不是一件难事:从《商业礼仪》到《投资向导》应有尽有。可是,一旦涉及到文学类,则寥寥无几。类似的言论(法兰克福书展总裁博斯),极端醒目。               

 

    中国作为主宾国今年六月九号在法兰克福文学馆正式举行了本届主宾国新闻发布会,第一次正式亮相。

 

    的确,关注中国与关注中国现实将是九月十一到十二日在法兰克福举办的大型国际研讨会的中心论题。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世界媒体政治哈哈镜以及中国文学的角色都将在研讨会上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关于神秘的中国文化博斯总裁形象幽默地描述道:我于中国文化就如一个在长廊上散步的人,沿路都是关闭著的门,而这些门一个接着一个慢慢打开,新颖别致、其味无穷。

 

文化奥运

 

        2008年中国的奥运刚结束,还没有来得及喘息,2009年又迎来了新奥运。

法兰克福国际书展被誉为世界出版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经历了长达十年旷日持久谈判,2009年终于成为举办此次文化奥运的东家。与2008年真正奥运不同的是,此次奥运不是在中国本土,而是在相隔万里的德国法兰克福举办。对于刚刚经过奥运磨炼有术的中国,文化奥运已经不像体育奥运那么具有挑战性:既用不着在规定时间内请国际有名建筑师盖设计倍受争议的鸟巢,更不用培养和训练国人排办站队、不随地吐痰等文明礼仪。一切都让严谨德国人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

 

    不过,正富起来的中国日益认识到文化作为软体实力、形象工程的重要性,

对文化奥运认真程度决不亚于体育奥运。已初具国际经验的中国希望向西方展示一个积极向上,既现代又传统的当下中国。李继伟先生的主题馆设计,用心良苦。李氏在设计上很大程度上让人联想到张艺谋奥运开幕式中国元素的运用,李氏重在以视觉空间表现中国意境,即用最先锋、立体的当代艺术设计融合了最中国的概念。纸张、活字、书本、墨滴等既非常中国,又非常图书基本元素,展示从甲骨文到数字时代的图书发展历史,兼容了中西文化,置过去与未来之中,整个设计新颖别致。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对外交流与合作司副司长张福海在主宾国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了此次中国文化奥运决心:法兰克福书展是中国文化的一次整体文化实力的展示,力求做到高规格、高品味、内容广泛、时间长。除了主题馆设计作为文化奥运的亮点之外,主宾国还将让顶级中国音乐家专门为书展谱曲,以中国出版为命题的《开场序曲》交响乐。而这在法兰克福书展六十年历史中则是闻所未闻的事,即使雄心勃勃的南韩也在规模和内容上输给日益融入国际今日文化大国中国。书展开幕晚会上,重量级国际知名大钢琴家朗朗也将到场压阵。

 

软实力

 

 

    在经济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后的今天, 文化的开放已是显然可见了。四年前开办孔子学院开始,证明中国当下更加重视软实力。在法兰克福新闻发布会之前,北京新闻出版署,中国出版业最高机构决定为中小国家出版社和部分私人出版社设立基金。基金金额大约合计六十亿欧元。通过设立此基金,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希望对那些从国家出版社购买 ISBN 书号的私人出版社做一定的补偿。中国大约有一万家非政府管理的出版社,也称文化公司,其中一半以上是在北京注册的。这些文化公司虽是中国图书市场推动最畅销书的中坚力量,但它们中的众多却苦于没有合法身份。据创意网络 创意工业网站报导:私人出版社每年购买ISBN 书号花费为13亿欧元。从今年开始,私人出版社完全可以独立制作书籍,无论是图书设计还是印刷,都将不受官方干预,并且还可以出售给官方出版社。 2008年中国私人出版社已第一次联手在法兰克福书展租赁自己的摊位,中国私人出版业开始走向世界。

 

 

文学的魅力

 

    除了文艺演出之外,期待已久的各路中国作家也将陆续粉墨登场,作为主宾国全年性活动。三月莱比锡书展正式拉开了序幕。之后,几乎每月都有中国作家到德国各地举办朗诵、讨论会。

四月,谭旭东、戴来在慕尼黑和杜塞尔多夫等地举办朗诵会。五月,秦文君和郭学波相继访德。

 

    为了迎接中国作家们的到来,法兰克福文艺界于六月十日晚在小说工厂专门组织了 中国之夜文学对话论坛。小说工厂位于法兰克福新开发的文化活动区, 经常举行比较个性化的小剧场活动,是法兰克福文化小众精英积聚之地。当晚文学对话活动由黑森二台资深主持人鲁特哈特司德普来专门主持,而黑森二台则是一个跨区域的、有名的文化专台,听众也多爱好文艺的小众青/中年。

 

    主持人侃侃地谈到中国文学近几十年的发展与变迁,并向三位作家提了一些有关中国文学及社会的问题。对中国文学造诣颇深的主持人问迟子键对文学本土性和普世原则之间的关系的看法,问毕淑敏对中国人的眷恋和当下计划生育政策之间关系的看法,问粱平对他自己的诗和奥地利诗人里尔克之间关系看法。夜深了,文化区安静了,而小说工厂里的中德文学讨论还热烈地进行着……

 

       文学作为文字艺术,虽然它没有电影艺术、绘画艺术那么直接,但它更加深邃、更加个人,是孤独的审美体验。中年以上受过教育的华人,他们的内心的审美经历更多的是文字的,而非图像的。汉字音韵独特的美,是许多海外文化人的精神食粮、生活中的绿洲。当一位平时既稳重又有思想的朋友谈到她忘情的追星经历时,我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感受到一种穿透物质力量的文学、精神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