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庸现的艺术天地 >> 详细信息

传统与创新——法兰克福书展负责人博斯访谈

热度0票  浏览390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4:07

传统与创新——法兰克福书展负责人博斯访谈 

庸现

 

         一年一季规模庞大、历史悠久的,世界最大的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博览会于五月初已经拉开了序幕。和往年不同的是,中国经过与书展近十年旷日持久之久谈判, 终于将在今年十月的书展首次作为主宾国亮相。

        法兰克福书展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十五世纪。德国毕生古腾备革就是在法兰克福近郊发明了印刷书。一直到十七世纪法兰克福作为欧洲书展中心城市的地位一直都都无可厚非。十八世纪以来,随着撒克逊的崛起,德国内部政治文化的变迁,法兰克福的位置逐渐为莱比锡所取代。

        战后,由于东西德分治, 法兰克福又逐渐恢复了早年中心书城的文化传统。1949 91823205家德国书商重新云集保罗大教堂,举办了德国战后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图书展。

        迄今为止,法兰克福书展已有60年的历史,并发展成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图书展览会。法兰克福书展不仅在国际图书业享有盛誉,同时它也是法兰克福的对外形象的品牌及大型国际文化活动的楷模。

      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法兰克福书展一直处在经济和文化政治双重压力之下,经济上,转让出版权交易, 开发新书籍市场日益成为书展中心课题。2000年书展增加了动漫中心,2003年又增设了原为图书竞争对手电影电视专业论坛,成功地避免影视业对图书实业的挑战。2005书展再次扩大创意产品范围,增设新闻汇展部, 2006非图书产品部门。由此,书展几乎每年都开发新行产业,给很多部门都提供了展现自己产品的商业契机。

        继印度之后,中国作为亚洲大国首次成为2009 年主宾国。为此书展特地为中国作为主宾国发明了传统与创新这一独有具匠心的口号。随书展序幕的拉开, 中国也成为媒体关注中心。中国虽然第一次成为主宾国,却与法兰克福图书博览会并不陌生,已经多次互相协商谈判。 2004年由于在台湾的命名上争议,以及其它政治上的考量,主宾国一事没有商谈成功,北京与法兰克福书展因此失之交臂。法兰克福书展负责人博斯先生于同年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展,对其印象极为深刻。博斯先生认为,从2004年到2009年之间,中方谈判夥伴在很多方面有较大的改变,特别在态度上较以前更积极,更愿意合作,也比前几年更为自信。不过,他仍然认为很多实质问题还是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但中方处理问题的方式与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也许是2008年的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以及即将举办的2010年代世博国际经验使得中国领导人增强了与海外文化对话的信心。,

 

      中德近年来各个方双向交流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  然而, 在图书出版方面的文化交流却是单行道。 2005年德国出版社一共买入31项中文书籍,而中国出版社则向德方买入379种德文书籍,其中包括118儿童文学, 62顾问及56医学类书籍。2003年中国首次创下购买德语版权之冠,一共购入各类书籍版权594类。 2005 年仍超过捷克和波兰屈居季军。

        本报就今年中国作为主宾国活动采访了法兰克福书展的负责人博斯先生。

 

本报:博斯先生,您本人的背景是书商和企业管理。一般来说,选择书商职业培训的人后来都学文学艺类科目。而您则选择了经济学,为什么?

博斯:说实在的,我最初做完了书商职业培训后,一开始,我也和大家一样选学的是日尔曼文学和艺术史。后来,我教授告诉我,如果想将来进入出版业,必须再选其它科目作为补充,因为几乎所以的学生都想进入出版社,竞争太大。于是我便很快听了教授的劝告,改选了经济专业。

本报:自从您2005年走马上任后,法兰克福书展的方针政策有了较大的变动,可以说书展政治倾向更浓了。据媒体报导,您的前任主要关注的是饭店的价格,而您则关注言论自由和人权问题,不知是否属实?

博斯:我前任对饭店价格的关注,我想主要还是出自经济层面的考量,是经济气候大环境使然。

本报 博斯先生,2007年您被联邦扫盲协会授予为扫盲大使的殊誉,而获得次荣誉的只有前联邦议会主席Rita Süssmuth和联邦甲级球队守门员 Frank Rost等少数几个杰出的政治人物和体育明星。请问书展究竟是如何支持此项活动的?
博斯:法兰克福书展2006年发起了口号为“LitCam“ (Literacy Campaig) 的国际扫盲运动,一直延续到在2007年为止。2007年我们联手法兰克福足球学校和足球协会共同举办了一项名相为足球与文化的活动。此项活动的力图使青少年通过训练足球共同经验,更好地互学习与交流,并学会承担社会责任。与此同时,此活动提供给来自社会弱势家庭的青少年接受文化课的教育机会,帮助他们对文化教育产生兴趣。

本报:请问书展挑选主宾国的标准是什么?

博斯:标准首先是经济和文化两大因素,然后是文学创新,语言实践。。

本报:法兰克福书展与今年的主宾国中国的谈判商榷长达十年之久,为什么呢?

博斯:原因很多,众所周知,中国至今仍然没有加入国际出版商协会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Association),在很多国际图书事务上,尚未进入正规化。除此之外,多年来两国相互了解甚少,双方的语言文学的翻译介绍微乎其微。我本人在北京通过和作协多方面人士的深入交谈,发现中国图书领域其实非常丰富而博大,特别是当代文学,鲜活而多元。

本报:博斯先生,对不起,我得打断您一下:中德双方文化交流近百年来交流其实并不少,确切地说,德国出版界也许由于意识形态或文字的差异,多年来对中国的文学介绍很少,特别是当代文学的介绍甚少。反之,中国自从五四以来一直翻译和介绍德国的古典文学,近十几年来,更是系统地翻译和介绍了德国的哲学、神学、社会学和心理学。

博斯:我同意您意见。所以,我们正在力图改变这个状况。促进亚非拉文学发展促进会目前正在翻译和介绍不少的中书籍,通过这些翻译作品让更多的德国读者有机会了解和欣赏有才华的中国作家作品。

本报:请问您了解中国文学吗?您有最喜欢的中国作家吗?

博斯:不,完全不了解。不过我目前正在读一本中文中篇小说(试读本)

本报:请问什么书?

博斯:《跑步穿过中关村》,作者是青年作家 徐则臣。我刚读了一部分,觉得很有意思。此书讲的是城市边缘人的生活,卖盗版碟的故事。

本报:请问此次来德中国作家名单是由谁决定?

博斯:我们北京办公室首先提交给中国新闻署一份推荐名单,而中方自己确定来德作家名单和条件。不过, 我们还是希望中方尽量挑选具有典型代表作家,并且做到形式和内容的多样化。来德作家的名单目前尚未确定。

 

最后,博斯先生非常得体而巧妙地回避了有关中国人权和民主的问题等比较敏感的政治问题,赞扬中方坚持与法兰克福书展对话的积极态度,并对主宾国中国在今年的书展上圆满成功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