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庸现的艺术天地 >> 详细信息

旧戏新排——威斯巴登国家剧院推出新版席勒经典剧《强盗》

热度0票  浏览381次 时间:2010年12月22日 13:56

旧戏新排——威斯巴登国家剧院 (Staatstheater Wiesbaden)

推出新版席勒经典剧《强盗》

 

 

       2009322日威斯巴登国家剧院 (Staatstheater Wiesbaden)再次上演经典话剧《强盗》 (Die Räuber) 。话剧《强盗》据估写于1777 1780 年间,是德国狂飙突进时代旗手席勒( Friedrich Schiller 1759-1805) 青年时代的力作。这部语言感人,在结构上略有些矛盾和粗糙的戏剧作品,是青年席勒美学思想的代表作,同时也是他的处女作。

      《强盗》叙述莫尔公爵两个性格大相径庭的儿子 - 夫兰次和卡尔。长子卡尔就读莱比锡大学,过著放浪不拘的生活,并负债累累。次子夫兰次则仍生活在家父宫廷中,与长兄争宠父爱。

    逐渐成熟的卡尔日益意识到自己的过失,去信父亲请求宽恕,并希望能尽快回到父亲的宫中和未婚妻爱玛利亚身边。次子夫兰次由于嫉妒长子卡尔,窥视父亲的宝座,想出花招陷害长兄,争夺权力。 夫兰次于是篡改卡尔的忏悔信,并以一个朋友的名义向父亲陈述了卡尔所谓放荡无耻的生活。他在信中写道:卡尔引诱良家妇女并在决斗时杀死其未婚夫,目前正受到警方追捕。老莫尔轻信夫兰次片面其词,并接受他的建议,对卡尔严加惩罚。不过,老莫尔再三叮嘱次子掌握分寸,千万别让卡尔自暴自弃走上绝路。 夫兰次执意违背父愿,代笔父亲致信卡尔并致之为死敌。

    满怀希望的卡尔不但不被父亲宽恕,反而被拒之门外。由于承受不了如此巨大打击,卡尔被逼上梁山,开始反叛父亲。于是他纠集一群朋友揭竿而起,组成一帮令人生畏的强盗,并自封为王。夫兰次阴谋得逞后,更是得寸进尺,变本加厉。试图美人社稷同时兼得,一方面向长兄的未婚妻爱玛利亚献媚求婚,另一方夺取父亲权力。最终,卡尔在经过一段时间强盗生涯后,十分思念父王的宫殿和未婚妻爱玛利亚。当他回到宫中时,万万没有料执政的已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兄弟夫兰次。此时次刻, 卡尔慢慢的领悟到他被流放后面所隐藏的阴谋诡计

 

《强盗》讲的是两代人的矛盾冲突,独立个体精神断奶成长经历。这种想从顺从的孩童时代中解放出来,获得成人平等权力个人体验,开始总是试图以颠覆父辈权威和原有社会结构的方式来争取自由、平等和尊严。弘扬人道的席勒精神对于狂飙突进时代的来说,它的革命性是不言而喻的。《强盗》作为席勒两百年前作品,在六八年后打破权威的今天,重新上演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经典名剧,人们不禁要问它的现实意义何在呢?

回答是肯定的,即《强盗》的思想理念在当下德国社会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德国《时代周报》 (Die Zeit)资深记者Jens Jessen 2008年一篇名为可悲的上爬者“ (Die traurigen Streber) 一文谈到当下德国青少年的现状时,曾提出如下的疑问:青年一代的批判与反叛精神今何在?他认为:当下整个年青一代由于对未来和前途的担忧变得软弱无力“ Jens Jessen还在文中讽刺道:人们对当今年青大学生们只以金钱、稳定作为职业选择走向感到震惊, 特别让人震惊的是大量的有才青年向往毫无职业道德的咨询公司作为争大钱的手段,更夸张的是,不少青少年还未成年已经变成股票投机商、对冲基金经纪人。青年艺术家是一群没有个性,只追求市场效益的作秀者。贫乏的艺术,低级的电视笑话以及无聊的广告用语都不是来自没有创意的老者,而是出自鲜和活年青人之手

在当下的实用主义私人文化语境中,青年席勒争取自由、反叛理想主义精神显得更难能可贵。威斯巴登国家剧院女导演(Ricarda Beilharz) 为了吸引年青观众,采用极简现代布景,使席勒名剧全面现代化。舞美出身的导演深受当代艺术的影响, 整个舞台由可以轻易撕破的牛皮纸构成, 没有可以依靠座椅,乃至没有确定空间,它同时也意味着没有上下左右,正确或错误之分  -  空间被分割与化解了。整个结构意旨在营造一种即兴的、出其不意特殊的气氛。导演希望通过当代艺术的手法使这部古典现实主义作品添上一层超现实主义的气氛,超越时空的局限,让观众同时置身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中。此种舞台设计赋予了古典戏剧新的想象空间,注入新的生命力。

 

威斯巴登国家剧院新版《强盗》舞台设计不再是人们了解的席勒时代的人物景象,而是当代人所熟悉的日常服装。在服装设计上威斯巴登国家剧院可谓用心良苦,个性十足:每个人物的名字都写在体恤杉上,包括人物之间的关系。使人既觉得有些荒诞,同时又觉得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让人耳目一新。遗憾的是导演整个现代化设计中使用过多的噱头,如表现太多的暴力情节。任何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在于她对分寸火候 掌握。戏剧艺术也不例外,使用过多的没有必要的离间手法如撒面粉之类反而破坏了诗人席勒本身语言之美,戏剧诗意美及演员表演美,从而削弱了整个剧的张力和魅力。“多一点,不如少一点”(weniger ist mehr) 的俗话同样适合于舞台话剧,更适合于威斯巴登国家剧院新版《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