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融入谈何易

热度0票  浏览924次 时间:2010年12月17日 14:26

融入谈何易

 

 

 

 

     转眼一年又要过去了,移居德国已经近二十二年了。耳闻目睹前段时间又被炒的热火朝天的融入问题,扪心自问,是否敢说经过二十二年的努力,自己已经融入了德国主流社会?肯定地回答这个问题,我没有这份底气。尽管我没有语言问题,拥有德国大学文凭,也有一些话语投机的德国朋友,但我自觉仍然是个边缘人,因为我没有被德国社会诚意接纳的感觉。

    有人说,感觉是心态的问题,我赞成这种说法。但在东西德国统一了二十年后的今天,还有近一半的前东德公民“感觉”受到歧视,我想我的感觉,一定也不完全只是心态使然。

    融入问题,在德国是个经常被炒冷饭的话题。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被人为地嘈杂一阵,然后归于近乎沉寂。位高权重的主体隔三差五的排斥言论、市井小民偶有失控的泄愤或者寄人篱下的客体自身陈规陋习的抬头,都可以成为将这碗冷饭再炒一回的能源。只不过,一炒再炒,最终还是一碗冷饭。

    不过,最近的这次炒作,倒有些与以往的不同。主流社会似乎找到了融入问题效果不力的根源,那就是外来群体不合作。具体反应在这些人不愿学习德语,不接受主流社会的文化,和主流社会相互隔绝,不愿放弃本国陋习等等。政治家们在谴责这些与融入相违背的行为时,甚至考虑要实行制裁。言行之下,似乎德国敞开胸怀拥抱异乡客,倒是客人自己不领情了。真应该恭喜政治家们终于找到了融入问题的替罪羊,既为自己开脱,又迎合了选民,一箭数雕。

    说实话,德国政治家就融入问题在客体身上找根源,着实有些不厚道。不可否认,肯定会有一些移民,固守自己的文化,对主体文化有排斥的倾向。不过,即便德国政治家们急吼吼地想嫁过于人,他们也只敢声称,这些人是一小部分。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不主动认真地学习德语,不主动参加融入指导班是融入问题的根源,那么绝大部分的外来移民,早已没有融入障碍,融入本不应该成为棘手的问题。为什么现状会如此背道而驰呢?

    其实,解决融入问题的根本取决于主体,德国政治家们更应该从自身找根源。大部分的移民,既然来到异乡,相信从心里他们是希望能够融入这里的,于己于人都有利嘛。有意识地非得让自己生活在所处的社会之外,岂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可是,融入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需要主体的配合和诚意。而诚意不是靠提供一些德语课程就能体现的。如果客体小心翼翼地伸出试探的触手却四处碰壁,除了缩回触手,躲进小楼成一统外,他们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在一个接待外国难民的避难营生活条件远不如自家监狱的国家,一个你即使“地下”活动了十几年也不愿以人道的方式给你合法身份的国家(德国没有诸如某些欧洲国家的大赦特赦),一个将近百分之四十的年轻人在民调中直言不愿与土耳其人为邻的国家,一个至今还保留着“同等条件下求职,德国人优先于外国人”条例的国家,一个统一了二十年后,仍有一半前东德人感觉受到前西德人歧视的国家,一个隔三差五就有要员扬言“德国不需要移民”或“外国人提高了德国犯罪率”的国家,一个有诸多媒体却没有一档提供外国人德语教学的国家,一个民调中,对外国人不友好程度名列欧洲第一的国家,要想融入其间岂是客体能够左右的。

更为糟糕的是,主流社会不仅不愿面对融入不力的真正障碍,还绕着弯子指责客体不愿放弃本国情结。想一想,如果一个家庭领养了一个孩子,既不给他亲生父母的感情,又不允许他想念亲生父母,是不是有点过于霸道?想要融入这样的主流社会,谈何容易?

希望再过二十年,我能够中气十足地说出,我融入了德国主流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