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红柳专栏 >> 详细信息

当年,他也奔了西德

热度0票  浏览570次 时间:2010年12月01日 12:27

当年,他也奔了西德

 

 

 

    认识老段很久了,但坐下来静静地和他聊天儿还是第一次。

真可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浓眉大眼身材硕壮的北方汉子段宇飞内心居然蕴藏着丰富细腻的情感世界,就是那种挺文艺的情怀。在他优雅的寿司店里,手捧香茗,随着他的娓娓道来,思绪被牵回了那个我们这代人共同经历过的遥远年代……

 

 

哥们姐们奔西德

 

1990年的中国处在紧张压抑的状态,刚从伊拉克援建回来不久的北京建材局年轻的电器工程师段宇飞同志被失望沉闷的气氛所困扰,产生了出国留学的念头。刚巧,一位在当时刚刚挂牌的北京歌德学院工作的熟人给了他一个建议,去西德留学。于是他在北京歌德学院学了俩月德语,和字母还没混得脸熟,就打包踏上了北京至柏林的国际列车,和一帮憧憬着长长的列车,足足的马克,哥们儿姐们儿奔西德的远大理想和万丈豪情的年轻人一起,轰轰烈烈热热闹闹远足郊游般地,朝着心中的圣地西德奔了过来。

大话侃够了扑克打够了一箱子方便面榨菜吃去一半儿了,“朝圣”的目的地柏林也到了。一火车的哥们儿姐们儿终于醒过神来了,面对着完全陌生的国度,茫然未知的前景,顿觉“英雄”气短忐忑不安。于是,能投亲的投亲,能靠友的靠友,匆匆作鸟兽散了。段宇飞当下只身转车来到了德国西部的杜塞尔多夫市。

与很多对国外生活一无所知的自费留学生相比,有着两年援建伊拉克经历的段宇飞,对德国就读城市的选择更显冷静和现实。他之所以选中了当时在国内几乎不被人知晓的杜塞尔多夫,是因为他在德国地图上看到,德国西部地区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城市。他认为城市密集的地方工作的机会就多而杜塞尔多夫正处在这“密密麻麻”的中心。

然而,杜塞尔多夫并非遍地是金随便捡。“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一屁股坐在杜塞尔多夫火车站里一个看似舒适的椅子上一口气还没喘匀乎,一位侍者面带笑容地递过来一个本本,我一下子明白了靠,这是咖啡馆。咬着牙要了一杯咖啡,被宰去四马克。又咬了一下牙,买了一本杜市的地图册被宰去八马克。”虽然眼前的老段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似的不动声色,却好似看见了当年他那份尴尬与肉疼,不由得乐了。那种感觉我们每个人都曾很熟悉。

 

懵勇闯德国

 

由于他早来了七天,杜塞尔多夫歌德学院还没开学。无处安身,他不得不住进了旅馆,直到开学才进了房东家(事先在国内交好了两个月的学费和房租)。这下子他从国内带来的一千马克所剩无几了。听到这里我几乎起来一千马克呀?那时绝大多数从国内出来留学的,兜里最多也就捂着几百美元或马克,能揣上一千马克盘缠上路的真可称得上是有钱人呢。

花完了老本又没有单位再发工资,几天之内“有钱人”段宇飞一下子变成了彻底的无产者(那一代老留学生不但不指望父母汇款而且还尽力节省给家里资助)。冷酷的现实使小段同志深刻地认识到:挣钱,是当务之急;挣钱,才是硬道理!他安置下行李办好了入学手续,一天课也没上,捧着那张杜塞尔多夫地图挨街寻找中餐馆。不知被拒绝了多少次,从国内带来的方便面快吃完了,吃的脸都绿了的时候,他终于在一家中餐馆找到了一份工。总算能够养活自己了,尽管打工打得昏天黑地,但他的心算是踏实了,站住脚了。

人生有许多偶然,而往往一个偶然会导致一种人生。从此,段宇飞与餐馆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尽管后来他考过了语言并在大学注册有了正式的学生身份,但连大学校门都没进去过,每天仍奔跑于餐桌之间。几年过去了,胆大心细、乐观务实的他成了中餐馆各路活计的熟练工,厨房厅堂进退自如,并在跑堂中学会了德语,熟悉了德国人。更幸运的是在跑堂中喜结良缘,与一位比他小不少岁数的文静青田姑娘恋爱结婚建立了温馨的小家庭。

 

寻找正确方向

 

为解决签证问题段宇飞曾办过公司做电脑配件生意,还做过导游,还曾出版了一本文图并貌的《欧盟导游》旅游册,算是实现了一桩文学青年的梦想。这期间他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折腾了几年电脑生意,感到这个事业走到了瓶颈,他对自己的能力、前景做了一番冷静深刻的分析后,果断地关掉了公司重新选择了回归最熟悉老本行——开餐馆。在他四处奔波寻找合适的中餐馆时,一位香港老板朋友建议合伙开家寿司店。当时老段连寿司都没吃过,但他相信这位干了二十年中餐馆的老板的分析:寿司干净时尚受德国人欢迎。而且经营简单利润高,不像遍地开花的中餐馆,争相降价竞争激烈。

2001年圣诞前老段与朋友合作在莱茵河西Krefeld市开办了第一家寿司店。开始生意挺不错,不料,只经营了一个月笑容就僵在了脸上。2002年初欧盟统一货币,德国马克变成了欧元,德国人感到口袋里的钱一下子严重缩水只剩下“一半”了。对新货币的担心疑虑使德国人收紧银根不再乱花一分钱,刚开张的寿司店突然变得门可箩雀冷冷清清。惨淡经营了几个月,香港老板顶不住撤股不干了,段宇飞又处在了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上。他反复思虑,再次做了几番冷静深刻的分析,得出结论:这不是他经营理念和自身能力的问题,而是不可人为的天时。由于改变货币造成的困扰使整个消费市场陷入萧条,其他商家全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老段决定继续坚持下去。他买下另一半股份辞退了所有员工,自己亲自下厨做寿司,力求味美价廉质量好。待客人像朋友,热情大方服务周到。他经常和客人聊天,了解客人的口味喜好,不断开发增加新品种,研制自家独特配方。夫妻店渐渐有了起色。

老天不负有心人,转机终于来临:20019Krefeld市举办城市时装节,老段没经历过时装节但他听从老熟客们的一致相告,雇足了人手备足了料做好了充分准备。时装节那几天人山人海宾客盈门,寿司大受欢迎。天时,地利,人和!从此,老段的寿司店生意兴隆名声远扬。

 

机遇成就事业

 

  2006年北威州重工业城市Duisburg正处于实施城市转型规划时期,计划在市中心建造大型集卡西努、高档商品、饭店等为一体的娱乐消费中心。2007年老段的寿司分店在Duisburg的黄金地段开张了,而且立刻并一直红火,很快就收回了投资成本。谈起当时的这个英明决定老段仍是一脸的得意。他说,投资Duisburg分店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有点赌运气的味道,而是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掌握了成熟的管理方式,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Duisburg新娱乐消费中心正是可遇不可求的最佳东风。虽然投资很高,但绝对值得。

    乘着东风2008老段又做出更大胆的壮举,在州府杜塞尔多夫著名的日本街上又开办了一家寿司分店。二十年一轮回,再次落脚杜塞尔多夫,此老段已非彼小段。中国人用日本食品打进日本在德国的“殖民地”并从口味服务环境等各方面得到了认可,有了自己固定的顾客群,段老板为此特感到骄傲与自豪。目前老段在科隆投资的第四家寿司店又要开张了。短短三年连开三家成功的分店,树立了自己的品牌,事实证明老段的寿司路子走对了,顺应了现代生活健康时尚的潮流。他的寿司食品越来越受到德国民众的欢迎,尤其是白领阶层,女人和年青人。

 

 

  今年年初老段注册了寿司店品牌“菊”商标,他有更远大的理想,多年的创业实践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名气,他要借鉴西方成功的商业运作模式——办加盟连锁店,帮助有志开创事业的中国人,减少“摸着石头过河”所消耗的时间精力,避免创业初期可能“掉进河里”的风险,直接走上成功之路。对此老段制定出一套合理全面的运作章程,对加盟者提供从店面装修到经营管理、食品配方等全方位的指导,并在开张初起亲自坐镇引路。段宇飞希望,有志者加盟进来,联手在寿司食品领域开辟一片中国人的新天地,成就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