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毛栗子 会生活 >> 详细信息

敲门砖

热度0票  浏览381次 时间:2010年12月01日 12:24

        敲门砖

                                 

                                                            毛栗子

 

                                          小萝卜头儿成了小人参头儿

 

为了把儿子培养成文武双全的汉子,中国妈妈给儿子起名叫培斌。培斌的爸爸是越南人,把中文名字翻成越文音上了德国的户口,当我第一次读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怎么读听着都像“乒乓”。

    培斌是八年级学生,开学不久,就开始筹备社会实践周,他妈妈打电话来问,“是否可以在你先生的事务所实习一周?”先生回答:“没有问题。”

德国教育规划里的这项社会实践一章,我本人十分看好,十来岁的孩子,走出校门切身感知一下社会,对他们日后选择职业、探索人生都不是件坏事情。培斌还是小萝卜头儿的时候,曾经和他妈妈来做过客,一晃好几年过去了,调皮捣蛋的萝卜头儿现在也到了伸出触角浅尝人生的时候啦。

培斌十四岁,嗓音已经成熟,见到我规规矩矩叫阿姨,和我说着带德国口音的简单中文。先生向他介绍事务所的人事情况,“在这里工作的有德国人、中国人、土耳其人,现在又来了你这个半越南人,名副其实的国际事务所!”

“你们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在哪里实习呢?”我问。

“哪儿都有,面包店、药店、建筑设计、税务管理,工、商、医院、技工、房地产经营……五花八门,只要那个地方接受,你就可以去。”培斌说。

“你怎么想起要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呢?”我继续问。

“我想,当律师将来容易找到工作。”他迅速果断地回答,好像早就把市场情况研究透了似的。

我很感到吃惊,一般情况下,现在的男孩总是不肯轻易长大成熟,听过许多有儿子的母亲哀叹,什么学习散漫,没有目标,懒于做事,耽于胡想……可他不过才十四岁,张口就是将来职业,几年不见这个萝卜头儿,一下子出人意料地忽悠成人参头儿啦?!

“可是,你自己也喜欢律师这个职业吗?”我问。

“我很感兴趣,我想我会喜欢。”人参头儿一本正经地回答。

  

                班主任Kunzelmann先生

 

      培斌来的第一天,他的班主任Kunzelmann先生也来了,他要在那几天跑遍班上28个学生的实习单位,询问视察每一个学生和每一个单位的具体情况。Kunzelmann先生是一个有着十年教学经验的中年人,他身上有一股天然的亲合力,不出三句话就能与他和泥,十分对我胃口。我拉着老师问长问短,全不顾他是来找先生询问情况的,先生在我身后不冷不热地说:“什么时候轮到我啊?!”

       老师走后,我仍旧很兴奋,“是不是你们都很喜欢这个老师呢?”我问培斌。仅此一句,正打在培斌的机关上,他的话匣子立刻开启。

    他告诉我,自从Kunzelmann先生来了之后,他才开始对学习有兴趣,Kunzelmann先生不热衷于责备,但善于鼓励和表扬,而且课上得生动有趣。不仅如此,老师还十分有耐心和爱心,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里,学生们有问题都喜欢找他倾诉等等。是啊,一个老师可以影响一个孩子的终生!我先生当年没有培斌幸运,上高中时遇到一个魔煞星老师,高中那几年的日子如同炼狱一般。几年前他在报上读到一条讣告,兴奋异常,猛然拍案大叫,“哈!她终于死啦!”四十多年前的煞星活到九十多岁后走了,快六十岁的先生仍旧由衷地喜上眉梢,可见老师的威力之大啊。

     培斌来的那个星期,先生希望能帮助他几天之内造就出速成理想,带着他出庭,出现场,见当事人,使出了全身数解。培斌捧着卷宗认真地看,还是做样子看,总表现出兴趣十足的劲头;他带着耳机听先生说信,然后居然真的打出了一封有模有样的公文,难怪Kunzelmann先生评价他,“一点都不傻,就是懒”。培斌妈妈打电话来询问儿子的情况,我由衷地夸奖,夸的他妈妈都不信啦,“真的啊!在家我老批评他,不好好学习,一天到晚不着家,还不愿意和我一块儿行动,责问他吧,他一句话就把你呛住,‘等你老了我再和你一块儿出门!’”。

我笑话她不识时务,连儿子长大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想拉着他的小手一起在街上走吗?那个舔犊的时光一去不返啦!然后我又重点表扬她儿子孝顺,居然知道说,‘等你老了再陪你出门’的话。培斌的妈妈听后非常欣慰,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做家长的其实往往比孩子还不明事理,孩子小时盼着他们长大成人懂事,当孩子不负重望按照家长的意愿长大时,家长又开始哀叹孩子与他们不亲了。培斌现在不过是个半大小子,因此还能说出等妈老时和她出门的话,要是他妈妈总是不依不饶地唠叨厌烦他,谁知道他是否还有兴趣兑现自己的诺言呢。

对于培斌来说,那个星期与学校大大不同,新鲜、紧张、兴奋,绝对地长了见识,待实践周结束,28个同学重又聚在一起,一定是话题不断。实习的最后一天,先生带着培斌在城里办案结束回事务所,培斌显得有些倦意,毕竟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当他们路过一个足球场时,培斌一下子灵醒了:“看,那就是我们练球的地方!”他眼睛里放着光,骄傲地告诉先生,他还是那里足协球队的正式成员呢。“我将来踢好了,就争取做职业球员!”培斌满怀希望地憧憬着。

“那你不打算当律师了?!”先生有些失落地问。

“……”培斌感到不知所措。

    萝卜头也好,人参头也罢,培斌终究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一个星期的社会实践,是他走出校门涉足人生的敲门砖。他东敲敲,西敲敲,人生的大门厚重且弯曲,孩子的手细嫩弱小,我不知道他要敲到何时为止,只知道他尽管不能敲开每一扇门,却没有一次敲得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