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德国妇女再就业

热度0票  浏览915次 时间:2010年12月01日 12:22

德国妇女再就业

 

叶子

 

 在德国做母亲

 

    养儿育女这件大事是很多女人一定要经历的。对于叶子呢,不但要经历,还希望自己会是全身心去投入母亲这个角色的女人:我要亲自哺乳我的孩子,亲自陪着他们一天天换干净的尿布,亲自做最美味的食物喂养他们骄小的胃,亲自拉着他们的小手一步一步学行,亲自吻干他们脸颊上的泪滴……那时在国内做上班一族时,我经常对身边女友说:哪个男人要是答应娶了我后有能力让我在家做两年全职妈妈,我就决定出嫁了。这在十几年前,对于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脑子长瘤了。身边只有好些学历不高,没啥上进心的,嫁了个好郎君,才心甘情愿在家做“师奶”呢。至于像我们这样的“白领”,哪个不是产后三个月便潇洒地又回到工作岗位,把那哇哇啼哭的婴孩留给老人或保姆带。

    我这个嫁人的梦想在中国没有实现,在将要跨入大龄行列时来到德国,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切对我而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且别提自己当初刚到德国还没站稳脚就认识了先生,从此避免了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跌跌撞撞。后来结婚怀孕后,先生体贴地说:这份实习工作要是辛苦,就提前结束吧,我竟然觉得自己掉进了蜜罐里,一生的追求从此梦想成真。我便老老实实收起自己刚拿到手的,还带着教授手温的毕业证书,安安心心在家里做起了买菜做饭盼君归的小女人。紧接着,孩子接踵而来,我竟然在家一待就是五六年。

    这期间,来自外界的呼声打击声绵绵不绝。我的父母都是有知识有教养的人,从小就教导我们成功的人生是成家立业,子孙满堂,事业兴旺,哪看得惯我这等有了家忘了业的庸人。至于那些同龄的人,也不时酸酸甜甜地来两句:小叶子你多亏呀,读了那么多书,却在家里养孩子。(言下之意为:在家养孩子,何须读那么多书?)不过,这些声音大多来自遥远的故土,即使有时打电话回家会感受到父母的不甘心,我还是很快就能把这些声音包在孩子的尿布里一并扔掉。

    他们哪里能明白,在德国做妈妈是怎样一回事!我们没有那么逍遥,像在国内般随便每月花一百多欧元就可以请到一个全职保姆窝在家里。有幸有个年轻的爷爷奶奶,人家也不会因为给家里续了香火就高兴地搬来和你住,从此做你和孩子的日夜保姆。不过说实在话,我并不是很羡慕很向往国内妈妈的这些“待遇”。在自己的孩子还在襁褓之中时,看着他喝完最后一滴奶汁,听着他寻找妈妈时热烈的哭喊,记录着他第一次翻身的录像,和他每时每刻相拥相亲是何等温暖的享受!其实每个晚上看着熟睡的宝宝,那些为人母的辛劳,都已烟消云散。

    我很开心,自己可以在德国做全职妈妈。德国的女人一旦踏入妈妈的行列,每生一个孩子就享有三年的产假,这三年内,原来就职的公司要保留她的职位,养老保险公司把这三年也按工龄算进去。一般的德国妈妈,如果不是因为经济原因,或者出于对职业的热爱,都会愿意在家陪伴孩子三年,直到他们进幼儿园。于是,在儿童游乐场里,一起碰头的妈妈们,有生物工程博士、有建筑师、有政府公务员,也有卖面包的。妈妈们看着孩子们的眼神都是如此澄净,无论她们揣着多高的资历,在这里,大家都是简单幸福的女人而已!所以,我这个连一封德语信都写不好的人,混在这一堆精英妈妈之间,哪还会有什么失落之感?!

 

职业与家庭的选择

 

    虽然在德国做全职母亲很光荣很快乐,但是也改变不了德国政治家年年都要面临的难题:德国的低生育率,特别是职业妇女的低生育率。

    在孩子进了幼儿园后,很多妈妈就开始回到工作中去。不少公司都可以提供半职(即一周工作20-25个小时)工作给这些妈妈们,这样,有利于妈妈们工作家庭两不误。可是,这些半职工作多不能在公司里胜任举足轻重的职位,它的待遇肯定也大打折扣。这也就是很多职业女性不愿做母亲的缘故。几年前,身为七个孩子的妈妈冯·莱恩夫人就任德国家庭部长期间,为了能提高职业女性的生育率,实施了“父母金”制度:即在孩子出生后的14个月内,父母双方可以轮流在家全职抚养孩子,并同时领取父母金。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年轻职业妈妈在经济上的顾虑,从表面来看,大家都觉得这个制度会帮助德国引来新一轮的出生潮。然而,一年比一年低的出生率打破了政府的美梦。

    其实是否要生孩子,和一个女人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要用孩子来绑上自己十几年,还是宁愿自己轻松自在过一辈子,完全是女人自己心中的价值天秤。德国的养老保险制度上规定,没有孩子的职员缴纳的养老保险金额要比有孩子的职员缴纳的高,因为老人依靠亲属来支持还是最高效省钱的养老模式,可是德国的女人们并不会为了“养儿防老”而去养儿。

    经历过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后,德国在2010年迎来了一个经济繁荣期,它以2﹪的经济增长率领头于欧盟各国。而伴之而来的是因为人口老化等原因造成的专业技术人才的大缺口。德国不像加拿大、澳洲等移民国家,靠人才进口来保持发展,它在技术移民政策上还是个小学生。政坛上各方政党关于是否吸引外籍技术人才来德国的争议,经常是闹得不可开交。保守派认为:德国不需要技术移民,自己可以在国内的三百多万失业队伍里培训自己需要的技术人才。无论前总理施罗德的2010Agenda曾如何激起了人们的抗议,有一点成绩是不容置疑的:劳工部门设立的“劳工机构(Agentur fuer Arbeit )”,负担起职业再培训的任务。它不只是针对一般的失业人员,对德国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母亲,也没有漏掉。而这样普普通通的一件事,让母亲在给孩子无私地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后,发现社会并没有遗忘她们,我觉得是对为人母者极大的激励。

 

  德国妇女的职业培训

 

    劳工机构提供的培训机会(培训课程可在该机构的网站上找到:http://kursnet-finden.arbeitsagentur.de/kurs/index.jsp ),其中不少是免费的。他们提供的培训课程,也是从机械、贸易到会计,范围极广。如果你符合规定的条件(如完成了孩子“抚养期”要重新再就业,或者是在册的失业人员等等),你就可以申请适合自己的课程学习。

    对于我们这些在德国的外国妈妈,一样可以享受这些机会。很多外国妈妈的背景都差不多:在自己的故土曾拥有高等学历,甚至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可在德国几年相夫教子的生活造成了与社会职场脱节。如果妈妈们能坚持学习德语(德国也有很多免费或者以优惠价格提供给外国妈妈的德语课程),那么在完成了“抚养期”的工作后,想重新跨进职场的妈妈,就可以到当地的劳务机构去登记获取咨询服务。

    我的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友,在德国生活了5年。此前在国内也工作过,来德国后本来想要读书的,却提早回家做全职妈妈了。今年,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后,她就到劳务机构去咨询。本来,她想学“Heil Praktiker”,但工作人员告诉她,这种多为个体户”的专业,就业风险大,劳务机构不会资助这些项目的。这样来回跑了好几趟,最后大家达成共识:她选择了“幼教”的职业培训。随着德国大力扩建托儿所、幼儿园,幼教人才在未来几年会出现大量的需求,其就业前景是毋庸置疑的。而女友也觉得自己是个喜欢和孩子在一起的耐心妈妈,虽然这个需要两至三年的全职课程对于三十好几的她会是个不小的挑战,但是想想,德国人天天喊着要工作到六十七岁,这样子自己真学下来了,还可以为人民服务三十年呢!况且,培训费用全由国家负担,孩子还因为妈妈要去上课而每个月会得到补贴金,何乐而不为?!

    除了从这个劳务机构可以找到不少培训机会,在慕尼黑还有一个专门针对有移民背景的人提供帮助的机构:InitiativGruppe (简称IG,网站:http://www.initiativgruppe.de),我不知道在德国别的城市有没有,也许有服务内容相似而名称不一样的机构,有兴趣的不妨可以查查。这个机构不但给移民提供语言培训以及社会融合的帮助,也给移民的孩子提供补课服务(老师都是自愿来的,所以不收费。)而最让人欣赏的是,这个机构下面设有一个妇女职业学校(Frauen in Beruf und Schule,简称FiBs)。FiBs举办一些课程如会计专业人员的培训都是得到慕尼黑市政府斥资援助的。FiBs除了提供职业培训课程,还让有需要的外国妇女有机会重新完成中学课程。

    有些时候,女人就业并非像男人般需要担负养家糊口的重任,但是对于不少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因为外嫁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而让自己再也没机会通过就业接触社会,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对于妈妈来说,拥有一份快乐的半职工作,虽然不能挣大钱,其实也会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叶子写下这些关于再就业的培训信息,希望对你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