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齐墨有话说 >> 详细信息

勃兰特跪下去,德意志站起来

热度0票  浏览1554次 时间:2010年12月01日 12:19

勃兰特跪下去,德意志站起来

 

11261130分,“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详细报道见本报本期)最后一场报告会开场。除了峰会主席许斯(Nikolaus W. Schües)外有两位德国社民党的政治家讲演:前总理施罗德和Hans-Ulrich Klose。后者是汉堡的老市长,曾经担任过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现为德国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副主席。大厅座无虚席。施罗德向来对中国持友好态度,他提到在国际事务的各个方面需要中国的合作。而Klose的语调却不尽相同。他提到欧洲没有理由悲观,提到了伊朗和北韩的核武问题。在结束演讲时,他充满激情地提到了前年轰动一时的中国电视片《大国崛起》 

 

德国崛起的教训

 

     中国学者告诉他,该电视片的第六集为《帝国春秋》,讲述了德国作为后起世界大国崛起的过程。与中国通常的史学著作不同,电视片里没有引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而是重点描述了音乐家李斯特为统一关税奔走和俾斯麦“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顽固保守而深谋远虑的政治家俾斯麦知道德国需要通过铁血之路完成统一,赶超英法。但他在悄悄地追赶,不惊动四邻。他成功地使德国快速完成了工业革命。1871年,俾斯麦率军占领巴黎,在凡尔赛宣布德意志帝国的成立。此刻,德国的国力已经远远超过法国,而仅次于称霸世界一个世纪之久的英国。但是,俾斯麦依然秉持“大陆政策”,守住欧洲大陆而不去海外扩张,不去占领殖民地。他知道,海外扩张必然会与英法等国发生冲突而导致大战,毁灭德国。

1890年,俾斯麦这位帝国老船长被迫辞职,年轻气盛的威廉二世皇帝全面执掌政权。他将俾斯麦的大陆政策改变为海洋政策,叫嚷德国需要海外的生存空间。德国穷兵黩武,最终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被彻底打垮。

    此后,纳粹运动在德国滥觞,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再度崛起,并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屠杀了600万犹太人。最终的结果尽人皆知。

Klose引用了《德国崛起》里的一句旁白:“跪下去的是勃兰特,站起来的是德意志。”这里指的是当时的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1970127在波兰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作出的举世震惊的一幕:在冰凉的风中,勃兰特一步步走到死难者的墓碑前,在全世界的注视下,这位二战中反纳粹的英勇斗士,跪倒在地。  

 

今日中国与当年德国

 

我想,这是一位73岁的深谙国际局势的德国政治家对中国的告诫,而引用的是中国电视片的台词。中国正在崛起,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和出口冠军。但在中国的四周除了北韩外几乎没有中国的盟友。俄罗斯今年以来也在快速地转向西方。

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1112发表文章,称中国正在经历19世纪德国式的崛起,美国及亚洲其他各国需要花费半世纪予以应对。因此,他力挺奥巴马与印度结盟牵制中国。

他说,现代中国就是19世纪末的德国,正在崛起和扩张,寻求自己的世界地位。20世纪上半叶就是欧洲努力应对德国崛起的时代,结果是德国成为输家,而今后半世纪内,将是亚洲如何适应或遏制中国的扩张。

文章称,这种担忧并不遥远,主要表现在中国在钓鱼岛、南海问题的强硬姿态,从而使得美国这一亚洲相关国家传统盟友的角色仍然很重要,从日本至印度的环西太平洋的中国邻国都需要美国的支持,共同阻止中国称霸亚洲及世界。

很多人会将柯翰默的说法视为反华言论而不屑一顾。如果从中国邻居的角度来看,他们或许会喜欢这种提醒。而我们也可以从这种怀有敌意的文字中吸收启示。

 

日本应该下跪

 

其实,在亚洲与当年德国的历史能有一比的是日本。日本同样是后起大国,并同样以整军经武之路走向海外侵略,光是在中国就造成了2000万人的死亡。但是,日本的领导人还没有在南京大屠杀的纪念碑前下跪,所以,日本人还没有站起来。

在德国和日本的后起直追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共同点:强调经济快速发展,突出武力,并伴随着强烈的民族主义狂热。而缺乏的是自由主义精神的弘扬和民主宪政制度的建立。当年在德国和日本,均不乏有识之士对这种片面发展提出警告,主张大张旗鼓地宣传自由主义,但均被民族主义的狂潮压了下去。其结果就是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

 

未雨绸缪前车可鉴

 

 

    中国没有像当年德国和日本那样去屠杀他国人民、占领他国领土,当然不需要向谁下跪道歉。但是,中国邻居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与当年德国和日本的邻居的恐惧相似。他们不仅在观察中国,而且要借助美国的外力,来围堵中国。中国近年来推行“和谐外交”,打出“和平崛起”的标志,但均无法化解邻居的忧虑和恐惧。这一点值得执政者深思。

孟子曰: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意思是只有仁人能以大国的地位侍奉小国,维持天下和平。仁者无敌的古语,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以软实力制胜。这恰恰是中国对外政策的软肋。

这些年来,中国内部以《中国可以说不》等书籍为代表的民族主义热情,非常高涨,也常常有失去理性的言辞。而一些企业家暴发户,常常傲视世界,认为中国要主宰亚洲,掌控世界。“中国如果不是世界第一,就什么也不是”之类的言论,如雷贯耳。而相反,自由主义的呼声,却微乎其微。在一些人看来,西方经济不景气,需要中国来救助,“中国模式”举世无敌,所以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想和民主宪政精神,也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不值得中国人来借鉴。

每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总有早晚和快慢之分。在清代的康乾盛世之时,中国的GDP占世界的三分之一强,但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竟只有4%左右。目前中国在崛起,但是,中国后面还有印度、越南等国家,还有非洲,也会有一天崛起。

北朝鲜是世界上最流氓的国家之一,却成功“绑架”了中国。有人说,反正这是中国养的一条狗,经常让它出来叫叫。但是,在这个国家里,人民饥寒交迫,预期寿命比南韩少11岁,以社会主义为旗号的金氏家族,三代世袭掌权,并举全国之力发展核武器,引起了南韩和日本的极大不安。本来南韩和日本人民非常反对美国在这个地区驻扎军队,但现在却感到需要美国来保护自己。美国人乘机进入,组建岛链,围堵中国。相反,如果中国不援助金氏家族而促使其尽快垮台,不仅北朝鲜人民有好日子过,中国也不会因此而树敌了。

为了中国人将来也不需为任何人下跪,我们需要和平而不是战争。中国不仅要有发达的经济和强盛的国力,也需要自由主义和民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