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不干净”的德国人

热度0票  浏览804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4:30

“不干净”的德国人

 

叶子

 

                                                 

                          德国人的洗碗方法

 

    在德国读书那时,住在学生公寓里,我第一次看到德国室友在那里洗碗时,着实大开眼界了一通。只见她把热水注满洗碗池,“啪嗒啪嗒”挤了几滴洗洁精进去,再“哗啦哗啦”把水搅起白花花的泡沫,那些脏兮兮的杯盘碗碟就在里头洗心革面,接着她走到阳台拿起一块带着太阳芬芳的擦碗布,然后把那一个个还带着洗洁精泡沫的餐具来来回回地擦呀擦呀,直到其锃亮如新了,才整整齐齐地放进碗柜里。我张大嘴巴结结巴巴地问:“那些洗洁精呀,可是化学物品来的啊,不用冲洗干净的吗?”她瞪着我,更为好奇:“我的妈妈也都是这样洗碗的呀,我们都很健康的呀!用布一擦什么都干净了。”

   

    这段洗碗记一直在我心中疙瘩着,后来回国时我带了一大摞棉质擦碗布回去给妈妈用,当我看到她开着水龙头对着那些带着洗洁精液的餐具冲呀冲时,我就揶揄着:“妈呀,节约点用水啦,用布好好擦一下就干净了!”妈妈也对我瞪眼:“你怎么变成这么脏的人了?这些化学残留不好好冲洗掉,吃到肚子怎么办?!” 那时我就想着:估计那德国室友是个别现象了,天天吃那么多化学残留物也还健健康康的。

 

    后来认识了我的德国先生,发现他洗碗时也是和那个德国室友一样的,餐具在泡沫水里一洗就拿出来擦干净。我气急败坏地去声讨他时,他还在那呵呵的笑话我,也说他的妈妈一辈子都这样洗碗的,老人家八十好几了身体还硬朗着呢!总是听说德国自来水的标准有多高,不但达到直接饮用标准,还比矿泉水质量要好。难道德国的洗洁精也是达到饮用标准的?或者这是德国人的一大陋习而已?!或者是人家德国人的体质与我们不一样,有着自然清洁功能—?!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对这种洗碗方法心存余悸,而先生又特别喜欢吃完饭后包揽清扫工作,所以结婚后的第一件事情我就是马上去买洗碗机,我这人还是比较保命的。

 

    前些天,美茵茨医院发生了因输液不洁导致三名婴儿死亡的悲剧。当我一听到是因为装药液的瓶子受到细菌污染时,马上就又想到了德国人洗碗的习惯。我对先生怪笑一声,说肯定是当时自动清洗瓶子的机器放不下最后一个瓶子了,值班人员便急中生智,拿出妈妈教导的洗碗方法,让瓶子在充满洗涤剂泡沫的水里泡呀洗呀,然后不加清水冲涮便拿起消过毒的棉布来擦呀擦,最后满怀成功喜悦地把这个瓶子一起运送到药厂。你觉得这会是天方夜谭吗?虽然后来调查人员推断出瓶子是在运输过程中受碰撞出现小裂缝导致药液受污染,我还是认为我的推断也不是毫无可能性的。

 

 

                      德国医院的卫生状况                                                              

 

    发生这起药液污染时间后,大家就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德国医院的卫生状况。卫生部长也宣布,要把医院卫生这个问题提到卫生部会议日程上来讨论。德国医院目前的状况是:2009年整个德国的医院有5000名医生缺口,预计四年后会达到一万名医生缺口。这个缺口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医生们需要超负荷工作。每周60-80小时的工作时间是极其普遍的。过度劳累导致医疗质量的下降。“德国制造”的质量品牌不属于德国医院:医院里,给病人施行手术后手术器具被遗忘在病人体内的事情每年都有3000多例。给病人做切肢手术,却误把健康肢腿当病腿来锯掉的医疗事故也发生在德国医院。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使得一些学医的人在花了国家的钱完成学业后,却选择了医生以外的职业。

 

    医生的短缺也影响到医院的卫生质量。据统计,每年在德国医院受感染的达到50万人,其中15万人受到肺炎感染,尿道感染,伤口感染以及血中毒。有1-1.5万的人因为在医院受病毒感染而死亡。当然,医院本身就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充满各种病毒的空气飘散在各处。除此之外,就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护理人员没有好好消毒洗手,从而导致病毒扩散。并不是医疗工作人员不知道消毒的重要性,而是他们的确忙得都忘记了,或者没有耐心,也没有等待消毒液起作用的30秒时间。只有三分之一的医疗人员会牢记并遵守这个消毒洗手的工作。

 

    读着这些因为“手”而传播病毒的报道,我不寒而栗!脑子里翻腾出生活中自己一直看不惯的一幕幕:德国面包店里,从来都是只看见卖面包的大姐张开五指从架上拿下干硬的大面包,往柜面上一搁,再用同样的手指在收款机上”哔哔“按一通,然后扬起笑脸告诉顾客该收多少钱。伸手接过钱后,便又打开小钱柜找赎,最后再用那双沾过铜臭的手儿把面包漂漂亮亮地装进环保食物纸袋里,亲切地说一声:谢谢!再见!我总和先生提这一幕,他这个德国人居然在我抑扬顿挫的描述中也顿然开悟:“的确是呀!这的确不是个好习惯!”不好也没办法,人家德国人的人均寿命还不照样一年比一年长。德国药业也发达,什么抗感染抗病毒的药疗效极佳。我也就懒得向卫生部长上书,让他统一规定面包坊的人做到钱物分手。只不过自己平时买面包时,就尽量挑那些面包坊在大超市里的,他们不会在给我面包时收款,我只需在超市统一收款台付款。

 

    但既然德国医院存在医生短缺的问题,卫生部长也雄心勃勃地要进行医疗赤字消减的计划,我倒觉得勒令面包坊拿面包时带个专门手套,这样应该也会减少一些病毒感染者,病人少了,不但医疗保险公司可以少转点账,医生也可以多睡一会儿,医生休息好了也就有精力记住进病房前要消毒洗手了,一举两得!

 

                        关于“随地吐痰”

 

    还别说,关于使用明文规条来督促民众爱讲卫生,咱们中国在这点上还是走在德国前列的。君不见,国内无论在幼儿园还是公园里,“不随地丢果皮,不随地吐痰”等等的标语随处可见。先生第一次在中国搭乘火车,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车厢里中英文对照的“不许随地吐痰”标语,他觉得很好玩很好笑!德国旅游巴士司机总爱如此评价中国游客:中国人很友善,花钱很大方,就是有一点不好,他们爱随地吐痰!可见这个随地吐痰是我们中国人的专利了。记得十来年前在广州坐公交车,那时还没有什么全封闭的空调车,大热天时,车窗敞开着,司机大叔一声咳嗽,喉咙一鼓捣,便转过脸来飞快地往车窗外飞痰一串,车厢里的看客也大都习以为常,并没一人有嫌恶之意。后来不知是否因了禽流感和非典之故,广州就很严格地出台了“随地吐痰者,罚款”的条规!于是,在公交车候车场所,就专门出来很多真真假假的带着红袖章的“执法者”,看到谁吐痰了,马上过去开单收罚款!这一招还是挺灵的,最近这些年回去,还真的很少见到吐痰之风了。所以,我觉得这些标语对于保护大众健康方面的确起到积极作用的!

 

    看不惯中国人吐痰之风的德国人,他们又是怎样对待自己口中之物的呢?我的爸爸第一次来德国时,还没呆上一个星期,他老人家就已经有了惊人的发现!他说德国有二宝:不是宝马和保时捷。是满地的烟头和遍地的狗屎!带他坐公交列车进了一趟城,那时的火车站还没有施行禁烟,火车站里的铁轨,缝缝隙隙都挤满了烟头,而分类垃圾箱却三五步一排地在那里整整齐齐地候命。不但是人多的火车站,就是平时大人相对少的孩子游乐场,长木条凳周围往往都会发现烟头满地,虽然木凳一侧就是垃圾箱。这就是德国人的“吐”文化。烟头上附着的唾沫病菌并不会比痰少一些,只是德国人自我安慰认为烟头比痰文明一点,所以也就随心所欲地畅吐无阻吧!

 

    这次回国,看到与日本人做贸易的嫂子在出口一款可以挂在腰带上的小烟灰筒,据她说需求可大了!然后问我要不要在德国也试试。先生在一旁瞟了一眼,就乐起来了,说这可笑玩意德国人可不需要,刻板的德国人在烟灰这个问题上绝对不如日本人认真。

 

     但是,这两天,我却突然有了兴趣。或许德国人也真该学学日本人,到哪里都随身挂个烟灰筒,这样不但可以减少清洁工的工作量,也可以保护民众健康。越想我越觉得自己伟大,我便怂恿先生,给年轻的卫生部长上书吧,让他下规定全部烟民都需随身佩戴烟灰筒,所有面包坊都使用环保面包手套,供货源由我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