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中国的“群妾经济”

热度0票  浏览427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4:21

 

中国的“群妾经济”

 

叶子

 

 

    三十年前,当中国终于打开了开放之门,可口可乐美美地想着:只要每个中国人一个星期喝一瓶可乐,那都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文数字呀?!德国大众疯狂地预算着:要是每六个中国家庭就拥有一辆私家车,我们就发达了……外资在中国开始如火如荼地播种开花.

    用邓爷爷当初的话: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摸石子过河,没有什么特定的模式让我们去搬弄学习.而那些外资企业,在被中国市场那些令人心跳加速的发展数据弄得心乱神迷之后,也饱受着在华经营的吐血之苦.

    德国出版的一本书《中国密码》,形容在华的外企是“群妾经济”.封建时代,皇帝后庭供养千宫女,富宦之家三妻四妾也都是合法之事.今日,法律只允许一夫一妻制,再多出来的,被称为“二奶”.也许,用最新的词语来翻译,“二奶经济”也合适.

    德国大众汽车当年在上海和中方成立的合资企业,虽然中方占的股份大,但德国大众作为唯一的宠妃,在中国还是喝了头啖汤.紧接着,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只要有点汽车工业基础的,都跑来中国掘金.而中国,只要你拿来资金和技术,我就和你合资.后来这些合资汽车企业的生产能力,远远大于国内需求,没关系,出口创汇!把中国建成世界的汽车供销地,是当局的梦想:既增加外汇又保证就业.谁投资得多,谁就得到国家更好的政策扶持,外方企业都觉得自己成了中国妾,资金是青春,技术是款款舞姿.

    几年前急需大量中小型飞机满足中国跨省航线的海南航空公司,向当时德国技术力量雄厚的中小型飞机制造商FairchildDornier签订了购买二十多辆飞机的协议,中国政府迟迟不批进口许可,因为他们想的是德方需同意在中国一起合资生产飞机,并同时把技术也能转让过来.几经协商,达成在珠海附近合作建造飞机生产基地,后中方得知该德国企业正陷入资金周转困境,便迅速单方毁约,想着等这德国公司宣布破产后或许可以趁虚而入低价获取那些技术.中国古代皇帝后宫里的三千宫女,有着花样容颜能琴会跳时就被皇帝紧紧楼着亲热,等到最后一滴青春逝去便只能被打进冷宫.

    在一百多年前的半封建半殖民主义时代里,我们经历了被外国人践踏掠夺,心还有余悸.如今,自己的腰开始直点了,万事都为自己的利益多着想一下,也无可厚非.

    如潮水般涌进中国的外企,还带来了无数金发碧眼的高级中级低级人才.他们的薪金大都按原籍国的标准,于是,房子汽车是企业安排的,还每月有发展中国家工作的艰苦补助.同样辛劳工作的同胞们,只能按国内标准来获取分配,其差别往往是让国人恨不得自己能把黄黄的干禾草当头发,眼睛再装上蓝色玻璃球.

    更让国内男子们气短的,是我们一些美眉们的表现.明明自己爱吃的是臭豆腐爱喝的是茶树菇老火鸡汤,却委屈自己陪那个碧眼金发的去啃比萨饼喝忌溓汤,因为觉得外国男人比中国男人高大幽默有气势.如果大家是认认真真相爱相知的倒也无可非议.

芬子自毕业后就一直在外企工作,太醉心于事业发展的她等恍然回首想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迈进了剩女行列.国内的男子都把她列为“高不可攀”类,芬子便把目标转到同行的外国同事之中.才惊觉,身边的外国帅哥们都已被年轻美眉占据,而且,很多还都隔三差五就换不同面孔的.不久新调配来了一位的外籍工程师,芬子和他负责同一项目,两人朝夕相处很快就擦出火花.正当她满怀希望地规划着未来时,在夜色江畔她遭遇他搂着另一个更年轻美丽的同胞.他还理智气壮地辩护:又不是我主动的,你们中国女孩太热情了!很多我的朋友都因为抵抗不了中国女孩的热烈才同时有几个女朋友的!

    嗟乎!“群妾经济”派生出来了新的皇帝新的宫女群.

    有个女友这么对我说:“说什么外国男人会体贴人,不会计较女的年龄也不会计较女友曾婚否有孩子否,只会懂得好好珍惜爱护他爱的女人.这种外国男人要到他们本土去找了.在中国的外国男人都变坏了.”封建时代的皇帝官宦是自恃手中权力金钱来完了妻妾成群之美梦,而当今的这些黄毛皇帝,在中国本也只算外籍人一个,却也不知不觉地被带上耀眼的皇冠无度地来满足私欲,是谁助长了他们?是那些喜欢又甘心做二奶角色的女人们.

    经济危机之下,汽车是暂时造得越来越少了.可是以出口经济为命脉的中国,还是会继续打开它的大门.还会有许许多多化工的,制药的,环保的等等外资行业继续来做中国妾.只是我们的一些女同胞们,腰板挺直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