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关愚谦·说东道西 >> 详细信息

舍得一身剐,要把南水北调工程拉下马

热度0票  浏览288次 时间:2012年10月18日 09:26

 

记得李鹏总理当政期间,尽管全国人代大会上有千人反对,他非要三峡工程上马不可。笔者在事前曾访问了四川、湖北两地,听了很多具体的反对意见,并在《香港信报》专栏上写了一篇长文《舍得一身剐,要把三峡水库大坝工程拉下马》。当然,中央上层是听不到的。大坝终于建成了。从官方反馈出来的意见,都是积极的,至今的大陆媒体大都是报喜不报忧。但是,从民间那里得到的资料,报忧的太多了。单单清除上流冲下来的垃圾,就不知要动用多少财力物力。生态环境和天然资源的破坏,以及气候的变化就更不用提了。笔者一直重复一句话,上天创造的大自然,不要轻易地破坏它,老天爷会动怒的。“人定胜天”的口号硬把长江这条巨龙拦腰截断是不吉利的。

三峡是个无底洞

 

笔者今年在网上偶然读了贺军先生一篇文章,他表示:三峡是个无底洞,投资巨大,遗留的问题众多。三峡工程导致的生态环境破坏、次生地质灾害等问题引发的费用,还有庞大的移民费用将是个无底洞。三峡蓄水完成后,将淹没129座城镇,会产生113万移民,如果库尾水位超出预计,还会再增加新的移民数量。据国内外的经验,新建水库蓄水后至高水位初期35年内将集中产生大量的新生滑坡和塌岸,地质灾害防治形势非常严峻。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三峡工程对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影响正在扩大中,非库区地质灾害防治等也将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从最新的问题来看,这一预警被不幸言中。

这位贺军先生最后呼吁:“三峡工程对中国政府决策层带来的教训是,在基础建设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政府务必对超级工程建设项目极为慎重!尤其是对那些可能导致大量移民、引发社会问题和生态环境破坏的超级项目,一定要慎之又慎,否则会制造出“无底洞”。笔者再加上一句,“会引发出社会问题”。

 

移民是受到外来压力造成的,并非心甘情愿

 

长江三峡工程有数不尽的遗留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又出现了“南北水调“的巨大工程,难度比三峡还大。国内有文章批评说:“大自然是有它自身规律的,南方的水本来就是从西向东流的,现在通过人力,硬要让它大规模地从南向北流,上天会答应吗?譬如用水,哪个百姓没有关联?记得我们老家在几十年前,村前的那条渠道里过去一年四季都是流动的,而且清澈见底;几年前回老家时却发现只有一汪一汪的死水,臭不可闻。村里的人只能用井水生活。我住在长江边下的一个城市几十年,眼见长江的水量明显比过去浅了。今年冬季(2011),因长江水量出现前所未有的枯水,水上的行船被告知要限制吨位。南方大量的水流向北方,谁又能保证今后南方不会发生象北方那样的水荒?真担心这种借南方救北方、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其导致的最终结果,会不会出现南方与北方同时崩溃。”

笔者几天前来到湖北“南水北调”的丹江口水库访问,它是汉江上游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笔者发现,当地的导游、附近居民在说话中都话中有话,如:“南北水调这一政策嘛,当然要听党的决定,要从全国大局出发,我们地方小,人口少,受点罪是应该的?”;“单单我们这附近的地方,移民就四十几万,我们湖北这地方,乡土观念极深,如果将来搞不好,老百姓反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唉!说什么都没有用了。2014年,水调工程一起动,我们这发电站就降低百分之五十发电量。”

当地一位负责人告笔者,温总理去年来丹江口,当知道这些年来丹江口水位不断下降,现在比常年低8米,再加移民问题,水质量大幅度下降问题,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他立即皱起眉来,心情沉重。但是这是党中央的集中决定,他即使心中反对,也说不出口。

       据笔者回顾中国移民史料记载,大量移民一般都发生在战乱逃难,或灾荒迁徙。西汉末年和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战乱和西晋末年永嘉之乱都发生大量移民。我国历史上几次大的移民活动,基本上都是和国民的生死存亡联在一起的。移民是人类社会一种普遍的现象。在国外,也是如此,老百姓移民基本上都是受到外来压力造成的,都不是心甘情愿的。

国家政策的透明度太重要了

 

可是,2002年,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工程开工,仅南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就需要移民安置34.5万人,其中湖北省有18.1万人、河南省有16.4万人。但是随着工程的扩建,移民人数逐年增多。有的干部说,给他们造新房远比老房好,他们应该满意了。这说明这个人并不了解民意,尤其是老人家,情愿住鸡窝,也不愿离开自己的老家。

       目前,中国共产党所处地位大不如前。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农村饿死几千万人,老百姓还照样喊共产党万岁。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哪里出现问题,人们先把矛头指向共产党。目前,南水北调工程就好像中共给自己埋一个定时炸弹,一旦出现问题或局部灾情,必会有生怕社会不乱的人起来搧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许有人认为,我这是妖言惑众,可是凭我的直觉,还从来没有听到老百姓以至坝上的工作人言会如此直言直语的。

这里笔者特别强调国家透明度的问题。如在德国,凡是这么重大的伤国家筋、动国家骨的大事,一个政党是绝对不敢也不能做出决定的。它必须通过水利、地质、气候、下水道、资源环境、经济等等有关专家进行详细调查研究,在媒体上进行辩论,意见一直捅到民间,然后,有关执行单位写出科学报告,拿出具体的移民后的保证满意的方案,然后平衡利弊,向全国尤其是当地国民征求意见,最后由国民议会表决通过。哪有由一个党的政治局轻易拍脑袋通过的。

       也许有读者会责备笔者,杞人忧天。政策早就交代下去了。绝不可能意见都一致。笔者并不认为如此,至少,当地的大部分人思想还没完全通。湖北、河南位于中国的心脏地带,决不可掉以轻心。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