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唐潮 >> 详细信息

挨饿的“民主”真无奈

热度0票  浏览251次 时间:2012年10月18日 09:17

最近,在葡萄牙爆发了反对政府紧缩民生政策的大规模游行。但相似的民众游行示威也发生在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和以往游行示威不同的是,其一,场面越来越暴力,犹如中国文革时代的文攻武卫。其二,以往“我们要真民主”的口号变成了“我们在挨饿”,这预示着欧债危机正在进一步地压缩这些国家的人民大众生活空间的地步,导致社会矛盾正在急速加剧。葡萄牙相关的慈善组织表示,他们手中的经费已经不能照顾到所有来领取免费食品度日的人。在希腊,一位为人之父的警察公务员更是悲愤交加地将一个绞索绳套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站在国家财政部对面,狂喊我们没法活了!目睹这一切,德意志总理默克尔悲哀地说,她的那个心在沥沥地流血。

一个美丽而曾经民主的欧罗巴正在大踏步地成为一个美好的过去,一个只让人民走向贫困的国家会是民主的国家吗?应该说,今天这种现象的出现,一切均源于西方过度的“国退民进”。危机居然变成了西方资本精英洗劫人民财富的最佳方式。人民缴纳的税收被巨量用来填富人的“窟窿”,大搞反民主的“利润私有化,损失国有化”。真正代表人民的“国”日夜走向贫困,代表富人的,和人民毫不相干的“民”却越来越富。以前,咱觉得只要为中国人民挣自由民主就够了,但现在看样子还得捎带帮欧罗巴人民,或者德意志人民争民主和自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不知道最近给普京赶出俄罗斯的USAID能否给发点经费?

和其他社会矛盾走向冲突化的欧元国家相比,这德意志倒的确还是那让人沾沾自喜的“一枝独秀”,但问题是还能“独秀”多久?最近,德国社会和劳动部长封德兰女士打破报喜不报忧的做法,鼓足勇气向全德国人民公开点破了一个让人很郁闷的话题,那就是现在月毛赚不到2500欧的人,老来没有国家救济的话,将无法凭600欧上下的退休金养老过活。这样的人,据女部长说有三分之一之多。当然,也有知情者说,应该不止这个数。更让人郁闷的问题是,其一,12年后的国家是否还有余钱给人发救济?其二,德国正在走向低薪时代。有人估计,12年后的大部分德国人的毛工资将不到2000欧。最近爆发的汉莎航空的要求涨薪罢工潮,咋看是空哥空姐取得了部分胜利。但是,这个胜利实际上更让汉莎坚定了“丢卒保车”,甩社保包袱的发展战略。员工成本廉价的子公司“德意志之翼”(Germanwings)将大面积取代汉莎的相关航班,最后的结局将造成汉莎人浮于事的现象,公司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大量裁减汉莎航空的“高价”空哥空姐。谁说德国人不会遇上红灯绕着走?不过,还有更很的,爱尔兰人的廉价航空Ryanair就首选波兰妹妹当空乘,据说几百欧就搞定。有人建议汉莎去巴基斯坦找空姐,那儿的空乘更便宜,一般全会说英文。不过,那边恐怖分子比较活跃,估计汉莎搞政审的成本会比较高。

前些日子,有在德国市歌剧院唱歌剧的好友来电话,曰因为经费问题,德国许多歌剧院将被关闭,他有可能要去其他国家工作。有消息说,10年内,德意志一半以上的公共图书馆,公共游泳池,城市歌剧院和公共服务设施将被关闭。就是在德国,也应该是到了该紧缩有钱的时候了。你如果把养尊处优的人民高级公仆的薪水给砍掉一大半,估计他就能体会到危机对普通人民意味着什么了。咱不扯那高尚无比的西方普世值,咱就说说那人人平等,情同手足的基督教精神,就凭这个,民选的政治家就应该给自己搞紧缩,或者像法国新总统那样给富人搞紧缩。难道这人民的高级公仆不知道越来越多的西班牙人在捡垃圾桶里的食物在维生,谁愿意过这种没有做人尊严的生活?

有德国人抱怨说,德国的现状和前途很是让人担心,但这电视台和媒体还是全天“形势越来越好,一派莺歌燕舞”,黄金主播时间不是烹调节目就是什么《德国好声音》之类的,主要是报喜,有点忧的节目在时间安排上基本上全是在深夜。德国作家维克索艾克Thomas Wieczorek写过一本名叫《被愚弄的共和国》(Die Verblödete Republik)的畅销书,讲的是德国媒体是如何糊弄老百姓的,内容十分生动,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从西方当今的危机,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国进民退”是一个以民为主社会的根本。因为“国”是民选的,是用纳税人的钱堆出来的,一个体现人民利益的国家机器才是民主利益的根本保障。“民”实际上指是反民主的大资本家。因为一个国家越是民主,就越会影响到他的钱包,人民国家对他的限制多,他就不能“血”赚。自由是样好东西,但中外自由派现在鼓吹的是一种牺牲大众利益的自由,是一种没有民主的自由。中国人哪,事实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千万不要给西方忽悠,过度的“国退民进”真的可以休矣。